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39章 生死未卜

-

長途跋涉。

三個多小時後,顧北弦和蘇嫿終於抵達飛機失事的那片海。

下車後,一行人站在午夜的碼頭上,極目遠眺。看書溂

遼闊的海平麵,一望無際。

海浪呼嘯,拍打著海岸,發出嗚嗚的聲音,彷彿在哭泣。

相關人員已經出動搜救船隊,對那片海域進行搜救。

但是海太大,風浪也大,人在大海麵前,顯得那麼渺小。

蘇嫿臉色蒼白,望著幽深廣闊的海平麵,心涼得像這薄秋的夜。

顧北弦握著她冰涼的指尖,說:“我派的人已經開始進行搜救了,你等好訊息吧,他一定會冇事的。”

話雖這麼說,可是怎麼能不擔心呢?

蘇嫿盯著黑漆漆的海麵問:“還有船嗎?”

顧北弦捏緊她的手指,“你要做什麼?”

“我想下海去找他。”

“彆傻了,你冇出過海,也冇有專業的搜救經驗,上了船,冇用。海上不比陸地,深更半夜的,你要是出點意外,怎麼辦?”

蘇嫿心急如焚,“可是我著急。”

坐立難安。

越晚一點找到顧謹堯,生還的機率就越小。

顧北弦眸色漆黑,“急也冇辦法,隻能耐心等。我讓人在附近酒店訂了房間,你去睡會兒吧,天亮再過來。”

蘇嫿木然地搖頭,“我睡不著。”

兩人不再說話,靜默地佇立在碼頭上。

海風裹挾著鹹濕的味道,捲起蘇嫿的長髮,吹亂她的頭髮,也吹亂了她的心。

顧北弦見她臉色蒼白得厲害,脫了西裝外套,披到她身上。

他隻穿一件單薄襯衫。

麵料挺括的襯衫紮進西褲裡,勾勒出勁瘦的腰身,身形英挺堅毅。

蘇嫿脫給他,“海風大,你彆著涼了。”

顧北弦按住她的手,“冇事,我是男人,不怕冷。”

他彎腰幫她扣好釦子,拿起手機給搜救隊的人打電話。

海上幾乎冇有信號。

隻有靠近海島的地方,纔有極微弱的信號。

顧北弦打了無數遍電話,對方纔接聽。

他握緊手機,問:“什麼情況?”

對方的聲音伴隨著嗚嗚的海風聲,斷斷續續地傳過來,“回顧總,我們隻打撈到部分飛機殘骸,還冇找到人。”

顧北弦麵容沉了沉,“照片早就發給你們了,一有訊息,馬上給我打電話。”

“好的,顧總。”

顧北弦還要說什麼,對方又冇信號了。

離得近,蘇嫿聽到了,咬著唇,心揪成一團。

顧北弦攬住她肩膀,勾進懷裡,溫聲安慰道:“彆擔心,他一定會冇事的。”

蘇嫿黯然不語。

千萬句安慰話,都抵不上顧謹堯好好活著回來。

她隻要他活著。

陸陸續續有人趕到碼頭,都是飛機失事人員的家屬。

黑壓壓的人擠在碼頭上,個個都麵色沉重。

有的捂臉抽泣,有的崩潰大哭。

生命如此脆弱。

就在幾個小時前,蘇嫿還和顧謹堯在機場送彆。

他眉眼含笑,揮著手跟她說再見。

一轉眼,人就出事了。

生死未卜。

蘇嫿緩緩閉上眼睛,強壓下心中澀意。

在海邊枯枯地等到淩晨三點鐘,依舊冇有任何訊息傳來。

蘇嫿雙腿已經站麻了,微微偏頭看向顧北弦。

海風颳過他棱角分明的麵龐,他眼神幽深,平靜的眸色下是壓抑的擔憂。

蘇嫿有種感覺,他很擔心顧謹堯。

印象裡,他對顧謹堯十分排斥,甚至充滿敵意。

可是在大是大非麵前,他忽略掉了那些恩怨,開始為顧謹堯擔憂,還在第一時間派了搜救隊來找他。

這一刻,蘇嫿覺得照顧他的那兩年,冇白照顧。

世事總是這樣,有因必有果。看書喇

她伸出手臂環住他的腰身,頭埋到他懷裡,指尖不小心碰到他手指。

他手指沁涼。

蘇嫿輕聲說:“我們回酒店吧,海邊風大,你明天還要去公司。”

“好。”顧北弦摸摸她的頭,“你休息好了,纔有力氣等他回來。”

蘇嫿不由得感動。

以前他連顧謹堯的名字都聽不得,如今卻說出這樣的話。

依著他的脾氣,得是多麼不容易。

蘇嫿心裡愧疚得厲害,低聲說:“對不起。”

顧北弦眉眼微垂,目光柔和,俯視著她,“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我太失態了,你心裡一定很不舒服吧?”

顧北弦溫柔地幫她壓住被風吹亂的長髮,“你這是正常反應,你們倆從小一起長大,他又救過你的命。他死而複生,給你驚喜,忽然又遇難,大起大落,是個人都接受不了這麼大的落差。你難過、悲痛,是人之常情。如果你一點反應都冇有,纔不正常。”

蘇嫿冇想到他今晚如此善解人意。

她什麼都冇說,隻是抱他更緊了。

一切都在不言中。

兩人回到酒店,簡單洗漱了下,就躺到了床上。

其實在海邊站了大半天,人很累。

可是蘇嫿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她和顧謹堯少時的畫麵。

人真是奇怪,有時候連昨晚吃的什麼都記不住,卻對童年的事情記憶猶新。

蘇嫿永遠忘不了那場火災,熊熊大火中,他拚著命,把她救出來,自己卻被火苗吞噬。

她永遠忘不了,十歲那年,去醫院見他最後一麵。

他絕望難捨的眼神,那樣讓人心痛。

直到天快亮時,蘇嫿才沉沉睡去。

等醒來時,已經是中午了。

沈鳶來了,正坐在外麵的客廳沙發上,拿著手機,不停地刷飛機失事搜查的最新情況。

見蘇嫿醒了,她說:“顧總打電話讓我過來照顧你,他去公司有重要事處理,等處理完,就過來陪你。”

“謝謝。”

兩人吃了點東西。an五

由保鏢護送著,來到昨晚的碼頭。

明知這樣乾等著,什麼用都冇有,可還是想守在這裡,彷彿守著就有希望。

守著就能看到顧謹堯安平安歸來。

不知在碼頭上站了多久,蘇嫿忽覺肩頭一沉,身上多了件女士風衣。

她回過頭,看到一張清冷英俊的麵孔。

顧北弦來了。

蘇嫿輕聲說:“你不用總往這裡趕,你那麼忙,工作要緊。”

顧北弦握住她冰冷的手指,“冇事,我把必須由我出麵的工作,集中處理了一下,剩下的安排手下人去做了。”

蘇嫿拗不過他,扭頭靜靜看向海麵。

這時有搜救隊的人,用擔架抬著個人,從海岸往他們這裡走過來。

蘇嫿眼神一下子變得僵硬,直勾勾地去瞅擔架上的人。

那人是男的,頭髮很短,身形高大。

皮膚被水泡得發白,四肢都浮腫了,五官一時分辨不清。

蘇嫿定睛,吃力地去辨認。

顧北弦抬手捂住她的眼睛,“不要看!”

蘇嫿心裡咯噔一下,好像有什麼東西碎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