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50章 蘇?O畫魂

-

蘇嫿心裡什麼地方塌了一角,心啊口啊,都軟了。

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顧北弦唇瓣湊到她唇上,熟門熟路地親了親。

忽然,他一彎腰,打橫把她抱起來,抬腳關上門,就往裡走。

蘇嫿身體失重,瞬間騰空。

她輕聲喊道:“你快放我下來。”

“稍等。”顧北弦抱著她,走到床前,彎腰把她放到床上,動作極輕柔,像放一個大布娃娃。

他略俯身,凝視她黑漆漆的眼睛,款款地問:“想我了嗎?”

蘇嫿頓了一下,點點頭。

剛纔她真的特彆想他,特彆想。

不,不隻是剛纔想。

自從離婚後,每次半夜,噩夢驚醒,她都特彆渴望一個懷抱依靠。

有幾次夜裡驚醒了,她就去媽媽的屋裡,想讓她抱抱自己。

可是任憑媽媽怎麼抱,她都找不到那種安全感。

這才發現,有些人,真的無可替代。

得到蘇嫿的肯定,顧北弦黑玉般好看的眸子,閃過一絲星輝。

他吻了吻她的髮絲,“你等我,我去衝個澡。”

蘇嫿微怔。

心情有點複雜。

顧北弦勾唇,極淺一笑,“彆想歪了,我去衝個澡,把自己洗乾淨,好哄你睡覺。這三年,你每次做噩夢,都是我哄的。”

他說得極輕鬆,很淡然的樣子。

蘇嫿卻聽得鼻子一酸,眼睛漸漸潮濕。

自從十三年前,阿堯哥去世後,她時常做關於烈火的那個噩夢。

以前睡眠一直不好,噩夢醒了,就睡不著了。

可是嫁給顧北弦的這三年,她睡眠是好的,即使做噩夢,也不會醒。

離婚後,又睡不著了。

她原以為是因為日月灣的床質量好,或者那間臥室風水好。

現在才知道,她做了噩夢冇驚醒,是因為顧北弦在她噩夢時,安撫她。

可那兩年,他脾氣很差,對她也很冷淡,一點都看不出是個會哄人的主兒。

顧北弦見她發呆,揉揉她的頭髮,“我去了。”

蘇嫿淡嗯一聲。

像是怕她等急了似的,顧北弦很快就從浴室裡出來了,穿著酒店的睡衣,頭髮隻吹了個半乾,修長的小腿上,還帶著水珠。

他掀開被子,“躺下吧,我哄你睡覺。”

蘇嫿冇動。

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思,顧北弦淡笑,“放心,冇複婚前,我不跟你做那事。”

蘇嫿這才走到床前,坐下,抬起下巴,仰望著他,“那兩年我做噩夢,你也哄過我?”

“嗯。”

“為什麼?”

顧北弦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他理所當然的口吻說:“你是我妻子,你照顧我,我安撫一下你,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蘇嫿黛眉微凝,遲疑片刻,問:“既然關心我,那為什麼楚鎖鎖一回來,你就跟我提離婚?”

那件事,可傷她的心了。

到現在還難以釋懷呢。

“因為你每次做噩夢都會……”說到一半,顧北弦住了嘴。

他改口問:“你說夢話的事,你知道嗎?”

蘇嫿搖搖頭,反問道:“我說夢話嗎?”

顧北弦微微挑眉,“你上大學時,室友冇對你說什麼?”

“冇有,我上大學時,不住校,在外麵租房住,因為要接活,貼補家用。”

“你媽冇對你說什麼?”

“我是外公外婆養大的,很小就跟他們分房睡了,跟我媽也是,分房睡。對了,我夢裡說什麼夢話了?”

顧北弦冇接話,抬手勾住她的肩膀,“睡吧,我明天一早還要乘飛機趕回去。”

蘇嫿躺下,大眼睛凝視著他英挺的麵龐,“我到底說什麼夢話了?”

顧北弦唇角溢位一絲調侃的笑,“你夢裡總喊我名字,還說,很愛我。”

蘇嫿一頓,隨即笑出聲,“你瞎說。”

顧北弦眼底風流湧動,“你真的喊過我的名字。”

隻不過,就喊了一次,把他開心得一整晚都冇睡好。

顧北弦把蘇嫿攬進懷裡,修長手指輕輕摩挲著她的後背,唇瓣溫柔地親吻她額頭。

就這樣,拍著哄著。

冇多久,蘇嫿就睡沉了。

呼吸漸漸均勻,軟糯的身體沁出清雅的馨香。

睡顏安靜極了。

整個人溫柔得像一片白月光。

彆看她白天一副溫婉成熟的模樣,二十三歲,活得像八十三歲的。

可是睡著後,她有點奶萌。

至少在顧北弦眼裡,是這種感覺。

總覺得她小小的,軟軟的,奶生生的,特彆需要人照顧,特彆需要人疼愛。

他凝視她緊閉的雙眼,帶點兒威脅的語氣,低聲說:“夢裡不許再喊你的阿堯哥了,否則我就扔下你不管了。”

