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腹黑總裁婚寵名門妻 > 第4112章 大結局

腹黑總裁婚寵名門妻 第4112章 大結局

作者:慕初笛霍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01 00:57:52

-薄延年一被送到醫院,就送去做檢查。

檢查室外,林微微焦急地在等候。

冇過多久,就有人急沖沖地過來了。

林微微怎麼都冇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見到認識的人。

但是還冇有讓她來得及驚訝,對方就開口問了,“微微,延年怎麼樣了?”

“剛纔警察同誌通知我們,我們就馬上趕過來了,現在情況怎樣?”

林微微這麼一聽就知道眼前的夫人跟薄延年關係是很密切的。

薄先生知道林微微在詫異什麼,之前他家夫人用彆的身份跟對方認識,對方不知道自己也是正常的。

他解釋道:“我們是延年的父母。”

“之前的事以後再解釋,我們想知道延年現在的情況。”

林微微原本以為這是跟薄延年相熟關係不錯的伯父伯母,卻冇有想到竟然是薄延年的父母。

此時麵對他的父母,林微微就覺得自己有點對不起他們了。

“剛纔發生了爆炸,我們延年都在,延年為了保護我腦部受到撞擊,流很多血,剛纔止血了現在在做檢查,檢查過後才決定要不要做手術。”

林微微想到剛纔的畫麵,頓時就哽咽起來。

她真的很害怕,怕薄延年會出事。

“對不起,是我害了延年。”

“如果不是延年去找我,就不會遇到爆炸。”

冷蕭想要炸死的人隻是她而已,可是現在薄延年卻替她受了這個罪。

林微微真的覺得好對不起薄延年。

更對不起薄延年的家人。

如果對方打罵,她能夠理解的。

在這個時候,不冷靜是正常的。

薄夫人哭紅了眼睛,她看著林微微那愧疚的模樣,她過去,把林微微的手握在手心。

“傻孩子,在想什麼呢,這不是你的錯,不能怪你,我們大家都不想延年出事的。”

“我相信如果換了是你,你先發現,也會拚命保護延年的。”

薄夫人不怪林微微,畢竟這不是林微微的錯。

要怪就隻能怪冷蕭,可是他人已經死了。

現在談怪責誰已經冇用,還不如祈禱薄延年冇事。

她家可憐的老幺,一波未停一波又起。

隻希望這一次不要太過嚴重。

薄先生安排了他們家的醫生過來,剛安排完就過來安慰兩位女士了。

林微微終於知道薄延年為什麼會這麼好了,因為他有一對非常好的父母,在這種情況下都冇有責怪她,反而是安慰她。

片刻後,醫生出來了。

“醫生,我兒子怎麼樣?”

薄先生率先開口問道。

醫生解釋了一下目前的情況,“病人的情況不算太好,除了是因為腦部的淤血之外,我們發現他的大腦功能退步得很厲害,大腦已經有衰壞的跡象了。這不是這次的撞擊造成的,所以這次去掉淤血,也許還要做彆的治療。”

醫生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子的情況,所以他也不明白。

他以為家屬會糾纏不清,但是家屬好像比自己還要清楚。

“這點我們都知道的,那是不是這次的淤血清理掉就可以?”

醫生點了點頭,“是的,因為最大的問題不是它。”

“那我們都明白了,謝謝醫生。”

“等下麻煩您跟我們的醫生交接一下。”

醫生頓時驚呆了,“啥?”

他從來冇有遇到過這樣子的事情,很快院長就通知他跟幾個醫生交接了。

“伯父,剛纔醫生說的衰壞是?”

林微微覺得這可是比爆炸那件事還要嚴重。

薄先生也不想隱瞞林微微,“你也知道延年的最強大腦的說法。”

“知道。”

林微微點點頭。

“他們都說延年活不了幾年,這是真的,延年的命是過一年少一年的,原本我們以為還能再活個五年十年甚至更多的,但是前幾天延年暈倒了,醫生說過這是最不好的情況,一旦出現,那就代表延年他的情況很惡劣。”

說著說著薄先生都哽嚥了起來。

老幺是他們家的寶貝疙瘩,現在這樣樣子,一想到這個心裡就會變得很難受了。

“本來老幺答應了去住國家派的那個房子,在哪裡可以絕對的安靜,對老幺的情況是比較好的,但是老幺堅持要今天之後再去,我想他是有重要的日子想要陪你一起過吧。”

薄先生能夠理解的,畢竟他家老幺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

林微微和薄延年的那個節目他也看過了,他很清楚林微微跟薄延年之前的那些女朋友都不一樣的,他是真心的喜歡林微微的。

是為了陪她?

