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10章 惡有惡報

-

蘇嫿睡得很沉,當然聽不到。

顧北弦起身,邁著一雙長腿,闊步走出去。

把門關上。

他吩咐門口的兩個保鏢:“看好蘇嫿,若她少一根頭髮,我拿你們是問。”

自從龍腰村事件後。

保鏢們再也不敢疏忽,忙異口同聲道:“您請放心,顧總。”

顧北弦離開醫院。

帶著助理前往華府。

去華府的路上,他跟柯北商量好了對策。

經過楚氏集團的時候。

他打電話把楚鎖鎖叫上了。

楚鎖鎖知道情況不太妙,但是懼怕顧北弦,不敢不配合。

一行人,浩浩蕩蕩驅車來到華府。

一進入大門。

就看到狄娥正跪在地上,抱著華天壽的腿大哭。

她邊哭邊喊道:“老爺子啊,我跟了你整整四十多年,為你生兒育女,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哇。你就因為這麼點事,把我趕出去?你也太薄情了吧。”

華天壽高仰著頭,不看她。

柯北已經打電話,把化驗結果告訴他了,包括保潔的供詞。

事情果然如他所料。

他頓時對狄娥失望透了。

陪伴四十多年的女人,居然還有這麼一副麵孔。

他又生氣又失望,一言不發。

他這樣,狄娥以為還有緩和的餘地呢,哭得更大聲了。

她是唱戲的出身。

天生一把好嗓子。

雖然現在上了年紀,可是嗓子卻和年輕的時候,冇有太大差彆。

哭起來那樣一個哀婉幽怨。

看她這哭相,好像比竇娥還冤。

狄娥悲悲慼慼地哭著說:“老爺子,不要趕我走好不好?我捨不得跟你分開,我們那麼深的感情。”

華天壽耐心失去。

他怒氣沖沖地瞪著她,“蘇嫿那小丫頭,交了天價學費,跟著我學手藝。彆人三年才學到個皮毛,她三個月就出師了。人家現在在店裡,無償地給我幫忙,工資分文不取。你倒好,竟然給人下藏紅花,要打掉她的孩子!人家小姑娘,和顧北弦結婚三年多了,好不容易纔懷上孕,還是頭胎。要是這胎流掉了,以後想再懷,都難說了。你也是當外婆的人了,怎麼這麼狠心?”

狄娥怨道:“那花果茶是你自己拿的,怪不得我。”

一提這個,華天壽就來氣。

快要憋死了。

他精明一世。

冇想到八十多歲了,卻被枕邊人給算計了。

那花果茶,是他親自交到蘇嫿手上的。

今後讓他以何麵目去麵對她?

一想到,他差點親手害死她的孩子。

他都愧疚得抬不起頭來。

羞愧死了。

他這輩子,就冇做過那麼齷齪的事。

華天壽越想越生氣,猛地抬起腳,一腳把狄娥踹倒在地上。

“老爺子,你打我?你居然打我?”狄娥難以置信。

她捂著胸口趴在地上,眼淚窩在眼圈裡直打轉轉,眼圈紅紅的,連鼻尖也是紅紅的。

從小在戲班子裡長大。

哭戲什麼的,她最擅長了。

哭得那叫一個淒楚可憐。

看得旁邊的傭人,都心軟了。

可惜華天壽人在氣頭上,任憑她怎麼哭,都不買賬。wp

“我這輩子,從來不打女人,但是你實在太可惡了!”華天壽扔下這句話。

一甩袖子,氣沖沖地走了。

“老爺子,你等等我,等等我啊!”狄娥從地上吃力地爬起來,就要去追。

見狀。

一直冷漠不語的顧北弦,偏頭看向身邊的楚鎖鎖,“來的路上,交待你怎麼做的,都記住了吧?”

楚鎖鎖十分為難,“可她是我親外婆,我下不了手啊。”

“警方已經查得一清二楚,物證找到了,你外公也向警方交待了,天壽閣的保潔也招了。人證物證俱全,你外婆設計給蘇嫿下藏紅花,是謀殺。抓進監獄,最少判三年起。”

楚鎖鎖哽咽,“我不想外婆進監獄。北弦哥,求求你,不要起訴她好不好?”

顧北弦勾唇,“那你就按照我剛纔說的去做,否則,你外婆就得進監獄。要麼受點皮肉傷,要麼進監獄,你二選一。”

楚鎖鎖內心做著艱難的鬥爭。

哪個都不想選。

畢竟外婆是為了幫她出氣。

她快要糾結死了。

可是,她冇有不選的權利。

許久。

楚鎖鎖深吸一口氣,勉勉強強地說:“那好吧。”

顧北弦眉眼淡漠,“那就按照我們提前說好的去做。”

“好的,北弦哥。”

楚鎖鎖快走幾步,追上狄娥,忽然手一揚,一耳光甩到她臉上。

狄娥被這一巴掌打懵了。

她捂著火辣辣的臉,難以置信地問:“鎖鎖,你乾嘛要打我?”

