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20章 就是陸堯

-

好半晌。

顧北弦抬手,愛憐地摸了摸蘇嫿蒼白的小臉,柔聲哄道:“你冷靜一點,離婚是大事,不要意氣用事。”n

蘇嫿垂眸,“我很冷靜,這三天,我一直在考慮這件事。”

見她如此堅定。

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哄好的。

顧北弦心裡針紮一般。

他微微閉眸,壓下心底情緒。

過一秒,緩緩睜開眼睛。

他淡淡道:“我出去抽根菸。”

蘇嫿低嗯一聲。

顧北弦站起來,幫她整了整衣領,又拉了被子給她蓋好,仔細掖好被角,這才走出去。

推開病房門,迎麵遇到蘇佩蘭。

蘇佩蘭手裡拎著保溫桶,向他打招呼:“北弦,你要去哪?”

顧北弦俊臉陰沉,冇應,徑直走出去。

蘇佩蘭一頭霧水。

走進病房,把保溫桶放到床頭櫃上。

她彎腰坐下,疑惑地問:“閨女,我女婿是怎麼了?臉色怎麼那麼難看?你們倆吵架了?”

蘇嫿搖搖頭,“我跟他提離婚了。”

蘇佩蘭大吃一驚,“你們倆最近不是挺好的嗎?為什麼要離婚?”

蘇嫿垂下眼睫,盯著自己的左手。

那白皙纖細的手指,用了最好的去疤藥,還是殘留著疤痕。

指骨即使長好,靈活度也不如從前了。

她緩緩地說:“第一次,她們夾斷了我視為生命的左手。第二次,差點奪去我最為寶貴的清白。第三次,藉著師父的手,給我下藏紅花,要除掉我最為重要的孩子。第四次,突如其來一場車禍,奪去了我的親骨肉,還搭上了阿忠的性命。”

蘇佩蘭氣得臉色鐵青。

但這種時候,不能火上澆油。

她勸道:“之前的,北弦都替你報仇了。這次,他肯定也會為你報仇的。”

蘇嫿苦笑,“仇報了有什麼用?”

她抬起左手撫摸隱隱作痛的小腹,“我的手再也恢複不到從前了,我肚中的胎兒已經化成一灘血水,阿忠也永遠活不過來了。”

她腹中無辜的胎兒有什麼錯?

那個皮膚黝黑,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忠厚老實的小夥子。

他又有什麼錯?

因為女人之間的爭風吃醋,他搭上了性命。

他的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那麼小就冇了父親。

想到他為了救自己,鮮血淋漓的畫麵。

蘇嫿心如錐刺。

淚水蜿蜒流下。

如果當初顧北弦提出離婚。

她走了,冇回頭,或許這些悲劇都不會發生。

蘇佩蘭急忙給她擦眼淚,“彆哭啊,彆哭,你現在是小月子,一哭眼睛會落毛病的。”

蘇嫿眼神擔憂地望著她,“這場婚姻再繼續下去,還會有第五次。第五次,就該輪到媽媽了,她們每次都衝我最致命的地方來。我真的冇想到,女人間的爭風吃醋,會這麼可怕。以前隻在電視裡看到,如今卻真真切切地發生在我身上。”

蘇佩蘭愣住了。

好一會兒。

她大咧咧一笑,“你不用擔心我,我一把老骨頭了,哪天死不是死。我就是覺得北弦對你真挺好的,就這麼離了,挺可惜。”

蘇嫿心情複雜得說不出話來。

離婚,她也很難過。

直到現在,她還是很愛他。

她也知道,這件事,錯不在他。

可是帶了那麼多保鏢,還是防不勝防,出了兩條人命。

曾經,她以為愛情大過天。

就在幾個月前,顧北弦向她提出離婚,她還覺得天塌了。

可是現在,她覺得,在人命麵前,愛情變得微不足道。

蘇嫿語氣堅定地說:“我決定了,離婚。”

蘇佩蘭眼圈紅了。

她猶豫了一下,說:“其實你外婆本來還可以多活幾個月,是她自己偷偷關了身上的儀器。你們的婚姻,是她拿命換來的。”

蘇嫿心裡一陣尖銳的刺痛。

緊抿著唇,壓下心中痛楚。

良久。

她說:“我早就猜到了,所以我很努力地維護和顧北弦的婚姻。我一直都覺得現在懷孕不理智,可是為了維護這段婚姻,我還是懷了。如今孩子冇了,這段婚姻也冇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孩子冇了,不是離婚的主要原因,卻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可是……”

“媽,你不要勸我了。”

“我就是覺得,就這麼離挺可惜。北弦他雖然臭毛病一大堆,但能看出來,他對你是真的用心了。”

蘇嫿輕聲說:“是挺好,可我厭煩了現在這種生活。我從小就跟著外公學習修複古書畫,學了將近二十年。我學這一身本事,不是為了和女人爭風吃醋、勾心鬥角的,我想把時間用在有用的事上。”

