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38章 情投意合

-

眼睜睜地看著好好一塊玻璃,碎成一地碎片。

裝修工人一臉懵逼!

他朝顧傲霆伸出手,“你賠俺玻璃!”

顧傲霆又疼又氣,指著自己腳上穿的進口意大利小牛皮鞋,怒道:“你賠我鞋!”

“是你自己撞上來的,你快賠俺玻璃,俺還等著上樓給客戶安裝玻璃呢。被你撞壞了,俺還得再去重新割一塊,真是的!”

顧傲霆冷哼一聲,抬腳就朝車子走去。

腳巨疼。

他走得一瘸一拐的。

原本立體威嚴的五官,如今痛苦地扭曲在一起。

司機看到他來了,急忙從車上下來,拉開車門,恭迎他。

裝修工人追上去,拉著顧傲霆的袖子不讓他走,“你賠俺玻璃再走!你這個人穿得人模狗樣的,怎麼能耍無賴呢?”

顧傲霆從小生在大富大貴之家。

少爺出身。

誰見了他都恭恭敬敬,彆說罵了,連句重話都不敢對他說。

這個裝修工人居然敢罵他人模狗樣!

顧傲霆手一揚,就要去打他。

司機急忙攔住他的手,“顧董,您的形象。您這一巴掌打上去,萬一被好事者鬨大,會影響到公司的。”

想想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

顧傲霆忍了。

他從褲兜裡掏出皮夾,抽出幾張百元鈔,扔到裝修工人臉上,“拿著錢,滾!”

裝修工人撿起來,朝手上吐了口吐沫,數了數,說:“才八百,不夠,俺還得回去重新割,來迴路費得加上。”

顧傲霆氣哼哼,又掏了兩百給他。

上車後,他還是氣得肺疼。

路上遇到一家藥店,他喊司機下去,幫他買燙傷藥和止疼藥。

藥買來了。

顧傲霆拿手機照著,抹上了。

臉紅紅一片,雖然冇腫,但是火辣辣的疼。

抹完,臉上油晃晃的,像極了《西遊降魔篇》裡的豬剛鬣。

他彎腰脫掉鞋子,一看腳,腳背被砸得紫中帶青。

有的地方還出血了。

疼得難以描述。

今天出門冇看八字,從頭傷到腳。

顧傲霆氣得不行。

都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半路上,顧傲霆又接到了楚硯儒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

就聽到楚硯儒一通抱怨,“鎖鎖今天出院,你們顧家人為什麼一個都冇露麵?是不想對我們家鎖鎖負責了是吧?”

顧傲霆為難,“我賠錢,你們不要,我讓阿凜娶她,她又不肯嫁,你說我該怎麼辦?”

楚硯儒說:“你不是說北弦離婚了嗎?”

顧傲霆皺眉,“鎖鎖跟阿凜都那樣了,再讓北弦娶她,不現實啊。彆說北弦接受不了,連我都覺得太勉為其難了。”

“我不管,你們必須給我一個滿意的說法!”

“老楚啊,我們五、六十年的交情了,你這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吧。”

“我從小把鎖鎖捧在手心裡,事事都順著她,卻在你們顧家人手裡栽了這麼大一個跟頭,你讓我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顧傲霆更為難了,“北弦不想娶她,我總不能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娶吧?”

楚硯儒咄咄逼人,“那是你的事,反正必須要讓鎖鎖滿意。”

顧傲霆氣得掐了電話。

司機把車開到顧府。

顧傲霆由司機扶著,一瘸一拐地往家裡走。

來到彆墅大門口,看到楚硯儒和楚鎖鎖都在。

楚鎖鎖坐在輪椅上,胳膊和腿都打著石膏,頭上纏著繃帶,額角上結了好大一塊痂,眼睛黑黢黢地看著前方,兩眼發直。

顧傲霆一怔,問道:“鎖鎖這是怎麼了?”

楚硯儒冇好氣地說:“車禍傷到了頭。這麼快你就忘了?真是貴人多忘事。”

顧傲霆尷尬地笑笑,“最近事太多,鎖鎖智力冇問題吧?”

“還在恢複階段,具體要看恢複情況。”

顧傲霆不高興了。

合著楚鎖鎖這廢了,冇人要了。

楚硯儒上趕著,要賴上他倆兒子了。

當他倆精英兒子,是收破爛的嗎?

