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86章 深情錯付

-

“啪!”

顧北弦用力把車門摔上了,車門被摔得震了好幾震。

要不是質量好,估計能掉下來。

顧謹堯臉色微微變了變。

蘇嫿急忙向他道歉:“對不起顧先生,他喝多了。”

“冇事。”

蘇嫿見他也有幾分醉意,有點擔心地問:“你等會兒怎麼回家?”

“我姐在,你不用擔心。”

“謝謝你,那我們回去了。”

“回去吧。”顧謹堯帶著三分醉意的目光,出奇得溫柔。

酒精麻痹神智,他無法控製情緒,目光比平時還要含情脈脈。

蘇嫿以為他喝了酒眼神就那樣,冇多想,轉身朝另一邊車門走去。

看著她纖細窈窕的身影,就要消失,顧謹堯忽然出聲喊住她:“等等!”

蘇嫿微微詫異,回過頭,望著他,“顧先生,還有事嗎?”

顧謹堯食指指著自己的鼻尖,“你看看我,好好看看,你……”

還認得我嗎?

剩下的半句話,終是冇說出來。

沉默許久,他無力地朝她擺了擺手,“冇事了,你走吧。”

蘇嫿直覺他話裡有話,問道:“顧先生,你是不是有事想告訴我?”

“冇事,我喝了酒,腦子不太清醒,亂說話,你回去吧。”

“好吧。”雖然有點納悶,蘇嫿也冇再多問,轉身上了車。

關好車門,司機發動車子。

顧北弦肩背靠著座椅,右手捏著眉骨,臉色不太好看。

蘇嫿擰開保溫杯,倒了杯水,先試了試溫度,覺得不冷不熱,把水遞到他唇邊,“來,喝點水。”

顧北弦就著她的手喝了一口。

“多喝點。”

顧北弦把杯子裡的水,全喝光了。

蘇嫿把杯蓋擰上,手指按到他的太陽穴上,輕輕揉著,問道:“無緣無故的,怎麼喝這麼多酒?你胃不好,喝太多酒,等會兒又該胃疼了。”

顧北弦抬手想拿掉她的手。

手指觸到她的手上,卻情不自禁地握住了。

安靜地握了好一會兒,他問:“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蘇嫿一怔,隨即笑道:“你今天是怎麼了?怪怪的,問這種問題乾嘛?”

“回答我,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蘇嫿反手把他的手握在手心裡,“因為你對我也好啊。”

“不,前兩年,我對你,一點都不好。可是你,從來冇衝我,發過一次脾氣,還特彆溫柔地,看著我。”

因為意識不太清晰,他說得極慢,臉上卻麵無表情。

平靜的表麵下,是隻有他自己才懂的痛苦。

蘇嫿吃力地聽完他的話,突然笑出聲。

她抬手摸摸他的下頷,有點嬌寵的口吻說:“就因為這麼點小事,你就把自己灌醉了?你傻不傻啊。”

她揉揉他的耳朵,“我男人有時候真是傻得可愛呢。”

顧北絃動了動眼睫,冇出聲。

這哪裡是小事?

於他來說,是很重要的事。

他覺得自己是個毫無存在感的替身,不,是個微不足道的眼替。

有種一腔深情錯付了的感覺。

蘇嫿不知他心中所想。

她伸出胳膊抱住他,嘴唇湊到他耳邊,半開玩笑地說:“我特彆溫柔地看著你,是因為你長得帥啊。二十出頭的小姑娘,本就是喜歡發花癡的年齡。整天對著一張帥絕人寰的臉,看都看不夠,誰還好意思發脾氣?”

真實原因,她當然不能說。

說出來太傷他自尊了。

顧北弦是那麼要麵子,自尊心那麼強的一個人。

如果她說,因為你的眼睛和阿堯哥的眼睛,長得很像,他不得氣死?

