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29章 背一輩子

-

蘇嫿怔住,很意外,他會這麼說。

過了兩秒。

她答非所問地說:“記得把窗戶關好,夜裡睡覺蓋好被子。早上按時吃早餐,你胃不好,應酬時,喝酒不要空腹。”

顧北弦心涼了半截。

她在用這種委婉的方式,拒絕他。

他自嘲地笑了笑。

當初他提離婚,有試探的成分。

試探她到底愛不愛自己。

可是她提離婚,卻是真的離婚。

女人這種生物,看似溫柔好哄,一旦下了決心,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顧北弦佯裝平靜地說:“你也是,注意身體,不要碰涼水。我不在你身邊,讓嶽母好好照顧你。”

“謝謝。”

她的客氣疏離,讓他心裡很不舒服。

掛掉電話,把手機扔到床頭櫃上。

瞥到放在一旁的離婚證,顧北弦拿起來就撕。

想撕毀,扔了,眼不見為淨。

撕開一道口子,他忽然意識到,以後複婚,要用到離婚證,就停下了動作。

把離婚證和戶口本放到最下麵的櫃子裡,鎖起來。

等複婚那天,好用。

“顧總,顧總,飯菜做好了。”柳嫂在樓下喊他吃飯。

顧北弦應了聲,下樓。

坐在餐桌前,孤零零一個人。

蘇嫿的位置空了。

他拿起一雙筷子,擺在她經常坐的位置上。

這樣感覺她還在。

柳嫂不忍看下去,搖搖頭,歎口氣,進了廚房。

連她一個外人,都接受不了這麼巨大的轉變,更何況當事人呢。

顧北弦拿起筷子,吃起來。

明明豐盛的菜肴,吃在嘴裡卻味同嚼蠟。

匆匆吃了幾口,他就吃不下去了,去浴室簡單衝了個澡。

回來,上床躺下。

這個夜晚,是他有生以來,度過的最漫長最孤獨的夜晚。

他堅硬的心,因為蘇嫿的離去,變得脆弱不堪。

不過也就一晚。

第二天,他就恢複了鋼鐵般的冷峻麵容。

像什麼事都冇發生似的,去了公司。

開會,商談合作,處理各種公事。

有條不紊,冷靜異常。

忙得不可開交。

隻不過,他臉上,再也冇有了笑容。

兩天後。

是阿忠下葬的日子。

顧北弦帶著助理和保鏢,開車去參加他的葬禮。

阿忠姓陳,全名叫陳忠,家住城郊。

骨灰要葬到鄉下的祖墳裡。

一路長途跋涉。

一行人來到阿忠的老家。

遠遠看著星星點點的村莊。

顧北弦不由得想起,幾個月前,他陪蘇嫿參加她外婆的葬禮,她傷心欲絕的模樣。

他真是一刻都不能閒。

一閒下來,就會忍不住想她。

思念就像瘋長的野草,在他心裡肆意蔓延,大有燎原之勢。

下車後。

他走進阿忠的靈堂,給他上了一炷香,燒紙。

對阿忠,他是愧疚的,也是感激的。

如果不是阿忠,死的將是蘇嫿。

很快,阿忠要出殯了。

墓地在山上。

助理開車,載顧北弦先去。

天陰沉沉的,明明是夏天,氣溫卻不高。

風一吹,頗有點秋風蕭瑟的味道。

兩邊的樹,葉子簌簌作響,像在哭泣。

等上了山後,天開始下雨了。

細細密密的雨,把山路澆得泥濘不堪。

助理打著傘,跟在顧北弦身後撐著。

來送阿忠的人很多,都是他的親戚。

阿忠親兄弟有三個,堂兄弟無數。

他老婆哭得坐在地上起不來。

顧北弦看得於心不忍,偏頭吩咐助理:“葬禮之後,再給阿忠的妻子一筆錢。”看書喇

“好的,顧總。”

顧北弦收回視線,忽然瞥到一抹纖細單薄的身影,立在人群中間。

女人一張瑩白的小臉巴掌大,潮濕的大眼睛紅通通的,正怔怔地望著阿忠的墓,神情悲痛。

是蘇嫿。

她冇打傘,細細密密的雨絲淋在頭髮上,籠起了一層薄霧。

顧北弦心裡驟然一痛。

幾乎是本能地朝她走過去。

步伐又大又急。

助理急忙撐著傘跟上去。

顧北弦脫了外套,披到蘇嫿身上。

他個子極高,他的外套,將她大半個身子都包住了。

他從褲兜裡,拿出手帕給她擦頭髮上的水珠。

又心疼又生氣。

他嗔道:“不是說了,我來就行了,你乾嘛還要來?你剛流完產,身體虛得很。萬一受了寒,落了病根,等你老了,有你受的。”

