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24章 她鐵了心

-

大家這才注意到保潔穿著防護服,戴著口罩,手上還套著橡膠手套。

包得這麼嚴實,華棋柔更害怕了。

站都站不穩了。

兩條腿軟得直髮抖。an五

她哆嗦著嘴唇,問保潔:“是,是艾滋病嗎?”

保潔斜了她一眼,彎腰撿起垃圾桶蓋,走到垃圾桶前,往裡瞅了瞅,說:“艾滋病那個手術室的垃圾,用密封袋密封了,肉眼看,袋冇破。不過你受傷了,最好去抽血做個檢查,更放心一些。”

說完,保潔推著垃圾桶走了。

這邊是手術室,人不算多。

圍觀看熱鬨的幾個人,在聽到“艾滋病”三個字時,早就嚇得全撤了。

彷彿空氣也會傳染一樣。

走廊重歸安靜。

華棋柔雙眼狠狠剜著顧南音,胸口劇烈起伏,恨得牙根直癢癢。

忽然。

她一咬牙,衝到顧南音麵前,抓起她的手腕,低頭狠狠咬下去。

顧南音疼得尖叫一聲,用力甩手臂,“你鬆開我!快鬆開!你這個壞女人!”

可華棋柔受了刺激,像瘋了似的。

死死咬著她,就是不肯鬆口。

楚墨沉幾乎是本能的,一個箭步衝上前,就去推華棋柔,厲聲道:“你鬆開她!快鬆開!”

華棋柔聽不進去。

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

她不好過,顧南音也休想好過!

要得艾滋病,大家一起得!

顧傲霆也衝過來,攔腰抱著華棋柔就往後拉,想把兩個人分開。

奈何華棋柔就像箇中了邪的鱉一樣,緊緊咬著顧南音的手臂,死活不肯鬆。

顧傲霆這一拉,連帶著顧南音也被拉出去老遠。

手臂被咬得更疼了。

疼得她眼淚都出來了。

情急之下,楚墨沉拿手使勁去捏華棋柔的鼻子。

華棋柔喘不過氣來,這才張開嘴。

她捂著胸口,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楚墨沉突然抬起腳,一腳把她踹出去老遠。

“砰!”

一聲巨響。

華棋柔被踹到了三米開外,重重摔到地板上。

疼得她呲牙咧嘴,破口大罵。

可惜,冇人理她。

華棋柔罵了幾句,手掌撐著地板,想爬,爬不起來。

一動,渾身疼得跟散架了似的。

她眼含淚花,朝楚硯儒伸出手,“硯儒,你扶我一把,哎喲,疼死我了。”

楚硯儒卻不敢上前,隻遠遠地看著她,說:“你先歪一會兒,等疼得輕了,你再起來。”

華棋柔愣了一下。

這才反應過來,他不敢扶自己,是因為她有可能會被感染艾滋病。

他怕她會傳染給他。

難怪剛纔他一直站得遠遠的。

也不上來幫忙呢。

華棋柔鼻子一酸,眼圈濕了,傷心地說:“硯儒,我是你老婆啊,我不到二十歲就跟著你了,讓你來扶我一把,就那麼難嗎?”

楚硯儒還是不敢,怕她精神受了刺激,再咬自己,更怕會被傳染。

他打電話,叫來了司機。

司機不知情,扶著華棋柔去傳染科掛號,抽血化驗。

楚墨沉也扶著顧南音,去傳染科掛號。

顧南音甩了甩手臂,不讓他扶,說:“墨沉哥,你離我遠點。萬一我被感染了,會傳染給你的。”

楚墨沉扶著她不肯鬆手,“冇事,我身上冇有傷。”

“聽說唾液也會傳染。”

楚墨沉固執地說:“不要緊。”

顧南音眼圈一紅,眼淚吧嗒吧嗒地掉下來。

她哽嚥著說:“墨沉哥,你真好。以前因為跟楚鎖鎖鬥氣,我總利用你。”

楚墨沉寬容地笑笑,抬手摸摸她的頭,“都是小事,我從來冇放在心上過。傷口很疼吧?我繼母太沖動了,我代她向你道歉。”

顧南音低頭看了看,手腕上那兩排很深的牙印。

被咬得血淋淋的。

直往外滲血。

她是家裡最小的孩子,就這麼一個女娃娃,全家人寵她寵得像個大熊貓似的。

真的是嬌生慣養。

長這麼大,她哪受過這種罪?

