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16章 她是曙光

-

蘇嫿心裡酸酸脹脹的。

她緩緩抬起手,撫摸他蒼白的臉頰,“為什麼不讓助理跟我說實話?”

顧北弦握住她冰涼的手指,“怕你擔心。等我洗完胃,休息一下,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你不說,我才更擔心。”

顧北弦把她的手拿到嘴邊,吻了吻,“你懷孕了,情緒敏感,受不了刺激。我冇想到會有人偷拍,把事情搞大。”

蘇嫿默了默,“楚鎖鎖進你房間是怎麼回事?”

顧北弦眼底掠過一絲嫌惡,“她神經病。進來冇兩分鐘,我就把她轟出去了。”

“是誰給你下的藥?”

顧北弦眼神陰沉,“我已經讓助理派人去調酒店監控了,不管是誰暗算我,都跟楚鎖鎖脫不了關係。”

蘇嫿心裡湧起一股濃濃的噁心感。

冇想到楚鎖鎖這麼冇底線。

顧北弦都把話說得那麼絕了,她還往上貼。

這臉皮,厚得連城牆都自愧不如了。

長這麼大,她就冇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凝視顧北弦泛著血絲的眼睛,蘇嫿輕聲問:“還難受嗎?說實話。”

顧北弦如實說:“不太好受。藥效發揮得太快了,送來醫院的時候,已經擴散了。”

“我能幫你做點什麼?”看書喇

“你回家好好休息。”

蘇嫿極輕地搖了搖頭,“我回去也睡不著。”

“你在這裡,我更難受。如花似玉的美人兒,近在眼前,看得著,摸得著,卻吃不著,人間極刑。”顧北弦語調調侃。

蘇嫿無奈,“都這種情況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看你難過,想哄哄你。”顧北弦抬手揉揉她繃緊的小臉,“笑一笑。”

蘇嫿勉強扯起唇角。

有些敷衍地笑了笑。

顧北弦眼底有星光跳躍,眉眼溫柔,說:“我們家嫿嫿還是笑起來更好看。”

蘇嫿望著他發白的唇色,嗔道:“你都這麼難受了,就彆哄我了。”

“我其實不太會哄人。以前以為你需要錢,就總是給你塞卡。現在才知道,你更喜歡被我哄。”

蘇嫿有點窘,“你比我強多了,我更不會哄人。”

顧北弦心說:冇事,我自己會把自己哄好。

但還是希望被她哄的。

哪個男人不喜歡心愛的女人,對他說甜言蜜語呢。

手機忽然響了。

是顧北弦的。

蘇嫿幫忙拿起來。

掃了眼螢幕,是顧傲霆打來的。

她按了接通,把手機遞到顧北弦耳邊。

顧傲霆聲音嚴厲,問:“網上的新聞是怎麼回事?”

顧北弦神色淡嘲,“你不是一直盼著我和楚鎖鎖在一起嗎?”

“你們在一起歸在一起,但不要鬨出醜聞!”

顧北弦失了耐心,語氣淡漠道:“我人在醫院,剛洗完胃,很疲倦。至於真相,你派人去查,如果查不出,就報警。”

顧傲霆語氣急促製止道:“不要報警,私下解決!”

顧北弦勾唇,“顧董在怕什麼?難道給我下藥的人是你?”

“你胡說什麼?我纔沒那麼下作!”

顧北弦微挑眉梢,眼神閃過一絲極淡的譏誚,“那為什麼不能報警?”

“網上的新聞,我和楚硯儒已經聯手,派人清除乾淨了。一報警,事態會擴展得更嚴重。警方辦案週期又長,炒來炒去,等案情水落石出,兩三個月就下去了。公司是上市集團,和股市息息相關。你要是想毀了我們顧家幾輩人的心血,就報警吧。”

顧北弦敷衍地嗯了一聲。

掐了電話。

蘇嫿見他神態疲憊,說:“你睡會兒吧。”

“你也睡。”

“等你睡著,我再睡。”

顧北弦笑,抬手溫柔地摸摸她的小臉,“現在對我這麼好,剛纔是誰說要離婚?”

蘇嫿微垂眼睫,“如果你在網上看到我和彆的男人開房的新聞,你會怎麼做?”

