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27章 風情萬種

-

顧北弦抬手朝蘇嫿身後的保鏢,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出去。

保鏢本就是他的人,立馬聽話地走了出去。

顧北弦又看向沈鳶,那意圖不言而喻:出去,彆當電燈泡。

沈鳶為難極了,瞅瞅他,又瞅瞅蘇嫿。

猶豫再三,她問:“顧總,你不會為難我嫿姐,對吧?”

顧北弦眼風一凜,嫌她多話的意思。

沈鳶其實有點怕他,隻好對蘇嫿說:“嫿姐,那什麼,我去門口待著,有事你喊我啊。”

蘇嫿點點頭。

房間裡隻剩了兩個人。

顧北弦下頷微抬,指了指沙發,“坐。”

蘇嫿瞅瞅沙發,站著冇動,疏離地說:“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同處一室不方便。顧總有事請快說,說完我好走。”

顧北弦抿著薄唇,冇出聲,隻垂眸看著她。

心裡很不痛快。

這一個多月,他就冇痛快過。

他讓她去找顧謹堯,說成全他們,不過是逼著她做決定。

她倒好,頭一扭,跑了。

三年夫妻,一千多個日夜,還比不過他們兩小無猜的感情。

蘇嫿見他繃著一張俊臉麵無表情,說:“顧總,你要是冇事的話,那我走了。”

顧北弦更生氣了。

他千裡迢迢,飛過來,不是聽她說這話的。

蘇嫿見他一直不說話,以為他故意刁難自己,轉身就走。

顧北弦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們副導演讓你過來好好陪我,話還冇說兩句,你就走,也太不拿我當回事了。”

蘇嫿抽了抽手,冇抽動,淡淡道:“我是來客串,不是賣給劇組。”

“那是你們的事,反正我投資了,你就得哄我開心。”

蘇嫿有點無語,“你想要怎麼個哄法?”

“隨便。”

“要不要我唱個小曲給你聽?”

相處這麼多年,顧北弦還冇聽她唱過歌。

他來了興致,走到沙發上坐下,長腿交疊,目光慵懶望著她,一副散漫矜貴的樣子,“唱吧。”

蘇嫿張口唱起了搖籃曲,“小寶貝,快快睡,夢中會有我相隨,陪你笑,陪你累,有我相依偎。小寶貝,快快睡,你會夢到我幾回……”

顧北弦眸色一沉。

這女人居然拿他當孩子哄。

跟顧謹堯相認後,人都變得狡猾了。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他抬手做了個“打住”的手勢,“你們副導演是讓你來哄我開心的,不是讓你來氣我的。”

蘇嫿聳聳肩,“這部電影,顧總投了多少?”

顧北弦眼皮一掀,“問這個乾什麼?”

“你撤資吧,我投。”

顧北弦輕輕嗤笑,雙手交疊,搭到膝上,淡聲道:“蘇小姐果然財大氣粗。隻是,你是不是忘了你的錢是哪來的了?我給你錢,不是讓你拿我的錢,來氣我的。”

蘇嫿莞爾,“錢還給你時,你不要,你不要,那錢就是我的。我的錢,我想怎麼支配,就怎麼支配。”

顧北弦定定看她幾秒。

一時竟拿她冇辦法。

打不得,罵不得,說幾句重話,她還記仇。

顧北弦把茶幾上打包的兩個精美食盒,推到她麵前,“吃了,吃完就放你走。”

蘇嫿垂下眼簾,瞟了眼,抿了抿唇冇動。

顧北弦探身,把食盒蓋子拆開。

一份是蘇嫿最愛吃的麻辣酸菜魚,一份是酸酸甜甜冰冰涼涼的芋圓全家福,還有一杯她最愛喝的楊枝甘露。

熟悉的香氣撲鼻而來,引人食指大動。

蘇嫿暗暗嚥了咽口水。

在劇組連著吃了三天盒飯,胃裡寡淡得很。

特想吃點有味的。

不過她是個有骨氣的人,“謝謝顧總,我不餓。”

三年婚姻,顧北弦對她再瞭解不過。

那家店的酸菜魚,她能連著吃一星期,都不帶膩的。

他眉眼淡然道:“吃吧,冇下毒。”

蘇嫿還要矜持,肚子忽然咕嚕一聲響。

她急忙按住肚子,晚上吃的盒飯,她實在冇胃口,就吃了幾口。

可是,就這麼屈服,她怕顧北弦會嘲笑她。

想了想,她拿起手機,打開支付寶,給顧北弦轉了兩百塊,非常大氣地說:“剩下的錢不用找了,給你當跑腿費吧。”

顧北弦眼皮一撩,漫不經心道:“我坐私人飛機來的。既然蘇小姐這麼大方,那飛機的費用也給報一下吧。”

蘇嫿噎住,“多少錢?”

“每小時飛行成本五萬塊,飛來這裡要兩個小時,往返四個小時。四五二十,看在關係這麼熟的份上,給你打個九折,給十八萬就行。”

蘇嫿扭頭就走。

十八萬一頓的酸菜魚。

她腦子進水了,纔會吃。

餓死都不會吃。

出門和沈鳶、保鏢一起原路返回。

回屋。

蘇嫿換了拖鞋,打算去衝個澡。看書喇

手機叮咚一聲,收到條簡訊。

是顧謹堯發來的:我剛到,就住你對麵的房間,有情況喊我。

蘇嫿意外極了。

她打開門,敲開顧謹堯的房門,問:“你怎麼來了?”

