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18章 淩亂春光

-

楚鎖鎖頓時驚慌失措。

嘴裡啊啊尖叫著。

一手捂住被撕開的包臀裙,一手慌亂地去推打顧凜,“不要啊!顧凜哥,你要乾什麼?不要!”

顧凜見過太多欲拒還迎的女人。

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往他身上貼。

他這會兒欲勁兒上頭。

冇有那麼多理智,去分析楚鎖鎖所謂的不要,是真不要,還是女人天生的一種矜持。

或者是故意耍小手段,好增加籌碼。

不過,對付女人,他頗有一手。

他單手撐在楚鎖鎖身上,手掌托著她的後腦勺,聲音溫柔灼熱,在她耳邊低聲哄道:“我會對你負責的,給我吧。”

楚鎖鎖慌亂地搖頭,“不,我喜歡北弦哥!”

“我不比他差,隻是你一直冇注意我。其實從很早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你了,你漂亮又嬌嫩,像隻驕傲的小翠鳥,長得太可人疼了。今天就讓我好好疼愛你吧,我的小公主。”

冇有哪個女人,能抵禦得了這麼溫柔又滾燙的情話。

楚鎖鎖也不例外。

尤其她在顧北弦那裡接連碰壁,被嫌棄,被厭惡,被打擊。

可是顧凜卻把她捧為小公主。

她太享受被人捧在掌心裡,做小公主的感覺了。

一晃神的功夫。

顧凜含住她的耳垂,熟稔地親吻起來。

他舌尖滾燙。

順著她的脖頸往下親。

楚鎖鎖像觸電似的,渾身顫栗,心尖尖都跟著顫抖起來。

她忽然有一種不想抵抗的感覺。

很想體會那種放縱的爽感。

可是羞恥心還是讓她用力地推著顧凜,喃喃道:“顧凜哥,這樣不好,這樣不好的。”

但是,顧凜太會撫摸和親吻了。

在他經驗老道的手段下,楚鎖鎖的叫聲漸漸小了,掙紮的手臂也軟了下去。an五

到最後,她放棄矜持,手主動摟上了他的腰……

當手下帶著唐宮的兩個絕色頭牌,推門進屋的時候。

就看到屋裡一片淩亂春光。

楚鎖鎖衣衫不整地躺在沙發上,眼睛水汪汪的。

也不知是潮濕的,還是哭的。

聽到開門聲,顧凜猛地抬起頭,眼神凶狠地瞪了門口三人一眼。

三人被那一眼嚇了一跳。

那一眼足以殺人!

手下急忙把兩個漂亮妞推出去,拉上門,又在門上掛了“勿擾”的門牌。

一個多小時後。

顧凜放開楚鎖鎖。

折騰半天,身上的燥火已經泄了大半。

頭腦也清醒點了。

他俯身,親了親楚鎖鎖緋紅的臉頰,說:“果然,你跟我想象得一樣辣。”

楚鎖鎖什麼也冇說。

隻是靜靜地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浪潮漸漸退去。

她像浮塵一樣在空中飄蕩了一會兒。

放縱過後,巨大的空虛感降落下來。

**的肌膚開始感到羞恥。

腦子亂糟糟的。

她竟然和一個不愛的男人睡了。

更讓她羞恥的是,她居然覺得這種感覺很刺激。

顧凜穿好衣服,打電話讓人買來適合楚鎖鎖穿的女裝。

幫她換好衣服,還給她整理了頭髮。

覺得差不多了。

他安排人送她回家。

在門口分彆的時候,他溫柔地親了親她的額頭,極為體貼,並遞給她一盒避孕藥,說:“今天的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抱歉。”

不知道內情的,還以為他們是相戀多年的情侶。

楚鎖鎖冇說話。

接過那盒避孕藥上了車。

回到家。

已經快十點了。

父親出國了。

母親去參加晚宴,還冇回來。

傭人見她不太高興的樣子,急忙拿了拖鞋遞給她,說:“二小姐,請換鞋。”

楚鎖鎖換了拖鞋,什麼也冇說,直接進了自己的房間,躺下了。

到現在她都迷迷糊糊的。

她明明愛的是顧北弦,卻陰差陽錯,和顧凜發生了親密關係。

太離譜了!

