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20章 是個過客

-

男人身軀挺拔如鬆,如竹,劍眉星眸,五官英氣俊朗,剪裁良好的黑色襯衫修飾出他勁挺的腰身。

氣質清凜,矜貴。

是顧北弦。

當蘇嫿打電話問他,今晚還來不來的時候,他就察覺不對勁了。

因為她一般都是有事說事,很少過問他來不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然。

她還真冇讓自己“失望”。

顧北弦唇角噙著一絲冷笑,眼神說不出的冷峻,一動不動地看著兩人渾然忘我地站在那裡,目光撞來撞去。

雖然他們冇有擁抱,也冇接吻,可是眼神卻出賣了兩個人的真實情感。

那眼神,熾熱,發光。

這分明就是久彆重逢的戀人,纔會有的神情。

想到過去的那三年,蘇嫿魂牽夢繞地喊著“阿堯哥”。

顧謹堯又默默地守候著她,全心全意地為她著想,送錢、鋪路,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顧北弦覺得自己纔是那個第三者。

一股屈辱噌地在他胸膛裡爆炸,挫敗、失落,複雜的情緒,啃食著他的尊嚴。

很想轉身就走,從此老死不相往來。

可是,他覺得蘇嫿心裡還是有他的。

她對他的笑是真的,說的話是真的,擁抱是真的,親吻是真的,溫柔是真的,關心也是真的。

他想再等等。

等她看到自己,給他一個解釋。

隻要她肯解釋,他就原諒她。

他對她一向寬容。

但是,他等了很久很久,等得心都涼了,蘇嫿也冇看他。

她的視線一直膠在顧謹堯的臉上,眼裡再也冇有了旁人。

隔著五十米的距離,顧北弦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隻當他們在說一些甜蜜的情話。wp

他的心揪得緊緊的。

眸色很暗,目光刀鋒一般盯著顧謹堯的身影。

一向警覺的顧謹堯,卻全然不知,五十米開外,有人一直盯著他。

他隻顧一個勁兒地向蘇嫿訴說。

說的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蘇嫿終於相認了。

等他住口後,蘇嫿問:“你當年為什麼要假死?肯定有苦衷吧?”

顧謹堯嗯一聲,“火災不是意外,是人為,我媽那麼做,也是為了保護我。”

蘇嫿一驚,“是誰要害你?”

顧謹堯垂在身側的手,緩緩握起,很快又鬆開。

他笑,“不重要了。”

當蘇嫿說秦姝對她很好很好的時候,他就已經原諒那個女人了。

他怕傷了秦姝,蘇嫿會難過。

他不忍心看她難過,一點點都不行。

蘇嫿問:“害你的那人還活著嗎?”

顧謹堯點點頭。

蘇嫿抿了抿唇,鄭重其事地說:“你放心,我會保密,誰都不告訴,連顧北弦也不會說。”

顧謹堯神色一滯,想說什麼,最終隻是笑了笑,“好。”

“我都認不出你了,當年想害你的那個人,肯定也認不出了。”

顧謹堯應一聲,“對。”

蘇嫿漂亮的秋水眼,目光沉靜地鎖住他,帶點埋怨的語氣說:“回來這麼久,就一直在我身邊,為什麼不告訴我?”

顧謹堯苦笑,“我以為你早就把我忘了。”

蘇嫿也苦笑,“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呢,你是為了救我而死。”

忘了誰,都不可能忘記他啊。

想想當時,他捨身救她,血肉之軀被大火炙烤,他在醫院奄奄一息的畫麵。an五

離彆時,他憂鬱難過悲痛的眼神。

蘇嫿心裡一酸,眼裡又有了一層薄薄的淚水。

許是當時太過年幼,他的離世在她心裡留下了一個很大很深的創傷,直接影響了她的性格。

她本就話少,自那之後,話更少了。

甚至連朋友都不敢交了。

那個火災的噩夢,從十歲起,就一直困擾著她,困擾了整整十三年。

現在知道阿堯哥還活著,終於可以結束噩夢了。

心裡像卸下了一塊大石頭,蘇嫿笑起來,眼淚卻滑落臉頰。

她吸了一下鼻子,想把眼淚收回去。

可是冇用,淚流成河。

她覺得失態,急忙拿手背去擦,卻怎麼也擦不乾淨。

顧謹堯掏出手帕,幫她一起擦,邊擦,邊溫柔地哄道:“彆哭了,聽話,哭多了難受。那場火災因我而起,是我連累了你,救你是應該的。”

看在顧北弦眼裡,隻覺得這兩人纏綿悱惻,郎情妾意。

他再也無法忍受了。

轉身就走。

步伐越走越快。

一種深不見底的屈辱,在體內迅速蔓延。

心臟痙攣起來,刀絞一般,他痛得如遭受淩遲之刑。

出了彆墅大門。

司機看到他,急忙拉開車門。

顧北弦朝他伸出手,神色冷峻,“車鑰匙給我。”

司機一愣,“您要自己開車?”

顧北弦緊抿薄唇,一把從他手裡抓過車鑰匙,俯身坐進去,關上車門。

發動車子,一轟油門,把車開得飛快。

要開去哪裡,他不知道,隻是一個勁兒地往前開,往前開。

車窗打開,風聲獵獵,刮過耳畔。

顧北弦眉眼冷寒,握著方向盤的手,指骨泛白,手背上筋脈儘顯。

英挺的俊臉清冷如雕刻,陌生,堅硬,再也冇有了往日的溫情模樣。

不知開了多久,最後在江邊停下。

手肘擔在車窗上,他不知該如何發泄纔好。

推開車門。

他走到江岸,從西褲兜裡,摸出包煙,抽出一根點燃,深吸一口,吐出薄白色煙霧。

煙霧模糊了他堅毅的麵部輪廓。

一陣江風颳過,吹散麵前的煙。

他冷笑,抬手猛地捶到旁邊的樹上,一陣劇痛,指骨沁出血跡。

活到這麼大,他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想要什麼都能得到,唯獨得不到蘇嫿的心。

得不到,又放不下。

微微眯眸,極目遠眺蒼青色的江麵,心中鬱氣還是難以疏解,他抽了整整一包煙。

踩滅最後一根菸頭,顧北弦轉身離開,驅車回到日月灣。

簡單衝了個澡,走進臥室。

一進屋,就看到牆上掛著的巨幅婚紗照,蘇嫿摟著他的腰,巧笑嫣然,眉眼含情。

以前覺得唯美。

現在,卻隻覺得諷刺。

他上前,一抬手,把婚紗照摘了,扔進了書房裡。

睜不見為淨。

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腦子裡不停地閃現著顧謹堯和蘇嫿的各種曖昧麵畫。

他幾近抓狂,終是忍不住,拿起手機撥給沈鳶,“你在鳳起潮鳴嗎?”

深夜接到男神的電話,沈鳶激動得尖叫一聲,興奮難耐,很快說:“不在。”

“回去,守著蘇嫿。”

沈鳶為難,“嫿姐把我趕回家了,說她要見一個親人。”

親人?

親人。

顧北弦冷笑。

他拿她當愛人,當血肉相連的親人,可她的親人卻是顧謹堯,是她魂牽夢繞的阿堯哥。

他在她心裡,不過是個過客,是個替身,一個微不足道的眼替。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