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14章 為他報仇

-

“你稍等。”蘇嫿回屋。

再出來時,手裡是一個小小的棕色藥瓶。

她把藥瓶遞給華棋柔,“這裡麵有三顆小藥丸,一天吃一粒,一粒管一天,暫時可以止癢。等你把錢交給阿忠的家人,再去他墳前跪滿三天三夜,我就把你臉上的毒,全解了。”

華棋柔一把搶過來,摳開瓶子,倒出一粒,就朝嘴裡塞。

安安靜靜等了幾分鐘。

臉上的癢意冇那麼厲害了。

華棋柔又開始囂張起來,頂著一張爛臉,對蘇嫿說:“小姑娘,五千萬可不是個小數目啊,能便宜點嗎?五百萬好不好?跪三天三夜,太長了,半天成嗎?你是我爸教出來的徒弟,你會的,他也會。三天後,他肯定能配出解藥來。”

蘇嫿就知道這女人狡猾。

她輕描淡寫地笑笑,“要不你就等三天後吧。不過,三天後再來找我,就不是五千萬那麼簡單了,得加錢,雙倍。跪,也要跪足六天六夜才行。”

華棋柔臉色大變,冷哼一聲,“小丫頭,你好猖狂啊,你往我臉上噴東西,是故意傷害,我完全可以報警,把你抓起來。”

蘇嫿莞爾,“美容院門口的路邊有監控,當時是你襲擊我,我是正當防衛,報警我也冇錯。條件我擺在這裡了,你愛答應就答應,不答應,就熬著吧。”

華棋柔扭頭就走。

蘇嫿衝著她的背影,輕飄飄地說:“提醒你一下,顧傲霆手裡的那個瓶子,也是我粘上去的。他去找我師父,我師父也無能為力。熬了幾個月,最後不還是乖乖來找我解決?他那個瓶子能熬,你這個可熬不了,你的臉,會,爛,完。”

最後三個字,她一字一頓。

華棋柔不見棺材,不落淚。

鼻子哼出一聲冷笑,她扭著腰走得更快了。

出了彆墅區大門。

她拿起手機給華天壽打電話,“爸,解藥三天內,你能配出來嗎?”

華天壽在電話裡咳嗽兩聲,說:“有難度。”

華棋柔埋怨道:“那小丫頭是你徒弟,你徒弟搞的東西,你這個當師父的,居然搞不出解藥?”

“蘇嫿本就是帶技學藝,能力在我之上,很正常。我從你臉上的血液裡化驗出,成分有漆樹汁、桃毛、柳絮、獼猴桃絨、毛豆絨,還有幾種奇奇怪怪的東西,聞所未聞,也不知她從哪裡搞來的。我得拿去讓醫院的老朋友幫忙化驗,三天的話,壓根就不夠,還得去找材料。找到材料,還得配製、實驗,還不一定能解開。”an五

一聽這話,華棋柔簡直要氣死了。

癢得鑽心。

可是一下子往外掏五千萬,割肉一般疼。

還要跪三天三夜,她哪吃過那樣的苦?

但是如果不答應蘇嫿,三天後就要掏一個億,跪六天六夜,她更難以承受。

思來想去,猶豫半天,華棋柔一狠心,朝蘇嫿家走去。

就當花錢消災吧!

五千萬,全當給蘇嫿燒紙了!

她在心裡惡毒地詛咒著蘇嫿。

華棋柔來到蘇嫿家門前。

蘇嫿早就回屋了。

華棋柔衝著窗戶喊道:“姓蘇的,我答應你!”

蘇嫿早就料到會是這麼個結果,推開窗戶,說:“那你把錢送給阿忠家人吧,電話號碼你肯定有。”

華棋柔還想狡辯。

蘇嫿說:“不用狡辯了,大家都心知肚明,給完錢,去跪吧,我會派人看著你。三天後,你來找我拿解藥。”

華棋柔眼珠子一轉,“你不會言而無信吧?”

蘇嫿冷笑,“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愛信不信,決定權在我手上。”

華棋柔如今就是砧板上的肉,刀在蘇嫿手裡。

她隻能任由她宰割。

她撂下一句狠話,“量你一個小丫頭片子,也不敢欺騙我,惹惱了我,大家魚死網破!”n

一下子拿五千萬出來,於她這種靠丈夫養的貴婦來說,挺頭沉。

但是向楚硯儒要,少不了又得被他盤問一番。

華棋柔怕車禍的事暴露,也怕和索刃的姦情東窗事發。

能少一事,少一事吧。

華棋柔開了張支票,派保鏢送到阿忠妻子家裡。

她找了個診所,把臉上的傷口處理了一下,帶著保鏢去了阿忠的墳前。

蘇嫿派的人早就到了,虎視眈眈地瞅著,監工一樣。

華棋柔的保鏢,把一個墊子放到墓碑前,說:“夫人,您請跪。”

華棋柔總覺得這話裡帶著諷刺,狠狠剜了他一眼,一彎腰,雙膝跪到上麵,不情不願的。

要不是蘇嫿派人守著,她就拉個躺椅,躺著了。

活這麼久,除了父母和丈夫,她何曾跪過其他人?

吃了蘇嫿給的小藥丸,臉上癢得冇那麼厲害了,是能忍住的癢。

有了精力,華棋柔那些陰鷙之氣又來了,瞪著阿忠的墓碑,在心裡把蘇嫿罵了又罵。

恨不得她下十八層地獄!

山上風大。

忽然一陣野風颳過。

原本晴空萬裡的天氣,刹那間黑下來。

“轟隆隆!”

一聲驚雷擦著華棋柔的頭皮過去了。

差點把她霹死。

嚇得她急忙捂著耳朵,渾身像過電了似的,抖個不停!

再看向阿忠墓碑上的照片時,隻覺得那張老實忠厚的臉,突然變得陰森恐怖。

華棋柔“啊”的一聲尖叫,抱著頭,爬起來,就想跑。

被蘇嫿派來的人按住肩膀,“楚太太,說好的三天,一天都不能少,你就好好跪吧,否則彆想要解藥,這是蘇小姐的原話。”

華棋柔抬起頭,狠狠瞪了他一眼,奈何受製於蘇嫿。

她敢怒不敢言。

夏天天氣變得快。

幾個響雷過後,大雨傾盆而下。

眨眼間,就把華棋柔淋成個了落湯雞。

保鏢急忙去山下取傘。

等傘拿上來的時候,華棋柔已經被大雨澆得渾身直抽抽,又冷,又痛苦,像犯了病的癲癇症患者,就差口吐白沫了。

白天還好些。

到了晚上,哪怕保鏢打著手電筒,她還是嚇得瑟瑟發抖。

就好像阿忠隨時要從墳堆裡蹦出來,找她索命似的。

旁邊的樹林被山風颳得窸窸窣窣的,不知裡麵有什麼東西。

她又怕,又難受。

簡直要恨死蘇嫿了!

活了半輩子,她就從來冇這麼恨過一個人!

被她恨之入骨的蘇嫿,這會兒也挺苦惱的。

賬戶裡無緣無故多了一個億,美金。

境外彙入,還是捐贈形式。

私人賬戶彙進來的。

國外銀行特彆注重客戶**。

她打電話問都問不出來,查也查不出來。

不知道是誰,突然給她捐贈了這麼一大筆錢。

可把她好奇壞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