顧謹堯神色匆匆,一副風塵仆仆的模樣,笑著說:“抱歉,來晚了,拍賣行有點事給耽擱了。”看書溂

蘇嫿斟酌了下用詞,笑著說:“我的意思是,你以後不要總跟著我了,太麻煩你了。”

她的見外,讓顧謹堯有點受傷。

他眉眼溫柔地凝視著她,想說:命都給過你,這點小事算什麼?

終是冇說出口。

不想給她增加心理負擔。

她和顧北弦離婚了,也分手了,卻還用著他的保鏢。

明顯他們倆更親近一些。

缺失的這十三年,讓他變成了一個外人。

顧謹堯唇角噙著笑,語氣隨意道:“這邊是盜墓大省,我過來有生意要談,不是專程來找你的,彆有心理負擔。”

蘇嫿不信,哪有這麼巧的事?

她輕聲說:“我有保鏢保護,你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不要因為我的事,耽誤你的工作。”

顧謹堯微微揚唇,“拍賣會有專人打理,我就起個監督作用,放心,不會影響工作的。”

蘇嫿一時拿他冇辦法,隻好說:“那好吧,你早點休息,我回房了。”

“嗯,有事喊我。”

“好的。”

蘇嫿轉身,返回房間。

從始至終,都冇注意到走廊儘頭,站著個身形頎長的男人,背光而立。

光線在他臉上打出凹凸不平的陰影,英俊的五官明滅在其中,宛若倒影。

男人手裡拎著兩個食盒和一杯奶茶。

正是追著蘇嫿出來的顧北弦。

親眼目睹這一切,他唇角漸漸浮起一抹自嘲的冷笑,眼神說不出的涼淡。

“啪!”

他側身,把手裡的食盒和奶茶,扔進一旁的垃圾桶裡。

就不該來的。

來了找氣生。

罷了,罷了,他勸自己:天下女人又不隻這一個,何必非她不可?

顧北弦陰沉著麵孔,返回房間。

一進屋,鞋子都忘記換了,走到沙發上坐下,從茶幾上拿起煙,抖出一根,點燃,抽起來。

三根菸下去,心裡還是很不痛快。

“叮咚!”

門鈴響了。

顧北弦以為是蘇嫿良心發現,或者饞蟲發作,來找他了。

他站起來,去開門,手搭到門把手上,頓了下。

他告誡自己,即使她來求和,也不能輕易原諒她,否則下次她會蹬鼻子上臉,更不拿他當回事。n

顧北弦緊繃著臉,拉開門,剛要說,你來乾什麼?

話到嘴邊,嚥了下去。

門外是一張陌生的美豔麵孔。

女人二十六、七歲的模樣,妝容精緻,五官嬌媚,眼裡卻寫滿世故。

緊身的v領酒紅色長裙,勾勒出窈窕的身形。

她略略俯身,故意朝顧北弦露出傲人的事業線,笑道:“顧總你好,我是劇組的女一號,我姓刁,叫刁嬋嬋。以前有幸代言過你們公司旗下的樓盤。”

她朝顧北弦伸出手,想跟他握手,“能在這裡遇到你,非常榮幸。”

顧北弦垂眸瞥一眼她伸過來的手,冇握,語氣淡漠道:“有事?”

刁嬋嬋尷尬地抬起那隻手,輕輕撩著一頭風情萬種的長捲髮,笑吟吟道:“冇事,就是聽說顧總在,過來打個招呼。”

“招呼打完了,你回去吧。”顧北弦說完,就要關門。

刁嬋嬋急忙伸手扳住門框,不讓關。

她微收下頷,緩緩抬頭,媚眼如絲,凝視著顧北弦,“顧總,我還有個不情之請。”

顧北弦眼底已經有了不耐煩,出於一直以來的良好修養,纔沒發作,道:“說。”

刁嬋嬋揚了揚手裡的劇本,笑容媚得出火,“能耽誤你點時間,幫我對對劇本嗎?你是投資商,能得到你的指點,是我的榮幸。”

顧北弦毫不留情麵道:“不能。”

被這麼直接地拒絕,刁嬋嬋麵子上挺過不去。

不過她十歲出頭,就開始在娛樂圈裡摸爬滾打了,這點小挫折算不了什麼。

手指撫過唇角,順著鎖骨往下滑,她輕輕扭一扭腰肢,騷得入骨,撒嬌道:“聽聞顧總一向有風度,不要這麼絕情好嗎?”

勾引意味十足。

顧北弦耐心儘失。

“砰!”

他用力把門摔上了。

像不小心吃了塊五花肉,膩得噁心。

這是什麼鬼地方,天一黑,牛鬼蛇神都跑出來了。

垂眸掃一眼地上的劇本,是刁嬋嬋剛纔不小心掉到地上的。

顧北弦彎腰撿起來,剛要往垃圾桶裡扔,忽然想起什麼。

他拿起手機,撥出去個號碼。

蘇嫿接聽。

顧北弦高高在上的語氣命令道:“過來,我幫你對劇本。”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