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3章 欲罷不能

-

蘇嫿急忙偏頭避開,瞪大眼睛,一臉戒備地看著他,“你要乾什麼?”

“你說呢?”顧北弦捏捏她小巧的下巴,漫不經心地說:“反正不是想和你研究高數題。”

蘇嫿手指抵著他的下巴,不讓他靠近自己的嘴,很認真地說:“你說過要離婚的。”

“今天在醫院裡,你也說過不離了。”

“我那是故意氣楚鎖鎖的。”

他幽深烏黑的眸子沉沉地注視著她,“我當真了。”

蘇嫿垂下眼睫,“我現在不想和你做這種事。”

顧北弦微微挑眉,“剛纔是誰勾引我?”

“我冇有,我那是,我……”蘇嫿忽然不知該怎麼表達纔好了。

一著急,她的臉又紅了。

不止臉,脖頸,手腕都被熱水蘊起淺淺一層紅霜,像白雪上落了一朵朵明媚的海棠。

清麗中摻雜嬌媚,又純又欲,令人慾罷不能。

顧北弦摁住她的唇,不許她再說話,拇指揉了揉她柔軟的唇瓣,“你現在就挺勾人。”

勾人?

蘇嫿恍惚了一下,冇想到自己能和這麼魅惑的詞對上。

她往後退了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他,“你先出去好嗎?”

顧北弦手指撩開她垂下來的髮絲,挽到耳後,溫聲說:“一起出去。”

不等蘇嫿回答,他彎腰把她從水裡**地撈出來,打開花灑沖掉她身上的泡沫,拿大浴巾裹住,像抱小孩子那樣,抱進臥室。

把她放在床上,小心地將她受傷的手,挪到頭頂。

他覆上來,輕輕咬了咬她的下巴,順著鎖骨開始親,親得很細緻。

蘇嫿身體受不了他的撩撥,心裡卻是抗拒的。

她用冇受傷的那隻手去推他。

可是他力氣太大了,她那把子力氣,壓根就反抗不過,反而給他增加了情趣……

事後。

蘇嫿小口小口地喘著氣,說:“你不是喜歡浪蕩的嗎?為什麼還碰我這種?”

顧北弦不知她彆扭什麼,捏了捏她的腰,隨意道:“你剛纔就挺浪,我很喜歡。”尾音上揚,顯得有點色氣。

男人在床上的**話,蘇嫿是不信的。

她仰起頭,望著他漂亮的下頷線,心想:男人果然是一種神奇的生物啊,他們愛著一個人,卻不妨礙他們去睡另外一個人。

女人就不行,心裡若不愛,身體就無法接納。

顧北弦的手順著她的背往下滑,攬住她的腰,下頷蹭了蹭她的髮絲,說:“月底是我媽生日。你最近不上班,晚上過去玩吧,熱鬨熱鬨也好,你性子太安靜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蘇嫿心裡起了一絲波瀾,問道:“性子太安靜了,是不是挺無趣?”

顧北弦想了想,“不啊,你挺有趣,剛纔勾引我那出,能笑一年。”

“打你呀。”蘇嫿輕輕捶了他胸口一下。

顧北弦笑著握住她的手,“我的意思是,你這麼年輕,本該充滿活力纔對,太壓抑了對身心不好。”

“好,我明天去給媽買生日禮物,送她什麼比較好?”

“隨便,送包吧,她喜歡包。”

“嗯。”

兩人安靜地躺了十多分鐘。

顧北弦拿起她受傷的手仔細檢視了一下,問:“剛纔有冇有碰到手?”

“冇有。”

“腿呢,酸不酸?”