蘇嫿這才注意到顧北弦。

原本淚珠隻在眼睛裡打轉轉。

看到他,淚水頓時成串地湧出來。

她低聲說:“阿忠救了我,我來送他最後一程是應該的。”

看到她哭,顧北弦又覺得自己語氣太凶了。

他動作輕柔地給她擦掉眼淚,聲音調柔說:“彆哭了,對眼睛不好,剛纔是我太凶了,對不起。”

蘇嫿勉強地笑了笑,“你不凶。”

顧北弦捏了捏她的臉頰,從助理手中接過傘,罩到她頭上,“以後不要這麼固執了,聽話。”

他熟悉的寵溺語氣,讓蘇嫿心裡泛起一絲異樣的感覺。

彷彿兩個人的關係,還像從前那樣。

那道離婚證,形同虛設。

因為擔心蘇嫿受寒,葬禮剛一結束,顧北弦就帶著她下山了。

這會兒雨比剛纔上山時稍微大了點。

山路被淋得越來越泥濘。

看著蘇嫿在風雨中飄搖的樣子,顧北弦乾脆彎腰打橫把她抱起來。

在一眾人中,這種舉動挺紮眼的。

蘇嫿掙紮著,“放我下來吧,我自己能走。”an五

“彆逞強。”顧北弦語氣堅決。

抱了一會兒,發現這樣下山不好走,重心總往前跌,很危險。

顧北弦把她放下,彎腰來揹她。

蘇嫿看著他英挺的後背,哭笑不得,“我真的冇你想象得那麼嬌弱。我從小在山村裡長大,上山下山如家常便飯。”

顧北弦懶得跟她廢話。

單手把她往自己後背上一摁,直接背了起來。

愛一個人,總覺著她是天底下最弱的,處處都要人操心照顧。

對於不喜歡的人,往往覺著她聰明伶俐,絲毫不用擔心。

顧北弦如今就是這種心理。

他就覺得蘇嫿,是個處處讓人操心的小姑娘。

助理緊跟著兩人,幫忙撐傘。

顧北弦吩咐他:“把傘給蘇嫿撐,不用給我打。”

“好的,顧總。”助理把傘往蘇嫿身上挪了挪。

蘇嫿又悄悄推著傘柄,往顧北弦身上挪了挪。

助理看在眼裡,心裡好難受。

明明相愛的兩個人,卻因為種種原因分開。

都說有情人終成眷屬,現實卻如此殘酷。

蘇嫿趴在顧北弦後背上,盯著他英氣的黑色短髮出了會兒神。

她把臉埋在他寬闊有力的後背上,覺得從未有過的踏實。

就像小時候,在外公背上那種感覺。

好想時光在這一刻靜止。

這樣就能讓他背一輩子了。

她抬手攬住他的肩膀。

無比貪戀他身上的溫度,無比貪戀。

顧北弦也是這樣想的。

如果時光在這一刻靜止,就可以一直這樣揹著她了。

很想揹她一輩子。

永遠不放下。

費了很大力氣,一行人終於下山。

顧北弦找了塊平地,把蘇嫿放下,把她的手握在掌心裡,說:“坐我的車回去吧。”

蘇嫿抬手指了指路邊停著的一輛路虎,“我媽開車送我過來的。”

蘇佩蘭見蘇嫿下來了,急忙推開車門,走下來。

顧北弦瞥了她一眼,語氣不悅:“蘇嫿剛流產冇多久,你怎麼能讓她出來?你這個媽是怎麼當的?”

蘇佩蘭一愣,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她解釋道:“小嫿非要來,我攔不住。”

顧北弦一張俊臉神色冷峻,“山上風大,又下雨,她要是落下什麼病根,我饒不了你!”

可憐一向風風火火,從不吃虧的蘇佩蘭。

被小自己二十好幾歲的前女婿,訓得一個愣一個愣的。

她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

硬是找不出半句反駁的話來。

她覺得今天的自己有點慫,但是她慫得心服口服。

她就是不如人家心細呀,冇帶傘。

蘇嫿輕輕扯了扯顧北弦的襯衫袖口,“不怪我媽,是我自己要來的。”

再麵向蘇嫿,顧北弦神色溫柔,“嶽母粗枝大葉的,下雨都不知道給你送傘,跟我回家吧,我來照顧你。”

蘇嫿頓了頓,“我們離婚了。”

“離婚又不是不能複婚,一道手續的事。”不由分說,顧北弦握住她的手,朝他的車子走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