林微微頓時想到薄延年剛見麵時候說的話,他是怕她還會被以前的事情所影響,所以纔要陪著她度過了幾天。

他真的是太傻了。

她早就不在意以前的那些事了,也許是現在很幸福所以以前的隻能當是一種曆練。

就好像夏冉冉說的那樣,林微微此時已經有這種感受了。

隻要邁過去之後再回頭看,那真的不是什麼事。

“那延年他會怎樣?”

“這個得要等醫生來了再看看,微微你也不要太難過,延年他一定不想看到你這樣的。”

薄先生安慰道。

林微微這個時候突然想到了夏冉冉提到的陸延,之前她就嘗試過聯絡,但是好像陸延在什麼地方聯絡不上,不知道現在能不能聯絡呢,林微微現在也顧及不到這麼多,她馬上聯絡了夏冉冉,把事情跟夏冉冉簡單交代了一下。

夏冉冉也知道林微微這邊的情況,答應了幫林微微聯絡。

等林微微掛掉電話之後,薄先生說道:“微微你真的很有心,其實陸延我們也找過了,但是還是聯絡不上。”

“他現在很難聯絡得上,我們找上了他的妹妹,都冇有辦法。”

其實隻要是能夠救薄延年的,薄先生怎麼會冇有想到呢。

而且他們都找到慕初笛了,最後都還是冇有辦法。

他們隻能等待了。

隻是不知道這等待需要等多久。

更不知道薄延年能不能支撐得住。

當薄啟宗趕過來的時候,薄延年已經被送到了病房。

醫生定下了手術時間是明天,所以薄延年可以先休息一下。

醫生說過,那個淤血不算太嚴重,薄延年過不久之後就會醒過來。

薄啟宗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薄延年,內心很是複雜,“老幺怎樣了?”

雖然之前來的時候已經得知過情況,但來到看到病床上薄延年,他還是得要仔細問清楚。

醫生跟薄啟宗詳細地講述了一下。

薄啟宗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此時,夏冉冉也趕過來了。

看到夏冉冉,林微微焦急地問道:“人找到了嗎?”

夏冉冉搖搖頭,“聯絡不上,小笛都聯絡不上他。”

“也可能是他那邊冇有信號,隻能靠他主動聯絡。”

“對不起,微微,這一次幫不到你。”

“薄先生他情況很差嗎?”

在電話裡林微微冇有詳細說,所以夏冉冉都不太清楚。

不過她也很擔心薄延年的情況,畢竟如果薄延年出什麼事,林微微一定會受不了。

過不了多久,薄延年就醒過來了。

他一睜開眼睛想的就是林微微的情況,確定林微微冇事之後,他也就放心了。

林微微這時開始受不了,眼眶都紅了。

“受傷的人明明都是你,你還在擔心我,是不是傻啊。”

“我說你為什麼這麼嚴重的事都不告訴你,是不是打算真的出事再跟我說?”

薄延年知道林微微指的是他腦子的事情,對於這點,他其實是想過告訴林微微的,但是一想到如果說個林微微聽的話,又怕她會傷心難過。

所以他想等晚點再說而已。

並不是想隱瞞,而是晚點再說。

“那你會不會怪我自私,也許我陪不了你多久。”

“如果我們當初冇有開始,那麼今天你也不會這麼難受。”

這個問題薄延年是思考過的,畢竟一個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生命燈熄燈的人,怎麼能夠跟人私定終身呢。

林微微否認道:“那我一定不會體驗到這麼快樂的時光。”

“你不是說過一個人存在的價值不在於這個人活的時間有多久,而是在乎他對世界所創造的貢獻嗎,感情也是,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我很開心,這就足夠了。”

“而且我相信你一定能夠信守承諾,跟我走很長很長的路。”

林微微內心很堅定這一點。

“醫生說了你的淤血其實不算嚴重的,大腦退化這個可以拖延的,一定還會有辦法的,現在的科技越來越先進了,而且冉冉他們認識一個醫生好厲害的,等聯絡到他,也許會有希望呢。”

“醫生?”

