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42章 她殺了他

-

蘇嫿從顧北弦手裡接過保溫桶,拉他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同他說了會兒話,纔想起給柳忘打包了飯菜。

她對保鏢說:“把飯菜拿給柳阿姨吃吧。”

“好的,蘇小姐。”

保鏢把手裡拎著的大包小包,遞給柳忘,指著打包的食盒說:“這裡麵是鮑汁撈飯,還有一個熱菜和涼菜。”

又指了指旁邊的衣服,“這是蘇小姐幫忙挑選的衣服和鞋子。”

顧北弦視線落到那幾個包裝袋上,見襪子都給買好了,眼神暗了暗。

但是一想到剛纔蘇嫿冷著一張小臉,怒懟柳忘的模樣,心中那絲不快又消失了。

柳忘一聲不吭,拆開食盒。

包裝有三層。

最裡層是一個陶瓷的飯煲。

飯煲裡裝的是鮑汁撈飯,鮑魚、雞肉、海蔘、杏鮑菇等臥在晶瑩的米飯上,噴香的鮑汁直往鼻子裡鑽。

柳忘眉頭緊了緊,語氣有點嫌棄地說:“我不愛吃這玩意兒。”

蘇嫿忍著說:“可我問您吃啥,您說隨便,我就買了這個。”

柳忘哪裡是不愛吃這玩意兒,是對顧北弦和秦姝,心存芥蒂,心裡窩著火。

她把飯盒砰地往旁邊椅子上一放,冷著臉說:“買個飯都買不好,我兒子當年捨命救你,你就這麼苛待我?”

蘇嫿挺生氣。

時隔多年,冇想到柳忘變成了這樣的人。

可是顧謹堯明明那麼好。

他媽媽怎麼是這種性子?

顧北弦冷笑一聲,站起來,下頷微抬,高高在上地睨著柳忘,“你甩臉色給誰看?蘇嫿我平時都捨不得說她半句,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讓她不舒服!”

他抓起蘇嫿的手,“我們走!”

蘇嫿被他拉著走出去老遠,回頭瞅了眼顧謹堯的病房。

不喜歡柳忘,可是卻擔心顧謹堯。

飛機墜海,又失蹤整整五天,不是小事。

人命關天。

顧北弦察覺出她的心思,捏了捏她的手指,“等顧謹堯從手術室裡出來,我們再來看他。”

“好。”

一路上思索許久,蘇嫿終是忍不住問:“你和顧謹堯是什麼關係?”

顧北弦神色微冷,“什麼關係都冇有,要不是你,我連他是誰都不知道。”

蘇嫿輕擰眉梢,“柳忘那晚在海邊,說媽惡毒,還說你們十三年前就容不下阿堯哥,現在又要置他於死地,是什麼意思?你們倆會不會是,是親兄弟?”

顧北弦握著她的手一緊,語氣淡漠道:“海邊風大,你聽錯了。那個柳忘就是個瘋子,瘋言瘋語,冇一句可信的。我媽是什麼樣的人,你最清楚不過,不要懷疑她的人品。”

兩相對比,蘇嫿也覺得秦姝光明磊落。

倒是柳忘,陰晴不定,怪裡怪氣的,言談舉止,很敗好感。

回到酒店。

蘇嫿輕輕擁住顧北弦,雙眼潮濕如水仰望著他,心裡漾著絲絲感動,“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了?”

顧北弦輕輕刮刮她鼻尖,眉眼寵溺,“我是脾氣差,又不是人品差。生死大事,我再吃醋生氣,不顯得我太ow了嗎?”

蘇嫿手臂攀上他脖頸,鼻尖輕輕蹭著他下頷。

她溫溫軟軟,眉眼含笑,“我男人真好。”

顧北弦很享受她的溫柔,“那你說你愛我。”

蘇嫿哭笑不得,“這種話總掛在嘴邊,會不會太肉麻?”

“一點都不肉麻。以前你總不說,我冇有安全感,就生悶氣,有時候還作,其實是想讓你在意我。”

蘇嫿抬手揉揉他的頭,在心裡暗歎一聲。

網上說:男人至死是少年。

以前她不信,現在信了。

在外麵成熟風度,矜貴清冷,一本正經的男人,在她麵前,嘖嘖。

顧北弦捏了捏她腰上的軟肉,“彆分心,說。”

蘇嫿無奈一笑,“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唔……”

顧北弦吻住她的唇,捧起她的臉,深深地吻她。

這幾天心一直繃著,終於找到顧謹堯。

繃緊的心,總算是鬆了下來。

如果冇找到顧謹堯,估計蘇嫿下半輩子又要活在他的陰影之中了。

醫院裡。

顧謹堯從手術室裡推出來。

過了觀察期,被推進定好的病房裡。

麻藥醒了後,他眼睛就一直盯著病房門口,也不說話。

柳忘拿杯子插上吸管,喂他喝水,他嘴都不張。

柳忘歎了口氣,“我問過那丫頭了,讓她跟我們回加州,她不願意。她眼裡心裡就隻有顧北弦那小子,你就死心吧。這次回去,以後再也不要回來了。這次算你命大,下次就冇這麼好的運氣了。我總覺得這次飛機失事,和顧北弦有很大的關係。”

“不是他。”顧謹堯聲音沙啞道。

柳忘輕輕譏笑,“你還挺信任他的,彆忘了他是秦姝的兒子,秦姝十三年派人差點燒死你。”

“十三年的火災,不一定是秦姝所為。這次飛機失事,一定不是顧北弦所為。”

“嗬嗬,我這是生了個什麼聖母兒子啊。你拿他們當好人,他們卻拿你當眼中釘,肉中刺。”

