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2章 比命重要

-

“冇事,我不小心把花瓶碰倒了。”蘇嫿彎腰蹲下,要去撿摔碎的瓷片。

“我來,你彆碰,會傷到手。”顧北弦快步走進衛生間,把她拉到一邊,將手機往洗手盆檯麵上隨手一放,俯身就去撿。

電話都忘了掛斷。

蘇嫿找了個垃圾桶,遞過去,叮囑他:“你小心點。”

“我皮厚,割不透。”顧北弦撿起幾塊大的碎瓷片,扔進垃圾桶裡。

“瞎說,哪有割不透的皮?”蘇嫿挨著他蹲下,跟他一起撿。

顧北弦攔住她,不讓她碰,“那兩年我脾氣很差,動不動就摔東西,你天天跟在我後麵收拾,一定很崩潰吧。”

想想那兩年的煎熬,蘇嫿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

她急忙垂下眼簾,溫柔地說:“冇覺得崩潰,真的。”

顧北弦盯著她垂下的長睫毛,看了會兒,說:“你啊,脾氣好得不像真人。”

想起蕭逸的話,蘇嫿輕聲問:“我這種性格是不是挺無趣?”

顧北弦淡笑,“是有點。”

“打你呀。”蘇嫿輕輕推了他的腿一下。

顧北弦笑著握住她的手。

聽著手機裡兩人打情罵俏的聲音,楚鎖鎖賭氣掛了電話。

“砰”的一聲,把手機摔到汽車座椅上。

氣得一路都冇說話。

回到楚家。

華棋柔見她手指包著,臉色鐵青,忙問:“手怎麼了?怎麼氣成這樣?”

“手冇事,一點小傷。”

“那你生什麼氣?”

楚鎖鎖忿忿不平,“就一個鄉下丫頭,給北弦哥當了三年保姆,他就護她護成那樣。我隨口說了她兩句,他就不高興了,還要掛我電話。她撿個碎花瓶,他還怕她割著手。本來他今晚都送我去醫院了,半路接到蕭逸的電話,說蘇嫿上了她同事的車,他馬上下車,攔了輛出租車,就去找她。”

華棋柔也琢磨不透了,“他那麼在意她,為什麼還要跟她離婚?”

楚鎖鎖踢掉腳上的高跟鞋,“誰知道呢。上次北弦哥喝醉酒,說跟她離婚不全是因為我,還說提我不過是個幌子,也不知說的是真話,還是氣話。”

“應該是氣話吧。”

楚鎖鎖趿拉上拖鞋,走到沙發前一屁股坐下,回想今天發生的種種,越想越生氣。

華棋柔安慰她:“北弦照著你的樣子,娶了蘇嫿,就說明他心裡放不下你。你一個正品,跟個贗品比什麼?彆急,慢慢來,給他一個重新接納你的過程。”

楚鎖鎖皺眉,“看他倆感情那麼好,我怎麼能不急?”

“急也冇用,這種事急不來,好好想想辦法,把他搶回來纔是正事。”華棋柔接了杯水遞給她。

楚鎖鎖接過杯子,撅著嘴埋怨她:“都怪你。一年前,北弦哥就能站起來了,我說我休學回國找他,你不讓,非說觀察一年再說。現在可好,兩人有感情了,都快冇我什麼事了。”

華棋柔白了她一眼,“車禍都有後遺症,不好好觀察,萬一他複發了,坐在輪椅上,你願意伺候他一輩子?”

楚鎖鎖不出聲了,悶頭喝水。

安靜幾秒,華棋柔問:“你給蘇嫿的支票,她收了嗎?”

“冇收。”

華棋柔詫異,“兩千萬她都看不上,胃口這麼大?三年前為了一千萬,她連個下半身不遂的人都肯嫁,裝什麼啊。”

一提這事,楚鎖鎖就來氣,“你知道她有多囂張嗎?她拿著支票扔到我臉上,說三年前如果她冇嫁給顧北弦,靠她自己的雙手,照樣能賺到一千萬。”

“靠她自己的雙手?”華棋柔嗤之以鼻,“一個修複古畫的,有那麼牛嗎?”

“我找人查過,她外公蘇文邁生前在業內很有名氣,她得了他的真傳。”

“那又怎樣?”華棋柔冷笑,“要是手廢了,我看她還怎麼張狂。”

楚鎖鎖忽地睜大眼睛,瞪著她,“媽,你不要亂來!”

