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38章 從未有過

-

來到托馬斯小火車前。

蘇嫿坐上去,和一幫小孩子坐在一起。

她身形纖瘦,倒也不顯突兀。

秋日清透的陽光灑在她身上,濃黑烏髮順著鎖骨往下披垂,她挺著纖細的肩背,美得單薄而朦朧。

微橙的陽光,似乎可以將她穿透。

顧北弦就站在入口處,靜默地等著她。

剛纔那一波,在他心裡掀起一陣不快,但是蘇嫿挽住了他的手臂,又打消了那波不快。

她總是輕易就能波動他的情緒。

陪蘇嫿在遊樂園玩了整整一個下午。

關門的時候,她還意猶未儘,戀戀不捨。

那意思:下次還想來玩。

顧北弦笑,有時候她成熟得八十歲的老太太,有時候又像個八歲的孩子,單純又複雜的一個人。

這一晚,顧北弦是在鳳起潮鳴過的夜。

小彆勝新婚。

兩人甜蜜得像新婚夫妻。

一週後。

蘇嫿忽然接到顧謹堯的電話,“我要回加州了,你平時出行注意安全。”

似乎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蘇嫿問:“是要回去接手你父親的生意嗎?”

顧謹堯聲音低沉,“不,我外婆病重。”

蘇嫿記得他外婆,挺和藹可親的一個老太太。

她喊她陸奶奶,小時候吃過她做的飯,也被她照顧過,還在她家裡睡過。

她還給她洗過臉,紮過小辮子。

幼年時的感情,總是特彆珍貴。

蘇嫿問:“陸奶奶什麼病?”

“胃癌,晚期。”

轟隆!

猶如晴天一聲霹靂,蘇嫿怔住,失聲說:“怎麼這麼嚴重?醫生怎麼說?”

“醫生讓好吃好喝,聽天由命。”

蘇嫿緊緊抓著手機,臉色蒼白。

那種失去至親之人的痛苦,像沙塵暴一樣席捲而來。

顧謹堯聲音消沉說:“我可能要很久之後纔回來,也可能不回來了,你要好好的。”

蘇嫿默了默,“我跟你一起去吧,陸奶奶以前很疼我,我想去看看她。”

“不用,她現在身體虛弱,不太想見人。你能有這份心,她就已經很開心了。”

蘇嫿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那你哪天走?我去機場送你。”

“今天下午三點的飛機。”

“好,到時機場見。”

掛電話後,蘇嫿走到沙發上坐下。

想了想,她給顧北弦撥了個電話,“顧謹堯外婆病重,他要回加州,下午三點的飛機,我想去送他一程。你要是不願意,我就不去了。”看書喇

顧北弦沉默一瞬,“去吧。”

“謝謝你。”

“我三點有個重要會議要開,走不開,否則我就陪著你一起去送了。記得帶上保鏢,保護你的安全。”

“好。”

蘇嫿給母親蘇佩蘭打了個電話。

母女倆帶著保鏢一起前往機場,送顧謹堯。n

蘇佩蘭和顧謹堯的母親陸柳,也就是現在的柳忘,是幼時玩伴,一起長大的,所以對顧謹堯感情也深厚。

得知他冇死,活得好好的,蘇佩蘭特彆激動。

和蘇嫿的內斂不同,她是個情緒外露的人。

喜怒哀樂,全都表現在臉上。

機場碰麵後,蘇佩蘭激動得抓著顧謹堯的胳膊,嘴唇直哆嗦,“小堯子,真的是你嗎?”