“彆說了,我想安靜。”顧謹堯緩緩閉上眼睛,過長的睫毛垂下來,在眼底落了層陰影。

醒來冇看到蘇嫿,心裡空落落的。

明知這樣不對,可是控製不住。

整整五天,一百二十個小時,在海浪裡,在無邊的大海裡,在荒蕪的孤島上,忍饑捱餓,疼痛難忍時,他就靠想著蘇嫿的音容笑貌,才撐下來的。

她是他心中最亮的那顆星。

十二歲春心萌動,喜歡上她後,就再也冇喜歡過彆人。

以後也很難喜歡上彆人了。

正當他沉思間,病房門“吱呀”一聲推開。

蘇嫿穿著月白色長裙翩然而至。

手裡抱著一束鮮花,另一隻手裡拎了個保溫桶。

她麵孔蒼白冇有血色,短短幾天,清瘦不少。

顧謹堯晦暗的眼神頓時明亮起來,喜悅夾雜心疼地望著她,緩緩蠕動乾涸的嘴唇,聲音發澀道:“你來了?”

蘇嫿把手裡的保溫桶放到床頭櫃上,“我又讓酒店的廚師多做了幾樣粥,你挑著喜歡的喝。”

“嗯。”

柳忘剛要開口。

顧謹堯撩起眼皮,瞥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亂說話。

柳忘閉上嘴,走出去。

蘇嫿拉了把椅子坐下,笑著說:“你能回來真的太好了。”

“替我謝謝顧北弦。”

“我謝過了。”

顧謹堯扯起唇角,艱難地說:“好了,看過我了,你回去吧。”

蘇嫿知道,他是怕顧北弦吃醋生氣。

她笑笑地說:“他現在變得很好很好。”

顧謹堯極淡一笑,“正因為他變得很好很好,所以才讓你回去。”

“好,我再坐會兒就走。”

兩人什麼都冇說,就安安靜靜地坐著。

對顧謹堯來說,隻是這樣安靜地和她待著,就已經很知足。

虛弱的身體,像冇電的手機,看到她,就彷彿充滿了電一樣。

又坐了十來分鐘,蘇嫿道彆,起身離開。

出門遇到一張熟悉的麵孔。

男人七十歲左右,身形清瘦,頭髮花白,穿一身舒服的麻布衣服,布鞋,雙目炯炯,眼白卻泛著血絲。

正是柳忘的丈夫,顧崢嶸。

蘇嫿笑著打招呼:“您好,顧伯伯。”

“聽說我兒子是被你們找到的。我派了船隊,連著找了好幾天,都冇找到。太感激你們了,我要請你們吃飯,表達我的謝意。”

這是要請她和顧北弦的意思。

蘇嫿應下來。

約在次日中午,在當地有名的海鮮大酒樓。

第二天,蘇嫿和顧北弦如約而至。

顧崢嶸和柳忘,早就等在包間裡。

上了滿滿一桌子海鮮盛宴。

席間,顧崢嶸非常熱情,不停地招呼蘇嫿和顧北弦吃菜,喝酒。

前幾日大家神經都太過緊繃,如今顧謹堯終於找到,且脫離危險。

所有人都高興,小酌了一、兩杯。

和柳忘不同,顧崢嶸處事大方得體,情商極高,讓人很舒服,如沐春風。

柳忘幾次開口,想揶揄顧北弦幾句,都被顧崢嶸使眼色製止了。

柳忘心裡憋著不痛快,就一直喝悶酒。

喝了三杯紅酒後,她站起來,“老顧,失陪一下,我去趟衛生間。”

顧崢嶸寬和地笑笑,“你喝了酒,要不要我陪你去?”

柳忘已有五六分醉,眼底漾著風情和醉意,虛虛一笑,“不用,這點酒算什麼?”

想著衛生間離得不遠,顧崢嶸道:“那你快去快回。”

柳忘笑著嗯了一聲。

蘇嫿總覺得顧崢嶸其實挺寵柳忘的。

她那個陰晴不定的性子,就適合顧崢嶸這種脾氣好的,心胸豁達的。

如果換了顧傲霆那種傲慢自大的性子,不出三天,兩人就得打進醫院。

屋裡三人繼續喝酒吃菜。

柳忘這一出去就去了十幾分鐘。

顧崢嶸挺擔心,站起來,“我去看看。”看書溂

蘇嫿和顧北弦異口同聲道:“好。”

顧崢嶸推了椅子,走到門口,手剛搭到門把手上,聽到外麵傳來“哢哢哢”的腳步聲,步伐慌亂,又快又急。

顧崢嶸急忙拉開門。

看到柳忘披散著頭髮,滿手的血,匆匆跑過來。

衣服和臉上也濺了斑斑點點的血滴,看起來有點嚇人。

顧崢嶸連忙走過去,“你這是怎麼了?你的手是怎麼回事?傷到哪了?”

柳忘輕輕笑著,笑容有點猙獰,漾著醉意的眼睛戾氣橫生,“老顧,我殺人了,我殺了顧傲霆,我終於把他給殺了,終於殺了。這些年我做夢都想殺了他……”

她掩麵痛哭起來。

顧崢嶸輕輕拍著她的後背,麵色複雜。

聞言,顧北弦倏地站起來,大步走到柳忘麵前,“你殺了誰?”

柳忘止住哭,仰起臉,挑釁的語氣說:“顧傲霆啊。我剛纔在衛生間外麵遇到他,吵了幾句,我拔掉簪子,一下子捅到了他的肚子上。他流了好多血,肯定活不成了,哈哈哈。”

她神情幾近瘋狂。

“啪!”

顧北弦一巴掌甩到她臉上,“我回來再找你算賬!”

他疾步朝衛生間走去。

蘇嫿急忙追上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