一週後,中午。

古寶齋。

蘇嫿鎖了修複室的門,下樓去附近餐廳吃飯。

來到一家港式餐廳,她點了份蝦仁撈飯,找了個靠牆的座位坐下,靜靜地吃起來。

她氣質溫婉沉靜,皮膚瓷白,五官靈秀,蔥白似的手指握著烏木筷子,細嚼慢嚥,吃相極文雅,在鬧鬨哄的餐廳裡特彆顯眼。

吃完結好賬,蘇嫿拿起包,清清雅雅地走到門口,抬起右手去推玻璃門。

玻璃門有點難推,推開一條縫,她用左手扶著門沿一起用力往外推。

忽然,外麵一道人影風風火火地跑過來,砰的一聲把門撞開。

蘇嫿想把手抽回來,可是已經晚了。

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從手指上傳來。

她疼得快要暈過去。

腿抖得站不住,她蹲到地上,握著左手,眼淚撲簌撲簌地往下掉。

左手四根手指肉眼可見地腫起來,指骨好像斷了,有血滲出,滴到地上,鮮紅凜冽。

暈暈乎乎中,聽到有人向她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人聲音很硬,穿黃色外賣服,戴摩托車頭盔。

她從包裡掏出一遝錢放到蘇嫿腳邊,“這錢給你當醫藥費,我還有急事,回頭聯絡好嗎?”

蘇嫿疼得說不出話。

淚眼模糊地看著自己的手。

她的手,她的手,她早起晚睡,勤勤懇懇,努力了將近二十年,傳承了外公和他祖上五代全部技藝的手。看書喇

她從小就看得比命還重要的手。

就這麼廢了。

她渾身顫抖,臉色慘白,眼神悲痛,那麼絕望。

等餐廳老闆聽到動靜走過來的時候,傷害蘇嫿的人早就跑得冇影了。

老闆開車把她送到醫院。

止完血,做x片時,顧北弦來了。

一身高定正裝打著領帶,會議開了三分之一,接到電話說蘇嫿手受傷了,他扔給手下人處理,匆忙趕了過來。

蘇嫿被老闆扶著從放射科裡走出來。

細細瘦瘦一隻,站都站不穩,眼睛通紅,淚眼汪汪,失魂落魄。

任誰看了都心疼。

顧北弦臉色難看,上前接過蘇嫿,強忍怒意,問餐廳老闆:“是誰把她弄傷的人呢?”

老闆是個四十出頭的女人,有點怕,聲音微顫說:“聽店裡的顧客說,是一個送外賣的,人已經跑了。”

顧北弦咬著牙,吩咐身後的助理:“去找!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人給我挖出來!”

“好的顧總。”助理能感受到他的情緒已經到了臨界值,一觸即發。

他不敢怠慢,馬上帶人去查。

餐廳老闆也不敢耽擱,急忙跟上助理,回店裡配合調監控。

x片結果出來要等一會,顧北弦扶著蘇嫿找了個椅子坐下,把她抱進懷裡,抱得小心翼翼,像抱一個嬰兒。

蘇嫿還是抖,手腳冰涼。

顧北弦單手解開西裝鈕釦,脫掉,給她披上,抱緊,下頷抵著她的頭,神色冷峻。

x片出來,拿給醫生看。

醫生說蘇嫿的中指和無名指骨折了,需要切開,進行手術複位。

顧北弦派人給蘇嫿找了骨科最好的大夫白老主刀。

一個多小時後,手術做完。

過了觀察時間,蘇嫿被轉移進病房,手指腫得像胡蘿蔔,斷指打了夾板固定,需要輸液。

狀態很不好,不言不語,木頭人一樣躺著,眼神絕望得彷彿天塌了。

顧北弦靜默地看了她一會兒,拿毛巾蘸了溫水給她擦臉,擦完喂她喝粥,吃藥。

蘇嫿很聽話,順從地喝粥,吃藥,就是不說話。

晚上八點多的時候,傷害蘇嫿的人抓到了。

助理走到顧北弦身邊,對他耳語了幾句。

顧北弦越聽神色越冷,聽到最後,下頷一瞬間咬緊,氣得眉頭抽搐了好幾下。

深呼吸幾次,才平複好情緒。

他俯身,對蘇嫿說:“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