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陳玄家 > 第1880章 白酒

陳玄家 第1880章 白酒

作者:王千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04 15:56:09

-

第1880章

白酒

那個時候的白山還非常小,大概也就十幾歲的樣子,他最開始還不會怎麼修煉,那個時候被路過的白酒救下來,看取名叫白山,要像大山一樣的男子漢,後來白酒離開了他,說,叫他等他,他去去就回。

可白酒離開後再一次見到白酒是十幾年後的事情了,那個時候的白山已經長大了,想要見到白酒的白山正在一場比賽中,他站在台下看著坐在中間俯視著看著所有人,旁邊還有幾個人與他有說有笑,再台下的他再他的眼裡就和芸芸眾生1一樣,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個時候的白酒並不認識白山。

白山再一次那麼近身的接近白酒是以勝利者的身份,他笑的很慈祥,看著白山說道:“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

白山埋下頭,看著白酒的樣子有一些緊張,白酒大人已經不認識他了,白山就把白酒當作了一個父親的樣子,因為是白酒把他救下來,還教他怎麼修煉,傳他術法,教他做人做事,說好的回等他長大的,現在他長大了,再一次見麵白酒居然問他你叫什麼名字。

“白山。”白山的能力是怨恨的,白酒就是一個騙子,說好的事情卻冇有怎麼視線,白酒以前是他最尊敬尊崇拜,最在乎的人,現在他白山恨他。

白酒聽見這個名字非常的意外,表示著這個名字好像是再哪裡又聽見過,疑惑的看著白山問道:“你也是白家人?”

白山搖了搖頭,他不知道百家人代表著什麼,很多人聽見他的名字之後也是一愣,再北冥大陸很少有人姓氏白家的,要知道白家代表著天家,所以如果有人姓白的話,那麼肯定也算有關係或者是和白家的分支,可是這個白山卻說不是白家的人。

這個時候救有人看不下去了,救開始吆喝著要處理白山,白山站立再白酒的麵前冇有說話,是不是白酒也這麼認為自己的這個名字是自己隨便亂取的,是不是白酒回按照大家說的那個樣子直接處決了他?

白酒看著白山救站立再哪裡也冇有為自己辯解過一句,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說道:“白姓可不能隨意給自己冠姓,以後你叫……”本來像著藥把這個姓氏直接給取走了,但是白山聽見這一句話之後救直接推開了白酒,阿滿目仇恨的看著白酒,怒氣沖沖的說道:“白酒,你又什麼資格取走我的姓氏,你以為你是誰?”

不少的都說道:“放肆!”

是啊!他白山放肆,居然敢和天界的執掌首徒這麼說話,簡直救是不要命了,不過白山也不害怕,他想過以後遇見了白酒是什麼樣子,他還再他們以前住在的地方藏了很多白酒喜歡的酒水,因為那個時候白酒對著白山說道,以前的時候他說道,人生無趣,有酒纔會儘興。

“他還是一個孩子,由著吧,不過下不為例,下次可彆再用這個名字了。”說著白酒就直接轉身離開了,看著白山站在其原地生氣的拉著白酒說道:“這是我的名字,憑什麼要你說了算!”

這話說的一點都冇有錯,自己的名字為什麼藥交給彆人來決擇這個事情,這是白酒以前的時候唯一給他留下的東西了,現在白酒還要把這個東西都收回去嗎?

他白山不服!

白山抽出自己的刀劍看著白酒直接指向白酒,說道:“我白山,向天界執掌長老的白家嫡子白酒挑戰!生死不怨,全憑自願!”

白酒聽見白山這麼挑戰前的宣誓倒是和自己挺像的,不過就算是因為這個事情還是有一些奇怪的事情,不過還有一個事情有一些奇怪的事情,不過白酒到底最後還回這麼做嗎?

白酒很久都冇有遇見過這麼有趣的孩子了,不過看著這個孩子好像還對著自己有什麼敵意的樣子,不過還有一個事情就是對於這個的一個年輕人,不得不說他根根的打鬥確實非常的讓他有一些再以,因為這些事情好像是再這個記憶上麵有一些熟悉感。

“一杯酒!”白山看著白酒露出了紅色的眼眸,就好像把自己獻給了魔鬼一樣,可這個招式大家看著白山的四周都出現道了一道道的水波,看著白酒也是一愣,這不是自己常用的招式嗎?這個事情除了白家的人回用之外這還有一些細節都是白酒自己親自改造的。

因為白山用儘了全力,所以一陣陣的水波把在場的所以人都直接推送道了幾百米之外,整個比賽場地瞬間就塌陷,白酒看著現在一句瘋狂要和白酒決定一站到底的時候,白酒未來保護其他人的安全,在廠裡的方圓一裡開了陣法保護,冰冷的聲音對著其他的人說道:“所有人撤退道百米之外。”

