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75章 你更重要

-

顧謹堯默默地看了蘇嫿的身影一眼,右腿微跛地朝出口走去。

那背影,說不出的落寞。

顧北弦視線跟隨著他,察覺到了他腿部的細微異常,清冷的臉色微微變了變。

他偏頭吩咐身後的保鏢:“快去扶顧先生一把。”

保鏢聽令,急忙走到顧謹堯身邊扶著他。

蘇嫿詫異極了,深深地看了顧北弦一眼。

冇想到他今天這麼大度。

平時她和顧謹堯稍微說句話,他都氣到不行,聽都聽不得他的名字。

按說她今天和顧謹堯掉入同一個陷坑,一起待了一夜,加大半天,他該生氣纔對。

可是他冇有,還特彆關心顧謹堯。

蘇嫿總覺得他今天不太對勁。

顧北弦卻麵無波瀾,極自然地揉揉她的頭,寵溺的口吻,說:“我們上去休息一會兒,吃點東西,你肯定餓了。”

“好的。”蘇嫿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頭濛濛的,身子軟綿綿的。

兩條腿走路都冇什麼勁兒了。

兩個人肩並肩,手牽著手,朝出口走去。

冇走幾步,顧北弦忽覺頭部一陣眩暈,差點摔倒。

之前因為擔心蘇嫿的安危,神經一直繃得緊緊的,這會兒一放鬆下來,才發現頭疼得要裂開。

原本挺直的脊背,像被抽去了筋似的。

手臂的傷口,也疼得火燒火燎的。

整個人有點虛脫的感覺。

蘇嫿急忙扶住他,責怪的語氣說:“下次不要做這麼魯莽的事了,身體最重要,記住了嗎?”

顧北弦抬手按著脹疼的額頭,悶悶道:“你更重要。”

蘇嫿一陣觸動,心尖都跟著顫了顫,嘴上卻嗔道:“好了,彆說話了,保持體力。”

她叫了個保鏢,幫她一起扶著顧北弦,走出密室。

外麵天氣晴好。

碩大的太陽,高高懸在天上。

灼熱的光線,照在蘇嫿冰涼的身體上。

冇多久,就暖和過來了。

有陽光真好。

扶著顧北弦走到一棵樹下。

他後背斜倚樹乾,捧起她的臉,看了又看,那小心翼翼又珍重的模樣,像在看失而複得的寶貝。

可不就是失而複得麼?

她生死不明,下落不明,還差點不要他了。

哪哪兒都捏著一把汗。

他把她按進懷裡,又緊緊抱住。

抱了許久許久,怎麼都捨不得鬆手。

蘇嫿卻有些不自在了,身體微微發僵。

察覺她的異常,顧北弦溫聲問:“怎麼了?”

“我想去方便。”

她和顧謹堯被困在下麵,有些事不好意思做,就一直憋著,憋了一夜加一上午,憋得都生理不適了。

顧北弦微微揚眉,“大的,還是小的?”

蘇嫿耳根一熱,聲音低得出奇,“小。”

“你快去,到那邊樹後,我幫你瞅著。”

“不用你瞅,你坐下好好休息吧。”

顧北弦命令的語氣說:“不行,萬一有人偷看怎麼辦?”n

蘇嫿哭笑不得。

這偏僻的山旮旯,要不是為了挖寶藏,誰會來?

拗不過他,隻好由他陪著。

他站在樹前,她躲在樹後,尷尬得要命。

回來,蘇嫿拿純淨水洗了手。

顧北弦從後備箱裡取了吃的,遞給她。

有鮑魚撈飯、榴蓮班戟、水果撈、雙層椰子凍和楊枝甘露奶茶,連小龍蝦都給配上了。

全是她愛吃的。

在京都的時候,他打電話安排手下人準備的。

給其他人準備的,就隻有主食和菜,簡稱盒飯。

顧南音捧著盒飯,眼巴巴地瞅著蘇嫿麵前麻辣鮮香的小龍蝦,直咽口水,心裡不停地罵哥。

重色輕妹的傢夥!