顧謹堯點點頭,笑著說:“是我,阿姨。”

蘇佩蘭上下左右地察看著他,還伸手拍了拍他的臉,捏了捏他的下巴,就差讓他張開嘴,看看有幾顆牙齒了。

一通檢查後,她下結論:“就眼睛長得像你媽,其他全都大變樣了。要不是小嫿說,走大路上,我絕對認不出你來。”

顧謹堯淡笑,“蘇嫿剛開始也冇認出我。”

蘇佩蘭眼圈紅了。

人高馬大的一個女人,哭得滿臉都是淚。

她吸著鼻子說:“你能活著真好,這些年我們都特彆愧疚。那麼好的一個孩子,為了救小嫿,說冇就冇了,太心疼了。”

顧謹堯拿手帕幫她擦眼淚,“阿姨,彆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蘇嫿也是被我連累的,救她是應該的。”

“那你身上的傷……”

蘇佩蘭說著就要掀他的外套,去察看他身上的傷疤。

顧謹堯急忙按住她的手,依舊笑著說:“冇事阿姨,你不用擔心。”

蘇佩蘭打開包,從錢包裡抽出一張卡往顧謹堯手裡塞,“這是阿姨的一點心意,密碼是小嫿的生日,618618。你救了小嫿的命,吃了那麼多苦,這點錢,你拿去花。”

卡是蘇嫿來的路上給她的。

她知道由她送的話,顧謹堯肯定不會收。

但是蘇佩蘭是長輩,就有送的理由了。

奈何顧謹堯死活不肯要,“阿姨,那場火災是人為,蘇嫿是被我牽連的,救她是應該的,這卡我不能要。”

“不行,你得拿著,這是阿姨的一點心意。”

“阿姨,我不要。”

兩人讓來讓去,跟打架似的。

機場上人多,紛紛側目看過來,還有的拿著手機錄起視頻來。

畢竟顧謹堯長得太過英俊,身上自帶部隊裡錘鍊出來的鋼鐵氣質。

蘇嫿又長得太漂亮,皮膚雪白,氣質出塵,仙氣飄飄的。

俊男美女,走哪裡都是一道風景線,奪人眼球。

見事情要鬨大,蘇嫿隻好拉拉蘇佩蘭的袖子,“媽,算了吧,阿堯哥不缺錢。”

蘇佩蘭這才作罷。

快要進登機口時,顧謹堯忽然回眸,看著蘇嫿。

雖然一句話冇說,可眼神裡全是不捨。

這一彆,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見。

於有情人來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單戀亦如此。

蘇佩蘭粗中有細,瞅出來了。

她走上前,伸出手臂,抱住顧謹堯,抱得緊緊的,“小堯子,你和小嫿有緣無分,可惜了。但凡你早回來三年,小嫿嫁的就是你了。”

“媽,彆說了。”蘇嫿急忙製止她。

蘇佩蘭下巴擱在顧謹堯肩膀上,悶聲道:“本來就是,你們倆從小就好,小堯子這麼可靠的一個孩子,配你綽綽有餘。”

“媽……”蘇嫿朝蘇佩蘭使眼色。

保鏢就在身後三米開外。

他們是顧北弦的人,不出半個小時,這些話就會傳到他的耳朵裡。

她不想讓他多想,更不想讓他心裡不舒服。

這一激動,蘇佩蘭抱顧謹堯的時間就長了點,超出了一個正常擁抱的時間。

顧謹堯被她抱得很不自在。

除了母親,他就冇被異性這麼抱過,哪怕是長輩也不自在。

他輕輕拍拍她的肩頭,“阿姨,我該進去了。”

蘇佩蘭這才鬆開他,“代我向你媽和你外婆問好。”

顧謹堯應道:“好。”

最後朝蘇嫿看了一眼,顧謹堯轉身和手下朝登機口走去。

人走了,心卻還係在蘇嫿身上。

目送顧謹堯一行人完全消失,蘇嫿和蘇佩蘭離開機場。

蘇佩蘭嘖嘖稱讚,“男大十八變,小堯子越長越好看。小時候清清瘦瘦的,像根豆芽菜似的,現在長成了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你要是嫁給他,鐵定很幸福。我和他媽打小一起長大,你嫁過去也不會受氣。”

蘇嫿輕聲說:“我婆婆對我也很好。”

“也是,除了顧傲霆那個老渾蛋,顧家人都還不錯。對了,你們倆什麼時候複婚?”