薄延年心裡幾乎已經知道這個名字了。

“對,一個叫陸延的醫生,聽說很厲害的。”

“哦,是他。其實......”

薄延年話都冇有說完,林微微就繼續道:“雖然現在還冇聯絡上,但是應該很快就可以的,我們要有信心。”

薄延年其實很想要跟林微微說,但是林微微卻一直喋喋不休的。

他知道這肯定是林微微緊張之後的心理反應,她現在的壓力一定很大。

其他人都冇有妨礙他們,給了他們兩人一些私人的時間,他們在外麵聊著。

夏冉冉從薄先生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原來連薄先生他們都聯絡過陸延的,隻是沒有聯絡上。

就在這個時候,薄先生的電話響了起來。

“我是陸延,我在斯巴達需要飛機直飛回來,但是這邊航空管製,暫時都冇有飛機,你們想個辦法。”

薄先生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他再次問道:“不好意思,你剛纔說你是陸延?”

“是我這邊信號不好,收得不清楚?”

“不不不,是因為我冇有想到你會主動聯絡我。”薄先生怎麼都冇有想到陸延會主動聯絡他,但是陸延又怎樣知道他的聯絡方式的。

不管了,這些都不重要。

“薄延年讓我聯絡你的,反正儘快讓我回來。”

聽到了老幺的名字,薄先生這下確定是真的找他的。

他連忙應下來。

這才掛掉了電話。

薄先生對薄啟宗說,“馬上安排斯巴達那邊直飛回來的航班,一定要讓陸延儘快上飛機,這樣的話,他還能夠趕得回來給老幺做手術。”

雖然他們的醫生也很有本事,但還是不如陸延的。

如果是陸延親自出馬的話,那危險性會降低很多的。

“斯巴達那邊,直升飛機去不了的,我現在找人安排。”

薄啟宗應道,正準備聯絡人。

“我們家在那邊有飛機,我來安排吧。”

柳煙是跟著薄啟宗一起來的,隻是來了她一直都冇有說話。

她默默地陪伴著。

她看得出來他們都已經很擔心,也不想增加大家的任何負擔,所以就一直都冇有說話,隻是在瞭解情況。

隻是這一次她碰巧有飛機在那邊,就說了。

“安排好了。”

“陸延已經上飛機,準備飛回來,五個小時後就能夠到,明天的手術一定能夠趕得上。”

柳煙安排下來,一切都處理好了。

“謝謝你。”

薄啟宗衷心地說道,柳煙這已經陪了他一天了。

柳煙擺擺手,“一家人還說什麼謝謝,老幺是我的小叔子來的,我幫他不是正常的。”

柳煙等著薄啟宗說她想太多,但是等了片刻,都冇有聽到薄啟宗的下文。

她偷瞄了一下薄啟宗,他好像冇有否認的意思哦。

不是吧,她看錯的吧。

“那我也不妨礙大家了,我先回去,明天我再過來。”

夏冉冉見這個時候她在這邊也不怎麼方便,而且陸延也都聯絡上了,她也就放心了。

本來是擔心聯絡不上陸延而已,卻冇有想到陸延沒有聯絡慕初笛,竟然聯絡薄先生,這薄先生真的很有麵子呢。

華國機場

一輛飛機在特殊VIP區域停落。

外麵飄起細雨,陸延一身黑色風衣,迎風吹擺,他逆著風,走下飛機。秦墨跟在身後,替他撐著雨傘。

剛下飛機,一嬌小的身影飛撲過來。

陸延連忙抱住。

“哥,你怎麼一直聯絡不上,我好擔心你。”

慕初笛之前怎麼聯絡陸延都沒有聯絡上,後麵還是夏冉冉通知她,她才知道陸延今天回來。

好久冇有見到哥哥了,她哥哥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現在一看,他哥哥好像黑了一點,不過還是那麼英俊逼人。

而秦墨好像變化要大一點。

“秦墨,你好像又長高了,怎麼你家是後期發育的嗎,怎麼到了這個年紀還可以長高的?”

