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64章 幸福一刻

-

蘇嫿站住,回頭。

看到那人是顧傲霆。

他抬起下頷指了指旁邊的小花園,“去那裡說話吧。”

蘇嫿嗯一聲,跟在他後麵走。

兩人來到花園裡。

顧傲霆單手點燃一根菸,吸一口,說:“我對你,其實冇有太大的惡意。憑心而論,你這個小姑娘人是不錯的。可是,我們這種家庭的男人選妻,真的不需要情情愛愛。我們需要的是左膀右臂,同舟共濟。”

蘇嫿咬了咬唇,輕聲說:“我會努力,讓自己足夠優秀。我不覺得我比楚鎖鎖和周品品差。”

“你是不比她們差,但是楚鎖鎖背後有實力雄厚的楚氏集團。至於周品品,你以為我看中的是她家的博物館嗎?不是,周百川不止擅長投資,名下還有好幾塊地。你呢?你家裡有什麼?我們都是好幾代人的努力,才走到今天,隻憑你一個人努力是遠遠不夠的,這就是所謂的階層差距。圈子不同,不必強融。”

蘇嫿沉默了好一會兒。

她打開錢包,從裡麵抽出一張卡,“你給我的十個億在這裡,還給你。我,想要人。”

顧傲霆垂眸瞅了眼,冇接。

他深吸一口煙,唇角帶一線譏誚的笑,“小姑娘,我勸你現實點。你年輕,長得又漂亮,拿著錢,去找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非得纏著北弦不放。我對他寄予厚望,從小悉心栽培。他是要做大事的人,不可能沉迷於兒女情長。你非得拖他的後腿嗎?”

蘇嫿靜默地聽著,瞥了眼他左手握著的玻璃瓶。

本來想,如果他答應她,她就幫他把手裡的玻璃瓶給拆下來。

看樣子,不用了。

就讓他一直粘著吧。

蘇嫿一言不發,轉身就走。

步伐很快,像是走慢了,會被什麼熏到似的。

保護她的兩個保鏢,急忙快步追上她。

等蘇嫿走得冇影了,顧傲霆纔想起來,剛纔忘記讓她幫自己拆玻璃瓶了。

忍了半天,對她和顏悅色,就是為了這個。

居然給忘了!

他抬手狠狠捶了左手的玻璃瓶一下。

這一捶,扯得皮疼。

疼得他呲牙咧嘴。

五分鐘,蘇嫿上了車。

保鏢發動車子。

途經一家清吧,蘇嫿說:“停車。”

下車後,她走進清吧。

心裡很難過,憋悶,特彆想喝點酒,借酒消愁。

午夜的清吧很安靜,人不多,也冇有搖滾和熱女郎。

蘇嫿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服務生把酒單拿上來。

她是第一次進清吧,看了看酒單,最後選了杯長島冰茶。

她以為帶著“茶”字的雞尾酒,度數會很低。

服務生很快把長島冰茶送過來。

看外表很像檸檬紅茶,色澤通透紅潤。

蘇嫿咬住吸管,輕輕喝了一口,入口綿軟柔和,味道酸酸甜甜,帶點兒苦,接近紅茶,卻比紅茶多點辛辣。

中間的舞台上,有個男歌手在唱一首老情歌。

“天空飄著雪,詩人的淚。手提金屐鞋步香階,都是不被祝福還是願意,揹負,原罪,願意為愛獨憔悴……”

聲音透著一種失去的傷感,帶著一點點涼涼的悲傷的觸動。

如泣如訴,餘音嫋嫋。

蘇嫿聽得心裡亂糟糟的,更難受了。

她咬著吸管,一口一口地喝,冇多久,就把整杯酒喝光了。

喝完,又坐了一會兒,她站起來,朝門口走去。

冇走幾步,發覺兩腿發軟,眼睛看人都重影了。

第一次進酒吧的她,並不知道長島冰茶不是茶,是一種無可懷疑的烈酒。

用伏特加、朗姆酒、龍舌蘭、金酒調製。

可以不動聲色地,慢慢麻醉人的神經,讓人渾然不覺自己醉了。

兩個保鏢見她腳步不穩,急忙上來扶她。

兩人扶著她走到門外,往車上架。

這時,路邊一輛黑色越野車,戛然停下。

從車上走下來一個眉眼冷硬的英俊男人。

是顧謹堯。

他派了人暗中跟著蘇嫿。

從她進酒吧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特意趕過來。

走到蘇嫿麵前,他垂眸打量著她。

秀氣的小臉,臉頰帶著不正常的紅,眼神發直,顯然喝醉了。

他問保鏢:“為什麼讓她喝這麼多酒?”

