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91章 太刺激了

-

顧崢嶸非常痛快,當即從身後的包裡,拿出支票本,當場簽了支票給她。

簽的是美金,一千四百多萬美金。

蘇嫿表麵不動聲色,沉靜如水,心裡卻樂開了花。

龍紋瓶上的龍,的確是康熙親筆所繪,典故是真的。

能借勢,也是真的,但是,想自己收藏卻是假的。

不過是故意矜著,好抬高價碼,價高者得,能多賺一點,是一點。

肯花兩個多億拍一個禦用小酒杯的人,花一個億買一尊禦繪龍紋瓶,對他們來說,毛毛雨。

範鴻儒喝了口茶,對蘇嫿說:“丫頭,這位是顧崢嶸顧老先生,謹堯的父親。”

蘇嫿暗歎範鴻儒的老謀深算。

等她收了錢,他纔開口。

要是他早開口,說不定她就原價賣給顧崢嶸了。

她怎麼好意思賺顧謹堯父親的錢呢?

蘇嫿臉上有一絲窘,把支票往顧崢嶸麵前一推,說:“顧伯伯,這支票還給您,我和顧先生認識,這瓶龍紋瓶原價賣給您吧。”

顧崢嶸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錢都花出去了,哪還有往回收的道理?

眾目睽睽之下,他跌不起這個份,也不缺這筆錢。

他拿起支票塞到蘇嫿的包裡,“有錢難買我喜歡,康熙大帝親筆所繪,獨一無二。這一個億,花得值。”

蘇嫿想了想,“聽說您喜歡朱耷的畫,您看看您還缺什麼,我可以幫您畫。之前,我幫您畫過兩幅。”

顧崢嶸一怔,隨即眉開眼笑,“那兩幅畫就是你畫的啊?我就說呢,畫得那麼好,形神氣韻皆具,畫畫的人肯定不同凡響。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顧伯伯過獎了。”

顧崢嶸對蘇嫿一見如故,眼睛隱隱放著異彩,“小丫頭,你後天上午有空嗎?來我們家做客吧,我要好好感謝你。”

盛情難卻。

蘇嫿笑著應道:“好的,顧伯伯,後天我一定過去。”

顧崢嶸笑眯眯,“那就這麼說定了,後天來我們家吃飯。”

“好。”

離開拍賣會場。

範鴻儒拍拍蘇嫿的肩膀,“小丫頭挺機靈,知道會哄抬物價了。”

“還要感謝範老相助。”

“是你眼光毒。那幫老狐狸精明得很,能從他們手裡賺到錢,是你的本事。今日之舉,既賺了錢,也打響了名氣,一舉兩得。”

後天,上午。

蘇嫿帶了禮物,由保鏢開車前往顧崢嶸家。

行至半路。

她忽然接到顧謹堯的電話,“不好意思,蘇小姐,我父親臨時有事,不方便招待你,改天再約,好嗎?”

蘇嫿一愣,“那,好吧。”

掛電話後,她怎麼都覺得蹊蹺。

顧崢嶸已經快七十歲的年紀了,一身真絲唐裝,穿著布鞋,臉上神態鬆弛。

怎麼看,都像退居幕後多年的樣子。

再說,即使他有事,家人也可以招待啊。

她和顧華錦認識。

老華人都特彆注重禮節和麪子,尤其是待客之道,冇有半路上把人往外攆的道理。

蘇嫿有種直覺,是顧謹堯不想讓她去他家。

至於原因,恐怕就隻有顧謹堯自己知道了。

蘇嫿對開車的保鏢說:“調頭吧,我們回去,先去銀行。”

“好的,蘇小姐。”保鏢打方向盤,在前麵路口調頭。

經過預約的銀行時,蘇嫿下車,

拿著支票進去把錢轉到自己賬戶上,辦完,又取了些現金,放在包裡備用。

她抓著包走出來,上車。

一路上,並未察覺身後有輛破舊的吉普車,緩緩地跟著他們的車。

因為車流太多了。

快到範家時,那輛吉普車忽然加速,攔在他們的車頭。

保鏢緊急刹車!

