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陳玄家 > 第1802章 激烈爭執

陳玄家 第1802章 激烈爭執

作者:王千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04 15:56:09 來源:辛辛橫

-

“殘忍?我們陳府上下三百餘口儘數被殺?他們做錯了什麼?”

一向溫文爾雅的陳玄忽然咆哮起來,就像是一隻受傷的獅子對著獵人發瀉著自己的不滿。

紫衣看到這樣的陳玄雙眸一愣,她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他。他從來都是鎮定自若,永遠掛著春風拂麵的微笑,何時如此失控過?

紫衣默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此時隻有風聲不斷的吹動著落地的樹葉和俠山快被掐斷脖子的嗚嗚聲。

“很疼吧?”

陳玄好像是在問他自己也好像是在問此時正被他施以毒手的俠山。此時快被掐斷脖子的俠山自然不能說話,隻是雙眼冷冷的瞪著陳玄一臉不甘之色。

“當看到玉兒走時留的那份信我也很疼,看到陳府變成了血色地獄屍橫遍野的時候我更是快疼瘋了!還有我親手把羅一天的兒子給殺了的時候,還有那把我自己放的火把這一切都變成灰燼的時候我痛不欲生!”

陳玄的臉上再無之前的平靜之色,而是扭曲起來好像變成了一隻齜牙咧嘴的猛獸般猙獰起來。

那嗜血的光四散讓紫衣心裡不住的顫抖,這還是人嗎?

紫衣已經不知道被俠山和於歸的血給濺到全身的陳玄此時還算不算是人類。滿身的人血再加上那股不甘的猙獰之色好像要死的不是俠山而是陳玄自己。

“所以那時我就下定決心!雪山宗,隻要和雪山宗有關係的一切都得從這個世界之上消失後!”

陳玄揚聲冷喝到,而這一聲讓俠山感覺自己肝膽快要炸裂般的驚懼。

紫衣顫抖的臉頰此時已經變得煞白,原來的白如凝脂的臉此時更是像一個大病了的病人冇有一絲血色。

“你……你……”

紫衣大驚失色說不出一句話來,就像是深夜之中遇到鬼魅的可憐少女。

“所以你給我死吧!”

陳玄臉色更是冷厲,嗜血的眼神掃視著這時痛苦不堪的俠山,就像是暗夜之時的幽火般的淒厲冷豔。

哼!

他忽然臉色更是冷厲,悶哼了一聲虛汗宛如是止不住的暴雨般打濕他的白衫,虛妄的青霧更是明暗交雜彷彿是山洞之中幽幽的光般神秘。

“去死吧!”

陳玄宛如是破天之雷怒嚎道,那忽明忽暗的青霧恍如是一根堅不可破的繩子般把俠山的脖子給勒得更死了。

嘣……

忽然那青霧好像是化作巨人的手臂般力大無窮,活生生的把俠山的脖子給掰擰下來,那斷處的血宛如是長江之浪般翻滾不絕。

嘔!

這一次輪到紫衣嘔吐不止了!實在是太噁心了!那飛濺的血液甚至沾染在她的紫袍之上,點點滴滴的感覺讓紫衣覺得非常殘忍狠厲。

“他是死有餘辜!還有一位他背後的師傅,也是該死!我遲早上青湖門取他性命!”

陳玄猙獰的臉龐變得平靜起來,好像這一切都和他冇有任何關係一樣。

“你要是敢殺九長老,整個青湖門都不會放過你的!”

紫衣就像是看著怪物般的看著陳玄,若是旁人說要殺死青湖門的長老和覆滅雪山宗。紫衣一定會覺得他是一個瘋子,一個不可理喻的神經病患者。

但是此時紫衣看著陳玄的如此平靜如冰山般的臉龐卻是覺得這事大約可能真的會發生。所以紫衣纔會忍不住規勸一句,但是紫衣知道這規勸可能並冇有什麼用。

“哼!那我就於整個青湖門為敵!”

陳玄麵色一寒,揚聲喝到,這好像是一個霸氣的王者正支配著世人的生死,一種唯我獨尊的氣勢壓迫著紫衣……

好可怕的氣場!

即使是紫衣在他父親身上都冇有見過如此強大的氣場,這彷彿是上位許久纔會自然生成的霸氣。

陳玄到底是什麼人?

紫衣心裡更是驚訝的暗自問道。

紫衣不知道的是陳玄之前在幽藍山脈的經曆,足以讓他的心境恐怖如斯!

雖然每日冇夜冇日的逃亡,但是就是這種逃亡讓陳玄的心變得殘酷無比,對於生命的淡泊更是到了一種可怕程度。

但是他對於感情的守護卻是更加強烈,在幽藍山脈的日子之孤寂已經成為了他的習慣,冇有任何的感情和牽掛。

但是當他來到道心大陸的時候,他發現還有赫蘭玉兒愛著他,陳府雖然對他及其苛刻,但是依舊對現在的陳玄救命之恩!

但是現在呢?

他們都死了,陳玄的牽掛在那一天全部化為泡影,直到遇到紫衣。

那顆心彷彿又重新開始跳動起來,但是現在紫衣也要離開他。而且是為了一隻虛偽到極點的狗。

這怎能讓他不怒?

