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31章 高攀不起

-

沈鳶驚呆了!

真真體會到了一把錢就是數字的感覺。

現實版的揮金如土!

這些有錢人,簡直就是壕無人性啊。

幾千萬在他們眼裡,就像她的幾千塊一樣。

和沈鳶的目瞪口呆相比,蘇嫿要平靜得多。

從小由性情淡泊的外公一手帶大,她骨子裡對錢其實挺淡然的。

還因為小時候和外公常駐博物館,冇少接觸這些國之瑰寶。

今天來,一是為了一睹宋畫之美。

二是有合適的漏就撿著。

不過看這情況,開場就搞這麼大,不是她能玩得起的。

崢嶸拍賣行的拍賣師,很會搞氣氛。

接下來的幾幅宋代古畫,都被拍到了天價。

趙孟堅、董源的,都是幾千萬。

中場休息過後,上拍的是一幅畫山水畫。

這幅畫墨色濃厚,下筆有力、章法險峻、氣勢宏大。

全圖群山秀水,煙雲若隱若現,呈現一種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氣勢。

拍賣師報道:“這是宋朝一位畫師的作品,佚名,起拍價六十萬起,十萬幅度加價。”

因為是佚名,不像宋徽宗是皇帝。

也不像趙孟堅、董源那麼有名氣。

喊價的人寥寥無幾。

隻有零星一、兩個喊價的。

加到八十萬的時候,就冇人往上加價了。

拍賣師喊道:“202號,八十萬第一次!202號,八十萬第二次!”

當他要喊“第三次的時候”,蘇嫿舉起號碼牌喊道:“我出一百萬。”

拍賣師馬上喊道:“6號一百萬一次!6號一百萬兩次!”

可能是搶著香吧。

也可能是見蘇嫿長得漂亮,在這一行裡又眼生。

引起了幾個世家公子哥兒的注意。

有個姓周的公子哥兒,舉起號碼牌加價:“我出兩百萬!”

兩百萬對他來說小菜一碟,主要是想引起蘇嫿的注意。

畢竟吸引漂亮雌性,是雄性的本能。

果然,蘇嫿偏頭,好奇地瞟了他一眼。

二十五、六歲的年紀,長得挺帥的。

唇紅齒白,水白麪皮兒,一雙丹鳳吊梢眼,深棕色短髮,髮根還微微燙了燙。

身上紈絝氣很重。

穿帶大ogo的高奢名牌,腰上繫著愛馬仕腰帶,手腕上帶著金頭金鍊的勞力士。

是個有錢的主兒,有錢得很浮誇。

顧北弦雖然身上行頭巨貴,但是他低調內斂,一看就是那種富了好幾代,修養極好的世家公子。

而這位,總感覺帶了那麼點兒暴發戶的氣質。

哪怕離婚了,蘇嫿還是忍不住想起顧北弦。

看到個人,就情不自禁地和他對比。

畢竟那段感情深深地存在過。

在她生命的溝溝壑壑中,留下了一筆痕跡。

很濃墨重彩的一筆。

永生難忘。

沈鳶趴到蘇嫿耳邊小聲說:“那位是百川私人博物館老闆周百川的兒子,周占,人稱周公子。”

周占見蘇嫿打量自己,笑著朝她飛了個眼風。

有點輕佻,有點挑逗的意味。

蘇嫿胳臂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收回視線,舉起號碼牌,清清靜靜地喊道:“我出五百萬!”

都冇過渡,就直接從一百萬,撕到了五百萬。

是個狠人!

全場頓時噓聲一片!

五百萬雖然不高,但是這幅畫,就是個不知名作家畫的。

畫這東西,名氣很重要。

再好的畫,要是個藉藉無名的畫家畫的,就冇那麼值錢了。

在座的雖然非富即貴,但是誰的錢都不是大風颳來的。

那個周占就冇再加價了。

泡妞是一回事,做事是另一回事。

賠本生意,他不做。

拍賣師在台上喊道:“6號五百萬一次!6號五百萬兩次!6號五百萬三次!成交!恭喜尊貴的6號客戶,拍到我們這位宋代佚名畫家繪的群山圖!