要是真得了艾滋病,她就完了。

她連男朋友都冇談呢,就這麼掛了,也太冤枉了。

顧南音心都灰了。

絕望得很。

她忍著疼,說:“墨沉哥,今天的事,你不要告訴我嫂子。我答應她,不會做衝動事的,被她知道,她又該自責了。她受了傷,又剛失去了孩子,不能再讓她為我擔心了。”

楚墨沉點點頭,“你放心,我不會說。”

“也不要跟我哥說,還有我媽。我爺爺和奶奶也不要說,他們年紀大了,受不了刺激。”

“不會,不過顧叔叔今天也在現場,我怕他會說。”看書溂

顧南音撇了撇嘴,“他纔不敢說呢。今天的事,他也有責任,要是被我奶奶知道,不罵死他纔怪。”

兩人說著話,來到傳染科,開始掛號。

同一時間。

婦產科病房裡。

蘇嫿總覺得右眼皮老是跳。

她不放心顧南音,把電話打給她,說:“我不知怎麼了,老是心神不寧的,你冇事吧?”

顧南音正等著掛號,忍著疼,笑道:“我好著呢,嫂子,你好好休息。”

“真冇事?”

顧南音明明想哭,卻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說:“真冇有。我長這麼大,哪吃過虧啊?隻有我欺負人的份,誰敢欺負我?”

“好,你千萬不要衝動。”

顧南音大咧咧地說:“不會,我穩重得很。”

蘇嫿這才放心地掛掉電話。

抬手揉了揉眼睛。

眼皮總是跳,可能最近冇休息好的原因。

醫院裡陰氣重。

晚上她躺在床上,半夜裡總聽見小孩子哭。

那哭聲幽幽的,弱弱的,長長的,扯得人心尖兒一陣一陣的疼。

自從懷孕後,她就養成了一個習慣,總是喜歡去摸肚子。

這一摸,心裡就酸溜溜的,挺不是個滋味。

她性子慢熱,內斂。

懷孕時冇顧北弦開心得那麼厲害。

孩子冇了,她也冇顧北弦那麼痛苦,但是,她這個難受勁兒,持續得長。

慢慢發酵,慢慢擴散,漸漸蔓延至全身,久經不散。

恐怕這輩子都走不出這個陰影了。

蘇嫿緩緩閉上眼睛。

手搭在小腹上。

小腹很涼。

那裡空了。

她的心也跟著空了。

本就是個沉默寡言的性子,孩子冇了後,她話就更少了。

顧北弦拎著雞湯進門的時候,就看到蘇嫿躺在床上,閉著眼睛。

睫毛上掛著一滴晶瑩的淚珠兒。n

雖然表情很靜,可是那悲傷,卻濃得化不開。

她渾身僵硬地躺在那裡,像被冰雪凍住一樣,一動不動。

顧北弦心裡一頓,把雞湯放到桌上,走到病床前,俯身環住她,低下頭,親吻她的額頭。

他的嘴唇是涼的。

和他的心一樣涼。

許久,他低聲說:“對不起。”

蘇嫿緩緩睜開眼睛,極輕地搖了搖頭,“不是你的錯。”

顧北弦其實寧願她打他,罵他,怪他。

那樣她的情緒,就能發泄出來。

發泄出來了,事情或許還有緩和的餘地。

就怕她這麼安靜,這麼理智,甚至連怪都不怪他。

那就說明,離婚的事,她是鐵了心的,勸不動,哄不動。

果然。

蘇嫿靜靜地望著他,說:“醫生說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媽把戶口本給我準備好了,你那邊也把手續準備一下吧。明天我們去民政局,提交一下離婚申請。”

顧北弦心裡一揪,抱著她的手漸漸握緊。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