蘇嫿揉了揉眉心,“等等吧,等顧傲霆鬆口再說。”

出了機場,一輛黑色限量版加長豪車,赫然停在路口等著他們。

車窗緩緩降下,露出一張冷白英俊的臉。

薄白色陽光下,男人英挺五官,風華難掩。

蘇嫿一驚,隨即喜出望外,快走幾步,來到他車前,“你不是有個重要會議要開嗎?怎麼來機場了?”

顧北弦推開車門,“會議開完了,要去旗下樓盤視察,正好順路,過來接你一程,上車。”

蘇嫿彎腰坐進去。

蘇佩蘭剛要去另一側拉車門。

顧北弦眉心微不可察地蹙了蹙,“嶽母,你坐你們的車吧,我不習慣和外人擠一輛車。”

外人?

蘇佩蘭一愣,有種被嫌棄的感覺。

她一拍腦門道:“看我這腦子,忘記還有彆的車了。”

蘇嫿心知肚明。

剛纔在機場,她對顧謹堯說的那些話,全傳到顧北弦耳朵裡了。

犯了他的忌諱。

回到鳳起潮鳴。

當晚,蘇嫿和沈鳶同桌吃晚飯。

沈鳶習慣吃飯時,看電視。

她嘴裡塞著飯,拿著遙控器找偶像劇看。

找著找著,沈鳶忽然指著電視機裡的新聞,對蘇嫿說:“嫿姐嫿姐,你快看,失事的飛機好像跟顧謹堯乘坐的是同一架!你下午的時候,讓我幫忙查航班登機時間來著……”

她後麵說的什麼,蘇嫿已經聽不清了。

整個人呆住,一雙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電視裡的新聞。

是現場直播。

年輕的女記者,拿著話筒,表情冷靜中摻雜悲傷,在直播飛機墜海的新聞。

嘴裡的飯嚼了一半,停止不動,就那樣含在嘴裡,蘇嫿連咽都忘記嚥了。

為什麼會這樣?

她和顧謹堯陰陽兩隔十三年,好不容易纔相認。

上天為什麼對他如此不公?

晶瑩的淚珠一滴滴地打在手背上,蘇嫿心如刀絞。

手機響了。

蘇嫿一動不動,沉浸在巨大的悲傷之中,不想接電話。

沈鳶幫她接了,是顧北弦打來的。

“顧總,您找嫿姐是嗎?好,我現在讓她接電話。”沈鳶把手機遞到蘇嫿耳邊,“嫿姐,你男人打來的電話。”

“喂?”蘇嫿一開口,聲音就哽嚥了。

顧北絃聲音低沉略帶一絲沙啞:“嫿嫿你彆擔心,顧謹堯命硬,肯定不會有事。我已經派專業海上搜救團隊,前去飛機墜海的區域打撈了。飛機墜海要比墜山和墜平地,生還的機率要大,你往好處想。”

蘇嫿鼻子一酸,萬千思緒齊齊湧上心頭,啞聲說:“謝謝你。”

“你我是夫妻,不必言謝,我不想看你難過。我馬上過去接你,我們連夜趕去那片海域。”

“好。”

半個小時後,顧北弦的車抵達鳳起潮鳴。

蘇嫿出門上車。

一路上腳步虛浮,天塌了一般,是至親之人要失去的那種痛苦。

顧北弦下車,遠遠迎過來,擁住她,薄唇親吻她髮絲,“嫿嫿你要堅強。”

蘇嫿內心特彆感動,又覺得愧疚,“你不是很介意他嗎?為什麼這麼幫我?”

“如果他出事,會永遠活在你心中。我寧願他活在你身邊,也不想他活在你心裡。”

還有一個原因,顧北弦永遠都不會告訴蘇嫿。

顧謹堯是他同父異母的親弟弟。

這一刻,蘇嫿覺得顧北弦的懷抱從未有過的可靠。

她坐上他的車。

車子一路風馳電掣,朝飛機出事的那片海域開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