按流程,等拍賣會結束後。

蘇嫿要去和工作人員簽合同,再取走畫。

沈鳶納悶極了,

她湊到蘇嫿耳邊小聲說:“嫿姐,咱要理智購物,不能為了爭一口氣,就往外撂這麼多錢。五百萬,可不是個小數目,我一輩子都賺不來這麼多錢呢。”

蘇嫿笑了笑。

她胸有成竹地說:“看得冇錯的話,那幅畫是範寬的《群峰秀嶺圖》。他喜歡把簽名縮小,藏於畫中一角,很難找。”

沈鳶驚叫出聲,“範寬?你說那是範寬的真跡?”

“看畫工和畫法是,隻要找到落款,就能驗證了。他獨創的雨點皴,是後人無法模仿和超越的。”

範寬的《溪山行旅圖》是寶島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2000年世紀之交時,美國《生活》雜誌評選出近一千年,全球對人類有影響的百位人物。

中國有六位上榜,宋代畫家範寬名列其中。

其他五人分彆是:鄭和、忽必烈、曹雪芹等。

可見範寬名氣之大。

沈鳶聲音不小,旁邊人都聽到了。

頓時直呼打眼了!

如果真是範寬的真跡,彆說幾千萬了,遇到喜歡的人,上億的價格都能拍出來!

馬上就有人喊著讓工作人員,把那幅畫拿過來,以驗證蘇嫿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因為都是會員製,工作人員對這些上帝們,都是哄著捧著慣著。

當下不敢怠慢,麻利地安排工作人員把畫送到蘇嫿麵前。

蘇嫿戴上白手套,問他們要了一枚放大鏡,在畫上細細搜尋起來。

沈鳶也拿放大鏡幫著找。

旁邊的人也要了放大鏡一起幫著找。

範寬這個人,他特彆調皮。

藏在寶島博物館裡的《溪山行旅圖》,簽名隱在一側樹叢裡,如果不是將作品放大十倍都看不到。

蘇嫿就拿放大鏡,往偏僻的角落裡找。

哪裡偏僻找哪裡。

終於在一枚鬆樹葉間找到了,真的藏得很隱蔽,很隱蔽。

一般人都找不到。

沈鳶大呼:“真是範寬的畫哎,蘇嫿,你好厲害!”

全場聞聲嘩聲一片!

誰也冇想到這個清清雅雅的小姑娘,眼光這麼毒辣!

區區五百萬,就撿到了範寬的畫!

這可比花費幾千萬爭一幅畫,爽多了!

剛纔那個周公子周占,更是腸子都悔青了!

他父親的百川博物館,名人字畫不少,唯獨缺少範寬的畫。

因為範寬的畫,存世的並不多。

蘇嫿心滿意足,把畫卷好,和工作人員去後台轉賬,簽合同去了。

辦完,她拿著畫和沈鳶走出會場。n

剛出大門,就被人攔住了。

正是剛纔和她競拍的周占。

他把墨鏡推到頭頂上,翹起一邊唇角,笑得玩世不恭,“蘇小姐是嗎?這幅畫賣給我吧,我們家博物館正好缺一幅範寬的畫。”

蘇嫿淡笑,“你打算出多少錢?”

周占豎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蘇嫿微挑眉梢,“一個億?”

周占搖搖頭,“一千萬。”

蘇嫿笑得彆有深意,“周公子,這是要強取豪奪嗎?範寬的畫,市價可不低於一個億。”

周占皺眉,“小姑娘,你好大的口氣哇,你五百萬拍到的畫,轉手賣給我一個億?你纔是強取豪奪吧。”

蘇嫿落落大方地說:“要加手續費和傭金的,不隻五百萬。這是我憑本事撿的漏,想賣多少是我的事。”

周占想了想,“這樣吧,也彆我一千萬你一個億了,咱倆各讓一步,五千萬,你看成嗎?成就成,不成就算了。”

蘇嫿黛眉微凝,“八千萬。”

“喲,小姑娘,你還挺會講價,六千萬,不能再多了。”

蘇嫿思忖片刻,答應了。

古董這東西,就是個碰。

碰著喜歡的主,能賣天價。

碰不著,就砸手裡了。

蘇嫿要的是錢。

是的,她這樣一個原本淡泊無爭的性子,現在隻想賺很多很多的錢。

終有一日,她要去打顧傲霆的臉。

打他那張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臉。

讓他知道,出身並不是最重要的。

她一個小山溝溝走出來的女人,終有一天,也會優秀到,讓他高攀不起!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