嘴上說著硬話,心裡卻軟得一塌糊塗。

真不管的話,他不會風塵仆仆,乘飛機半夜趕過來。

隻因為想她。

他低下頭親了親她的嘴唇,額頭抵著她的額頭,溫存了好一會兒,閉上眼睛也睡著了。

蘇嫿這一夜睡得香甜。

次日,醒來。

她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張英氣俊朗的麵孔。

男人清貴立體的骨相,雕塑般精緻的五官,連下頷角都完美得無可挑剔。

初睡醒的大腦,有點迷糊。

過一會兒,她纔想起,昨晚半夜,顧北弦飛過來,說要哄她睡覺這件事。

怕吵醒他,她小心翼翼地從他懷裡挪出來。

一不小心,碰到了不該碰的。

蘇嫿意外了下,臉瞬間紅了。

她屏氣凝神,一動不動地躺著,生怕吵醒顧北弦。

心情挺複雜。

畢竟離婚了,這樣親密,總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她就保持著這個姿勢,一直躺到顧北弦自然醒過來。

清晨的男人,雄性荷爾蒙是最旺盛的時候。

顧北弦也不例外。

他抱著她,語氣慵懶,透著幾分性感,“我想你。”

蘇嫿知道,他想說的是,我想要你。

腦子裡天人交戰了一番,蘇嫿硬著頭皮,說:“你去浴室自己解決吧。”

顧北弦把頭埋到她的頸窩,聲音低低的,透著入骨的風流,“你不心疼人。”

“你說的,冇複婚,你不碰我。”

“那就複婚,今天回去就複。”顧北弦慵懶的眉眼,瞬間恢複清明理智。

蘇嫿樂了。

繞來繞去,原來他在這裡等著她呢。

說實話,現在複婚,她是真不想複。

一想到顧傲霆、楚鎖鎖和華棋柔之流,她就頭皮發麻,不勝其煩,如今又來一個周品品。看書溂

一地雞毛。

冇完冇了。

愛是一回事。

婚姻又是另一回事。

婚姻遠比愛情複雜得多。n

最後蘇嫿硬著心腸,把顧北弦哄去浴室,讓他自力更生了。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洗漱之後,兩人吃完早餐。

蘇嫿和顧北弦一起出門。

迎麵碰到顧謹堯正從對麵的房間裡走出來。

他穿著黑色短t,黑色長褲,寸短的頭髮,帥氣精神。

蘇嫿神色微微一滯,“你也住這家酒店?”

顧謹堯冇什麼情緒地應了聲,視線在顧北弦身上瞟過,微垂眼睫,遮住眼底的真實情緒。

本來顧北弦和蘇嫿是肩並肩的。

看到顧謹堯,他抬起手臂,把蘇嫿勾進懷裡,風度翩翩地笑了笑,道:“女朋友出差,我來看看她。”

顧謹堯語氣淡淡,“蘇嫿有你這樣的男朋友挺幸福。”

說完他轉身就走。

步伐很快。

蘇嫿盯著他的背影沉默了片刻,總覺得他好像不太高興。

送走顧北弦,蘇嫿帶著柳嫂他們去了博物館。

在博物館又參了兩天。

她再拿起畫筆時,就有了感覺。

等捕捉到那個魂兒,蘇嫿帶柳嫂和保鏢們返回京都。

接下來,一整個月,蘇嫿在鳳起潮鳴的工作室裡埋頭作畫,閉門不出。

幾乎達到了廢寢忘食,近於“癡”的地步。

畫廢了無數張宣紙,熬乾了諸多心血,她終於畫出了一幅滿意的《溪山行旅圖》。

把畫掛在牆上,蘇嫿仰望畫中氣勢雄強,巨峰壁立的高山,喜極而泣。

山頭雜樹茂密,一線飛瀑從山腰間直流而下,山腳下巨石縱橫。

山路上有一支商旅隊,路邊一灣溪水流淌,石徑斜坡逶迤於密林蔭底。

蘇嫿彷彿聽到了水聲、人聲、騾馬聲。

她知道,她把這幅畫畫活了!

“畫山畫骨更畫魂”,她終於畫出了那個魂!

她興沖沖地拿起手機,打給周百川:“周叔叔,《溪山行旅圖》我畫成了!畫活了!我畫出了它的魂!”看書喇

一向沉靜的她難掩興奮!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