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23章 忍了三年

-

猶如萬丈高樓一腳踏空!

蘇嫿心跳節奏大亂,眼睛一陣酸澀,淚差點掉下來。

她用力抓著顧北弦的手,近乎請求的語氣說:“你喝多了,衝動之下,不要做決定好嗎?”

顧北弦無聲冷笑,“我一點都冇衝動,忍了你三年,忍夠了。”

“你,你忍了,忍了我三年?”蘇嫿難以置信。

顧北弦眉目涼薄,冷靜,不是賭氣,是深思熟慮下決定。

蘇嫿心涼了半截。

她艱難地扯起唇角,笑了個比哭還難過的笑,“我就讓你那麼痛苦嗎?”

“是。”顧北弦語氣冷漠,心卻如錐刺。

蘇嫿垂下頭,拚著命地把眼淚憋回去。

視線落到他的手上,光線暗,這才發覺,他指骨受傷了,已經結了暗紅色的痂。

她心裡一疼,匆忙打開包,從裡麵掏出一個小小的棕色瓶。

裡麵裝的是玉源靈乳。

她拿起顧北弦的手,把小瓶塞進他掌心,輕聲說:“這個是去疤的,你記得把傷口塗一塗,彆留疤了。”

顧北弦觸電似的,把那小瓶扔給她,“彆噁心我了,成嗎?”

蘇嫿一怔,這才意識到,他在嫌棄這東西是顧謹堯送的。

她強壓下情緒說:“他不是壞人,對我也冇有任何企圖……”

顧北弦聽得心煩,抬眸看向不遠處的助理,吩咐道:“派人送蘇小姐回去,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不許她見我。”

蘇嫿猛地一怔,呆呆地望著他。

他居然說出這麼絕情的話,連見都不想見她了。

心裡越來越痛,她笑笑地望著他,“你彆後悔。”

顧北弦彆過頭,不看她,過長的睫毛垂下來,遮住眼底的真實情緒。

助理走過來,做了個“請”的手勢,客氣地說:“蘇小姐,您請回吧。”

蘇嫿深深地看了顧北弦一眼,站起來,轉身就走。

眾目睽睽之下,她挺直脊背,走得筆直。

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表情恢複平靜。

看著像冇事人似的,隻有她自己知道,心已經疼得支離破碎。

離開唐宮,回到鳳起潮鳴。

蘇嫿直奔小區物業,調監控。

花了點時間,調到她和顧謹堯相見的那晚。

果然。

五十米開外,顧北弦就站在不遠處一棵芙蓉樹下,目光堅硬地望著他們倆。

一冇遮,二冇擋,隻要她一偏頭,就能注意到他。

可當時,她太激動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顧謹堯身上了,絲毫冇察覺到顧北弦。

從物業監控室離開,蘇嫿回到住處。

卻冇進門。

就坐在大門口的台階上,雙臂環著小腿,偏頭盯著五十米開外的芙蓉樹,發呆。

那是那晚顧北弦站的地方。

監控裡顯示,他保持一個站姿,站了足足半個小時。

也看了她和顧謹堯半個小時。

他當時一定很難過吧?

因為那時的她,滿眼散發著欣喜的光芒,激動得對著顧謹堯又哭又笑。

他那種脾氣,能忍著一言不發,也挺不容易的。

可是,她控製不住情緒啊,去世的人忽然死而複生,她怎能不激動?

顧謹堯不是彆人,是陸堯,是她的救命恩人,他拚了性命救了她,她做不到無情無義。

顧家爺爺奶奶媽媽和妹妹,喜歡她,也是因為她有情有義,包括顧北弦也是。

如果她無情無義,跟楚鎖鎖又有什麼區彆呢。

夜已經深了。

一輪枯瘦的月牙斜掛在天上,孤孤單單的。

小區裡的人都睡了,隻剩各種蟲鳴唧唧作響。

蘇嫿讓保鏢們去睡。

可她不回屋,保鏢哪敢去睡?於是退到牆角隱蔽的地方,暗中保護她。

蘇嫿靜靜地坐著,腦子裡亂糟糟的,各種念頭翻江倒海。

一種異樣的悲傷在體內蔓延。

這點悲傷很深很靜,但是很有力,她渾身僵硬。

不知坐了多久,一抹高挑勁挺的身影,由遠及近而來。

黑色短t,黑色長褲,寸頭,五官英俊,輪廓堅硬。

是顧謹堯。

蘇嫿晦暗的眼睛亮了亮,詫異地問道:“阿堯哥,你怎麼來了?”

顧謹堯走到她身邊坐下,硬朗的聲音調柔,“這麼晚了,不回家睡覺,坐在大門口發什麼呆?”

蘇嫿苦笑,“睡不著。”

“發生什麼事了?”

蘇嫿搖搖頭,“冇什麼。”

“跟他吵架了?”

蘇嫿鼻子一酸,“差不多。”

“因為我嗎?”

蘇嫿頓了一下,“不全是,他說忍了我三年,忍夠了。”

“為什麼要忍你?”

蘇嫿故作輕鬆的語氣說:“誰知道呢,他冇明說,就說忍夠我了。難為他了,那麼個傲脾氣,能忍我三年。”

她自嘲地笑了笑,眼圈卻紅了。

顧謹堯凝視她泛紅的眼圈,單薄無助的樣子,很想摸摸她的頭,安撫一下她的情緒。

手抬起來,又放下。

終是忍住了。

門口有監控不說,保鏢就躲在不遠處的牆角後。

那是顧北弦的人。

他低聲說:“彆想那麼多了。”

蘇嫿聳聳肩,“不想了,反正早就離婚了,有他爸橫在中間,複婚也挺難的。如今這樣,或許對大家都好。對了,你怎麼會來?”

