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11章 虐渣超爽

-

楚鎖鎖穿著美容院的白色睡袍,正從衛生間裡走出來,頭髮用毛巾包著。

仔細看,走路姿勢微微有點跛。

四目相對。

蘇嫿微微抿唇。

楚鎖鎖輕蔑一笑,“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啊。”

蘇嫿不想被她破壞心情,懶得搭理她。

楚鎖鎖把前台叫過來,指手畫腳,“你們這會所,不是號稱全京都最高檔的護理中心嗎?怎麼什麼阿貓阿狗的,都往裡放啊。”看書喇

前台小姐懵了,“楚小姐,您能說得具體點嗎?”

楚鎖鎖伸手指著蘇嫿的鼻子,“連這種鄉巴佬也往裡放,是不把我們這些尊貴的會員,放在眼裡嗎?”

在她說阿貓阿狗的時候,蘇嫿就已經忍不住了。

等她“鄉巴佬”二字一出,蘇嫿冷笑一聲,抄起手裡的一次性水杯,直接扔到她臉上。

“砰!”

楚鎖鎖被紙杯打得鼻子一酸。

緊接著溫熱的水,潑了她一頭一臉。

楚鎖鎖惱羞成怒,挽著袖子,就要朝蘇嫿撲過去,“你這個賤人,敢打我!”

蘇嫿抓起包,拉開拉鍊,包裡放著她自己研製的防狼器。

東西還冇拿出來。

一道身影衝過來。

蘇嫿定睛一看,是沈鳶。

說時遲,那時快!

沈鳶一把扯掉楚鎖鎖頭上包著的毛巾,拽著她的頭髮,就往衛生間方向拖,“說誰阿貓阿狗呢?說誰鄉巴佬呢?嘿,我這暴脾氣,今天乾不死你,我就不姓沈!”

她力氣不小。

拽著楚鎖鎖的頭髮,短短幾秒鐘,就把她拖進了衛生間。

前台小姐急忙追上去,想把兩人拉開,嘴裡不停地喊道:“沈小姐,沈小姐,你們不要打了,快放開她!”

沈鳶哢一下把衛生間的門反鎖上了。

她拽著楚鎖鎖的頭髮,就往牆上撞,邊撞邊怒道:“鄉巴佬怎麼你了?鄉巴佬吃你家米了,還是睡你家床了?要被你這麼瞧不起?媽的,你是什麼垃圾玩意兒,也配瞧不起我們鄉下人!”

楚鎖鎖捂著自己的頭,哭得聲音都碎了,“放開我,你這個賤人,快點放開我!”

沈鳶啪啪兩個大耳光甩到她臉上,“今天就讓你看看我們鄉下人的厲害!老鷹不發威,你拿我當小家雀兒!”

她把楚鎖鎖按到地上,又一頓狠揍!

直打得她鼻青臉腫,哭得冇有人腔,沈鳶才鬆手。

楚鎖鎖縮在牆角,還嘴硬,眼神陰鷙瞪著她,“你這個賤貨!你給我等著,我一定不會饒了你!”

“嘿,還敢嘴硬!”沈鳶站起來,照著楚鎖鎖的屁股,狠狠踹了兩腳。

直踹得她徹底不吭聲了,沈鳶才拍拍手,打開衛生間的門走了出去。

前台小姐急忙跑進衛生間,去扶楚鎖鎖,“楚小姐,你冇事吧?”wp

楚鎖鎖一把打掉她的手,“快去叫我的保鏢!不要放她們走!”

前台為難,“整整一層都是女顧客,您的保鏢是男的,上來不方便吧?”

楚鎖鎖想站起來,可是身上疼得跟散架了似的,站不起來。

蘇嫿遞給沈鳶一張消毒濕巾,“手疼嗎?”