蘇嫿猛地往前一撞,臉碰到前麵椅背上,差點碰斷鼻梁骨。

慣性原因,身體又甩到座椅上,後背重重一痛,疼得她五官扭曲。

她按住慌亂的心,看向窗外。

吉普車車門唰地打開。

從車上跳下來兩個五大三粗的劫匪,黑色人種,一頭短短的捲髮,壯得像頭犀牛,手裡端著長槍。

兩個劫匪拿槍把,用力砸他們的車窗玻璃。

好傢夥!

蘇嫿第一次見這麼亂的地方。

大白天的,就敢持槍當街搶劫!

都說這邊是天堂,原來天堂和地獄僅僅一牆之隔。

正當蘇嫿拿起手機要報警時,哢嚓一聲,車窗玻璃被砸碎了。

劫匪把手伸進來,打開車門,一把奪過蘇嫿的手機,粗暴地摔到地上,操著一口蹩腳的漢語,凶巴巴道:“東方人,給錢!”

在他們眼裡,勤奮聰明又神秘的東方人都有錢。wp

因為地域和種族原因,搶了他們,也冇人深究。

前麵駕駛位和副駕駛上的保鏢,唰地從車座底下操起狼牙棒,就去打劫匪。

劫匪把槍頂到他們的腦袋上,“老實點,我們隻要錢!”

蘇嫿把剛取的現金,從包裡拿出來,“都給你們。”

劫匪一把奪過錢,瞟了眼,嫌少,把槍口對準蘇嫿的腦袋,“去取!”

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自己,死亡無限接近,蘇嫿難掩驚慌。

她強行鎮定下來,對前麵的保鏢說:“好,我們去銀行。”

劫匪一彎腰,鑽進車裡。

另外一個則把副駕駛上的保鏢拉下來,他鑽進去,拿槍對著開車的保鏢,“走!”

保鏢心驚膽戰地發動車子。

槍抵在蘇嫿的腰上。

冰冷,恐懼!

這是她第一次被槍抵著身體,說不害怕那是假的。

可是真要去銀行,把卡裡所有錢都取出來給他們,她是不願意的。

千辛萬苦,殫精竭慮,冒著生命危險,還犧牲了婚姻,才賺到的錢。

就這麼白白地交給這幫搶劫犯,實在不甘心。

比割肉還疼。

她眼珠盯著槍管,微微轉動,心裡想著下次得去學槍法了,省得像今天這樣,坐以待斃。

顧北弦倒是會開槍,可惜不在身邊。

最害怕的時候,她還是會情不自禁地想起他。

生死攸關時刻,他那點壞脾氣,忽然間就變得微不足道了。

車子開到她剛纔進的那家銀行。n

劫匪推開車門,用衣服蓋著槍管,槍口抵著蘇嫿的後背,劫持著她往銀行自動取款機走去。

就是這麼放肆!

蘇嫿回頭。

看到保鏢坐在車裡,一動不動,滿眼自責和驚慌,副駕上的劫匪拿槍頂著他。

蘇嫿輕輕歎了口氣。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懂,她剛纔遞給他的眼色。

上自動取款機,有幾層步梯。

上第一層樓梯的時候,她故意腳下一滑,啪地摔到地上,裝作很痛的樣子,爬不起來,求救的眼神對劫匪說:“疼。”

劫匪嫌她礙事,挺生氣,彎腰來拉她。

蘇嫿剛要伸手去搶他的槍。

忽聽“啪”的一聲,劫匪大聲痛叫,罵了句臟話,痛苦地捂住右邊手臂,槍掉到地上。

蘇嫿一個鷂子翻身,把槍撿起來。

不敢來硬的,她舉著槍對準他,“舉起手來!”

她連連往後退,拿槍的手是抖的。

“fc!”劫匪捂著流血的胳膊,凶神惡煞,劈手就要來奪槍。

“啪啪啪!”接連三聲槍響!

劫匪痛苦地躺到地上,胳膊和腿像過電了似的,不停地抽搐著,滑稽得很。

鮮紅的血,從他的手臂和腿上滲出來,染紅了地麵。

蘇嫿迅速退到牆後,驚魂未定,氣喘籲籲。

心就要跳出嗓子眼了!

太刺激了!

她深深呼吸一口氣。

抬頭,看到顧北弦手握一管銀色手槍,邁著一雙筆直長腿,朝她迅速走過來!

她刹那間紅了眼圈。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