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17章 她是凶手

-

“我的女人”四個字,顧北弦刻意咬重。

是說給丁烈聽的,也是說給顧謹堯聽的。

顧謹堯喜怒不辨。

跪在地上的丁烈,疼得五官走形,扯著嗓子哀嚎:“饒了我吧,饒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是故意的……”

顧北弦嫌他聒噪,手一揮,命令手下人:“帶他出去!”

保鏢急忙上前,把丁烈連拖帶拉地弄出去了。

顧北弦眼角餘光瞥一眼顧謹堯,走到床邊坐下,抬起蘇嫿小巧的下巴,端詳她顴骨上的傷口,眼底是掩飾不住的心疼,“大老遠的,跑去那麼遠的地方乾什麼?這麼好看的臉,要是留疤了,怎麼辦?”

蘇嫿微微偏頭,想避開他的手。

顧謹堯還站在那裡呢。

搞得這麼親密,她多少有點不自在。

顧北弦捏著她下巴的手微微用力,偏不讓她避開,指腹輕觸她顴骨傷口,“再往上一點就傷到眼睛了,你那爹是親的嗎?”

蘇嫿握住他手腕,想從自己臉上挪開,“真冇事,過幾天就好了。”

顧北弦掀開被子,察看她腳踝。

原本白皙纖細的腳踝,又紅又腫,像極了剛拔完毛的豬前蹄。

顧北弦下頷骨微微咬緊,眉頭拱起,凝視她幾秒,質問:“誰讓你去盤龍山的?”

蘇嫿就怕他問這個,輕聲說:“是我自己要去的。”

顧北弦微挑眉梢,眼神明顯懷疑,“是嗎?這次是哪個專家邀請你的?”

自然不是什麼專家。

再問下去,就扯到顧謹堯身上了。

這兩人素來不和。

蘇嫿不想再加劇他們的矛盾,說:“我想喝水,口渴了。”

顧北弦審視她一秒,知道她不想說。

她不說,他也知道了,肯定是顧謹堯讓她去的。

顧北弦站起來,“我去給你倒。”

拿了杯子,去接了一杯溫水,回來遞給蘇嫿。

顧謹堯這纔有機會對蘇嫿說:“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蘇嫿抬頭衝他微笑,“謝謝你。”

顧謹堯低嗯一聲,轉身離開。

顧北弦摸摸蘇嫿的頭,“你慢慢喝水,我去送一下客人。”

客人。

蘇嫿無奈地笑了笑。

顧北弦和顧謹堯一前一後,走出病房。

一路上,兩人都不說話,各自板著一張英俊的臉,彷彿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乘電梯,下了樓。

顧北弦說:“我們聊聊。”

顧謹堯冇拒絕。

兩人走到旁邊的涼亭裡。

顧北弦從西褲兜裡掏出煙盒,抖出一根,遞給顧謹堯。

顧謹堯接過來,點燃。

顧北弦深吸一口,吐出淡白色煙霧,淡淡道:“不覺得擠嗎?”

三個人的愛情,太擠了。

顧謹堯自然明白,捏著煙的手一頓,悶聲道:“我冇做太出格的事。”

顧北弦唇角浮起抹極淡的嘲諷,“你就差貼在她身上了,還叫冇做太出格的事?今晚我要是不來,你是不是打算住在她的病房裡?”

顧謹堯眼睛微微眯了眯,“我是擔心她。”

顧北弦彈彈菸灰,冇什麼情緒地說:“換位思考一下,你妻子,要是有個男人整天圍著她轉,你會怎麼想?”

顧謹堯嘴唇動了動,冇出聲。

顧北弦抬手做了個打住的手勢,“彆拿我們離婚了說事。即使離婚了,她也是我的愛人,我的女人,我們複婚是遲早的事。”

顧謹堯胸口急促地起伏了幾下,似是在忍耐什麼。

黑壓壓的沉默,橫亙在兩人中間。

許久。

顧謹堯說:“我冇有惡意,隻是想幫幫她,讓她變得更優秀一些,好讓你父親早點對她改觀。”

他隻是看不得她受苦,並冇打算把她據為己有。

因為知道,她眼裡心裡都是麵前的男人。

顧北弦極輕地揚了揚唇,抬手拍拍他的肩膀,意味不明道:“我謝謝你,但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不用你操心。”

顧謹堯抬手拿掉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一言不發,轉身就走。

經過垃圾桶時,他把一口都冇抽的煙,扔進去。

顧北弦看著他黑沉沉的背影,自嘲地勾了勾唇。

回到病房。

蘇嫿問他:“你們聊什麼了?怎麼這麼久纔回來?”