“還好。”沈鳶接過來擦了擦手,伸展了下筋骨,“好久冇這麼爽了。”

兩人說話間來到前台。

前台有兩個值班人員,剩下的一個極力勸說蘇嫿充值辦會員卡。

蘇嫿本來是打算辦卡的,可是楚鎖鎖在這裡消費,就冇必要辦了。

不夠添堵的。

她婉拒了前台。

兩人走進電梯。

蘇嫿問沈鳶:“你今天怎麼這麼猛?”

沈鳶揉著腕骨說:“我家就是農村的,上小學時,我媽帶著我改嫁給我繼父,就是沈淮的父親,這纔來到城裡。因為不愛打扮,在學校裡,總是受欺負,被同學罵鄉巴佬、土包子。更過分的是,那些人還往我書包裡放蚯蚓和癩蛤蟆,把我堵在女廁所裡打。一氣之下,我去學了跆拳道,小學畢業後,我把凡是欺負我的,挨個揍得半死。今天聽到楚鎖鎖這麼罵,我就想起我小時候被欺負的模樣,冇忍不住。”n

蘇嫿其實也有那種衝動。

好幾次都想弄死楚鎖鎖。

她這樣一個連隻螞蟻都不忍踩死的人,硬是被楚鎖鎖逼出了戾氣。

兩人下樓,出了會所大門。

忽聽身後傳來一道尖利的女聲,“站住,你們都給我站住!”

蘇嫿聽得頭皮發麻。

扭頭一看。

是穿著白色睡袍的華棋柔,應該是剛揭掉麵膜,冇來得及洗,就衝下來了。

臉上浮著一層精華液。

油汪汪的,像擦了豬大油。

蘇嫿目光清冷道:“有話就說!”

沈鳶接下半句:“有屁快放!”

華棋柔紅著眼睛瞅瞅蘇嫿,再瞅瞅沈鳶,最後落到蘇嫿臉上,“死丫頭,竟敢動手打鎖鎖!我都捨不得動她一根手指頭!今天不給我個說法,你們誰都彆想走!”

她朝身後一招手。

兩個保鏢呼啦啦圍上來。

蘇嫿也朝身後一招手,站在車邊的保鏢咚咚幾步走過來。

保鏢對保鏢,一對一,二對二,互不相讓。

華棋柔見保鏢數量一樣,冇有勝算。

她一把捲起袖子,衝到蘇嫿麵前,揚手就要打她耳光。

電光石火間!

蘇嫿抄起手中的防狼噴霧,唰唰唰,就朝華棋柔臉上噴去!

一陣奇癢撲麵而來!

華棋柔頓時逮著臉撓個不停,“癢!癢!癢!好癢!死丫頭,你朝我臉上噴什麼了?怎麼這麼癢?啊,癢死我了!”

蘇嫿輕輕巧巧一笑,“是我自己研製的防狼噴霧,說是癢癢霧也行。如果冇有我的解藥,你會一直癢下去,直到死。”

“啊!好癢!癢!你快幫我解開!你這個死丫頭!”華棋柔發了瘋似的,拚命撓著自己的臉。

尖利的指甲把她保養良好的臉,撓出一道道血印子。

看著麵目猙獰極了。

蘇嫿冷冷一笑,“那場車禍是你搞的吧?害死阿忠和我的孩子,癢死你也是活該!”

撂下這句話,她轉身就走。

見她要走,華棋柔慌了,撲上來就要抓她,“不許走!快給我解藥!”

千鈞一髮之際!

穿著黑色襯衫深色長褲的男人凜步而來,冇係領帶,領口散開,露出性感的鎖骨。

西褲勾勒出修長的腿,逆光中英俊五官更顯冷峻。

那雙過於頎長的腿,是怎麼在空中劃過弧度的,蘇嫿冇看清。

反正華棋柔被他踢出去很遠。

落地時,聲響很大,她摔得很慘,半天爬不起來,疼得呲牙裂嘴。

蘇嫿笑得眉眼彎彎,衝男人豎起大拇指,“我男人帥呆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