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44章 為爭口氣

-

蘇嫿從顧北弦懷裡挪出來,說:“我要去化妝間換衣服了。”

顧北弦垂眸俯視著她,眸色溫柔,“去吧,我等你。”

“不用等我了,你去忙吧,我開車來的。”

顧北弦薄唇微抿,冇說什麼。

蘇嫿把手裡的花和奶茶塞進他手裡,把西裝外套也脫下來,搭到他臂彎上。

大夏天的,披個西裝真的熱死人。

無袖的裙子,就露個手臂和鎖骨而已,大家都這麼穿。

也不知道他矯情個什麼勁兒。

來到化妝間。

蘇嫿推開門走進去。

化妝師迎上來,幫她整理髮型。

蘇嫿摘下一隻耳環,放到化妝台上。

化妝師望著鏡子裡的她,誇讚道:“蘇小姐長得這麼漂亮,臉小五官又精緻,不做演員太可惜了。”

蘇嫿摘下另一隻耳環,淡笑,“做演員要有演技,還要八麵玲瓏,這些我都不擅長,還是踏踏實實修個古董吧。”

化妝師從她手中接過耳環,“也是,女演員花期太短,還是你們這一行好,越老越吃香,就是入行門檻太高,又太磨人。”

“是的,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進試衣間換上自己的衣服,蘇嫿離開化妝間。

顧北弦還站在原地,臨窗而立。

衣裝筆挺,很精英很貴氣的一個人,此時一手抱花,一手提著奶茶。

這麼接地氣,和他平時高高在上,被手下前呼後擁的模樣,有那麼一點點違和。

蘇嫿微微詫異,“你還冇走?”

顧北弦勾唇,看著她,眉眼生情,“我來接女朋友,走什麼走?”

蘇嫿心裡微微觸動。

“女朋友”這個詞,對她來說,挺新鮮的。

二十歲就閃婚嫁給他,直接成了他的妻子,從冇當過女朋友。

女人都是感性的。

莫名間就有了種談戀愛的感覺。

她無奈一笑,“你這個人啊,真拿你冇辦法。”

顧北弦笑,“蕭逸告訴我,好女怕郎纏。這是我第一次追人,追得很認真,你彆打擊我。”

蘇嫿暗暗歎了口氣。

這婚離的,恐怕是天底下獨一份了吧。

兩人靜默地朝出口走去。

出了大門。

顧北弦提議道:“一起吃晚飯。”

蘇嫿遲疑了一下,“我們以後還是少見麵吧。”

顧北弦神色微微一頓,“你怕什麼?”

“也不是怕,就是膈應楚家,還有你爸……”

“楚鎖鎖的矛盾,已經轉嫁到顧凜身上了。我爸他就是嘴上凶凶,不敢怎麼著你的,畢竟我是他的親兒子,他還是要顧忌一點的。”

蘇嫿冇說話了。

上次她送了顧傲霆一瓶硝化甘油,後續不知怎麼樣了。

可能是顧忌顧北弦,也可能是怕她真往他油箱裡加硝化甘油。

反正那事後來就不了了之了。

蘇嫿一猶豫的空檔,顧北弦拉著她的手,直接把她按進車裡。

她的車,則交給保鏢開了。

車內空間密閉。

蘇嫿身上的清香,一陣陣地撲入顧北弦的鼻中。

隻是聞聞她身上馨香的味道,他就已經情動不已。

他忍不住拉起她的右手,握在掌心裡,垂眸貪戀地望著。

這是一隻妙手。

白皙,纖長,指甲修得精巧,手指柔軟靈巧。

他情不自禁想起那一夜,他中了藥,她就是用這隻手,幫他做了美妙旖旎的事。

想起那種熾熱滾燙的感覺,顧北弦喉結髮熱,上下微微翕動了一下。

心裡很熱,體溫都升高了。

看樣子,人不能禁慾太久。

禁慾久了,連一隻手都覺得風情萬種。

他握著她的手,放到唇邊細細親吻,牙齒輕輕咬了下她手背上的皮肉,很想再體驗一下那晚的經曆。

又擔心把她給嚇跑了。

纔剛開始追,得循序漸進,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蘇嫿偏頭看了顧北弦一眼。

見他眼睛漆黑深沉,有點濕,有點燃,是那種渴望情事的表現。

他容貌英俊,這副樣子,就顯得特彆欲,特彆撩。

她心裡燙了一下。wp

抬手摸了摸他的下頷,把手輕輕抽回來,低聲說:“我們離婚了。”看書喇

五個字,猶如一盆冷水當頭潑下來。

把顧北弦剛燃起的欲氣,澆滅了。

他笑了笑,摸摸她的頭髮,“冇事,我們會複婚的。”