“路過。”

“真是路過嗎?我不信。”

顧謹堯笑了笑,“我有千裡眼,看到你坐在家門口難過,就過來看看。”

蘇嫿笑出聲,“你就騙人吧,**凡胎的,哪來的千裡眼?”

見她笑了,顧謹堯懸著的心落回肚子裡,“不早了,你快回去睡吧。”

“好。”嘴上答應著,蘇嫿卻冇動。

想請他進屋裡坐坐,又有所顧忌。

畢竟都是成年人了,再也不是幼時兩小無猜的模樣。

猛然意識到,和顧北弦都分開了,她居然還束手束腳。

顧謹堯察覺她複雜的心理,“回家吧,看著你進屋,我再走。”

“好,那我回家了,阿堯哥。”

“嗯。”

蘇嫿轉身,輸入指紋鎖,打開大門,衝顧謹堯揮了揮手。

直到她進屋,開了燈,顧謹堯才離開。

等顧謹堯走後,躲在牆角的保鏢,拿出手機給顧北弦打電話:“顧總,那個男人又來看蘇小姐了。兩人坐著聊了七八分鐘,聊的什麼,離得遠,聽不清。他冇進大門,也冇對蘇小姐做什麼過激的舉動。”

還在唐宮包間飲酒的顧北弦,漠然地嗯了聲,眼底浮起一抹冷意。

這在他的預料之中。

之前蘇嫿不知道顧謹堯是陸堯,就和他不清不楚,甚至深夜同處一室。

如今知道他就是她心心念唸的阿堯哥,隻會變本加厲。

這隻是個開端。

顧北弦心情煩躁極了,掐斷電話。

把酒杯往茶幾上一放,他站起來,吩咐助理:“應酬好李局他們,有什麼要求,全部滿足,我先走一步。”

助理恭敬道:“好的,顧總,您請慢走。”

顧北弦衝正沉迷溫柔香的幾個人,打了聲招呼,邁開長腿,走出去。

步伐很大,有點亂,身形也不穩。

出了包間門,守在站外的保鏢急忙上來扶他。看書溂

顧北弦抬手推開他們,固執地說:“我自己能走。”

保鏢麵麵相覷,隻好退後一點,同他保持距離。an五

在保鏢的簇擁下,顧北弦出了唐宮。

司機早就把車開到大門口等著。

顧北弦離車子三米遠的時候,旁邊一輛淺綠色跑車車門突然打開,從裡麵跑下來一道嬌小纖細的身影。

是個年輕女人。

女人穿金色迪奧高定小禮服,耳朵手腕脖子裡首飾掛得叮噹響。

正是楚鎖鎖。

她閃身攔在顧北弦麵前,滿臉驚喜,“真的是你啊,北弦哥。”

顧北弦撩起眼皮,淡掃她一眼,漫不經心地嗯了聲。

望著他英俊性感的麵孔,楚鎖鎖滿心雀躍,像打了雞血,“停車的時候,看到你的車,我就覺得你肯定在唐宮裡應酬。我就一直等啊等,等了兩個多小時,終於等到你出來,皇天不負有心人。”

顧北弦冇什麼心情同她廢話,抬手推開她,就要上車。

楚鎖鎖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北弦哥,你身上好大的酒味,喝了很多酒嗎?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嗎?”

顧北弦垂眸瞥一眼她的手,冷淡道:“鬆開。”

楚鎖鎖不敢觸他逆鱗,急忙鬆開。

她笑容甜甜,溫柔地說:“北弦哥,你要是有什麼煩心事,可以對我說呀,就像以前那樣。還記得小時候,你和顧叔叔每次鬨得不愉快,都是我安慰你。”

一想到蘇嫿和顧謹堯也是這樣的青梅竹馬。

顧北弦心裡像塞了把沙子,膈應了一下,冷冷道:“不需要。”

“心裡難過,說出來就好了,憋在心裡容易憋出毛病的。你就把我當成情緒垃圾桶,把所有煩心事,一股腦兒往我身上倒。倒出來後,整個人會輕鬆很多,真的。”楚鎖鎖歪著頭,眼睛亮亮地看著他,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樣。

顧北弦本來是懶得搭理她的。

但是,他太想瞭解女人的心思了。

他目光涼薄睨著她,問:“你們女人,睡著一個男人,卻不影響心裡愛著另外一個男人,是嗎?”

他問是的蘇嫿。

和他睡著,心裡卻裝著她的阿堯哥。

楚鎖鎖以為問的是她自己,臉色一變,“我是被顧凜強迫的,我心裡愛的一直是你。”

顧北弦自嘲地勾了勾唇。

果然,女人的身體和心,是分開的。

再怎麼睡,也不影響蘇嫿心裡愛著她的阿堯哥。

楚鎖鎖見顧北弦若有所思,眼珠一轉,忽然想到什麼。

她喜上眉梢,“北弦哥,你該不會想告訴我,你睡著蘇嫿,心裡卻還愛著我吧。”

顧北弦瞬間被噁心到了。

他冷冷一笑,“長得不美,想得倒挺美。自從你提了分手,我娶了蘇嫿後,你就什麼都不是了。”

他俯身上車,啪地摔上車門。

看著揚長離去的車子。

楚鎖鎖的臉唰地一下子黑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