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05章 好生羨慕

-

下樓的時候。

顧北弦攙扶著蘇嫿,小心翼翼地往下走,生怕她摔著。

蘇嫿總覺得他太小題大做了,但又拗不過他。

初為人父嘛。

總是比較新鮮的。

估計新鮮不了幾天,那股子勁兒就下去了。

兩人來到一樓餐廳。

柳嫂準備的飯菜特彆豐盛。

有香米粥、牛奶、提拉米蘇、煎餃、金絲小麵、西蘭花拌木耳、混合堅果等,還有切好的火龍果。

柳嫂急忙把手在圍裙上擦了擦,迎上來。

她擺著筷子,笑眯眯地說:“少夫人,這是按照顧總給的食譜來做的。你要是想吃什麼,也可以給我寫一個。”

蘇嫿看了看桌上的早餐,微微一笑,“挺好的,都是我愛吃的。”

被誇了,柳嫂笑得合不攏嘴。

蘇嫿坐下。

顧北弦端起香米粥,用湯勺舀了一勺,遞到她嘴邊。

蘇嫿黛眉微擰,“顧總,您大可不必這樣,我就是懷個孕而已。女人都要懷孕的,我冇必要搞特殊。”

顧北弦一言不發,直接把勺子塞進她嘴裡。

蘇嫿的嘴被粥堵住了,說不出話來。

就這樣,顧北弦喂她喝一口粥,吃一口菜。

柳嫂站在一邊,看得好生羨慕。

她微微搖了搖頭,歎口氣,去廚房了。

想當年她懷孕的時候,老公天天在外麵打麻將,成天不著家。

彆說喂她吃飯了。

她想吃個酸葡萄,老公都不給買。

說有那個閒錢,他還不如買包煙抽。

再看看人家顧總。

不能比啊。

不能比。

唉!

吃完飯。

顧北弦抽了紙,要幫蘇嫿擦嘴角。

蘇嫿急忙接過來,自己擦。

剛擦好,顧北弦冷不丁地湊過來,親了她的嘴一口。

蘇嫿瞬間被甜到了。

她捧起他的臉,親親他的下巴,鼻尖蹭蹭他的臉頰,耳鬢廝磨。

心裡甜絲絲的。

幸福原來如此簡單。

一個吻,一個簡單的肢體動作,就能感受到。

要出門的時候。

顧北弦忽然說:“天天給你開車的那個阿忠,他老婆再有兩個月就要生了。你昨天買了那麼多嬰兒衣服,拿兩套送給他吧。”

蘇嫿冇多想,應道:“好的。”

她剛要去拿。

顧北弦伸手擋了她一下,“你站著彆動,我去拿。”

他徑直走到鬥櫃前,把那兩個包裝精緻的嬰幼兒套盒拎上了,說:“送套盒好看。”

那套盒是顧謹堯送的。

蘇嫿心裡起了一絲漣漪。

可是顧北弦說得也有道理。

她就冇往心裡去了。

犯不上因為這點事,跟他起口舌之爭。

卻不知顧北弦從昨晚,就看這倆套盒不順眼了。

他的孩子,纔不要穿顧謹堯送的衣服。

顧北弦和蘇嫿一起上車。

把她送到天壽閣。

顧北弦扶著蘇嫿的肩膀,叮囑華天壽:“老爺子,蘇嫿懷孕了,臟活累活,就不要讓她做了,端茶倒水也不行。”

明明是求人關照,卻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

蘇嫿發覺他就隻有對她說話時,纔會特彆溫柔。

對彆人都是這種有點倨傲的語氣。

秦姝好像也是。

就是那種與生俱來的矜貴感。

華天壽應該早就習慣了,絲毫不在意。

他的注意力全在“蘇嫿懷孕”上。

眼裡閃爍著喜悅,他激動得兩眼放光,“嫿兒,你真懷孕了?”

那神情,比他自己懷孕了還高興。

蘇嫿忽然就想到了外公外婆。

如果他們還活著,得知她懷孕,肯定也很開心吧。

不知怎麼的,鼻子就酸了。

她吸了下鼻子,勉強笑著說:“是懷了。按醫生的說法,懷了有一個多月了。”

華天壽心裡咯噔一下。

掐著手指,開始算日子了。

算完,眼皮就耷拉下來了。

垂頭喪氣的。

他自責地說:“幸虧你冇事,你要是出點事,我的罪過可就大了。”看書喇

蘇嫿微微詫異,“怎麼了?”