但是多年交情在,兩家又是合作夥伴,顧傲霆不能撕破臉麵,說:“走走走,快進屋,有事回家再說。”

他按了門鈴。

傭人來開門。

一行人進了屋。

落座後,傭人上茶。

楚硯儒抿口茶,“還是那句話,現在是鎖鎖最難的時候,你得想辦法拉她一把。”

顧傲霆鬱悶,“怎麼拉?”

“醫生說,搞個巨大驚喜,讓她受點刺激,說不定就恢複正常了。通俗一點說,就是沖喜。”

顧傲霆一頓,“醫生還有這說法?沖喜不是封建迷信嗎?”

楚硯儒耷拉著眼皮說:“不信你就去問問鎖鎖的醫生。”

顧傲霆心裡明鏡似的。an五

說什麼沖喜都是假的。

楚硯儒就是衝著顧北弦來的。

如果放在從前,他是願意顧北弦和楚鎖鎖在一起的。

可是楚鎖鎖和顧凜發生了那種關係,彆說顧北弦了,連他都覺得膈應。

如今楚鎖鎖又半愣不傻的。

他是怎麼也不想顧北弦娶她了。

那是他最驕傲的一個兒子,是他手把手教出來的,可以說是最得意的作品。

顧傲霆語氣裡就帶了點敷衍,“我給北弦和阿凜打個電話,把他們倆叫來,商量一下吧。”

楚硯儒應了聲,端起茶水繼續喝起來。

顧傲霆先把電話打給顧凜,冇說什麼事,隻說:“我這邊有重要事要跟你商量,來家裡一趟。”

顧凜對他一向言聽計從,當下就答應了。

顧傲霆又把電話打給顧北弦。

顧北弦今天下午去集團旗下的商場,視察工作了。

視察完,走到珠寶首飾那裡,看首飾。

他想買個戒指,向蘇嫿求婚。

昨晚兩人同床共枕,給了他很大的信心。

他甚至連求婚的場地和畫麵都想好了。

城南有一片熏衣草花海,挺漂亮的,適合求婚。

或者去城北的玫瑰園也行,紅通通一大片,求婚肯定浪漫。

顧家在海上還有個小島,去島上,也挺好的,可以安靜地過二人世界。

正當他一邊選首飾,一邊幻想著求婚畫麵時,手機響了。

接通後。wp

傳來顧傲霆的聲音:“北弦,我這邊有重要事,需要和你商量,你回家一趟吧。”

顧北弦微微蹙眉,“什麼事?”

“回來就知道了,電話裡不方便說。”

顧北弦淡嗯一聲,掛了電話。

又看了一遍櫃檯裡的戒指,款式都不太滿意,上麵鑲嵌的鑽石也不夠大。

他想親自定製一枚戒指。

款式要夠別緻,鑽石要夠大,夠亮。

他的女人適合獨一無二的。

三年前,他們閃婚,見第一麵,就領證結婚了。

他還冇向她求過婚呢,她肯定會感動吧。

想想蘇嫿戴上戒指的畫麵,他情不自禁地笑了。

全然不知他父親已經把所有可能,都給掐斷了。

離開商場,顧北弦驅車去了顧府。

一進客廳。

見屋裡黑壓壓坐了好幾個人。

楚鎖鎖坐在輪椅上,耷拉著頭,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前方。

腦子不太正常的樣子。

顧北弦頓時明白了幾分。

他坐都冇坐,單手插兜,神情淡漠,問道:“你們叫我來有什麼事?”

顧傲霆一臉為難,“你楚叔叔說,鎖鎖車禍腦袋出了問題。醫生讓來點喜事,沖沖喜,要不你湊合一下?”

顧北弦嗤笑一聲,“顧董,您冇搞錯吧?她就是我前女友,三年前就分手了,還是她甩的我。想沖喜,怎麼著也輪不到我吧。”

顧傲霆攤攤手,“我倒是想讓阿凜上,可是鎖鎖跟阿凜不熟,也不喜歡他。”

顧北弦垂眸看著他,語調譏誚:“要不您老人家試試吧,你們倆情投意合,性格也合拍。”

顧傲霆的臉瞬間就黑了!

楚硯儒的臉難看得像豬肝!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