顧北弦眼神驟然一硬,幾乎是脫口而出:“我會殺了他!”

“那你還說我。”

猛然看到那些鋪天蓋地的新聞。

蘇嫿的心都在泣血。

顧北弦見她神色黯然。

抬手勾住她的脖頸,和她額頭抵著額頭,他低聲說:“被你這麼在意,真好。”

蘇嫿一怔。

他這麼說。

她就感覺,他好像愛得有點卑微似的。

明明卑微的是她。

“快睡吧。”她輕輕推開他,拉了被子給他蓋好。

顧北弦躺在病床上卻睡不著。

因為藥物殘留在體內,全部排泄乾淨,至少得需要一兩天的時間。

雖然身體很疲倦,精神卻極亢奮。

尤其蘇嫿就坐在他身邊。

他簡直受不了她身上傳過來的迷人香氣,本就灼熱的身體,像著了火。

他撐著從病床上坐起來,下床穿鞋,“我去衝個冷水澡。”

蘇嫿急忙上前扶著他。

他喝了很多酒,又洗了胃,走起來步伐有點亂。

身材又高,手臂壓在她肩上挺重的。

蘇嫿冇出聲,吃力地支撐著他。

顧北弦想努力走好,可是一離開她,腿就軟,身形亂晃。

“讓你見笑了。”他說。

不想回家,一方麵因為她懷孕了,碰不得。

還因為他不想自己的狼狽樣,被她看到。

越是喜歡一個人,就越想在她麵前保持最完美的一麵。

蘇嫿不以為意,“這有什麼,我們是夫妻。”

顧北弦微微笑了笑,冇出聲。

她於他來說,不隻是妻子,還是曙光。

那兩年,為了配得上她,他輾轉國內國外,四處求醫問藥,去治腿,去紮針,做康複,努力站起來。

本來雙腿被醫生判了“死刑”的他,硬是創造了醫學奇蹟。

兩人進了病房自帶的衛生間。

蘇嫿把水溫調成暖乎乎的水流。

顧北弦身體靠在牆上,支援著,穩住身形,抬手去解身上的病號服,對她說:“你出去吧。”

蘇嫿卻冇動,聲音極輕地說:“我可以幫你。”

說完,耳尖紅了。

她急忙垂下眼睫,盯著自己的腳尖。

她其實更擔心她出去了,他會滑倒。

他站都站不好。

顧北弦望著她泛紅的耳尖,出了會兒神,輕聲說:“你懷孕了,前三個月是危險期,不能冒險。”

蘇嫿晃了晃自己的右手,很認真地說:“我可以用它。”

顧北弦一頓,隨即笑出聲。

他挑眉,眼底風流溢位,帶點兒挑釁的語氣,“你會嗎?”

“你可以教我,我學東西很快的。”

蘇嫿的臉也紅了,像三月隨風飄落的桃花。

顧北弦沉吟片刻,“好吧。”

蘇嫿把衛生間門反鎖上。

顧北弦站在蓮蓬頭,後背倚在牆壁上,手扶著水龍頭開關,讓自己保持筆直的站姿。

溫暖的水流,灑在他修長緊實的身軀上。

肩闊腿長的身材極其優越,漂亮的肌肉線條壁壘分明。

濃濃的雄性荷爾蒙,從骨子裡散發出來。

透著魅惑的性張力。

蘇嫿緩緩朝他走過去。

顧北弦微微仰起下頷,睫毛微垂,眼神迷離地俯視著麵前的女人。

蘇嫿說得冇錯。

她學東西真的挺快。

一下子就得到了要領,從溫柔逐步激烈。

那蔥白似的十指,纖纖細嫩,絲滑如玉。

像酒,能迷醉,能忘我。

能讓萬物復甦,冰雪融化,枯木逢春,河水潺潺。

顧北弦閉著眸子,細細感受著那隻手的萬種風情。

不知過了多久,蘇嫿終於停下。看書溂

顧北弦粗喘著氣,目光潮濕地望著她。

這一刻,他更愛她了。

誰說她不解風情了?

她的風情,隻有他知道,食髓知味,永生難忘。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