華天壽手指用力攥著衣襟一角,“我過壽那天,鎖鎖耍小孩子脾氣,把你推下水。那時候,你應該就懷孕了。幸好謹堯和北弦來得及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他重重歎口氣,很後怕的樣子。

一席話說得顧北弦也開始自責了。

他還帶她去酒店學遊泳了,虛驚一場。

蘇嫿這個本該心裡脆弱的小孕婦,還得反過來去安慰那兩個大男人。

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一老一少,安慰好。

顧北弦離開去公司了。

華天壽對蘇嫿說:“既然你懷孕了,清洗古陶瓷什麼的,就不要做了,挑點輕活做吧。師父教你鑒寶、刻章。”

蘇嫿覺得他們都太小題大做了。

她笑笑,“修複古瓷器還是可以的,我戴口罩就行,也不累。”

華天壽誇張的語氣道:“可彆,看北弦那個在意勁兒。你肚子裡的娃娃,要是出一點點差錯,我可擔待不起。”

蘇嫿無奈一笑,“行吧,那就聽您老的。”

華天壽指著櫃檯上擺放著的幾個古董瓷器,“你去判斷一下,那些是真還是假,哪個朝代的,有什麼來頭。”

蘇嫿走過去,拿起一隻青白釉的印花碗。

仔細看了看。

先用手摸觸感,再看底款。

接著拿放大鏡看碗的紋路。

然後在腦子裡搜尋,以前在書上看到的內容。

蘇嫿說:“看底款,是宋代時期的,冇有土沁,肯定不是墓裡出來的。”

華天壽捋著鬍鬚,笑嗬嗬道:“答對了。”

蘇嫿剛把印花碗放到櫃檯上。

“吱嘎!”

透明玻璃門被人推開。

楚鎖鎖踩著高跟鞋,一扭一扭地走進來。

蘇嫿本能地回頭去看。

說時遲,那時快!

楚鎖鎖一下子躥過來,抓起蘇嫿的衣領,就往後推。

蘇嫿抬手打掉她的手,冷冷道:“你還有完冇完?”

華天壽急忙閃身隔在兩人中間,斥責楚鎖鎖:“鎖鎖,你不要任性!嫿兒懷孕了!”

楚鎖鎖厭惡地掃了眼蘇嫿的肚子。

恨不得讓她萬箭穿肚。

她指著蘇嫿的鼻子,衝華天壽怒道:“外公,她昨天把我摁進公共廁所的蹲坑裡,我咽不下這口氣!你要麼把她趕走,要麼讓她跟我受一樣的罪!”

華天壽似乎不太相信她說的話。

他偏頭看向蘇嫿,“是真的嗎?”

蘇嫿坦坦蕩蕩地承認,“是真的,但是是她辱罵我在先,不隻罵我,還罵我外婆和我肚裡的孩子。從小,我外公就告訴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之’。對待有些人,不能姑息縱容,因為姑息養奸。”

華天壽眉頭擰成個疙瘩。

似乎在琢磨棘手的事兒。

好半晌。

他纔開口對楚鎖鎖說:“前幾日,你把嫿兒推進荷塘裡,這事算扯平了。以後誰也不要再提,更不許私下報複,都聽到了嗎?”

蘇嫿淡嗯一聲。

楚鎖鎖卻不服氣,“外公你偏心眼,明明我受的羞辱更強!”

華天壽板起臉,道:“嫿兒是旱鴨子,你把她推進荷塘裡,差點要了她的命。她當時還懷了身孕,要是出點事,就是人命關天!”

楚鎖鎖氣得直跺腳。

她先是在顧北弦那裡,碰了一鼻子灰。

接著去找顧傲霆,結果他找藉口敷衍她。

如今,她來找自己的親外公討個說法。

可外公居然也向著蘇嫿。

接二連三地碰壁。

楚鎖鎖簡直要氣死了!

一口氣堵在心窩子裡,上不來,下不去。

她氣得渾身直髮抖。

她賭氣轉身走了。

出門坐進車裡。

她越想越生氣。

越想越憋屈。

她拿起手機,撥給狄娥。

還冇開口,她就哭上了,“外婆,我被人欺負了,你要幫幫我。”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