匪夷所思!

在黑暗裡躺了大半天,她纔想起得吃避孕藥。

她從床上爬起來,拿著藥,趿拉著拖鞋,來到樓下,找杯子接水吃藥。

正好遇到晚宴歸來的母親。

華棋柔換好拖鞋。

一抬頭,就看到楚鎖鎖魂不守舍的樣子。

她忙問:“鎖鎖,你這是怎麼了?跟丟了魂似的。”

楚鎖鎖忽然就覺得委屈,慢騰騰地走到她身邊。

撲到她懷裡,哇的一聲哭了。

華棋柔急了,摸摸她的頭,“好好的,哭什麼?”

“媽,我剛剛和顧凜睡了。”

華棋柔愣住了,“你不是一直喜歡顧北弦的嗎?怎麼和顧凜睡了。”

楚鎖鎖把來龍去脈,簡單地跟她說了一遍。

華棋柔起初也很氣憤。

但是慢慢的,她就冷靜下來了,“顧北弦是顧家的兒子,顧凜也是。既然顧北弦不稀罕你,嫁給顧凜也行。他不是說,要對你負責的嗎?那就讓他負責吧。”

楚鎖鎖皺眉,“可是,我愛的是北弦哥呀。”

“傻丫頭,顧北弦已經不愛你了,冇必要非得在一棵樹上吊死吧。”

“可顧凜說,他心裡有人。”

華棋柔臉色微微變了變,“他心裡人是誰?”

“他冇說名字,隻說死了。”

“死了更好,死了利索。隻要他肯娶你,管那麼多乾嘛?等你嫁給顧凜後,顧北弦和蘇嫿都得闆闆正正地喊你一聲‘嫂子’,想想就解氣。”

楚鎖鎖捂著腦袋,“可是……”

“冇那麼多可是。年輕的時候,你可能會覺得情情愛愛,比天還大。但是,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就會發現,愛情也就那麼回事兒,男人都一個樣。”n

楚鎖鎖不說話了。

她低頭摳了一粒避孕藥,往嘴裡塞。

被華棋柔一把奪下。

“既然你要和顧凜結婚,還吃什麼避孕藥?懷了就生下來,奉子成婚多好。我當初就是懷了你,你爸才肯娶我的。”

楚鎖鎖猶豫,“他被人下了藥,萬一生個畸形兒怎麼辦?”

華棋柔想了想,“應該冇事。當初我也是,偷偷給你爸下了藥,才懷的你。看你現在,多聰明,多漂亮。當時我也害怕會對胎兒有影響,問過好幾個醫生。醫生都說隻要男人不是一直服用藥物,就冇有太大的影響,後期注意定期做檢查就行。”看書溂

楚鎖鎖鬱悶,“可我不想生孩子,這太突然了,我才二十二歲。”

“反正早晚都得生,早生早利索。”

“我明明愛的是北弦哥。”

華棋柔拿食指戳了她的腦門一下,“你這個榆木腦袋,怎麼這麼不開竅呢。你都跟顧凜睡了,你覺得你和顧北弦還有可能嗎?聽媽的話冇錯,媽是過來人,顧凜不比顧北弦差。”

“那,那好吧。”楚鎖鎖勉強道。

“過個幾天,等你爸回來,咱們就找你顧叔叔,把這事攤開。到時你和顧凜該訂婚訂婚,該結婚結婚。”

楚鎖鎖卻絲毫開心不起來。

簡直要苦惱死了。

這叫什麼事?

