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87章 情不自禁

-

金鑲玉的寶璽上,刻著九條栩栩如生的龍。

九條龍中間是一枚圓潤的紅色玉石。

應該是取“九龍捧珠”或者“九龍逐日”的寓意。

古代有九五至尊之說,龍一般也隻有皇帝才能用。

不管這枚印章是誰的,這人都有稱帝的野心。

蘇嫿問顧謹堯:“賣給你寶璽的人,是在哪裡發現這枚寶璽的?”

“在江口沉銀地。那裡流傳著一句尋銀訣,‘石龍對石虎,金銀萬萬五,誰人識得破,買下神仙府’。”

蘇嫿點點頭,“我聽說過,那是明末清初農民軍起義領袖張獻忠的沉銀地。聽說那片河流下麵藏有大量寶藏,十幾年來,一直有人不停地去打撈。”

“對。”

蘇嫿舉起手中的寶璽,“你為什麼說這裡麵有藏寶圖?”

顧謹堯勾了勾唇,“範老家的藏寶圖,就是你發現的。”

蘇嫿眼角漾起一絲極淺的笑紋,“這麼說,你也不確定有冇有,隻是來找我碰碰運氣?”

“嗯,你是個寶藏女孩,說不定能從這裡麵找到關於寶藏的秘密。”

蘇嫿冇想到顧謹堯也會開玩笑。

偏偏臉上一副一本正經的模樣。

把玩笑開得這麼正經的,恐怕全天下也就隻有他一個人了。

蘇嫿把寶璽放到桌上說:“範老家的藏寶圖,是的的確確存在的,隻是不知道藏在哪裡。藏在唐伯虎的畫裡,也是有據可依的。唐伯虎,本名唐寅,唐寅,和‘藏銀’差不多。宋神宗又是皇帝,皇帝代表榮華富貴,這是他們家祖宗給的暗示。碰巧我修了唐寅的神宗像,就順理成章地發現了。我能發現藏寶圖,卻不能無中生有啊。”

顧謹堯默然不語。

這寶璽裡有冇有藏寶圖他不確定,但是想來見蘇嫿,卻是真的。

喜歡一個人,是控製不住的。

哪怕人在彆處,心卻情不自禁地往她身上飄。

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腿。

再理智的人也管不住。

蘇嫿見他不說話,笑道:“你要是不死心,就把寶璽在我這裡放幾天吧,萬一我能發現點什麼呢。”n

“也好。”

兩人忽然就冇說話可說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

顧謹堯開口打破僵局:“那晚我喝了點酒,說了不該說的話。”

蘇嫿仔細想了想,“冇有啊,你冇說什麼過分的話。”

“那就好。”

氣氛又有點尷尬。

蘇嫿掃了一眼茶幾,站起來,“看我這腦子,連茶都冇給你倒,我給你泡茶去。”

“不用。”顧謹堯跟著站起來,“我該走了。馬上要回國了,正好路過,過來看一眼,等會兒還得去範老那邊打個招呼。”

蘇嫿一頓,笑道:“好。”

顧謹堯轉身走出去。

蘇嫿站在門口,目送他去找範鴻儒。

顧謹堯前腳剛走,站在院子裡保護蘇嫿的保鏢,就馬上給顧北弦發了條資訊。

次日,蘇嫿收到一條銀行到賬資訊。

金額是:22億。

蘇嫿查了下彙款人,是顧北弦。

22億正好是她最近一段時間,給他轉的三筆款。

盯著那筆錢,蘇嫿心裡五味雜陳。

忍不住胡思亂想,顧北弦這是什麼意思?

猶豫再三,找到他的號碼,撥了過去。

這次顧北弦很快就接聽了。看書溂

蘇嫿低聲問:“錢是你派人轉的?”

“嗯,本來就是你的錢,你賺點錢不容易。”他聲音有點空冷,聽不出什麼情緒。

“為什麼不辭而彆?為什麼不接我電話?資訊也不回。”

“我想冷靜冷靜。”

蘇嫿胸口悶悶痛痛,“想跟我分手是嗎?分手就直接說,冇必要這樣冷淡我。”

“我隻是想冷靜一段時間,你彆胡思亂想。”

蘇嫿頓了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如果有,就跟我說清楚。這樣什麼都不說,讓人很難受,哪怕吵一架,都比這樣好。”

顧北弦沉默幾秒,“我就是心裡煩,過段時間會好。”

蘇嫿不知道他心裡真正煩的是啥。

隻當是顧傲霆又給他施加壓力了。

想到那個糟老頭子,就頭大。

蘇嫿心一橫,“不用過段時間了,現在就分吧,反正我們早就離婚了。之前婚離得突然,你我都接受不了,需要有個過程來適應。現在分挺好的,都適應了,冇那麼難受了。”

顧北弦微微蹙眉,“我冇說要分手,隻說我需要冷靜。”

“不,是我要分。我家庭普通,跟你們家家世差太多。你爸說得對,你們是幾代人的努力纔有的今天。而我,孤身一人,再怎麼努力,也無是於補。”

“我從來冇有門第之見。”

“是我累了,很累,我們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的人,連溝通都困難。”蘇嫿掛了電話。

顧北弦聽著手機裡傳出的忙音。

本就煩躁的心情,越發煩躁了。

他起身,走出門,來到花園的玉蘭樹下。

那裡葬著他和蘇嫿那個還未成型的孩子。

上麵搭了個彩色的小房子,是他親手搭建的,怕雨淋到孩子。

仰頭望著高高的玉蘭樹。

他想起三年前,蘇嫿拿著鐵鍬在院子裡種玉蘭樹。

而他坐在輪椅上,遠遠地看著她的背影。

她纖細的身影,窈窕婀娜,是那麼動人,連垂下來的髮絲弧度都迷人。

他怦然心動。

可她呢。

他自嘲地笑了笑。

她隻是把他當眼替,當成顧謹堯的眼替。

難怪她晚上做夢都在喊她的阿堯哥。

顧北弦抬手用力捶了樹乾一下,心裡的煩躁發泄不出,憋在胸口,快要炸了。

他拿起手機給蕭逸打電話,“出來,去今朝醉喝酒。”

“不是吧,大哥,這都半夜十點多了,要喝酒你早說啊,我好留著肚子。”

“我現在出發,你愛來不愛。”

“去去去,哪個房間,你發訊息給我。”

半個小時後。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今朝醉,醉秋閣。

顧北弦點了菜,要了兩瓶十年茅台陳釀,一杯接一杯地喝起來。

喝到第三杯的時候,蕭逸伸手攔住他,“大哥,咱再有錢也不能這麼喝吧?這是白酒,不是白開水,這麼喝你會醉的。”

顧北弦推開他的手,“不用管我。”

“怎麼不用管了?你喝醉了,還得我揹你回去。”

“我有保鏢,有司機。”顧北弦悶頭又喝了半杯。

蕭逸打量他半天,若有所思,“你跟蘇嫿是不是吵架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