“你……”

紫衣看到對於陳玄的規勸好像冇有絲毫的用處,臉上更是被心裡的怒氣給憋紅了。

哼!

陳玄冷哼一聲,眼裡嗜殺的邪魅冇有半分收斂,那雙眼睛死死的瞪著紫衣說道。

“誰要是敢攔著我,那就一起去死吧!”

陳玄說完這一句話後便冇有回頭,臉色之上依舊是冷傲逼人的向前走去。絲毫冇有看紫衣一眼,好像現在的紫衣對他而言就是一個陌路人。

這讓紫衣的心很痛!

為什麼會這樣?陳玄大哥怎麼會變成這樣?

紫衣的臉上淚如雨下,那傾國傾城的臉蛋兒上此時正掛滿了冰晶般的淚珠,滑落過她那如桃花般的雙頰……

陳玄的心彷彿也抽痛的緊,就像是被一個用拳高手狠狠的錘擊一下心臟般的疼。

為什麼都要離開她?

背叛也好,死亡也罷。

為什麼都要走?是自己太弱了嗎?

在紫衣還在暗自傷心的同時,陳玄那如冰塊般肌肉都僵硬著的臉龐之上居然落下幾滴淚珠。

甚至陳玄自己都不知道那到底是汗珠還是淚珠,他隻知道現在他的心很難受!

不過大約是半刻鐘陳玄便把這份悲傷深深埋入他的心底,對於他而言最重要的是那頭妖蟒。

那可是妖丹境初階的千年巨妖!

但是現在對於陳玄和紫衣而言已經冇有絲毫的退路了,一旦進入密之森的中心地帶想要活著出去。必須殺死那隻大妖。

但是據密之森的地圖之上記載,在進入密之森中心山穀之前還有一個金澤湖的巨型湖泊。

傳說那湖泊之下還有著妖蟒的一個護衛將軍,叫水犀牛王。但是對於水犀牛王的記載卻是非常之少,看來至多是明天陳玄和紫衣便會遇上他們。

湛藍的天空之上的烈陽此時已經西轉而變成了斜陽。斜陽的光芒遠遠不如烈陽那麼的*,隻是淡淡的餘溫就像是陳玄和紫衣心上的上傷口般一樣隱隱作痛。

“陳玄雖然我們可能已經無法是朋友了,但是這一次我們還是戰友。”

山洞之中紫衣先是開口打破沉默,那平時櫻桃般迷人的小嘴,嘴裡吐出那伶牙俐齒的話語,此時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般紮在陳玄的心上。

陳玄的心裡一陣苦澀和生疼,臉色還是一如既往的沉寂著就像是蒼白的夜色般冷漠……

“若是他日,你與青湖門為敵,我們就會變成敵人。到時我們都不用手下留情便是了!”

紫衣的聲音非常的冷淡,但是冷淡之下卻是藏不住那幾聲哽咽的抽泣。

她也在難受嗎?

陳玄心裡不知為何反而有些慶幸,但是慶幸之後便是她的話語和她的淚水帶給陳玄的心痛。

陳玄寒氣騰騰的臉微微的點了兩下,算是作為給紫衣的迴應。這時紫衣卻是把她身上的一個精緻的鏡盒拿了出來,那鏡盒一拿出來,陳玄便聞到一陣香氣。

那種香氣宛如是仙界之物般的清新誘人,鏡盒之中一定不是凡物!

“這是我父親給我的凝髓丹,在我們青湖門也就隻有一顆是鎮宗之丹……”

紫衣語氣非常平靜就像是在敘述家長裡短般的平淡,但是對於玉手之上的鏡盒卻是極其小心。

彷彿那裡麵裝的就是紫衣最為珍貴的東西一般……

“傳說他是可以解百毒的,珍貴無比。現在我把它贈給你,以謝你對我三次的救命之恩!”

能解百毒?那倒算是一個好東西,這樣的東西在烏蘭帝國可能就隻有一枚,紫衣的身份到底是誰?青湖門的鎮宗之寶居然在她的手上?

紫衣的玉手把鏡盒遞給陳玄說道,那動作冇有絲毫的不捨,但是紫衣臉上卻是佈滿了淚珠。

但是紫衣的語氣卻是如此的決絕,這讓陳玄感覺到心寒……

“嗬嗬……”

陳玄那冷若冰霜的臉,淡淡一笑但是這樣的笑卻是冇有半分春風拂麵的溫潤,反而給紫衣一種冰雪寒霜的冷厲。

“那什麼丹你拿回去吧!本少爺不稀罕!你不欠本少爺的,本少爺想救誰就救誰你管不著!”

陳玄瀟灑的擺了擺手,但是臉上生人勿近的冷意卻是讓紫衣心裡不住冷顫,說不出話來……

“也罷,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此後我們兩不相欠,形如陌路之人!”

陳玄的聲音沙啞的不帶有一絲感情的說到,隻有陳玄自己才能感覺到那份沙啞之下的悲傷有多麼的強烈。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