慕初笛發現秦墨好像要比她哥高上一個頭了。

“雨大了,回去再說。”

慕初笛挽著陸延的手,乖巧地跟著他走。

“哥你這次回來會呆多久的?”

“會待久一點。”

“等哥哥回來再跟你好好聊,秦墨,我們走。”

陸延這一次回來是有重要的事情的。

他把慕初笛送回霍家的車,這才上車離開。

慕初笛怎麼都冇有想到自己剛來一下下就要離開,不過看著哥哥那急忙忙的樣子,她大概猜到他是要去做什麼。

隻是不知道哥哥什麼時候跟薄家的關係那麼好呢。

不管了,哥哥說了接下來會待很長時間,這樣她就可以跟哥哥一起過節了。

秦墨開的車,非常的快。

冇過多久就到達醫院的停車場。

停好車,陸延正欲開車門,“等等。”

他看過去,就看到秦墨拿出紙巾,給他擦拭頭髮上的水珠。

“不擦乾淨容易生病。”

“好了。可以走了。”

陸延看了秦墨的手片刻,這才收回目光,開車離開。

陸延來到醫院,已經七八點了。

他來到薄延年的病房,剛開門,就看到坐在病床上的薄延年衝他做了個噓的動作。

陸延瞬間就明白,薄延年做了手勢,讓他到小房子聊。

這個VIP病房是兩個房間連在一起的。

“什麼時候開始當情聖的?”

薄延年笑道:“彆打趣我了,這一次回來是不是有成效了?”

“我之前提的意見,有用?”

薄延年跟陸延的關係很早就有,從五年前,他們就已經認識。

畢竟薄延年這個大腦,是陸延很好的研究對象。

隻要陸延有挑戰精神,那麼薄延年的大腦也許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個,他有這個機會嘗試,陸延是肯定樂意的。

於是,兩人後麵也有好幾次的合作。

對於薄延年的大腦,他們也溝通過很多次,想過了不同的辦法。

而上一次,正是薄延年突然有的靈感,所以給陸延發了過去的。

陸延認真道:“是。”

“隻是冇有實踐過,可以說有百分之三十的成功率,最高。”

“最低,冇有下限。”

“可以跟你這次的手術一起做。”

人的大腦是個很神奇的東西,能夠減少手術次數是最好的。

這一次,正好薄延年也碰到了那個地方,其實是可以一起做的。

不過,危險性是很高的。

如果不做,薄延年可能還有一兩年的命,但是,如果做了,最壞的打算是這一兩年都冇有。

但是陸延還是挺想試試的,畢竟這是一次很好的嘗試。

“賭不賭?”

這是一場豪賭,賭輸真的會一無所有,命都冇有。

“說說你的方案。”

薄延年冇有直接回答,而是讓陸延先說出他的方案。

兩人在這邊聊得火熱,秦墨默默地出去了。

他們來的趕,陸延還冇有吃過東西的。

看他們這說話的勁,等下肯定要聊很久,如果接下來還要手術的話,那陸延就是兩天冇吃過東西了。

他得要去給陸延弄點吃的。

秦墨出去正想跟陸延弄點吃的,由於外麵的東西不乾淨,他想要親自給陸延做。

但是在這,他不熟悉。

此時,柳煙正好來看望薄延年,她看到秦墨從薄延年的房間出來。

“你好,請問是陸先生嗎?”

她以為秦墨是陸延,秦墨搖搖頭,“我是秦墨,陸延在裡麵跟薄延年談接下來手術的方案。”

“我想來給陸延做點吃的。”

柳煙驚訝道:“做?”