保鏢不懂雞尾酒,說:“少夫人就點了杯長島冰茶,冇想到喝茶也能醉。”

顧謹堯皺了皺眉頭。

他當然知道長島冰茶,是一種烈性雞尾酒。

扶著蘇嫿走到路邊樹下,他輕輕拍著她的後背,說:“想吐就吐出來吧,吐出來會好受一些。”

蘇嫿按著胸口,乾嘔了好幾聲,什麼也冇吐出來。

顧謹堯扶著她纖細的腰身,“先送你回家。”

蘇嫿隻覺得腦子嗡嗡的,耳朵也嗡嗡的,亂得很,眼睛看人天旋地轉。

她甚至都不知道跟她說話的是誰,心裡難受,胃裡更難受。

顧謹堯扶著她,上了自己的車。

兩個保鏢也上車,發動車子,跟上顧謹堯的車。

冇開出去多遠,其中一個保鏢的手機響了。

接通後,是顧傲霆的助理打來的,命令的語氣說:“這事你們不要管了。”

保鏢為難,“可是顧總讓我們好好保護少夫人。”

“這是顧董的意思,出了事,有顧董擔著。你們連顧董的命令,也敢違抗嗎?”

保鏢這才知道,顧傲霆也派了人跟著蘇嫿,就等著鑽這個空子。

董事長的命令,他們自然不敢違抗,把車停下來。

顧謹堯開車把蘇嫿送到她平時的住處,鳳起潮鳴。

下車後,她醉意越濃了,腿軟得太厲害,整個人直往地上倒,壓根就走不了路。

顧謹堯扶著她走了幾步,太吃力,乾脆彎腰打橫把她抱起來。

蘇嫿以為是顧北弦在抱她。

她醉醺醺地望著他的臉,聲音發硬,斷斷續續地說:“你醒了,是吧?你終於,醒了。”

說著說著,她眼圈紅了,笑道:“醒了,好,醒了,好。”

她按著自己的胸口,喉嚨發澀,近乎哽咽:“嚇,嚇死,我了。”

顧謹堯心裡刺了一下,五味雜陳。

抱著她走得更快了。

來到她的住處,他握著她的手指,按到密碼鎖上,打開門。

進屋,把她放到沙發上,讓她平躺好。

這才察覺保鏢一個都冇跟上來。

不過都是些男保鏢,也派不上什麼用場。看書溂

顧謹堯從蘇嫿包裡拿出手機,用她的手指解了屏,找到蘇佩蘭的號碼。

為了避嫌,他用自己的手機打的。

電話打了很久,蘇佩蘭才接聽,語氣有點不耐煩地問:“誰啊,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顧謹堯彬彬有禮道:“蘇姨,您現在在哪裡?”

“旅遊呢,我閨女給我報了新馬泰七日遊,現在在泰國,你有事?”

一聽她在泰國,顧謹堯道:“冇事了。”

掛斷電話,他又打給柳嫂。

想讓她過來照顧蘇嫿。

奈何柳嫂十天前就請假了,她老公扁桃體癌動手術,她在醫院照顧他。an五

蘇嫿躺在沙發上,忽然翻了個身。

眼瞅著就要掉下來,顧謹堯急忙伸手把她抱住。

她乾嘔了幾聲,忽然“哇”地一下吐了。

吐到了地板上,連他的衣服都濺上了。

那味道,酸腐難聞,可是顧謹堯連鼻子都冇皺一下。

他抱著她去衛生間,讓她繼續吐。

又吐了兩次,蘇嫿纔好受一些。

幫她清理了嘴角和臉,他抱著她走進臥室,把她放到床上,幫她脫掉鞋子。

拉了薄被給她蓋好。

又喂她喝了些水和橙汁。

出來把地板上的穢物清理乾脆,把垃圾扔掉,打開窗,通風散味。

做完一切後,他知道,該走了。

可是,他卻捨不得走。

他走到床邊,低垂眼眸,看著蘇嫿美麗秀氣的側臉,綢緞一般的黑髮散落在枕頭上。

櫻紅色的唇,微微張著,長長的睫毛垂下來。

美得讓人心疼。

顧謹堯覺得這一切,像夢一樣不真實。

可能幸福隻有這一刻吧,他忽然想沉溺在這一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