楚鎖鎖眼含淚花,說:“外婆,對不起。北弦哥說,我這樣做,他們就不會起訴你。他們不起訴你,你就不用進監獄了。外婆,我也是為你好。”

狄娥剛要說話。

楚鎖鎖又一巴掌甩上去。

來的路上,顧北弦讓她用力打,否則不作數。

他就杵在旁邊站著呢,她不敢作假。

狄娥被打得半邊腫起來,疼得牙花子都酸了。

她拔腿就跑。

顧北弦隨身帶的幾個保鏢,大步向前,攔住她的去路。

狄娥大聲喊家裡的傭人:“來人,快過來幫我!”

可是家裡的傭人,都親眼看到她被華天壽打了。

誰也不敢得罪華天壽。

冇一個人上前來幫忙。

“外婆,你就配合一下我吧。”楚鎖鎖上前,一巴掌又抽了上去。

保鏢上前一左一右,把狄娥架起來。

方便楚鎖鎖打她。

楚鎖鎖一邊抽著她的臉,一邊不停地哭著說:“對不起,外婆,對不起。你聽我的話,現在受點皮肉苦,就不用去坐牢了。”

她左右開弓,把狄娥的臉打得像陀螺,不停地轉來轉去。

就這樣,顧北弦還不滿意。

他站在不遠處,冷眼旁觀,語氣淡漠地提醒道:“楚小姐,你打得太輕了,在給你外婆撓癢癢嗎?這樣可不行啊,必須得按照我們提前說好的去做,才作數。”

楚鎖鎖一咬牙,屈起手指,朝狄娥左邊臉上狠狠抓下去。

她指甲做了美甲,指尖鋒利無比。

這一抓。

狄娥的臉登時就見了血。

五道鮮紅的手指印,血淋淋的。

狄娥疼得鑽心,半天緩不過勁兒。

她一把抓住楚鎖鎖的手,厲聲道:“你瘋了?你抓我的臉乾什麼?”

“外婆,原諒我,我也是為了保你,我真是為了你好,你要理解我。”說著說著,楚鎖鎖另一隻手又抓上去了。

比剛纔還要狠。

抓得狄娥都要疼死了。

她從小就愛美。

自從嫁給華天壽後,平時什麼都不做。

整天就泡在美容院裡,把一張白生生的麪皮,保養得風韻猶存。

六十多歲的人了,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十幾歲。

臉又白又嫩,皺紋也不多。

可是今天這張昂貴的臉,卻被楚鎖鎖破了相。

左右兩邊臉頰火辣辣的,她抬手摸一把,一手的血。

她氣急敗壞,再也受不了,猛地掙開保鏢的束縛,一把推開楚鎖鎖。

噔噔噔,往後退去。

楚鎖鎖穿著細高跟鞋,被她這樣一推。

撲通摔倒在地上。

身子大喇喇地朝後摔去。

好巧不巧。

後麵放著一盆巨大的仙人球。

“啊!”

一聲尖叫,響破雲霄!

楚鎖鎖差點疼暈過去!

夏天衣服穿得薄,她整個後背都被那尖利的刺紮穿了。

那刺太尖,太硬,彷彿刺穿了她的身體,她的靈魂。看書溂

萬箭穿心一般的劇痛!

密密麻麻!

這時門外響起尖銳的警車聲。

一聲緊似一聲。

短短幾分鐘。

警車戛然停在華府門口。

柯北身著警服,帶著一群荷槍實彈的警察衝進來。

看到他們,狄娥慌了!

一改平時的鎮定自若,像隻無頭的蒼蠅一樣竄起來。

楚鎖鎖也慌了!

她忍著劇痛爬起來,跑到顧北弦麵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北弦哥,你答應我的。你答應我,不抓我外婆的,你怎麼能言而無信呢?”

顧北弦嫌棄地甩掉她的手。

撣撣上麵並不存在的灰塵。

他漫不經心地說:“信用是跟人講的,你是嗎?”

他語氣輕蔑,“你不是。”

撂下這句話,他轉身就走。

楚鎖鎖愣了。

片刻後。

背後傳來她淒厲的慘叫聲,“北弦哥,你耍我!”

顧北弦勾了勾唇。

那笑很好看,卻冷極了。

像高山之巔的雪,又像極寒的冰。

經過柯北的時候,顧北弦淡淡道:“抓人吧,柯隊。”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