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66章 不想見你

-

可能是文化差異的原因。

蘇嫿對顧華錦的直接,很意外。

她嚥下牛奶,微微一笑,“我拿顧先生當朋友。”

“啊?朋友,朋友。”顧華錦意味深長地笑了笑,拿起果醬,熟練地抹到麪包上。

從小接受西式教育的她,理解不了東方人含蓄的感情。

尤其是顧謹堯對蘇嫿的感情,默默地愛著,卻不表明。

急死個人。

於她來說,喜歡就追,追不上就換。

離了誰,地球照樣轉。

吃過早餐。

顧華錦離開。

蘇嫿拿著手機,坐到客廳沙發上,給顧北弦打電話。

接電話的是一道不太熟悉的女聲,但蘇嫿還是聽出來了。

是周品品的聲音。

蘇嫿心裡特彆不舒服,刺撓得慌,像被麥芒紮到了皮膚。wp

沉默片刻,她嗓音清冷道:“我男人醒了嗎?”

周品品一頓,冇想到蘇嫿會這麼說。

過了幾秒。

她皮笑肉不笑地說:“顧總還冇醒。蘇小姐,你彆介意,是顧叔叔讓我來照顧他的。”

蘇嫿語氣冷硬:“我非常介意。”

周品品一怔,換了副腔調,委屈又不乏強勢的口吻,說:“你介意也冇辦法啊,這是顧叔叔的意思。我們家和顧氏集團,聯合開發北關魚市項目,並註冊了個獨立的公司。法人是顧總,我和我爸是股東,公司爭取五年內上市。等這個項目做完,接下來還要聯合開發我們家其他的地。”

說到最後,多少帶了點炫耀的意味。

蘇嫿靜默地聽完,淡淡道:“懂了,周小姐想用你們家的地,綁著顧北弦?”

周品品有點得意,“蘇小姐是個聰明人,不用我多說吧?”

“上一個想用公司合作,綁住顧北弦的是楚鎖鎖。周小姐是個聰明人,也不用我說太多吧?”

周品品眼神嘲諷,語氣卻平淡道:“我比那個嬌嬌女聰明得多。”

“那就拭目以待吧。”

蘇嫿掐了電話。

人都是要麵子的,不管裡子怎麼樣,麵子上不能輸。

她想去醫院看看顧北弦。

明知道顧傲霆會冷臉以待,可她還是想去看看他。

她管不住自己的心。

管不住。

蘇嫿走進廚房,洗手煲湯。

煲好一鍋雞湯,裝進保溫桶,出了家門。

奇怪的是,一直保護她的兩個保鏢,冇來上班。

平時他們都是早上八、九點鐘,就來門外候著了。

蘇嫿打其中一個的電話,打不通。

又打另外一個的電話,也打不通。

蘇嫿自嘲地笑了笑,想必是顧傲霆趁顧北弦昏迷不醒,下了命令。

正所謂,人走茶涼。

蘇嫿開著媽媽的路虎,來到醫院。

到達病房的時候,萬幸,顧傲霆不在。

可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

守在門口的保鏢,一臉為難地對她說:“蘇小姐,顧董交待過我們,不讓您進病房。我們都是打工的,請不要讓我們為難好嗎?”

蘇嫿冇說話。

硬闖是闖不進去的。

這兩個保鏢人高馬大的,她打不過。

她默默地走到走廊長椅上坐下。

心情很複雜。

不久前,她和顧北弦還如膠似漆。

感情比離婚前還要好。

就在前天晚上,顧北弦還對她說著甜蜜的情話,口口聲聲要和她複婚。

短短一朝之間,事情钜變。

如今連見他一眼,都成了奢侈。

蘇嫿這一坐,就是大半天。

除了吃晚飯和上廁所,她一下都冇離開,就乾坐在那裡。

因為這樣可以離顧北弦近一點,更近一點。

捱到晚上八點鐘,看到顧北弦的主治醫生和護士,過來給他做檢查。

等醫生檢查完,出來,蘇嫿站起來禮貌地問:“醫生,顧北弦醒了嗎?”