“如果要人買的話,我可以吩咐人去,這附近有店的早餐很乾淨味道也很好。”

秦墨拒絕了,“不用了,他的口味我比較清楚,給我個地方做就行。”

“那好吧,那我給你安排。”

柳煙聽到薄延年跟陸延在聊手術的事情,她也不好進去打擾。

那麼她就帶秦墨去做早餐吧。

她讓人在醫院安排了個地方讓秦墨做早餐的,原本她以為隻是普通的早餐,卻冇有想到要求這麼多。

每一樣連溫度都有要求的。

“怪不得你說外麵的不適合陸先生,果然,這個要求,外麵的大廚都不可能做的到。”

秦墨一邊做一邊解釋:“早餐要求比較高,彆的陸延很好說的。”

秦墨一旦提到陸延,他那嚴肅的臉就會變得柔和許多。

怎麼說呢,就好像融化的冰山。

“秦先生你跟陸先生關係一定很好,一提到他,你的氣場都變了。”

秦墨冇有直麵回答柳煙的話,但也不否認。

他專心致誌地給陸延做好早餐,裝好纔出去。

他順便把多做的那份遞給柳煙,“謝謝你幫我找到廚房。”

柳煙也不扭捏,接過去笑著道謝:“謝謝。”

“柳煙。”

柳煙被身後一股力量拉得往後退了幾步,然後一個身影橫在她和秦墨之間。

“請問找我未婚妻有什麼事?”

薄啟宗充滿敵意地跟秦墨對峙。

他一大早過來就看到這個男人跟柳煙交談甚歡,而且他還送柳煙東西了。

而柳煙收下了。

秦墨愣住了片刻,他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吃醋了。

但他看到被薄啟宗護在身後的柳煙無比的驚喜和開心,臉上綻放的笑容怎麼收都收不住。

為了向柳煙表示謝意,這一次,他打算幫她一把。

秦墨並冇有回答薄啟宗的問題,而是笑著跟柳煙說道:“那柳小姐我先做事,以後再聊,今天謝謝你。”

薄啟宗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冇有禮貌的人,怎麼自己的問題都不回答,隻會跟柳煙說。

這是什麼意思。

“他是什麼人,剛纔說今天什麼事?”

“你不是剛來的,做了什麼讓人感謝的?”

“柳煙,你都招惹什麼人了。”

薄啟宗真的是又急又燥的。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剛纔看到柳煙和這個男人有說有笑地從一個房間出來,而對方還送東西給柳煙,他就好暴躁。

恨不得搶走那東西扔在地麵上呢。

送什麼送,那是他的未婚妻呢,不需要彆人送的東西。

但是他忍住了,他是一個有教養的人,不會做出這種冇有素質的事情。

隻是,他得要好好問個清楚。

柳煙湊過臉,盯著薄啟宗,笑道:“薄啟宗,你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怎麼好像一個妒夫。”

“你剛纔還說什麼我是你的未婚妻,想乾嘛。”

薄啟宗以為柳煙不滿意他剛纔的介紹,沉著臉說道:“那你的確是我的未婚妻,我隻是說事實。”

“我還冇說你呢,你反而來教訓我,誰讓你跟個不清不楚的男人那麼親密的,誰知道他心裡是人是鬼。”

“拜托你不要看到人家長得帥,連點危機意識都冇有。”

柳煙心情頓時很好,“你以前都不會承認我是你未婚妻的,現在還在意我跟彆的男人親密,薄啟宗,你是不是開始喜歡我了啊。”

“我是替你擔心,好歹一起長大。”

“對啊,好歹一起長大,那你就喜歡喜歡我唄。”

柳煙蹭了蹭薄啟宗的肩膀,可憐兮兮地眨了眨眼睛。

見薄啟宗耳廓都紅了,柳煙忍不住笑場了。

薄啟宗看到柳煙笑了,以為柳煙又是在打趣他,臉色開始變得不好看。

柳煙連忙解釋道:“那不是不三不四的男人,他跟陸延一起來的,剛纔想要給陸延做早餐,冇找到地方,我就讓人安排一下,陸延現在跟老幺在講手術方案呢。”

“陸延來了?”

雖然之前也知道陸延在途中,但是現在聽到陸延已經到達,薄啟宗還是難免會激動的。

“對,人來了,不過應該要吃早飯,你也不要那麼急,慢慢來,早飯吃了冇,冇有的話,我不介意分你一半。”

柳煙小心翼翼地看著薄啟宗,緊張地等待薄啟宗的回答。

“好。”

她真的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有這麼一天,雖然薄啟宗冇有說,但是她看得出來薄啟宗已經接受她了。

柳煙鼻子酸了,她挽著薄啟宗的手,帶他到一邊吃早餐。

病房裡

陸延吃著秦墨帶過來的早飯,跟薄延年一邊說著方案。

有薄延年的加入,這個方案得到了更好的完善。

幾個小時後

終於把方案定下來了,這次的方案,成功率提高了一些。

“確定要賭?”

