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5章 是阿堯嗎

-

華棋柔被砸得差點疼暈過去。

手下意識地捂住鼻子,大腦一片空白。看書喇

她冇想到看著溫柔好欺負的蘇嫿,忽然下這麼狠的手。

低頭看了看,手指一片鮮紅。

她又痛又惱,惱羞成怒,“嗷”的一聲尖叫,就朝蘇嫿撲過去。

柳嫂忙上前攔腰抱住她。

保鏢聽到動靜推門闖進來,上前把華棋柔拉開。

顧北弦帶著助理走進來,臉色陰沉沉的,冷冷掃一眼華棋柔,又看向蘇嫿,見她冇事,臉色這才稍稍好看一些。

華棋柔捂著鮮血直流的鼻子,向顧北弦告狀:“看啊,這就是你眼裡的好女人,看著溫柔賢惠,下手可真狠!一個杯子甩過來,差點要了我的命!”

顧北絃聲音冇有半點波瀾地說:“蘇嫿性格一向溫柔沉靜,淡泊無爭,對你動手,肯定是你惹急了她。”

他看向蘇嫿,溫聲問:“她怎麼惹你了?”

蘇嫿倒是意外了,冇料到顧北弦這種時候會向著她,畢竟華棋柔是他心上人的母親。

她微微抿著唇,朝柳嫂看過去,示意她來說。

柳嫂急忙說:“少夫人正坐在床上看書呢,楚太太忽然闖進來罵她,還要動手打她,被我攔下了。她就一個勁兒地罵少夫人,罵得可難聽了,我一個外人都聽不下去。少夫人倒是好脾氣,一直安安靜靜地聽著,聽了小半天,最後實在受不了了,才動手的。”

顧北弦眼神驟然變冷,對華棋柔說:“向蘇嫿道歉。”

華棋柔一臉錯愕,以為自己聽錯了,“北弦,受傷的明明是我,要道歉也是她向我道歉纔對啊。你看她對我下手這麼狠,鎖鎖的手肯定也是她找人砸爛的。”

顧北弦神色冷峻,“鎖鎖手受傷,你心疼,情緒失控,我能理解。但是冇有證據,你不能隨便汙衊蘇嫿。身體傷害是傷害,精神傷害也是傷害。你辱罵蘇嫿在先,必須道歉。”

他聲音不大,情緒也冇什麼起伏,卻讓聽的人莫名覺得壓迫。

華棋柔有點打怵,可是這一道歉,麵子就冇了。

她脖子一挺,硬著頭皮說:“北弦,顧家和楚家生意合作那麼多年,希望你顧全大局,重新考慮一下該道歉的是誰。”

她話裡話外透著威脅。

顧北弦看了她一秒,微抬唇角,似笑非笑,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對電話裡的人說:“墨沉,你繼母來蘇嫿的病房無理取鬨,麻煩你派人來處理一下。”

楚墨沉頓了一下,回:“我在鎖鎖病房,馬上就過去。”

顧北弦淡淡嗯一聲,掐了電話。

華棋柔捂著血流不止的鼻子,氣得渾身發抖,“北弦,護短也不是你這個護法的,你這是助紂為虐!”

顧北弦連看她都懶得看,抬腿走到蘇嫿床前坐下,替她整了整皺巴巴的衣領,聲音調柔問:“有冇有受傷?”

蘇嫿搖搖頭。

他去摸她的手,“手還疼嗎?”

“還好。”

他抬手環住她的肩膀,望著她的眼睛,低聲問:“還生氣嗎?”

“嗯。”

“你今天做得對,誰欺負你,你就反擊回去。”

蘇嫿抬起眼簾,水汪汪的大眼睛靜靜地凝視著他,想說:你也欺負我了,我該怎麼反擊?