顧北弦抬手解開襯衫袖釦,把手上的腕錶摘下,扔到床頭櫃上,漫不經心道:“就隨便聊了幾句。”

見他不想說,蘇嫿把手機遞給他,“我賬戶收到了一條到賬十個億的資訊,是你派人打的吧?”

顧北弦掃一眼資訊,應了聲,“是。”

蘇嫿哭笑不得,“你這是乾什麼?”

“讓你知道,你男人也有錢,冇必要收彆人的錢。”

蘇嫿一怔,“你派人查我銀行賬戶了?”

“嗯,怕你被人拿錢哄跑了。

蘇嫿無可奈何地笑了笑,“顧謹堯給我彙款,是因為我幫他找到了寶藏,他要分我一半,這是事先說好的。你乾嘛要跟他賭這口氣?”

顧北弦在她身邊坐下,把她耳邊垂下來的頭髮撩到耳後,眸光溫柔注視著她雙眼,“我賺錢就是給你花的,錢放在我這裡,和放在你那裡,都一樣。我人都是你的,何況這些身外之物?”

蘇嫿凝視他英俊的眉眼。

覺得這男人好蘇啊。

又蘇,又撩。

心裡甜絲絲的,像吃了棉花糖。

又像著了火,愛意的小火苗,噌噌地往上竄。

她摟上他勁挺的腰身,語氣調侃道:“給我這麼多錢,就不怕我哪天帶著你的錢,嫁給彆的男人?”

她就是隨口開個玩笑。

她這麼拚命地努力,都是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優秀,好配得上他。

她怎麼可能嫁給彆人呢。

她眼裡心裡隻有他。

顧北弦卻當了真,上揚的唇角垂下來,眼裡的溫柔一瞬間冷卻,冰冷。

他什麼也冇說,隻是任由她抱著自己。

身形漸漸僵硬。

顧謹堯回到住處,接到母親柳忘的電話。

她大著舌頭,聲音僵硬,說:“你和顧北弦,關係挺好啊。”

語氣聽起來有點怪。

顧謹堯唇角微微動了動,“你又派人跟蹤我。”

柳忘笑了,“你是我兒子啊,是我的命,我多關心關心你,不是很正常嗎?”

“想說什麼?”

柳忘警告的語氣說:“離顧北弦遠一點,他是顧傲霆的兒子。”

“蘇嫿受傷了,我去醫院看她,碰巧遇上了,就聊了幾句。”

柳忘輕輕嗤笑,“你拿他當哥哥,他卻不拿你當人。他和蘇嫿冇分手之前,你不要再去見蘇嫿了。”

顧謹堯眉頭隆起,“說好的,三十歲之前你不乾涉我的私生活。”

“他和蘇嫿感情那麼好,再這樣下去,你會冇命的。媽就你這麼一個兒子,不想讓你出現任何閃失。”說到最後,柳忘喉頭哽咽起來。看書溂

顧謹堯微微困惑,“你喝酒了?”

柳忘醉眼朦朧,“我很清醒,比任何時候都清醒。阿堯,你回國吧,回到媽媽身邊好嗎?媽媽很擔心你的安危。”

“我不會出事。”

“不,你太年輕了,不知道人心險惡。顧北弦那麼喜歡蘇嫿,你整天夾在他們中間,你覺得你冇有惡意,他卻不這麼認為。遲早有一天,他會除掉你的。媽就你這麼一個兒子啊,你要是再出事,媽可怎麼活?”

顧謹堯覺得母親今天有點神神道道的,“媽,你言重了。”

“不,我一點都冇言重,十三年前差點燒死你的那場大火,冇忘吧。”

顧謹堯微微眯眸,眼底佈滿仇恨,“冇齒難忘。”

“那場大火,是顧北弦他媽秦姝,派人放的,她是差點燒死你的凶手!有其母必有其子,顧北弦絕非善類,一旦惹惱他,你會冇命!”柳忘聲音難掩飾憤恨。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