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44章 兩強相爭

-

兩人纏綿了整整大半夜,才沉沉睡去。

次日清早,顧北弦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他這個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隻有最親的幾個家人知道。

怕吵醒蘇嫿,顧北弦按了靜音,穿上睡衣,走出臥室。

去套房自帶的書房,接電話。

手機裡傳來秦姝的聲音:“聽說你爹在一家海鮮酒店,被人拿簪子刺了?”

顧北弦麵向窗外,眸色微深,“你怎麼知道的?”

“彆小瞧你老媽我,朋友遍天下,正好我有同學在你們吃飯的那家酒店,出任大堂經理。這麼大的事,你小子竟敢瞞著不告訴我。”

顧北弦極淺勾唇,“是不想給你添堵,反正你也不是多在意他。”

“是不在意,可是在意他身邊有女人,綠帽之恥,忍無可忍。那女人是誰?”

顧北弦如實說:“顧謹堯的母親。”

秦姝呼吸一滯,怒意上湧,“你讓她等著,我馬上過去!”

不由分說她掛了電話,吩咐助理訂機票,要飛來海城。

顧北弦看著手機螢幕,極輕地搖搖頭。

女人這種生物,挺讓人費解。

三角戀,鬥著鬥著,男人就不重要了,最後變成了兩個女人的鬥爭。

活到老,鬥到老,賭著一口氣,非要贏。

顧北弦剛要轉身,腰身被一雙柔軟手臂從背後攏住。

不用猜也知道是蘇嫿。

顧北弦修長手指輕撫她嫩藕般的手臂,語氣慵懶,“怎麼不多睡會兒?”

蘇嫿頭埋到他後背上,“還以為你回京都了。”

“今天週末,上午冇事可以陪你,晚上有個應酬得回去。”

“等顧謹堯出院,我就回京都。”

見她心在自己身上,顧北弦英挺的眉眼溢位一絲笑,“好。”

吃過早餐,蘇嫿在保鏢的陪同下,去醫院探望顧謹堯。

路上經過藥店時,她找藉口下車,進去買了一盒避孕藥。

暫時不想懷孕,也不想顧北弦和他父親斷絕關係。

那就隻能避孕了。

來到顧謹堯的病房。

蘇嫿把提前準備好的禮盒放下。

柳忘不在,隻顧崢嶸陪著顧謹堯。

顧崢嶸人倒是極客氣,笑嗬嗬地招呼她,蘇小姐長,蘇小姐短的,熱情得很。

當著顧謹堯的麵,誰都冇提昨天中午,在海鮮酒樓發生的事。

顧崢嶸看著蘇嫿溫婉清雅地坐在病床前,幫顧謹堯熟練地削蘋果,還體貼地切成一小塊,一小塊。

他眉眼含笑,讚許地說:“蘇小姐這麼賢惠,又修得一手好畫,誰娶了你,真是有福氣,可惜我們家阿堯冇這個福氣。”

語氣裡多少帶點遺憾。

蘇嫿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剛要婉拒。

顧謹堯出聲道:“爸,你彆說這種讓蘇嫿為難的話,我和她就是從小認識,是很好的朋友,是親人。看她過得好,我就開心了。”

顧崢嶸看破不說破,寬和地笑笑,“我這個兒子啊,就是太會為人著想了,吃虧。”

蘇嫿把牙簽插到蘋果上,遞給顧謹堯,“阿堯哥是個很好的人,以後肯定能找到和他般配的好姑娘。”

顧謹堯漆黑瞳孔沉靜地鎖住她,微微揚了揚唇。

除了她,他娶誰都不會幸福。

娶誰都有遺憾。

今天有顧崢嶸在,蘇嫿不用避嫌,就多坐了會兒。

要走的時候,顧崢嶸跟出來,“我送送你。”

說是送送,其實是藉著機會,向打她打聽顧傲霆那邊的情況。

畢竟昨天的事,不是小事。

故事傷人罪,夠判刑了。

顧崢嶸問:“顧傲霆先生,傷情怎麼樣?”

蘇嫿實話實說:“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冇傷到要害部位。”

顧崢嶸鬆了口氣,“他們那邊怎麼說?想要什麼補償儘管提,我們都會答應。”

“冇聽顧北弦說,應該不打算鬨大。”

顧崢嶸從錢包裡抽出一張支票,“這是我們的一點補償,麻煩蘇小姐幫忙轉交一下。”

蘇嫿垂下眼簾,看了看,五後麵七個零。

五千萬。

這筆錢不算少。

有的鬨出人命,也不過賠幾十萬。

但是顧傲霆的事,她做不了主。

顧崢嶸把支票硬塞進她手裡,“我們的意思是私了,儘量不要鬨大。”

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我太太這裡不太好,年輕的時候受過一些傷害,一被刺激,就會衝動、失控。昨天中午她喝了酒,又遇到了不該遇到的人,受了刺激,才做出那麼極端的事。她平時不是那樣的,她平時是個很好的人,溫柔、膽小、怕事,從不會傷害人,也是個可憐人。”

他眉眼充滿對柳忘的憐憫。

蘇嫿想了一下,“好,我幫忙轉交支票。”

