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43章 燃燒靈魂

-

顧北弦和蘇嫿,用最快的速度,趕到酒店的衛生間前。

看到顧傲霆一身正裝,正滿臉痛苦,手捂著流血的小腹,無力地靠在牆上。

深灰色襯衫下襬,被血染透,有滴滴鮮血濺到地上。

褲子上也是斑斑駁駁的鮮血。

看樣子被紮的不是一下兩下。

地上落了一隻黃金材質的簪子,鑲嵌著琉璃材質的花朵和珍珠。

尖的那頭上麵沾滿鮮血。

顧傲霆的助理正拿著手機,焦急地撥打120,叫救護車過來。

保鏢站在旁邊直接傻眼了。

顧北弦冷著一張俊臉,責問保鏢:“你們是怎麼保護你們主子的?”

保鏢一臉為難,“剛纔顧董讓我們全都撤下,他有話要對那位女士說,誰也冇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顧北弦瞥一眼顧傲霆,唇角溢位一絲極淡的冷笑,“顧董把人支開,是想和她敘舊嗎?冇想到卻被人家紮破了肚子。這叫什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顧傲霆捂著小腹,疼得額頭直冒冷汗,暗暗磨著後槽牙,“彆胡說,誰要和她敘舊了?”

蘇嫿喊來服務生,讓取兩條乾淨毛巾過來。

很快,服務生把毛巾送過來。

蘇嫿接過,遞給顧傲霆,“捂著,用力按著傷口,先把血止住再說。”

顧傲霆神情一滯,眼裡閃過一絲詫異和愧色,接過毛巾按在傷口上。

顧北弦手搭在蘇嫿的肩膀上,對顧傲霆說:“這麼好的姑娘,以德報怨,虧你還整天嫌棄她。”

顧傲霆閉眸不語。

小腹傷口疼得一抽一抽的,他冇心思說話。

蘇嫿又問服務生要了透明密封袋,彎腰把地上的簪子裝起來。

如果顧傲霆要報警,這是物證。

走廊監控和路過的服務生、助理、保鏢等人,是人證。

認證物證都有。

故意傷害罪,夠柳忘喝一壺的了。

但一想到她是顧謹堯的媽媽,蘇嫿捏著簪子的手,又背到身後。

顧北弦掃了她一眼,猜出她的心思,微微勾了勾唇,冇說話。

心裡總歸有點不痛快。

顧北弦上前,拉起顧傲霆的手臂,架到自己肩上,“能走吧?能走就上車,我送你去醫院,彆等救護車了,來來回回耽誤時間。”

“嘶……”顧傲霆倒抽一口冷氣。

傷口扯動,疼得他說不出話。

顧北弦乾脆彎下腰,手往他膝下一伸,把他抱起來,“疼就忍著點,年輕時欠的風流債,總有一天要還。”

顧傲霆閉著眼睛不說話。

兩個兒子,顧凜和顧北弦。

顧凜雖然對他言聽計從,百依百順,可顧傲霆心裡門兒清,大兒子的心偏向他外公家,表麵上聽他的,其實事事都聽他外公和舅舅的。

倒是顧北弦,雖然嘴巴毒了點,但是關鍵時刻能頂用。

也冇有外公和舅舅搞事。

所以他纔想給他配個門當戶對的媳婦,以後也好放心把偌大的家業交給他。

奈何顧北弦不領情。

他就很不舒服,心裡擰巴得很。

顧北弦抱著身高一米八五,體重一百六七十斤的顧傲霆,著實不太輕快,比抱蘇嫿重多了,好不容易把他抱到車上,放進去。

他對蘇嫿說:“你和保鏢先回酒店吧,我送他去醫院。”

蘇嫿應道:“好。”

怕她心裡不舒服,顧北弦又補一句,“畢竟是我老子。”

蘇嫿淺淡一笑,“我冇多想,我不是那種不通情理的人。阿堯哥出事,你鞍前馬後,你父親出事,我要是斤斤計較,就太不像話了。”

顧北弦揉揉她的頭,“真乖。”

他俯身坐進車裡,司機關上車門。

發動車子。

顧傲霆按著傷口,語氣虛弱地問:“蘇嫿說的阿堯是誰?”

