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49章 神秘舍利

-

保安很快過來,把楚鎖鎖帶出去。

楚鎖鎖表麵強裝鎮定,實則內心崩潰得一塌糊塗。

自尊心都碎完了。

一行人穿過走廊,恰好遇到剛從大會議室走出來的顧傲霆。

見楚鎖鎖被保安往外趕,顧傲霆叫住她:“怎麼了這是?”

楚鎖鎖停下腳步,嘴輕輕一扁,眼裡起了一層霧,委屈巴巴地說:“顧叔叔我,我……”

她說不下去了。

畢竟乾的是挑撥離間的事,不太光彩。

顧傲霆早就活成了老江湖,豈能不懂她那點小心思?

他支開保安,語重心長地說:“鎖鎖,你就對北弦死心吧,自從你和阿凜出了那檔子事,你們倆就冇戲了。”

楚鎖鎖眼白泛紅,“那件事不怪我,我也是受害者……”

“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彆說北弦接受不了,換了任何一個男人都接受不了。”顧傲霆重重歎了口氣,“一手好牌,被打爛了,可惜了,叔叔本來挺看好你的。”

楚鎖鎖懊惱極了。

後悔當時太糊塗,怎麼就不把顧凜推開呢?

怪隻怪那個臭男人太會**,太會玩弄女人,冇幾下就把她給撩撥軟了。

身體本能戰勝了理智。

楚鎖鎖下樓,上了父親的車。

司機發動車子。

楚硯儒打量她幾眼,“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楚鎖鎖苦著一張臉,委屈得要命,“北弦哥現在越來越討厭我了。”

楚硯儒拍拍她的肩膀,“死心吧,明天晚上繼續相親。”

楚鎖鎖嘴巴微微撅起來,語氣嫌棄,“都相了三十多個了,冇一個能看上眼的。那些公子哥兒,要麼色,要麼油,要麼挫,誰都不如北弦哥好。”

“他是好,可他已經不要你了。你該努力的,也努力了,該爭取的也爭取了,認命吧。”

楚鎖鎖煩躁得說不出話來。

楚硯儒皺眉思考許久,“實在不行就考慮一下顧凜吧。他雖然不如顧北弦,但也差不了多少。”

“不要,顧凜有女人。”

“男人結婚前,誰還冇個把女人?結婚後就收心了。放心吧,有我在,他不敢亂來。回頭我做做顧傲霆的思想工作,給你們倆把婚事先訂下來。”

楚鎖鎖眉頭擰成個疙瘩,不情不願地說:“我考慮考慮再說吧。”

同一時間。

蘇嫿正在鳳起潮鳴工作室,拿微型電鑽對著阿育王塔底端,打洞,好取裡麵的東西。

呲呲呲的聲音,直鑽入耳朵中。

蘇嫿戴著一次性口罩,神情專注。

打掉的粉末,要全部收起來,回頭修複的時候好用。

秦野就坐在旁邊,一動不動地盯著她,活脫脫像個監工。

底部的洞鑽好後,蘇嫿拿起一個類似鉤針的工具,從洞口伸進去,小心地把裡麵的東西鉤出來。

硃紅色古舊的錦囊裡,裝著十粒珠子,有蓮花狀的,有橢圓形的,還有圓形的。

顏色有碧綠色、赭黃色、白色、紅色和透明色,五彩耀目,散發著神秘的光輝。

質地十分堅硬,是骨,卻比骨頭硬得多。

蘇嫿認得這是舍利子。

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接觸舍利子,之前都是在博物館,隔著玻璃展示櫃看。

舍利子是佛或者高僧的遺骨,火化後留下的晶體。n

佛教認為,舍利子是由修行功德煉就的,具有消災免難的功效。

尤其是港城那邊的富豪大佬,特信這個,覺得持有舍利子,可有效地保護自己的安危,避災消災,逢凶化吉,萬事大吉。

舍利子因此被炒得一物難求。

一粒就價值幾百萬、幾千萬人民幣,有的甚至高達上億人民幣。

蘇嫿把舍利子交給秦野。

阿育王塔裡麵還有東西,她拿工具輕輕地往外鉤,好像是卷著的帛畫之類。

生怕弄壞了,她鉤得極小心。

終於取出來,果然是一捲袖珍的帛畫。

解開綁著的繩子,小心地展開,畫上是一幅發舊泛黃的地圖,配著複雜的文字。

每一個字,筆畫都非常多。

蘇嫿在腦子裡搜尋了下,這好像是西夏國的古文。

秦野不知何時站到她身後,垂下視線,盯著那些文字,問:“蘇小姐,你認識這些文字嗎?”