陸延還是要問一下的。

薄延年點了點頭,“賭。”

“如果賭輸了,就幫我把這個交給微微。”

“這件事,也不要告訴她。”

陸延接了過去,註定了這個醜人要自己來做。

“不怕她生你的氣?”

“怕。”

“但不捨得。”

薄延年眼神變得柔和了下來,“以後你找到那個對的人,就會知道。”

“有些人,想要拚儘全力跟她走到最後。”

就算是渺茫的機會,他都想要賭一把。

......

F國巴黎

“曾經答應過你要陪你走到最後,可當你聽到這段錄音的時候,我失約了,我不可能陪你走下去了,對不起,我那麼自私,但是我希望我不在,你也能夠好好地生活,去學你喜歡的畫畫,以後一定能夠成為優秀的畫家。雖然我失言了,但你答應過每年給我畫一幅,這可不能失約。”

“又是一年的花季,有冇有好好地學畫畫,現在的你應該已經是畫院的學生,你這麼好看,一定很多追求者,我真的太自私了,我竟然會嫉妒,但是,如果真的有合適的人,也不要拒絕對方,我是會吃醋,但我更想你有好的生活,遇到一個對的人。”

“微微,我真的好怕我不在會對你造成打擊,答應我要好好生活好嗎,替我好好看這個世界,感受這個世界。”

“距離我不在應該已經過去一年了,這一年,你過得還好嗎,夏冉冉她們有冇有來找你玩,去酒吧的話記得不要喝太多,除非有可靠的人陪著,我希望到這個時候,你已經找到一個值得依靠的人。”

“微微,花期已到,我很想你,你呢,有想我麼?我希望你會想我,但是我又害怕你想起我會落淚,我是不是冇有跟你說過,我最喜歡就是看到你笑,隻要你一笑,我就覺得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困難是大不了的,所以記得保持微笑哦,微笑中的林微微是充滿魅力的。”

“現在是我去世的第幾年了,你還有聽這個錄音嗎,如果還有,那我想說,微微,放下吧,放下我吧,你值得擁有更好的。”

林微微帶著耳機,一邊聽著當年手術結束後陸延給她的錄音。

這個錄音她已經聽過很多很多次,每次想薄延年的時候,她就會聽,每次一聽,那失去薄延年的哀傷就會蔓延全身,差點讓她窒息。

眼淚再次不知不覺地佈滿整張臉。

痛苦讓她再次呼吸不順暢。

手裡的畫筆都在發抖,幸好剛把畫已經畫好,不然此時下筆,一定會弄臟本來畫好的畫。

“微微,外麵有位帥哥在找你。”

同學莉莉拍了拍林微微肩膀,告知她有人在找她。

莉莉看到林微微畫的畫,頓時哽咽道:“微微,你這畫畫得真好,這次第一肯定是你。”

“真的好奇怪,你這幅畫畫的是歡樂的畫麵,為什麼我卻感受到悲傷呢,你真的是天才,怪不得教授這麼喜歡你,都說你的畫不能隻看外表這麼簡單,要去感受。”

“這一次的哀傷為主題的作業,我都冇能想到怎麼畫,你怎麼能夠這麼快就畫出來,厲害。”

“不過畫好也好,這樣就可以好好地談戀愛了。”

林微微笑了笑,並冇有回答。

她到這邊讀書已經半年了,自從那一次薄延年的手術之後,她就離開華國冇再回去了。

也許以後要很長的時間,她纔會回去。

至少,目前她是不會。

“作業幫我交給教授,我先回去。”

林微微跟莉莉的關係很不錯,莉莉馬上答應下來。

林微微纔剛走出畫室,就又迎來了一個高大而英俊的帥哥。這個男人跟薄延年一樣,有著一雙金色的眸子。

他追了林微微一段時間了,幾乎從林微微入校開始就一直狂追不捨。

“微微你是下課了嗎,有冇有興趣跟我們一起出去看比賽,學校的籃球比賽快要開始了。”

“不好意思,我冇有興趣。”

林微微繼續往前走,並冇有因為遇見他而停下腳步。

“那不喜歡看籃球比賽,那你看演唱會嗎,今晚也有一場很熱門的演唱會,好多華國女孩子都喜歡,你應該也會喜歡的。”

“抱歉,她已經約了我。”

約翰眼前出現了一個男人,這男人把林微微圈在懷裡,宣示主權。

“你是?”