很多人都不知道現在這是怎麼一個情況,不過還是非常聽話的撤退道了其他地方,站在場地裡麵的白酒對於白山這麼一個行為還是有一些奇怪的看著白山,對著白山說道:“你這個名字我倒是有聽過,不過還真的冇冇有想到能夠見到你的真人,聽族中長輩說不知道是誰用自己的一聲修為刻上去的族譜,最開始還在好奇到底是誰那麼幸運,現在看來不過是一個不知輕狂的年輕人。”

白酒看著麵前的這個男子,這個人的年歲不大,雖然說自己修行的結丹的那一刻就永駐青春了,也就是說現在的這個白山年齡看著起來就和白酒的弟弟一樣,實際就是在很多年前就看見了這個事情就可以說這個失去了1,不過還有嘔很多的事情就可以說這個事情,不過還有一個事情就可以說著不知道怎麼因為白酒討厭這一的外族人居然和還有這一的一個人。

“你!”白山看著白酒居然說著這一的事情,就可以說著就有一些生氣,白酒為什麼這麼說,還有就是根根白酒說道那個事情,救可以說著為什麼回討厭自己。

白酒說自己的名字被刻畫在了族譜上麵是嗎?那是誰給自己刻畫上去的,還有現在白酒現在為什麼會不認識的看看,但是看著這個事情之後就感覺又回到了那一天,那個時候他才七八歲的樣子,這樣的場麵和第一次遇見白酒的時候是一樣的。

那個時候白酒不知道在哪裡買來的新酒,路過一個小巷子的時候酒可以對著這個事情有一些疑惑,看見的酒是一群人打著一個可憐的孩子,白酒救下了他,結果了對著白山救看見了這個事情之後救帶著白山去了一個小村子裡麵的一個當作了自己的孩子照顧。

那個是很多白山可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屁孩,還有很多人都看著白山還有一個侮辱,不過白酒對於這個事情還是幫助白山就開始保護著白山了,並給白山取名了一個名字,因為那個時候白酒說,他白酒是隻要在有活著生物的地界上麵獨一無二的名字,因為作為白家的人所有人都會在生下的那一刻就被刻畫在了族譜的石頭上麵。

那個時候的白山是被白酒養大著,隨著時間的流逝,白山看著白酒說道:“白酒大哥哥,你們族譜上回有我嗎?”

白酒聽見這麼一句話之後楞了很久,因為在之前的時候白酒給了白山取名的時候就冇有想到這個事情,就可以說著這個事情就可以房媳拿到交給白山一些事情,後來白山和白酒生活了三年的時間,那一年白山十一歲,白酒收到了一封信,就在白酒看著這裡麵的內容的事情,白酒整個人都往後退了一步,看著白山的目光多了一絲的憐憫還有一絲的擔憂。

“白酒哥哥,你要離開白山了嗎?”白山看著白山就在第二天的時候就離開了,白山白酒離開的時候一句話都冇有說,白酒知道白山還在生氣,生氣他就這麼準備走了,可白酒還是非常的溫柔的摸著他的頭,說道:“我們白山在哥哥冇在的時候也要好好聽話,加油修煉,希望在下一次見麵的時候,我要看見白山是一個很厲害的人,而不是一個隻知道躲在我身後哭鼻子的白山。”

“纔不會!我白山以後一定回成為北溟國最強大的修行者!”白山的眼裡露出了一絲的堅定,看著這個事情就可以做到一樣。

“那你要乖,激動幫哥哥多存一些酒。”

“是不是隻要我多存一些酒,白酒哥哥酒可以回來了,酒可以和白山一起長大了1?”

“也許,是吧。”白酒看著白山不知道應該怎麼說這個事情,還有可以說著這個事情就iu覺得白酒應該這一次走了之後酒不會再回來了,這是白山再白酒看著這個事情的時候感覺道的。

白家,白酒。

“你不是白酒,白酒說過,隻要再活著生物裡麵,再他們家族譜上的石頭上永遠隻有一個叫白酒的人。”白山那個時候的看著i白酒,酒根部的吧白酒給殺了。

為什麼以前的時候他說過回回來的,說過了陪他長大,還說要教他很多很多的武術,可酒窖裡麵的酒都頓滿了,也冇有看見白酒。

他說隻要他努力成為北溟國最厲害的修行者就會回來接他,他還說國隻要再下一次見麵的時候……

他卻不記得自己了,還說要取消自己的名字。

憑什麼,他白酒憑什麼這麼做?

以前的時候把他帶回去,現在又一聲不吭的忘記了他,雖然他白山確實彆人丟棄的人,但是白酒的時候也說過了那麼一句話,現在白山有了名字,那麼久是白家的人了,久是他白酒的弟弟,所以他不是冇有家的孩子,也不是冇有親人的人。

是白酒給了他希望有把這個希望把他給破滅了。

“我要殺了你!”白山看著白酒的攻擊,很清楚白酒的攻擊是怎麼樣子的,雖然不能直接攻擊白酒,但是對於躲避來說這是他那三年來學的最多的一個招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