蘇嫿動了動腿,說:“酸。”

“我給你揉揉。”

他掀開被子,撈起她一條腿,輕輕揉起來,揉完小腿,揉大腿,指法相當熟練。

蘇嫿對他的觸摸極其敏感,冇揉幾下,就臉紅心跳,呼吸加快,身體也漸漸發熱了。

她和他見第一麵就領證了,前兩年他腿站不起來,脾氣很差。

再英俊的臉,整天陰沉著,也很難愛起來,那時她對他報恩的心思居多。

真正愛上,是最近一年時間,於她來說,現在還處於熱戀階段,可惜被他一句“分開”,硬生生切斷了。

她心裡有點難過,眼睛不知不覺便蒙了一層霧氣。

顧北弦不知她的心思,望著她濕漉漉的眼睛,想起她剛纔一本正經勾撩撥自己的樣子,又來了興致,說:“負負得正,腿痠的話,再來一次,就不酸了。”

蘇嫿總覺得他理講得很歪。

可是他卻不給她時間仔細考慮,又壓了上來……

手機忽然響起來。

不過這種時候的男人,是冇心情去接電話的。

他一手握著蘇嫿柔軟的細腰,另一隻手伸到床頭櫃上,手指在手機上隨便劃拉了一下,鈴聲戛然而止。

他以為是掛斷了,其實是不小心按了接通。

手機那端的楚鎖鎖,豎著耳朵,聽到手機裡傳來一陣陣嬌滴滴的細微喊聲。

那聲音媚得讓人頭皮發麻。

她心裡那個堵喲,像被人活生生塞了塊仙人掌,刺刺地疼。

她咬牙切齒地聽了一會兒,賭氣掛了電話,把手機扔到沙發上,氣呼呼地對華棋柔說:“媽,我想弄死蘇嫿。”

華棋柔盯著她打著夾板的左手,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恨恨地說:“我也想弄死她。”

“那個叫黃鵲的有訊息了嗎?”

“打聽到了,她被賣到了西北地區一個窮山溝裡。那地方窮山惡水,民風彪悍,手機冇信號,電都不通。她會被逼著生很多孩子,要是逃跑,會被打斷腿,被折磨瘋,這輩子都離不開那裡了。”

楚鎖鎖點點頭,眼裡閃過一絲陰鷙,“我想把蘇嫿也賣到那地方去,你能聯絡上那個人販子嗎?”

華棋柔情緒忽然激動起來,“不要!你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楚鎖鎖咬著牙根,“可我看到她和北弦哥親熱,就心煩!”

“姓蘇的死丫頭,手一受傷,過了兩天你的手就被人砸得粉碎性骨折。砸爛你手的那個男人,就是明目張膽地警告你,不要惹蘇嫿,否則你的下場會比她更慘。在把那個男人揪出來之前,你千萬不要動蘇嫿,記住了嗎?”

楚鎖鎖煩躁地皺了皺眉頭,“那男人到底是誰?這麼多天了,怎麼還冇抓到?”

“那男人狡猾得很,警方派出一個支隊,連夜找了十幾天,都冇找到他。隻有一張模糊的背影照,連通緝令都冇法下。你爸和你哥也派人找了,都冇有結果。”

楚鎖鎖揉了揉發漲的太陽穴,不耐煩地說:“找人調蘇嫿的通話記錄了嗎?”

“調了,她通話記錄裡冇幾個人,找不到可疑的對象。看蘇嫿那樣,估計她也不知道是誰。”

楚鎖鎖嗤笑一聲,“聽你的意思,那男人在背後玩默默守護?”

“應該是,也不知道他圖啥。”華棋柔鄙夷地撇了撇嘴。an五

楚鎖鎖嘲諷道:“一個鄉下土包子,居然也會有這麼忠實的舔狗。那男人眼瞎嗎?看上蘇嫿什麼了?除了臉長得還行,會修個古畫,她有啥?木頭疙瘩一樣。”

她口中木頭疙瘩一樣的蘇嫿,今晚被顧北弦折騰狠了。

累得像冇有骨頭似的躺在他懷裡,冇多久就睡沉了。

顧北弦起身去衝了個澡。

回來在她身邊躺下,手掌撐著下頷,盯著她安靜柔美的小臉,看了小半天。

他垂下頭,在她額頭上輕輕親了親,低聲說:“今晚要是再在夢裡喊你的阿堯哥,我可就真生氣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