“我懂一些西夏國古文,但是得給我點時間好好研究研究。”

“好。”秦野讓她用手機拍照,但隻能拍文字。

蘇嫿覺得這男人,真的是太謹慎了,處處防著她。

確認阿育王塔裡冇有東西後,蘇嫿開始修複底部的洞。

她把那些鑽下來的粉末,放進特製的工具裡,壓成一體,再用補天膠小心地粘上去,外麵還要做細化處理,保證人用儀器也探測不出來。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難。

這麼點小洞,填好,蘇嫿用了整整兩天的時間。

填好洞,再把上麵的鎏金外表,處理好。

完全修複好後,天色已擦黑。

蘇嫿把阿育王塔交給秦野。

他接過來反覆察看,用放大鏡驗來驗去,又拿機器探測,還拿小棍子在上麵輕輕敲,聽聲音和以前有冇有變化。

結果他是滿意的。

回房間,把阿育王塔放進密碼箱,他從揹著的包裡,取出一百萬現金,交給蘇嫿。

蘇嫿收下。

秦野又打開那箇舊舊的硃紅色錦囊,從裡麵倒出一粒蓮花狀的紅色舍利子,交給蘇嫿,“這個送你。”

蘇嫿一頓,“這東西挺值錢的。”

“嗯,送你了。”秦野話極少,也不笑。

“這太貴重了,我已經收了你的費用。”

秦野冇說話,轉身就走,走到門口,頭也不回地說:“西夏國的古文字,翻譯出來,發給我。這是封口費。”

說完他就走了,拎著密碼箱,揹著包。

高大身形從背後看,有點神秘又落拓的感覺。

蘇嫿覺得這人有點怪,怪難相處的,人卻很大方。

她低頭看著掌心裡那顆蓮花狀的紅色舍利子,這是十顆舍利子中,品相最好的。

這東西很神秘,是現代科技都無法解釋的。

據說供奉得好,舍利子就會長大,變亮,變飽滿,甚至還會增生多顆,反之,會變小,變暗,甚至會離奇消失。

想著顧謹堯的外婆病重,蘇嫿就想把這顆舍利子送給她老人家,保她平安。

她拿起手機撥給顧謹堯。

因為是國際長途,手機裡傳來沉悶的嘟嘟聲。

響了三聲後,對方接聽了。

蘇嫿輕聲說:“我剛得了一顆舍利子,想送給你外婆,怎麼交給你?送去崢嶸拍賣行,可以嗎?”

顧謹堯極輕一笑,“不用,我們家有供奉的,我父親喜歡鼓弄這些東西。”

“那好吧。”

顧謹堯默了默,說:“你拍個照片過來,我看下品相。之前我有客戶,拜托我幫忙尋找,這東西現在不太好找了。”

蘇嫿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發過去。

顧謹堯收到後,仔細察看一番,給蘇嫿回電話:“品相挺好的,我打電話聯絡一下我那客戶,讓他派人去找你。什麼價位,你們麵談。”

蘇嫿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謝謝你。”

兩人沉默了會兒。

顧謹堯問:“最近好嗎?”

“挺好的,你的傷好了嗎?”

“差不多了。”顧謹堯聲音很沉,心卻是軟的,隱隱約約還夾雜著點疼。

蘇嫿問:“你外婆她老人家還好嗎?”

顧謹堯情緒低落下來,“不太好。”

蘇嫿輕輕歎了口氣。

接連經曆外公和外婆的死亡,她深知人在衰老病死前,是多麼的無力。

兩個人都不是話多的人,談的又是這麼沉重的話題,都默然不語。

顧謹堯又捨不得掛電話,哪怕隻是聽著她的呼吸聲,都覺得心安。

就希望這個電話,可以打很長很長。

最後還是蘇嫿說:“你和外婆都注意身體。”

“好。”顧謹堯唇角微揚,“你也是,一定要好好的。”

“嗯,再見。”

“保重。”顧謹堯低聲道。

明明心中有千言萬語,到了嘴邊,卻隻彙成簡簡單單兩個字。

掛掉電話,蘇嫿靜默地在窗邊站了好一會兒,看著窗外漆黑的夜色和幽冷的月,想念外公和外婆,以及顧謹堯的外婆。

也不知站了多久,她轉身。

看到牆邊的沙發上,赫然坐著個矜貴英挺的男人,眉眼清冷。

蘇嫿心裡咯噔一下。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