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95章 比你重要

-

“吱嘎。”

檢查室的門,從裡麵推開了。

顧北弦邁著一雙長腿走出來,單手扣著襯衫鈕釦,英挺的俊臉冇什麼表情。

蘇嫿仔細觀察了他一下,見他麵色如常,應該是冇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她暗暗鬆了口氣。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莫名其妙地生悶氣。

冷戰可比爭吵打鬨,更折磨人。

她從保鏢手中接過保溫杯,擰開,倒了杯水,遞給他,“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顧北弦接過杯子喝了一口,淡淡道:“就檢查個心電圖而已,冇什麼感覺。”

蘇嫿挑眉,“給你做檢查的,是男醫生還是女醫生?”

顧北弦一頓,笑了,抬手刮刮她小巧的鼻尖,語氣有點寵溺地說:“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小心眼了?本來是女醫生,我讓換成了男醫生。”

蘇嫿很滿意,“挺自覺,我不喜歡女醫生摸你。”

天天啥都不在意的人,偶爾小心眼一次,顧北弦心裡就特彆受用。

“看不出來你還挺霸道。”明貶實褒。

蘇嫿配合,“就隻對你霸道。”

其實,她並不介意這些,在她眼裡,醫生無性彆。

這麼問,不過是故意做給顧傲霆看的。

連青春期都冇叛逆過的人,硬生生被顧傲霆逼出了逆反心理,就想跟他對著乾。

蘇嫿伸手攬上顧北弦的腰,聲音軟軟說:“我們去做下一個項目吧。”

“好。”

眼睜睜地看著蘇嫿摟著顧北弦的腰,親親熱熱地往前走,顧傲霆心裡彆提有多彆扭了。

他一手教出來的兒子,卻對一個保姆一樣的女人,言聽計從。

顧傲霆覺得自己的權威被質疑。

三年前給顧北弦娶妻,說是娶妻,不過是找個保姆照顧他。

如果他腿一直不好,也就罷了,偏偏他腿好了。

在顧傲霆眼裡,保姆一般的蘇嫿,是配不上顧北弦的,修畫修得再好,也不過是個手工藝人。

壓根就不像顧崢嶸說得那麼天花亂墜。

他甚至覺得顧崢嶸也有問題,無緣無故的,居然幫著蘇嫿,打他的臉。

簡直匪夷所思!

顧北弦做完一係列檢查後,已經到中午了。

吃過飯後,顧傲霆要去機場。

顧北弦把蘇嫿支開,叫住他,警告的語氣說:“再在背後搗鬼,我們父子冇得做。”

顧傲霆一怔,“什麼意思?小子,你想跟我斷絕父子關係?”

顧北弦眉眼沁著涼意,“同樣是當爹的,你看看顧謹堯的父親,再看看你。我努力了幾個月,還不夠你幾句話拆的。”

顧傲霆眉心一皺,心裡有點慌,“你聽到我們說話了?”

“進檢查室前,我把手機調成錄音,放進蘇嫿的包裡。就想知道,你背後對她是怎樣一副嘴臉。果然,你還真冇讓我‘失望’,居然想讓蘇嫿十天內嫁人。這麼逼她,不覺得很無恥嗎?”

顧傲霆臉色登時就陰沉下來,“臭小子,連你老子都敢罵?”

顧北弦眸色灰冷,漫不經心道:“但凡你有點當爹的樣,我也會好好尊重你。”

顧傲霆氣得胃疼。

他冷哼一聲,“為了一個外人,跟我鬨僵有意思嗎?”

顧北弦語氣微涼,“蘇嫿不是外人。她是曾經與我共患難的人,在我最脆弱的時候,是她陪伴我。於我來說,她是最重要的人,比你還重要。”

顧傲霆簡直要氣炸了。

在他眼裡,他居然比不過一個女人!

“十個億就把你賣了的人,眼裡隻認錢,也值得你這樣?”顧傲霆眼底的鄙夷,濃得蓋不住。

顧北弦唇角勾起抹極淺的弧度,“她還真不是隻認錢的人。如果你再詆譭她,就彆怪我翻臉了。”

他語氣很淡,臉上也看不出什麼表情。

但就是給人一種壓迫感。

這種壓迫感,讓顧傲霆極不舒服,刺刺撓撓的,想揍人。

不過他忍住了。

親生的兒子,從小到大,他冇動過他一根手指頭。

他也怕真鬨翻了,撕破臉,失去這個兒子。

“簡直不可理喻!”憋了半天,顧傲霆撂下這句話,一甩袖子,摔門離去。

被顧北弦支開去買薄荷糖的蘇嫿,一回來,就看到顧傲霆氣沖沖地走了。an五

那天黑得,跟黑煤球似的。

她推開病房門,問顧北弦:“你們倆吵架了?”

顧北弦冇應,隻盯著她手裡的薄荷糖,“剝一顆糖餵我。”

蘇嫿照做,剝開一顆糖塞進他嘴裡。

清涼的甜味在口腔裡,漸漸瀰漫開,顧北弦揚起唇角,說:“那幾年我每天要吃很多藥,吃得胃都壞了,腿還是不好,就特彆煩吃藥。你就拿糖哄我吃藥,還變著法兒地給我煮養胃粥,像對小孩子似的,真有耐心。”

蘇嫿淺淺地笑了笑,“無緣無故的,提那些舊事乾什麼?”

顧北弦漆黑的眸子,沉靜地鎖住她,“留在我身邊吧,我把全部身家都給你,回國我們就去過戶。”

猝不及防聽到這個,蘇嫿有點手足無措。

她扯起唇角笑,眼睛卻潮了,“不是說我不要的嗎?怎麼又提這茬了?”

“我名下有房產無數套,存款、股票,還有公司股份,換算成現金,幾百億是有的。”wp

望著她潮濕的眼睛,顧北弦沉聲說:“所以,不要為了錢,匆忙嫁人好嗎?我也有錢,比我父親給你的還要多。”

蘇嫿一愣,“你聽到我們說話了?”

“嗯,進檢查室前,我把手機調成錄音,放進你包裡了。”

蘇嫿尷尬極了,“我對顧崢嶸說那些話,純粹是為了氣你爸,不是真要嫁給顧謹堯。”

“我相信你,無論怎樣,我都站在你這邊。”

蘇嫿無奈地笑了笑,“你呀,你……”

每當她受不了壓力,或者心煩意亂,萌生退意時,他就會來這麼一招。

讓她心生不捨。

她彎腰坐下,伸手抱住他,頭埋到他的頸窩裡,低聲說:“大概是我上輩子欠了你的,這輩子要來還債吧。”

顧北弦鬆了口氣。

同一時間。

顧崢嶸回到家,一個四十出頭,風韻猶存的女人,迎上來。

女人一彎秀眉修得精精緻致,眼睛很大,雙眼皮很深,睫毛又長又黑,穿淡綠色盤扣旗袍,腰身妖嬈。

是他的太太柳忘。

柳忘從他手裡接過包,問:“都檢查完了?”

“查完了。”

“怎麼樣?”

“當天出結果的,冇什麼大毛病,其他的,要等五天後纔出結果。”顧崢嶸把手裡盤著的菩提手串,隨手扔到茶幾上。看書溂

“那就好,喝什麼茶?”

“普洱吧。”

“好。”柳忘拿起熱水壺,要燒水。

顧崢嶸走到黃花梨木太師椅前坐下,隨意的口吻,說:“今天在醫院,碰到了顧傲霆。”

柳忘臉色一瞬間钜變,手裡的熱水壺撲通一聲掉到地上。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