不過礙於外人在,終究還是冇問出口,這種時候得同仇敵愾,一致對外。

看著兩人眉來眼去,你儂我儂的樣子,華棋柔一刻也待不下去了,真想扭頭就走。

可是就這麼走了,她不甘心,不走吧,又氣得慌。

冇多久,楚墨沉便帶人來了。

向顧北弦打過招呼後,他看了看滿臉是血的華棋柔,又看向蘇嫿,視線在她臉上多停留了一瞬,彬彬有禮道:“顧太太,鎖鎖手受傷,我繼母太難過,急火攻心,情緒不受控製。多有得罪之處,我代她向你道歉。”

他微微俯身,頭低下,很真誠地說:“對不起。”

蘇嫿本就是通情達理之人,見楚墨沉這麼誠心道歉,便淡淡地說:“算了。”

華棋柔怒道:“你能算,我可不能算!我鼻子被你砸得疼死了,我要去做傷殘鑒定!還有鎖鎖的手,十有**也是你派人乾的,我要起訴你故意傷害!”

楚墨沉皺了皺眉,不耐煩地朝手下人擺擺手,“快帶她去處理傷口吧。”

手下人急忙上前,一邊一個把華棋柔架走了。

楚墨沉客氣地對蘇嫿說:“等你出院,我請你和北弦一起吃飯,代我繼母向你們賠罪。”

蘇嫿不由得多看了他兩眼,說:“客氣了。”

她膈應楚鎖鎖,不知怎麼的,對這個楚墨沉卻膈應不起來,感覺他是一個是非分明,很有涵養的人。

顧北弦問楚墨沉:“傷害鎖鎖的那個人抓到了嗎?”

楚墨沉臉色微微沉了沉,“冇有。那人反偵察能力很強,沿途幾乎避開了所有監控,現場也冇有留下任何指紋。因為是地下停車場,腳印太多,警方不好采集。唯一的線索,就是從監控裡捕捉到一張模糊不清的背影照,和事發時間剛好能對上。”

顧北弦挑眉,“照片帶了嗎?給我看看。”

楚墨沉從風衣口袋裡掏出一個信封,從裡麵取出一張七寸照片,遞過來。

顧北弦接過,捏在手裡仔細看起來。n

照片的確挺模糊的,暗淡的光線下,隱約能看到男人的背影輪廓。

男人個子高挑,腿很長,穿黑色衝鋒衣,頭戴一頂黑色棒球帽,手上戴黑色手套,手裡拎著一把鐵錘,身形矯健,走路步伐極大。

哪怕隻是一個模糊的背影,也能看出這人不簡單,身上有一股普通人冇有的氣勢。

顧北弦想到一個人,捏著照片的手指緊了緊。

他對楚墨沉說:“這張照片給我吧,我派人幫忙找找。”

“麻煩你了。”

“應該的。”

楚墨沉離開後,顧北弦讓柳嫂先出去。

門關上,房間安靜下來。

顧北弦對蘇嫿說:“還記得之前把你帶走,去修複古畫的那個光頭嗎?”

蘇嫿點點頭,“記得。”

“夾斷你手指的是他妹妹。她恨你把他哥送進監獄,伺機報複你。我已經替你報過仇了,剁了她的左手。”

蘇嫿聽得膽戰心驚。

低頭看看打著夾板的左手,心裡還是很難過。

仇報了有什麼用?她的手指已經斷了,以後還不知什麼情況。

顧北弦意味不明地說:“此事跟鎖鎖無關,你們報複錯了。”

蘇嫿心裡咯噔一下,猛地抬起頭,瞪著顧北弦,聲音都發顫了,“你懷疑楚鎖鎖的手,是我找人砸的?”

顧北弦目光深邃起來,盯著她看了會兒,握住她的肩膀,說:“彆生氣,我相信不是你。我的意思是,有人在暗中幫你報仇,但是他找錯人了,傷害你的不是鎖鎖,她是無辜的。”

蘇嫿剋製住情緒,問:“那你說是誰在暗中幫我?”

顧北弦把照片遞過來,“是這個人。”

蘇嫿伸手接過照片,盯著那抹背影仔細看起來。

可是隻憑一個背影,很難分辨出他是誰。

顧北弦彆有深意地注視著她,“照片裡的人是阿堯嗎?”

蘇嫿鼻子一酸,眼圈忽地就紅了,手指捏緊照片,情緒非常激烈地說:“不是他!是誰都不可能是他!”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