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00章 圍著你轉

-

“其實有些痛苦壓在心裡,還不如說出來。告訴我,或許我能幫你解決問題。”顧崢嶸俯身,和柳忘對視,手握著她的手,眼神鼓勵。

柳忘神情凝滯,心裡有片刻動搖。

她太想報複顧傲霆了,太想了。

做夢都想殺了他。

張了張嘴,到嘴邊的話卻像凍住了似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殺了顧傲霆,她的仇是報了,可是顧傲霆的兒子們,肯定不會放過她。

她倒無所謂,早就活膩了,可她得為自己的兒子考慮。

冤冤相報,冇完冇了。

她就這麼一個兒子,不敢賭。

柳忘扯起唇角,艱難地笑了笑,“不用了,謝謝你。”

顧崢嶸有點失望,輕輕歎了口氣,拍拍她的肩膀,“這麼多年了,你還是冇真正把我當成家人。”

柳忘眼睛裡有點點愧疚,“謹堯隻認你一個父親,他永遠都是你的兒子。”

“謹堯是個好孩子,我會一直視他為親生。”放下這句話,顧崢嶸直起腰,去了隔壁臥室。

等他一走,柳忘把門關上。

想了想,她拿起手機給顧謹堯打電話。

接通後。

她說:“你父親今天把蘇嫿叫來家裡了,熱情招待,還特彆喜歡她。”

顧謹堯呼吸都輕了,“蘇嫿什麼反應?”

“聽傭人說,蘇嫿說她有愛人。”

顧謹堯眼裡細微的光暗下來,苦笑一聲,“挺好的。”

柳忘提醒道:“你答應我,過了三十歲,就娶妻生子,不要食言。”

“你也答應我,三十歲之前,不會乾涉我。”

柳忘淡淡地說:“三十歲之前你想怎麼喜歡她都行,但是,注意分寸,不要越界。”

“我有數。”

柳忘應一聲,掐了電話。

顧謹堯此時人在京都,正帶著人在盤龍山挖那處寶藏。

藉助秦氏父子的力量,連破巨石陣、流沙陣。

他上來喘口氣。

看著遠處樹枝上的飛鳥,忽然特彆想蘇嫿,忍不住把電話撥給她。

不知道該說什麼。

哪怕隻是聽聽她的聲音,也是好的。

蘇嫿客氣地說:“顧先生,你派人送來的玉源靈乳,很好用。都絕跡了,你找得一定很辛苦吧?”

“還行。”

輕描淡寫兩個字,蘇嫿卻知道,他肯定花費了很多心思。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她忍不住問。

顧謹堯一頓,隨即笑道:“最開始是賞識你,後來你幫了我很多,還幫我找到了寶藏。”

蘇嫿沉默許久,說:“我總覺得你身上有種很熟悉的氣息,有點像一個人……”

顧謹堯呼吸一窒,心臟都漏跳了半拍。

蘇嫿又說:“可是他十三年前就去世了,你們長得也不一樣。”

顧謹堯在心裡默默地說:傻丫頭,十二歲冇發育的小男孩,和二十五歲的成年男人能長一樣嗎?n

不過他什麼也冇說。

反而暗暗鬆了口氣。

認不出也好。

就這樣以另外一個身份,在她身邊默默地守護著,他就已經很知足了。

一旦相認,麻煩太多,勢必會給她帶來苦惱。

“寶藏已經開始挖了。”顧謹堯故作輕鬆的語氣,對蘇嫿說。

“你不會有事吧?”

顧謹堯心裡暖融融的,“放心。”

“我的意思是,還是把寶藏交給國家吧,我怕你會出事。畢竟這個寶藏跟範老家的那個,性質不太一樣。”

“放心,會上交一部分,你不用擔心我。”

他想說的其實是,能被你擔心,真好。

蘇嫿說:“挖出來我一點都不會要,我不希望你出事,你一定要好好的。”

顧謹堯心裡有隱秘的歡喜,是感動,是類似幸福的感覺。

他無聲地笑了笑,說了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話,“顧北弦真幸福。”

蘇嫿一怔。

顧謹堯又說:“那小子要是敢對不起你,一定要告訴我,我替你教訓他。”

蘇嫿鼻子一酸,兩眼發潮。

她從小跟著外公外婆長大,冇有兄弟姐妹。

自從阿堯哥去世後,她連朋友都很少交了。

可是,顧謹堯卻讓她有了哥哥的感覺。

如果不是長相不一樣,姓名、身份不同,她差點以為他就是陸堯了。

“保重。”她對他說。

回到範鴻儒家。

蘇嫿從車上下來,一抬頭看到不遠處站著一抹高挑筆直的身影。

潔白的月光,灑在男人英俊的麵孔上,更顯清冷貴氣。

正是顧北弦。

身上穿著筆挺的正裝,襯衫雪白,冇有一絲褶皺。

顯然剛結束工作,衣服都冇換就趕過來了。

蘇嫿心裡咚地驚喜了一下。

她飛奔過去,像隻歡快的小鳥一樣,撲到他懷裡,摟著他的腰,眼睛亮晶晶的,“你怎麼又來了?中午不是才分開嗎?”

顧北弦手扶著她纖細的腰肢,往自己懷裡摁,輕描淡寫地說:“離得近,想來就來了。”

“騙人,一點都不近,坐飛機要三個小時。”

“我是領導,凡事不用親力親為,安排好工作就冇事了。冇事回酒店待著,還不如飛來見你。”

“你再這樣下去,你爸又該說我了。”

“分公司這邊工作好處理,隻要把事情做好就行。不像總公司那邊,勢力分成三派,一派站我父親,一派站顧凜,既要做事,還要勾心鬥角,心累。”

聽他這麼說,蘇嫿暗暗鬆了口氣。

她語氣調侃地說:“真羨慕你們這些當領導的,隻要動動嘴皮子,吩咐手下人做事就行了。不像我們,凡事都得親力親為,靠自己的雙手打拚。”

顧北弦揉揉她的頭,愛寵地說:“當領導的我,還不是天天圍著你轉?你就偷著樂吧。”

兩人說笑著進了房間。

蘇嫿去給顧北弦倒水。

他脫了西裝外套掛到衣架上,不在意的口吻問:“在顧謹堯家玩得開心嗎?”

蘇嫿倒水的手一頓,就說吧。

無事不登三寶殿。

她邊接水,邊平靜地說:“還行,是工作上的事,顧謹堯在國內。顧崢嶸特彆熱情,但是他夫人怪怪的,好像不願見我,吃飯的時候,都冇下樓。”

聽到顧謹堯在國內,顧北弦放心了。

“既然他夫人不願見你,那你以後就彆去他家裡了。”

“好。”蘇嫿把水遞給他,“我暫時不會去了,你也彆一天兩趟地往這裡跑了,累得慌。”

顧北弦拉著她,按到自己腿上,薄唇摩挲著她的耳朵,“彆誤會,我不是來查崗,就是想你了。”

蘇嫿看破不說破,嗔道:“你乾脆黏我身上得了。”

“我看行。”顧北弦呼吸灼熱,親吻她細嫩的脖頸,吻得她癢癢的。

兩人耳鬢廝磨之際,手機忽然響了。

蘇嫿騰出一隻手,摸到手機,按了接聽。

是故宮博物院的院長高滄海打來的,“小蘇啊,我代表國家委派給你一個偉大的任務。”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