“謝謝你。”顧崢嶸語氣真誠。

“不,我要謝謝你,謝謝你把阿堯哥撫養得這麼好。”蘇嫿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顧崢嶸急忙扶住她,知道她已經和顧謹堯相認了,便也不再藏著掖著,說:“阿堯是個好孩子,能做他的父親,是我的福氣。”

蘇嫿覺得這位老人家,真是又豁達又通情達理,又善良。

哪哪兒都比顧傲霆強。

強太多了。

越對比,蘇嫿對顧傲霆就越嫌棄。

恨不得給顧北弦換個爹。

送走蘇嫿,顧崢嶸打給在酒店裡的柳忘:“支票我交給蘇嫿了,問題應該不大,顧傲霆也冇打算報警。”

柳忘憤憤道:“他為什麼冇死?太便宜他了!”

顧崢嶸語氣有點嚴厲,“你太沖動了,隱姓埋名這麼多年,一個不忍,毀於一旦。要不你先回國吧,阿堯交給我來照顧就好了。”

“不,我要陪著我兒子。”

顧崢嶸拿她冇辦法,隻好作罷。

掛電話後,柳忘深呼吸一口氣,走到窗邊看向窗外,想起過去發生的種種。

時隔那麼多年,還是難掩悲憤。

手機忽然又響了。

是個陌生號碼。

接通後,裡麵傳來一道清冷的女聲:“顧太太,我是該叫你柳忘呢,還是叫你陸柳?”

聽到這陌生又熟悉的聲音,柳忘恨得入骨。

這是秦姝!

是十三年前派人縱火,差點燒死她兒子的仇人!

柳忘冷笑一聲,“有事就說!”

秦姝語氣生冷,“我就在你住的酒店外麵,下來見個麵吧。”

“我為什麼要見你?”

“你差點殺了那個叫顧傲霆的男人,我是他的妻子,是受害人家屬,你說我們該不該見麵?下來,彆逼我用強。”秦姝語氣命令道。

柳忘嗬嗬譏笑,“十三年前我怕你,現在我不怕了。你是顧太太,我也是顧太太,我丈夫無論財力和實力,都不比你丈夫差!”

秦姝抬腕看錶,“我給你十分鐘時間,馬上下來,否則我打電話叫警察來抓你。”n

十分鐘後。

柳忘帶著兩個保鏢出現在秦姝麵前。

秦姝也帶著兩個保鏢。

秦姝勾起唇角,“去海邊吧,這裡不方便說話。”

柳忘眼神有片刻慌亂,“不去。”

秦姝眼底閃過一絲譏誚,“怎麼,敢拿簪子捅顧傲霆,卻害怕我?你帶兩個保鏢,我也帶兩個保鏢,你怕什麼?”

柳忘視線在她身上上上下下掃了一遍,硬著頭皮,“去就去,誰怕你!”

兩人分彆上車。

來到一個廢舊碼頭。

天色陰沉,海浪呼嘯,拍打著海岸。

海邊的風超大,好像試圖撕裂什麼。

下車後。

秦姝攏了攏身上的風衣,挺起筆直的脊背,從口袋裡拿出一根黑色髮帶,慢慢地把頭髮束起來。

臉上表情清淡,看不出什麼情緒。

柳忘正相反,一臉戒備地瞅著她,十分緊張。

不緊不慢地束好頭髮,秦姝忽然手一揚,上前幾步,一巴掌甩到柳忘的臉上,“這一巴掌是打你二十幾年前,破壞我的家庭!”

柳忘被打得頭暈眼花,情緒衝動,伸手就去掐秦姝的脖子,“我今天要掐死你!”

秦姝早有防備,一閃身避開。

兩人帶的保鏢各自上前,要護自己的主子。

一對一,二對二地打起來。

秦姝一巴掌又甩到柳忘的臉上,“這一巴掌是為顧傲霆打的。我和他還冇離婚,冇離婚他就是我結婚證上的人,要打要捅要刺,也是我來,什麼輪到你動手了?你算個什麼東西?”

柳忘被打急眼了。

她伸手拔掉頭上的簪子,就朝秦姝腹部刺去。

秦姝閃身避開。

柳忘抓著簪子,追擊。

忽然身後傳來一股大力。

那股力氣,抓著她的手臂,往後拉了十幾米遠,同秦姝拉開距離。

柳忘又慌又亂,驚詫地回頭,看到一張英挺清俊的麵孔。

男人身高極高,給她一股撲麵而來的壓迫感。

是顧北弦。

柳忘連連後退幾步,怒極,衝秦姝喊道:“你違規,你帶了兒子來當幫手!”

顧北弦神色涼淡,輕輕撣撣手,彷彿剛纔碰了什麼臟東西。

他語氣慵懶,淡漠道:“我不是她叫來的,是猜到,一路跟蹤過來。我媽那人性子高傲得很,說一不二,光明磊落,纔不會玩陰的。”

柳忘輕輕嗤笑,眼神變得陰森森,“不會玩陰的?十三年前,你媽派人放火燒我兒子!那場大火差點把我兒子燒死,也差點燒死蘇嫿!這就是你口中光明磊落的媽!”

秦姝眼神驟然一冷,“你胡說八道!那場火跟我冇有半點關係!”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