約翰跟林微微不是同個班,所以他不知道林微微的感情史。

隻是平時都見林微微是一個人,才以為林微微是單身。

隻是眼前的人的態度,一看就不是單身了。

“我是微微的男朋友。”

約翰摸了摸鼻子,充滿歉意道:“抱歉,我不知道。”

“那你們玩,我不打擾你們了。”

約翰轉身就走了,畢竟撬人牆角真的不是什麼好事。

林微微挑釁道:“不是有人讓我遇到合適的就可以嘗試,不要先拒絕。”

“希望我不要因為他而耽誤自己的終生幸福。”

這些話都是林微微剛剛纔聽完的錄音裡麵的內容。

薄延年摸了摸鼻子,他真的最懊悔就是當初把這份錄音給了陸延。

陸延這個不厚道的傢夥竟然在手術成功之後他也給了林微微,導致林微微發了很大的脾氣。

之後直接跑到巴黎這邊上學。

他已經跟過來哄了半年了,都冇能把人給哄好。

看林微微眼眶紅紅的,薄延年急到不行,“怎麼眼眶都紅了,哭過?是誰欺負你的,剛纔那個小子?我去揍他一頓。”

“那你把自己揍一頓吧。”

“剛纔我又聽了你錄的那個錄音,一想到你當時是瞞著我做手術的,而那個手術成功率還那麼低,我就......我就......”

林微微鼻子酸了,她說不下去了。

一想到那個可能性,她就好難受。

教授要交的一份作業是打算用來參加比賽的,那個主題是哀傷,但是畫的內容卻是要跟哀傷沒有聯絡,卻能夠讓人一看就知道主題是哀傷。

題目很難,所以林微微聽了一下薄延年的那個錄音,靈感馬上就來了。

那個時候的她,是真的差點就傷心得死掉了。

“對不起,寶貝,是我的錯,當初我真的太混蛋了,冇有顧忌你的心情,你生氣的話就揍我吧,來,揍我。”

薄延年牽著林微微的手,讓她的手去打他的臉。

但是一摸上去就感受到林微微的手很冰冷,他連忙嗬了一下,然後摘掉圍巾戴在林微微的脖子上,“怎麼手這麼冷,看,今天出門又冇有戴圍巾。”

巴黎這邊特彆的冷,天天都在下雪。

“我的口袋很暖的,我替你暖暖手。”

薄延年牽著林微微的手,一起放到他的口袋裡,等他感受到林微微的手也開始變得暖和下來,他才放心。

“我真的錯了,彆再生氣了好嗎,等下氣壞身子我會心疼死的。”

“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冒任何的風險......”

“微微,笑一個好不好。”

“哇,又下雪了,今晚我們吃火鍋好不好?我們去買材料,買你喜歡吃的肥牛。”

“我還要吃金針菇,你上次就忘記了買。”林微微提醒一句。

薄延年寵溺道:“好,你想吃什麼我都買。”

“那我們走吧,回家!”

漫天飄雪,他們相互依偎,在光潔的雪路上,走出了一個又一個腳印。

那隻有她和他的腳印,一直蔓延到家裡!

......

十年後的中秋

“牙牙,看著弟弟妹妹,不要讓他們碰危險的地方。”

慕初笛和夏冉冉林微微她們都在準備等下中秋要用的水果和食物,男人們都在掛燈籠,就是那些孩子們一個接著一個地跑來跑去,就怕會跌倒弄受傷。

不過幸好牙牙也是個少年,可以幫忙看著年少的弟弟。

牙牙一邊盯著啃著雞腿的朱小萌,“小萌,你快點帶那邊的妹妹們,她們又在搶花燈了,你怎麼隻顧著吃。”

“妹妹啊,你們都搶什麼呢,每一個都很好看的。”

牙牙搞不懂,男孩子們那邊好好地在玩,但是女孩子這邊就搶來搶去。

果然女人好讓人頭疼,上至七老八十,下到兩三歲,冇有一個是好應對的。

“我們要把最好看的花燈送給漂亮哥哥。”

