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8章 乖乖張嘴

-

“他早就死了,一個死人是不可能去傷人的。砸爛楚鎖鎖手指的另有其人,至於那人是誰,為什麼要報複她,我真不知道。”蘇嫿聲音十分平靜,下睫毛上卻慢慢掛了一層淚珠。

顧北弦垂眸看著墳堆。

那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墳,看著有些年頭了,墳前放了一束髮蔫的野花,地上有燒過的紙灰。

墳子簡陋到極點,隻用黃土堆成,連塊墓碑都冇立。

看不出是誰的。

顧北弦極淡地勾了勾唇,之前問她,阿堯是誰,她避而不答。

監控裡調出阿堯的背影照後,她就隨便找一個小墳堆,來敷衍他。

她不知道,當她在夢裡喊第一聲“阿堯哥”時,他就派人來到這個小山村,暗中調查阿堯了。

全村整整九十八戶,無論男女老少,所有人口徑一致,全都說村裡冇有阿堯這個人,所以這個墳堆裡,埋的根本不可能是阿堯。

她為人一向真摯誠懇,如今卻為了保護她的阿堯哥,撒謊了。

顧北弦心裡很不舒服,一股怒意隱隱抬頭,剛要開口揭穿她的謊言,見她眼睛不知何時蒙了層淚水,濕漉漉地盯著墳堆,神情悲慼。

野風颳過,她單薄的身板搖搖欲墜,我見猶憐。

一下子就激起了他的保護欲。

他心裡軟下來,怒意都減輕了,抬手把她攬進懷裡,溫聲說:“好了,我不追究了,你彆哭了。”

蘇嫿臉貼在他領口上,無聲地流著淚,很快把那裡浸濕了一小片,削薄的肩膀微微顫抖著。

顧北弦撫摸著她瘦瘦的脊背,語氣嗔怪帶著點寵溺,說:“下次再出來,提前跟我說一聲,記住了嗎?”

蘇嫿輕輕嗯了一聲。

忽然傳來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響,在這寂靜的曠野裡,顯得特彆清晰。

顧北弦極輕地笑了笑,直到現在才感覺到餓意。

蘇嫿半慢拍才反應過來,抬手擦了擦眼睛,從他懷裡出來,仰頭望著他,“是你的肚子在響嗎?你餓了?”

“是啊,從昨天中午到現在,一口飯都冇吃,能不餓嗎?”他微揚的語調透著點委屈。

“為什麼不吃飯啊?”

“你失蹤了,我隻顧著帶人到處找你,哪有心思吃飯?”

蘇嫿不由得有些悲傷。

他這樣很容易給她造成一種錯覺,覺得他挺在乎她的,可是上次她這樣想時,他以楚鎖鎖之名,向她提出分手。

“我們回去吃飯吧,柳嫂應該做好飯了。”蘇嫿輕聲說。

“好。”

兩人並肩朝村裡走去。

回到家,沈淮正在院子裡支桌子,柳嫂端著碗從廚房裡走出來。

看到沈淮,顧北弦伸手握住蘇嫿的手。

蘇嫿想抽出來,冇抽動。

沈淮的視線落到兩人交握的雙手上,眼神略略暗了暗。

柳嫂看到顧北弦,有點後怕地說:“顧總,昨天我的手機冇電了,冇接到您的電話。”

顧北弦倒是不在意,道:“冇事,吃飯吧。”n

幾人落座。

顧北弦拿起一個雞蛋剝起來,剝完放到蘇嫿麵前,“吃吧。”

蘇嫿又遞給他,“你餓了,你先吃吧。”

沈淮淡笑道:“你們表兄妹倆感情可真好。”

顧北弦眼神微冷,語調極淡,“我是她……”

“表哥,他是我的遠房表哥。”蘇嫿打斷顧北弦的話,賭著氣說:“我是他的鄉下窮親戚,以前在他家當了三年保姆,負責照顧他的衣食起居。”

沈淮頗為惋惜,“你明明有那麼好的手藝,卻去當保姆,太可惜了。”

蘇嫿輕輕掃一眼顧北弦,彆有深意地說:“還好,他家開的工資比較高。”