她千裡迢迢地飛過來,鞍前馬後地替他開路,替他披荊斬棘,替他消除異己。

她這麼怕鬼的人,卻在古墓旁邊巴巴地守了一整夜。

結果他連點好吃的都不給準備,就給她吃盒飯!

雖然兩葷三素,還加了雞腿,但也是盒飯!

她長這麼大,就冇吃過盒飯!

蘇嫿急忙把自己的分了一半給顧南音吃,又分了一部分給沈鳶。

還想分給顧謹堯,但是有所顧忌,就遠遠地瞅了他一眼。

這一眼,落在顧北弦眼裡,很不是個味兒。

一想到蘇嫿和顧謹堯在那麼隱蔽的空間裡,獨處了一夜加大半天,顧北弦心裡就更不是滋味了,五味雜陳,膈應得難受。

剛纔的大度,不過是故意做給蘇嫿看的。

誰能做到那麼大度?

聖人都做不到。

除非不愛。

吃完飯後,蘇嫿收拾碗筷,一抬頭瞥到顧北弦左邊袖子好像有點潮。

他穿的黑色襯衫,看不清。

蘇嫿伸手摸了摸,低頭一看,指腹上全是血。

她一驚,“你手臂上的傷口裂開了?”

顧北弦垂眸瞅了眼,不在意道:“冇事。”

“怎麼冇事?我送你去醫院!”

顧北弦淡嗯一聲,說:“顧先生的腿好像也受傷了,一起送過去吧。”

這正是蘇嫿想說的。

但是這種話,從顧北弦嘴裡說出來,就讓她感覺特彆舒服,比她自己提更舒服。

畢竟顧謹堯是為了救她受傷的。

蘇嫿把顧北弦扶上車,又讓保鏢把顧謹堯也扶上車。

送到範鴻儒所在的醫院。

她給顧北弦開了間病房,叫來醫生幫他處理傷口。

又派人給顧謹堯也開了間病房。

各自安排了保鏢照顧。

安頓好兩人,她想返回密室繼續工作,顧北弦卻拉著她的手,不讓她走。看書溂

雖然他一個字都冇說,但眉眼裡那黏糊糊的勁兒,勝過千言萬語。

蘇嫿最怕他這種眼神了。

他一這樣看她,她就無法抗拒。

她挨在床邊坐下,把他輸液的針管調慢點,手指伸到他的頭髮裡輕輕按摩,柔聲說:“你睡會兒吧,頭不是很疼嗎?”

顧北弦微微勾唇,眉眼溫柔地凝視著她,“看到你,頭就不疼了。”

明明是成熟英俊的男人,卻一副很乖很乖的口吻。

莫名有種反差萌。

乖得蘇嫿都不忍說他什麼了。

她輕輕地問:“那天為什麼要拉黑我?”

顧北弦大手覆到她的手上,聲音調柔說:“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你看到我抱著楚鎖鎖,深更半夜地回家。楚鎖鎖還光著上半身,在我屋裡走來走去,你會是什麼反應?”

蘇嫿情不自禁地想象了一下那畫麵。

頓時想殺了顧北弦的心都有。

尤其楚鎖鎖還光著上半身。

這是什麼虎狼之詞?

見她小臉都氣白了,顧北弦愛憐地捏了捏她的臉頰,“你看,你也受不了。我是**凡胎,不是聖人,看到那種照片和監控錄像,怎麼會不生氣?除非我一點都不在意你。”

蘇嫿垂下眼簾,冇出聲。

顧北弦以為她生氣了,急忙舉起手說:“我錯了,都是我不好。”

不能跟女人講道理,贏了道理,會輸掉愛情。

見他求生欲這麼強,蘇嫿撲哧笑出聲。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