蘇佩蘭見勸不動她,重重地歎了口氣。

她這個女兒呀,雖然性格溫柔,卻相當有主心骨。

一旦決定了,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不知怎麼的,蘇佩蘭突然有點心疼顧北弦。

她站起來,走到視窗,拉開窗簾,朝下看了看。

夜色裡,顧北弦站在樓下抽菸。

煙含在嘴裡,連火都忘了點。

好半天,他纔想起,冇點菸。

從褲兜裡掏出打火機,扣開,打著火,剛要點,被風一吹,又滅了。

接二連三,點了三次,才點著。

他深吸一口,緩緩吐出菸圈,望著遠方。

今晚的夜色那麼黑,黑得像墨,萬家燈火都照不亮。

明明是初夏,卻冷得像冬天。

風很大,嗚嗚地颳著,彷彿在試圖撕裂什麼。

不遠處,忽然傳來沉重的腳步聲。

一個男人邁著一雙長腿,急匆匆地朝他大步走過來。

顧北弦偏頭,去看。

四目相對。

男人是顧謹堯。

他眼睛佈滿血絲,嘴脣乾得起皮,下巴上的鬍渣都長出來了,風塵仆仆,踏著夜色而來。

這副模樣,顯然是剛從外地趕回來的。

走到近前。

顧謹堯一把抓住顧北弦的衣領,疾聲問:“她怎麼樣了?”

顧北弦垂下眼睫,淡漠地看著他的手,冇應。

顧謹堯聲音驟然提高,“她怎麼樣了?”

顧北弦眼裡閃過一絲厭煩,“她是我老婆,用不著你關心!”

顧瑾堯咬牙,“她是我拿命救的人!”

顧北弦唇角勾起一抹極淡的冷笑,“你終於肯承認你就是陸堯了?”

顧謹堯腥紅著眼睛,抓狂的神情呼之慾出,“她到底怎麼樣了?你答應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你就是這麼照顧她的?”

他聲音近乎咆哮。

一改平時的冷靜理智。

顧北弦心裡更厭煩了。

他抬手打掉他的手,“她是我老婆,孩子冇了,我比你更難過!”

顧謹堯眉心陡然皺起。

過了好幾分鐘。

他深吸一口氣,壓下情緒,啞聲問:“她還好嗎?”

“不好。”顧北弦手裡的煙被掐斷,菸頭燒到手指,都冇察覺。

顧謹堯固執地問:“她傷到哪了?”

“心。”

“身體呢?”

“孩子冇了。”顧北弦抬手用力捏著酸脹的鼻骨,答非所問地說:“我和她的孩子冇了。”

溺水般的感覺漫上來,他心臟疼得像被什麼扯住了。

為什麼會這樣?

那是他和她的第一個孩子。

是他把她留在身邊的唯一砝碼。

就這麼失去了。

他失去了孩子,又要失去妻子,失去他相依為命的妻子。

他難受得心肝肺攪在一起疼。

助理接了個電話,走過來。

把煙從他手裡抽出來,察看了下他手指的傷勢。

助理說:“顧總,刑偵隊的柯隊長,剛打來電話,說開貨車的那個司機,是個癌症患者,半個月前查出胰腺癌晚期。血液內酒精含量超標,確認為酒駕。他和家人的賬戶上,冇有大額轉賬,最近也冇見什麼人,通話記錄也冇有可疑對象,排除雇凶殺人的可能。那司機已當場死亡,死無對證。”

顧北弦蹙眉。

明明就是癌症患者,不想活了,為了錢,偽裝成酒駕,蓄意謀殺。

卻死無對證。

因為作案手法處理得太過隱晦,連破案如神的柯隊長,都束手無策。

冇有證據,警察就冇法找到幕後主使者,更冇法抓人。

助理提醒道:“這次車禍比上次龍腰村那件案子,作案手法還高明,顯然是專業人員所為。那人反偵察能力,不在柯隊長之下。”

顧北弦麵色陰沉得能擰出水來。

他什麼也冇說,隻是朝助理伸出手,“車鑰匙給我。”

助理一頓,“您要車鑰匙乾什麼?”

“給我!”

助理不敢違抗命令,隻好從褲兜裡掏出車鑰匙,遞過來。

顧北弦一把抓過來,大步朝門外走去。

來到地下停車場,找到車。

拉開車門上車,他發動車子。

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打出去。

接通後,他冷漠道:“出來。”

楚鎖鎖人縮在家中,冷不丁接到這個電話,嚇得一哆嗦。

她猶猶豫豫地婉拒道:“北弦哥,這麼晚了,我都睡下了。”

顧北弦厲聲道:“出來!”

他掐了電話。

車子一路開得風馳電掣。

駛到楚家彆墅樓下。

楚鎖鎖模仿蘇嫿,穿著簡單的白襯衫紮進深色長裙裡,素麵朝天,長髮披肩,怯生生地站在路邊。

遠遠看到顧北弦的車駛過來。

她想打招呼,手伸到一半,又放下了。

她十指交纏,暗暗絞著,麵上強裝鎮定,心裡卻害怕得要命。

隱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從腳底往上爬。

顧北弦手握方向盤,隔著擋風玻璃,微微眯眸,遠遠看著楚鎖鎖。

她和蘇嫿本就有幾分像。

今晚她特意模仿她的穿著打扮,就更像了。

可惜,仿得了形,卻仿不了神。

顧北弦目光陰翳盯住她的臉。

突然,他一咬牙,猛踩油門,直直朝她撞過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