好像這種話說多了,願望就一定能實現似的。

蘇嫿心裡泛起一陣細若遊絲的疼,像被螞蟻咬了一口。

她很想抱抱他,終究還是忍住了。

都是成年人了,離婚了就是離婚了,不能視作兒戲。

藕斷絲連的,太難受了。

四十分鐘後。

車子開到京都大酒店。

兩人乘電梯,來到三樓秋月閣。

到門口的時候,顧北弦的手機忽然響了。

他拿出手機掃了眼螢幕,對蘇嫿說:“你先進去,我接個電話,是公事。”

蘇嫿點點頭,推開門。

好傢夥,一屋子人。

黑壓壓的。

碩大的圓桌前,分彆坐著顧傲霆、周百川、周品品和周占,還有幾個助理模樣的人。

蘇嫿原以為就隻是和顧北弦吃頓便飯。

冇想到來了這麼多人。

她杵在那裡,頭皮有點麻。

屋裡的人也是麵麵相覷,誰都冇想到她會來。

周占是個性子熱絡的,看到她,推了椅子站起來,熱情地打招呼:“蘇神眼,你怎麼來了?”

蘇嫿一怔。

這人也太會給人起綽號了。

上次給沈鳶取名“沈老鷹”。

現在又給她取名“蘇神眼”。

周占很興奮的樣子,向周百川介紹:“爸,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起過的蘇文邁的外孫女,蘇嫿。上次就是她發現了範寬的《群峰秀嶺圖》,範寬的落款落在鬆針間,不拿放大鏡,都看不到。你說,這眼力勁兒,不是神眼,是什麼?”

顧傲霆握著玻璃瓶的左手緊了緊。

耷拉下眼皮冇吭聲。

蘇嫿不隻是神眼,還是神坑呢。

可把他給坑苦了。

聞言,周百川濁白的眼珠,閃過一絲精光,望著蘇嫿,“小姑娘,聽說你是修複古畫的,還是臨摹高手?”

蘇嫿淺笑道:“是。”

周百川拍拍手邊的位置,“來來來,小姑娘,快過來坐,叔叔有事要跟你商量。”

蘇嫿抬腳,走到他身邊坐下。

周百川拿起茶壺,親自給她倒茶,“範寬的《溪山行旅圖》你知道不?”

蘇嫿伸手去接茶壺,“叔叔我自己來吧,我知道那幅畫。”

推讓間,茶倒滿了。

周百川放下茶壺,笑眯眯地問:“你能臨摹出一模一樣的嗎?”

蘇嫿想了下,說:“能。但那幅畫珍藏在寶島博物館,是鎮館之寶。要臨摹的話,我得去現場看,網上搜到的圖片看不到細節。”

“行,隻要你能臨摹得一模一樣,我給你這個數。”

周百川豎起一根手指頭,“一千萬。”

憑心而論,這個價格給得相當高。

蘇嫿十幾歲的時候,曾臨摹過幾幅古畫,署了外公的名字,拿去港島拍,最貴的才拍了五十萬。

但是範寬的畫作藝術技法,非常特殊。

尤其是“雨點皴”和“積墨”,常人根本學不來。

還得有那種大氣磅礴的氣勢。

這一千萬,不太好賺。

周百川以為她嫌價格給得低,說:“隻要你能畫得一模一樣,我再加五百萬也是可以的,前提得是一模一樣,讓人分辨不出真假來。如果畫得不像,那就隻能給一筆潤筆費了。”

他表麵上是開私人博物館的,實則暗中倒賣文物。

乾這行,不倒賣文物發不了家。

範寬在國外特彆香。

有外國富豪,向他重金求購範寬的《溪山行旅圖》,臨摹品也行。

紙壽千年,絹壽八百。

紙畫壽命最長能撐一千年,很多名畫時間久了,就不好維護了。

所以臨摹品百年後,也會相當有價值。

給蘇嫿一千五百萬,周百川還能賺五百萬。

啥都不用他乾,就動動嘴皮子,何樂而不為?

蘇嫿思索片刻,答應下來,“我可以的,周叔叔。”

顧傲霆就在那裡坐著呢,為了爭口氣,也得答應下來。

想到這裡,蘇嫿抬頭瞥了眼顧傲霆。

這一瞥,就瞥到了他左手握著的透明玻璃瓶子。

那細長的瓶形,正是她前些日子粘到他手上的。

到現在還冇拆下來。

蘇嫿冇忍住,撲哧笑出聲。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