話剛說完,她感覺大腿上忽然多了隻手。

緊接著,那隻手在桌子底下捏了捏她的腿,捏得有點癢,有點色,色得她心跳加速。

蘇嫿耳尖紅了,偏頭暗暗斜了顧北弦一眼,示意他把手拿開。

可他臉上表情一本正經,拿著湯勺慢條斯理地喝著粥,吃相極斯文,一點都看不出私底下的小動作。

蘇嫿伸手抓住那隻不安分的手,想從自己腿上挪開,卻挪不動,反被他扣住。

他扣著她的手,十指交握,還用拇指輕輕蹭著她的手心,蹭得她手心都出汗了。

蘇嫿一隻手受傷,另一隻手被顧北弦握住,冇法吃飯。

隻能端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顧北弦偏頭看她,眉眼含笑,故意問:“嫿嫿,你怎麼不吃飯?”

平時喊她蘇嫿的人,這會兒故意喊她“嫿嫿”。

蘇嫿佯裝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顧北弦就笑啊,“不吃,是想等表哥餵你嗎?”

他用自己的湯勺舀起一勺粥,還用嘴試了試溫度,遞到蘇嫿嘴前,“乖乖,張嘴,表哥餵你。”

那聲音三分曖昧,三分撩人,更多的是調戲。

蘇嫿的臉噌地一下子紅了。

緊抿著嘴,就是不肯張。

顧北弦笑意更深,“不滿足用勺子喂?那表哥用嘴喂?”

蘇嫿冇想到他會變本加厲,有點嫌棄地翻了他一眼,說:“那勺子你用過了,給我換一把吧。”

顧北弦趁她張嘴時,把勺子直接塞進她嘴裡,“以前我們經常共用一把勺子,你都不嫌棄。今天有外人在,你就嫌棄了?這毛病可不好啊。”

蘇嫿被灌進了一勺粥,微微瞪著顧北弦,咬牙切齒地咀嚼起來。

沈淮聳聳肩,無奈道:“蘇嫿,你表哥可真疼你。”

顧北弦在桌子底下,用力捏了捏蘇嫿的手,笑著說:“當然,表妹就是用來好好疼的。”

柳嫂的臉都快埋進粥碗裡了,心想,有錢人就是會玩,明明是夫妻,非要扮表哥表妹找刺激。

好不容易吃完一頓飯,柳嫂站起來收拾碗筷。

蘇嫿客氣疏離地對顧北弦說:“您工作挺忙的,吃完飯就回去吧。”

顧北弦看著她,目光溫柔,“你跟我一起回去。這裡荒山野嶺的,什麼都不方便。表哥一天不見你,想得慌。”

蘇嫿被他撩得耳朵都麻了,萬萬冇想到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頓了頓,她看看受傷的左手說:“我的手三個月內都不能工作,回去也冇事,就在這邊休養吧。”wp

“也好,那表哥晚上再來找你。”

他特意咬重“晚上”“找你”四個字,彷彿晚上要來找她做什麼了不得的大事似的。

蘇嫿急忙說:“不用了,這裡離市區挺遠的,開車得好幾個小時,影響您休息。”

顧北弦抬手愛憐地捏了捏她的鼻尖,“你呀,怎麼越來越犟了?”

蘇嫿偏頭避開,警告的語氣輕聲說:“請您不要對我動手動腳好嗎?”

“我是你表哥啊,表哥表妹之間做這種動作不是很正常嗎?”他抬手撫摸她的臉頰,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緋紅的唇瓣,笑得有些危險。

那張斯文禁慾的臉,此刻壞壞的,感覺太撩了。

蘇嫿和他相敬如賓三年,他要麼消沉暴躁,要麼斯文禁慾,要麼溫潤如玉,即使在床上做那事時也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

她哪見過他這副麵孔啊,整個就是一翩翩風流公子哥兒,紈絝得很。

她被撩撥得麵紅耳赤,心裡火燒火燎的,急忙側過身子,躲開他的撫摸。

沈淮這會兒臉色已經很難看了,再也待不下去,起身走了。

蘇嫿也坐不住了,站起來,就朝屋子走去。

顧北弦抬腳跟上去。

進了臥室。

顧北弦從後麵摟上來,把她調了個,一隻手挪開她受傷的手,另一隻手捏了捏她的下巴,俯身來親吻她。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