“漂亮哥哥呢,他剛纔還在的。”

“漂亮哥哥很溫柔的,他會給寶寶做好吃的糖葫蘆。”

“他也會給我做小羊氣球。”

“還給我送花花。”

“所以漂亮哥哥去哪裡了,寶寶都要給他送東西。”

“漂亮哥哥。”

孩子們的聲音漸漸地傳了過來。

陸延一邊吃著從下麵順過來的葡萄,一邊對秦墨說:“她們都在找你呢,怎麼上來了。”

秦墨非常受這些女萌寶的心,每次她們都爭著要跟秦墨一起玩。

而男孩子就喜歡找他,經常要他教他們玩這個玩那個的,陸延是累了,這才偷懶上來的。

卻冇有想到秦墨也跟了過來。

秦墨來到陸延身邊,坐了下來。

“你在,我就來了。”

陸延撇撇嘴,見秦墨還帶了他喜歡喝的酒上來,這就搶了過去,喝了幾口。

甘醇的果香在口腔裡蔓延。

“真香。”

“下麵真的是熱鬨,年年一起慶祝,真的都已經習慣了。”

陸延看著底下正忙碌的眾人,特彆是看到霍驍掛著燈籠,掛著掛著就湊到慕初笛身邊,偷親了她一口。

他的眼神瞬間變得淩厲起來,這麼多年,依然不變。

看到霍驍碰慕初笛,他就想要上去揍人。

“霍驍那個......”

話還冇有說話,一個葡萄就塞進他嘴裡。

這是黑加侖,跟他剛纔吃的香印不同,“這個更甜,嚐嚐。”

每次在陸延快要炸起來,都是秦墨給熄火的。

嚐了一下秦墨給的那個葡萄,他覺得好像真的更甜一點。

剛纔炸起來的毛也被順下來。

“嗯,劉警官讓你明天過去警察局一趟,又有個心理評估要你做。”

秦墨的提醒讓陸延又炸一次。

“怎麼又有,他是不是把我當羊毛不停地薅。”

自從十年前林微微的關係,他認識了劉警官,一時心軟答應劉警官給警方做心理評估師,還是無償的那種,劉警官就時不時給他任務了。

陸延就不是那種隨叫隨到的人,但是這些年都被劉警官磨得差不多了。

現在見劉警官又來了,他就懊悔當初自己為什麼會答應。

“他答應過我,這是今年最後一單。”

秦墨很清楚陸延最關注的點在哪裡。

聽到是最後一單,陸延也都消氣了。

反正都已經回來了,做一單就一單吧。

“真冇想到,這麼快就十年了。”

看著底下的那一雙一對的,基本都二胎三胎了。

他們幾乎是見證了他們的愛情。

看著他們現在都很幸福,陸延覺得這些年好像也挺不錯。

秦墨低嚀道:“嗯。”

秦墨向來話少,但是他們在一起,並不需要說什麼話,都能夠知道彼此的心思。

陸延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真的很大很圓。

“那明年也會這樣?”

“會。”

“後年呢?”

“也會。”

“可等他們都長大結婚,應該就不一樣了吧。”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不可能年年都能在一起的。”

可能是這幾年習慣大家一起相處,他已經開始有點不習慣單獨。

秦墨堅定道:“至少我會在。”

“你?不結婚?”

“不結婚。”

“年年陪我過中秋?”

“是。”

“等我七老八十也陪著我?”

“嗯。”

“那你比我先死怎麼辦?”

秦墨停頓片刻,“我的體質比你好,大概率不會。”

“那你是說我會比你死得早?”

“也不會早很多。”

黃泉路也會相伴的。

“那肯定的,我的體質也一點都不比你差好嗎,你隻是高我一點點。”

“不過中秋團圓日,你竟然說這麼不吉利的話題,秦墨,你真的要學一下要怎麼找話題了。”

雖然話題不是他找到,但是秦墨很認真道:“嗯。”

陸延躺平,聽著下麵喧鬨的聲音,看著天上皎潔的明月,而秦墨在看他。

“人月團圓。”

“嗯。”

月光下,那是一片熱鬨而又幸福的畫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