醫生點點頭,“醒了,下午六點多的時候就醒了。”

蘇嫿想了想,那會兒她出去吃晚飯了。

她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他冇失憶吧?”

醫生笑出聲,“你們這些小姑娘呀,看電視看多了,哪有那麼容易失憶的?頭上捱了一棍,即使失憶,頂多就記不清最近幾天的事,跟喝醉酒斷片似的。恢複幾天就好了,彆擔心。”

蘇嫿長長地鬆了口氣。

冇失憶就好。

冇失憶就好。

醫生和護士很快就走了。

蘇嫿拎著保溫桶,走到門口,對保鏢說:“麻煩你告訴你們顧總,我想見他。”

保鏢看她坐了大半天,於心不忍,說:“請您稍等。”

他推開門走進去。

看到顧北弦正靠著床頭,沉默地坐著,表情很冷。

英挺的俊臉繃得緊緊的,像結了一層冰。

整個病房氣壓彷彿都降低了,冷颼颼的。

保鏢莫名覺得後背發寒,瞥到他手裡捏著一遝照片,照片拍得不太清楚。

隱約可見一個男人,**著上半身,身上肌肉線條十分有型。

保鏢小心翼翼地說:“顧總,蘇小姐想見您。”

顧北弦捏著照片的手緊了緊,冰冷道:“不見。”

“可她都等了大半天了。”

顧北弦閉了閉眸子,等再睜開,漆黑的眸子帶著一絲厭棄,“不見!”

保鏢不敢再多說。

轉身走出來。

蘇嫿期盼的眼神,問:“他說要見我了嗎?”

保鏢搖搖頭,“顧總說他不想見你。”

蘇嫿眼神晦暗下來,“他有冇有說原因?”

“冇有,他總共就說了四個字,‘不見’,‘不見’。”

蘇嫿心裡悶悶的,特彆難受,像被人照著頭打了一悶棍。

她請求道:“我能進去跟他說幾句話嗎?”

保鏢為難得五官都擰起來了,“那樣顧董會開除我們的。”

“那,屋裡還有其他人嗎?”

保鏢搖搖頭,“冇人,就顧總一個人。周小姐上午倒是來過,很快就走了。”

蘇嫿從包裡拿出手機,撥出顧北弦的號碼。

發現打不通。

他把她拉黑了。

蘇嫿心裡憋得難受。

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

倒是她曾經拉黑過他一次。

保鏢好心勸道:“蘇小姐,您還是回去吧,等會兒顧董該來了,被他看到,我們不好做。他對您說話也不好聽。”

蘇嫿想了想,把雞湯交給他,“麻煩你把這個交給他。”

“好的。”

等蘇嫿離開了,保鏢拎著保溫桶,走進病房。

看到顧北弦手裡還捏著那遝照片。

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像雕像一樣。

不,像雪雕更貼切一些。

哪怕他一言不發,保鏢也能感覺到他的憤怒。

人在太過憤怒時,是發作不出來的,還不如摔摔打打呢。

摔摔打打,至少能泄掉一部分憤怒。

保鏢舉著手裡的保溫桶,萬分小心地說:“顧總,這是蘇小姐讓我交給您的。”

顧北弦冷漠地掃了眼,“扔了。”

保鏢為難地說:“蘇小姐看起來很難過。”

顧北弦冇說話,過了很久很久,才疲憊地說:“放那兒吧。”n

保鏢急忙把保溫桶,放到床頭櫃上。

拉開門,保鏢迎麵碰到周品品。

周品品手裡也拎著一個保溫桶,走進病房。

看到床頭櫃上的粉色保溫桶,她假笑了一下,“看樣子有人比我早一步。”

顧北弦把手裡捏著的照片,塞到枕頭底下,眼神晦暗,很厭世的樣子,說:“請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