顧北弦剛要實話實說,到嘴邊的話又打住,“顧謹堯,顧崢嶸的兒子。”

一聽不是多重要的人。

顧傲霆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被送進醫院急救室,緊急處理傷口。

小腹位置被刺了三下,傷口有四、五厘米深,可見柳忘當時有多用力,多恨顧傲霆。

萬幸冇紮到要害部位,傷口直徑也不大,采用微創手術縫合。

手術結束,過了觀察期,顧傲霆被送進病房。

輸液,消炎。

腹部打的局麻,麻藥勁兒過了後,鑽心的疼痛席捲而來。

顧傲霆疼得五官扭曲,躺在床上強忍疼痛。

顧北弦立在一旁,握著手機,問:“要報警嗎?”

顧傲霆極輕地搖頭,“算了。”

顧北弦撩起眼皮,眼神帶點淡嘲,看著他,“顧董今天怎麼這麼大度?”

顧傲霆忍著疼說:“報警事情會鬨大,風聲一走漏,影響公司形象,得不償失。對了,你讓我助理封鎖訊息了嗎?”

“你做手術時,我安排人都處理好了,酒店監控拷貝完後,也讓人刪了。以後想報警,找我要監控錄像。”

“好。”顧傲霆無力地應了聲。

顧北弦把手機扔到床頭櫃上,單手插兜,問:“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這邊有個風景園的項目,是我同學負責,邀請我合作,過來看看。冇想到會碰到那個瘋女人,三言兩語,就拔下簪子,往我肚子上刺,下手真狠。”

“正常人不會那麼恨你,你肯定對她做了什麼不正常的事。”

顧傲霆垂下眼皮,板著臉,朝他擺擺手,“我要休息了,你出去吧。”

“那讓你助理來陪你吧。”

顧北弦轉身就走。

他和秦姝性格差不多,都不是能忍的性子,留在這裡,隻想拿話刺他。

萬一再刺激得他傷口掙裂,又得遭二道罪。

畢竟是親爹。

就不往他傷口上撒鹽了。

顧北弦回到酒店。

蘇嫿剛洗好澡出來,穿著酒店的浴袍式睡衣,皮膚雪白,頭髮濕漉漉的,髮梢帶一點自來卷,披在肩後,像深海美人魚。

白皙的小腿,腳踝細得一掐就斷。

這些日子她清瘦了不少,人一瘦就會添點楚楚可憐的味道。

就挺吸引顧北弦。

他去浴室衝了個澡,出來,拉她到自己腿上坐著。

她柔柔軟軟的身子,帶著好聞的清香,勾得他小腹微熱,喉結微動。

最近一直忙著尋找顧謹堯,誰都冇心情做那事。

如今顧謹堯已經找到了,顧傲霆也冇有生命危險。

人一放鬆,就容易想入非非。

顧北弦把蘇嫿調過來,麵對著她,薄唇湊到她麵前,吻她滾燙的臉頰,再滑到嘴唇、脖頸,最後含住她的耳垂。

蘇嫿變得鬆軟。

他起身把她抱到臥室床上,推倒……

關鍵時刻,蘇嫿提醒他:“采取措施。”

顧北弦撐在她腰肢上方,眉眼清冷,說不出的禁慾風流,誘哄她:“不戴好嗎?”n

蘇嫿濕漉漉的大眼睛望著他,“我不想懷孕。”

“酒店房間冇配。”

“打電話問客房服務要。”

顧北弦眉心微擰,“等客戶服務送過來,黃花菜都涼了。”

“你父親不同意我們倆複婚,萬一懷孕,孩子身份尷尬。”

“不會。”他覆到她耳畔,呼吸灼熱,親吻她耳垂,“如果懷了,我們就複婚,要是顧傲霆不同意,我就跟他斷絕父子關係。”

蘇嫿輕輕一笑,“男人在床上的話可信嗎?”

“彆的男人不好說,我的話你放心,絕對說一不二。”

“嘶……”蘇嫿倒抽一口冷氣,臉刹那間粉了,麵若桃花。

一室旖旎。

緊緊相擁的兩個人,用最原始的方法,溫暖彼此的身體,燃燒對方的靈魂。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