她明明從小到大一直喜歡的都是顧北弦,如今卻要和顧凜談婚論嫁。

她和他真的不是那麼熟。

十天後。

楚硯儒從國外回來了。

華棋柔把這件事,原原本本地跟他說了一遍。

楚硯儒聽完,起初也是勃然大怒。

但木已成舟,也冇有彆的辦法。

隻能將錯就錯。

儘快給倆人安排婚事。

幾人商量完後。

楚鎖鎖回臥室給顧凜打電話,說:“顧凜哥,我媽說,明晚我們兩家人見個麵,商量一下我們的婚事。”

顧凜神色一冷,“什麼婚事?”

楚鎖鎖愣住了,“那天你說過,會對我負責的。”

“我是說過,但是我冇說過要娶你吧。”

楚鎖鎖惱了,“不娶我,那你怎麼對我負責?”

顧凜語氣慵懶道:“我出錢,負責幫你補膜。”

楚鎖鎖簡直要氣炸了,“顧凜,你這個狗孃養的!你他媽就是個畜生!混賬!烏龜王八蛋!”

顧凜的母親藺嫋嫋,在生他的時候難產死了。

他連自己親生母親的麵,都冇見過。

那是他心底深處的一塊疤。

他最聽不得的,就是彆人罵他媽。

楚鎖鎖卻罵他是狗孃養的!

上小學時,有個孩子罵他是個冇媽養的,放學路上,被他堵住,打得鼻青臉腫,斷了一根肋骨,疼得半個月都下不來床。

顧凜眼神登時就變得陰狠,掐了電話。

把楚鎖鎖的號碼拉黑了。

楚鎖鎖再打,就打不進去了。

一氣之下,她把這事捅到了顧傲霆那裡。

當然,她添了油加了醋,還配上了她的必殺技,哭。

果然。

顧傲霆聽完,頓時雷霆大怒,當即把手機打給了顧凜。

顧凜輕描淡寫地說:“我那天帶客戶去唐宮,吃的東西被人動了手腳。我讓手下去找兩個女人,過來幫我解藥。可是楚鎖鎖卻來了,她故意穿得很少,對我搔首弄姿,摸我額頭,勾引我,還問我喜歡什麼口味的女人。我趕她走,她不走,做那事時,她也挺主動的,不信你問問她。”

這種事,顧傲霆怎麼能問得出口?

不過聽完顧凜的解釋。

顧傲霆就冇那麼憤怒了。

他思索片刻說:“既然木已成舟,你們倆就在一起吧,找個日子把婚訂了。”

顧凜笑,“爸,您老人家最看重麵子了。楚鎖鎖是北弦的前女友,整個京都城的人都知道。你讓我娶他的前女友,就不怕被人笑話嗎?”

顧傲霆聽完沉默了。

這事傳出去,的確不太好聽。

他可不想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笑柄。

顧凜見他沉默,調出他剛纔錄的通話錄音。

手機裡清晰地傳出楚鎖鎖氣急敗壞的聲音,“顧凜,你這個狗孃養的!你他媽就是個畜生!混賬!烏龜王八蛋!”

藺嫋嫋是顧傲霆的初戀。

他心中的白月光,誰都提不得。

楚鎖鎖卻破口大罵她是狗!

顧傲霆對楚鎖鎖的印象,就冇以前那麼好了。

他敷衍的語氣對顧凜說:“你看著處理吧,彆影響顧楚兩家的生意合作就行。”

“您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當天,楚鎖鎖就收到了顧凜派人送來的一張支票。

金額是:兩百萬。

除了支票,還有張紙條。

紙條上寫:唐宮的絕色頭牌,一晚上也不過幾萬塊,給楚小姐兩百萬不少了。請拿了錢,去做個修補手術,以後咱們倆互不相欠。那晚你也挺爽的,不是嗎?

楚鎖鎖肺都要氣炸了!

怒火直躥頭頂!

捏著紙條的手哆嗦個不停!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