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入庫時間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何沈輕舞
1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何沈輕舞 作者:陳六合 分類: 遊戲 28 人在讀
國之重器,猛虎出籠!亦正亦邪的他註定有著無法平淡的命運!身負枷鎖執掌生殺命輪!他身立潮頭一生高唱大風!隻裝最牛的逼,隻踩最狠的人!然而這樣一個牛人還偏偏魅力十足,女校長、女總裁、女大佬、還有禦姐蘿莉紛踏而來!這也是一種極大的負擔!
假千金日常
2 假千金日常 作者:賀靜言寒奚 分類: 都市 25 人在讀
賀靜穿書了,穿到了被抱錯的豪門假千金身上,一夜之間從天堂跌到地獄。原劇情中,假千金恨真千金搶了她的位置,跟真千金處處作對,殊不知人家拿著女主劇本,最後成功的把自己作死了。賀靜穿來以後,迅速給自己定下三個目標:遠離女主。遠離男主。好好過自己的貧民窟生活。然而,自己名義上的七個窮兄弟卻個個成為了名震一方的大佬,她就這樣冇有任何阻礙的鹹!魚!翻!身!了!就連那個原本退掉了他跟她之間婚事的男主也……賀靜:“對不起,我們不能在一起。”男主:“為什麼?”賀靜:“我喜歡的隻有你的人設。”
假千金也要當七個哥哥的團寵
賀靜穿書了,穿到了被抱錯的豪門假千金身上,一夜之間從天堂跌到地獄。原劇情中,假千金恨真千金搶了她的位置,跟真千金處處作對,殊不知人家拿著女主劇本,最後成功的把自己作死了。賀靜穿來以後,迅速給自己定下三個目標:遠離女主。遠離男主。好好過自己的貧民窟生活。然而,自己名義上的七個窮兄弟卻個個成為了名震一方的大佬,她就這樣冇有任何阻礙的鹹!魚!翻!身!了!就連那個原本退掉了他跟她之間婚事的男主也……賀靜:“對不起,我們不能在一起。”男主:“為什麼?”賀靜:“我喜歡的隻有你的人設。”
賀靜言寒奚
賀靜穿書了,穿到了被抱錯的豪門假千金身上,一夜之間從天堂跌到地獄。原劇情中,假千金恨真千金搶了她的位置,跟真千金處處作對,殊不知人家拿著女主劇本,最後成功的把自己作死了。賀靜穿來以後,迅速給自己定下三個目標:遠離女主。遠離男主。好好過自己的貧民窟生活。然而,自己名義上的七個窮兄弟卻個個成為了名震一方的大佬,她就這樣冇有任何阻礙的鹹!魚!翻!身!了!就連那個原本退掉了他跟她之間婚事的男主也……賀靜:“對不起,我們不能在一起。”男主:“為什麼?”賀靜:“我喜歡的隻有你的人設。”
假千金也要團寵小說
5 假千金也要團寵小說 作者:賀靜言寒奚 分類: 科幻 28 人在讀
賀靜穿書了,穿到了被抱錯的豪門假千金身上,一夜之間從天堂跌到地獄。原劇情中,假千金恨真千金搶了她的位置,跟真千金處處作對,殊不知人家拿著女主劇本,最後成功的把自己作死了。賀靜穿來以後,迅速給自己定下三個目標:遠離女主。遠離男主。好好過自己的貧民窟生活。然而,自己名義上的七個窮兄弟卻個個成為了名震一方的大佬,她就這樣冇有任何阻礙的鹹!魚!翻!身!了!就連那個原本退掉了他跟她之間婚事的男主也……賀靜:“對不起,我們不能在一起。”男主:“為什麼?”賀靜:“我喜歡的隻有你的人設。”
都市狂梟雄陳六
6 都市狂梟雄陳六 作者:陳六合 分類: 仙俠 4 人在讀
國之重器,猛虎出籠!亦正亦邪的他註定有著無法平淡的命運!身負枷鎖執掌生殺命輪!他身立潮頭一生高唱大風!隻裝最牛的逼,隻踩最狠的人!然而這樣一個牛人還偏偏魅力十足,女校長、女總裁、女大佬、還有禦姐蘿莉紛踏而來!這也是一種極大的負擔!
假千金也要當七個大佬的團寵
賀靜穿書了,穿到了被抱錯的豪門假千金身上,一夜之間從天堂跌到地獄。原劇情中,假千金恨真千金搶了她的位置,跟真千金處處作對,殊不知人家拿著女主劇本,最後成功的把自己作死了。賀靜穿來以後,迅速給自己定下三個目標:遠離女主。遠離男主。好好過自己的貧民窟生活。然而,自己名義上的七個窮兄弟卻個個成為了名震一方的大佬,她就這樣冇有任何阻礙的鹹!魚!翻!身!了!就連那個原本退掉了他跟她之間婚事的男主也……賀靜:“對不起,我們不能在一起。”男主:“為什麼?”賀靜:“我喜歡的隻有你的人設。”
重生七零嬌軟知青抱緊糙漢前夫
張訢剛想拿起旁邊的抹佈,卻被人抓住了手腕 喬宏振看著她發紅的指尖,漆黑的眸子中染上幾分說不出的情緒 你去泡泡手,我來.........
猶若愛臣花墨染秦君澤
9 猶若愛臣花墨染秦君澤 作者:風鬨 分類: 仙俠 11 人在讀
十分具有看點的一本爽文《猶若愛臣花墨染秦君澤》,類屬於古代言情題材,主人公是花菲雨秦昊言,小說原創作者叫做風鬨,故事內容梗概:花夢筠看著他穿著戎裝,眼眶更是紅潤了,斷了這份念想。這讓她如何斷了這份念想?花戎……
聽說爹地很有錢
10 聽說爹地很有錢 作者:鐵拳羞羞 分類: 都市 9 人在讀
《聽說爹地很有錢》由作者鐵拳羞羞原創所著的熱門精品小說,主角是楚輕輕陸司廷,為大家帶來聽說爹地很有錢楚輕輕陸司廷章節搶先閱讀。楚輕輕剛辦理好搬入辦理手續,一轉身發覺楚心心正眼睜睜地望著甜點區域各式各樣的甜品。而楚晨熙則筆直地立在她的背後,沉著一張小臉蛋氣呼呼道:“你今天早已吃了很多甜品了,不能再吃了!”陸司廷等得起,可陸梓言等不起!最近,陸梓言早已從最開始的不善言辭演化變成了憂心忡忡,有時還會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