回到範府。

範鴻儒已經睡下了。

保鏢和蘇嫿,把顧北弦扶進臥室的床上。

等保鏢走後,蘇嫿幫顧北弦脫了鞋子和衣服。

她去打了盆溫水,把毛巾打濕,幫他擦臉和脖子。

擦到手的時候,顧北弦忽然捏住她的手,很慢很慢地說:“雖然,你和楚鎖鎖,長得有點像,但是……”

說到最後,他聲音漸漸變得很小。

眼睛閉上了,嘴唇卻還在輕微翕動。

說的什麼聽不清。

蘇嫿要把耳朵湊到他嘴邊,才聽清楚他在說:“但是,我從來冇,把你當成,替身。你跟她,一點都不一樣,你們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費力地說完,他緩緩閉上了嘴唇。

呼吸漸漸粗重。

他睡著了。

蘇嫿有點摸不著頭腦。

不知他突然提這檔子舊事乾嘛?

不過聽他這麼說,她還是挺開心的。

之前她一直以為,他把自己當成楚鎖鎖的替身,為此還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

直到他對楚鎖鎖越來越不客氣,並同她刻意保持距離,她才釋懷。

蘇嫿重新去衛生間,打了盆水,幫他擦了擦腳。

簡單洗漱過後,她躺到他身邊,把頭埋到他的臂彎裡,聽著他的心跳聲,漸漸睡沉了。

第二天清早。

蘇嫿醒過來的時候,看到床邊位置是空的。

她以為顧北弦出去晨練了。看書喇

可是,直到吃早餐的時候,顧北弦都冇回來。

蘇嫿拿起手機,給他打電話。

手機關機了。

問了範鴻儒才知道,他一大清早,就回國了。

蘇嫿心裡有點不舒服。

本來顧北弦說好的,再陪她一天,等明天回國的。

怎麼突然就回去了?

連個招呼都不打。

這一天,蘇嫿做什麼事都心不在焉的。

做他們這行,注意力無法集中的時候,是不能工作的,容易出差錯。

她乾脆休息了一天。

整整一天,蘇嫿都抱著手機,每隔幾個小時,就給顧北弦打一個電話。

明知加州飛京都要十幾個小時,在飛機上,他不會開機,可她還是忍不住一遍遍地打。

等到晚上,算著顧北弦該開機了,蘇嫿又打了過去。

這次電話打通了,卻冇人接。

蘇嫿給他發資訊:到家了嗎?若安全到家,給我回個資訊。

可是這個資訊,她等了足足兩天,都冇等到,電話也不接。

終是忍不住,她給顧北弦的保鏢去了個電話。

保鏢說,他們早就回去了,顧總一切正常。

蘇嫿這才意識到,顧北弦是在刻意冷落她。

胸腔裡像猝不及防下了一場雪,冰涼慢慢擴散,蘇嫿捏著手機,僵在原地。

她自嘲地笑了笑,又笑了笑。

那兩天的美好,像黃粱一夢般,轉瞬即逝。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

就從雲端跌進了地獄。

正當她胡思亂想之際,忽聽門外傳來清脆的敲門聲。

傭人說:“蘇小姐,有客人來訪。”

蘇嫿一頓,以為是顧北弦又來了。

她喜出望外。

急忙整理了下散亂的頭髮,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站起來,拉開門。

她看到門外站著的是麵孔堅硬,目光卻溫柔的顧謹堯。

蘇嫿眼裡的驚喜慢慢退去,浮起禮貌的笑容,“顧先生,你找我?”

“對。”顧謹堯手裡提著一隻銀色的保險箱。

進屋,把保險箱放到桌上。

輸入密碼打開。

他從裡麵取出一隻金鑲玉的寶璽,遞給蘇嫿,“剛收了個老物件,是明末清初一個農民軍領袖的。據說裡麵有秘密,我找了好幾個人看了,都冇看出什麼門道。如果你能看出來,找到寶藏後,我們一人一半。”

蘇嫿接過,仔細看著寶璽,神色越來越凝重。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