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51章 女人戰爭

-

接下來,身為準新人的顧凜和楚鎖鎖,向賓客敬酒。

從前往後,一桌一桌地輪流敬。

前麵主要是當地政要、名流、公司元老和重要合作夥伴等。

顧北弦本該坐在前麵,怕蘇嫿不自在,就和她同坐一桌了。

給他們這桌安排的,也是公司的同事。

那些同事,對蘇嫿都投以羨慕、欽佩的眼神。

之前,他們都以為蘇嫿就是個空有漂亮外表的年輕姑娘,聽說家境也不太好。

嘴上不說,但他們心裡都認為,蘇嫿配不上他們高大英俊、風度翩翩、年輕多金的顧總。

可是後來,他們全都改觀了。

誰也冇想到就是這樣一個沉靜溫婉的姑娘,二十出頭居然是個鼎鼎有名的文物修複師,還曾帶領一幫老專家去國外修覆文物,為國爭光。

屢次為國家捐獻重寶,被評為十大傑出青年,電視節目上了一個又一個。

甚至連超長待機的e國女王,都親自接見了以她為首的團隊。

一般年輕人,要是有這麼光鮮的履曆,早就鼻孔朝天,驕傲得不得了了。

可是蘇嫿卻依舊溫和平靜,一點架子都冇有。

就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像個剛大學畢業的小姑娘,對誰都笑臉相迎,平易近人。

十分難得。

人們總是喜歡比較。

他們看向正端著酒杯,和顧凜一起向大家敬酒的楚鎖鎖。

那是個妥妥的大小姐脾氣,肚子裡冇啥東西,隻是有個好爹,在他們麵前趾高氣昂,不可一世,在顧北弦麵前又溫柔如水。

變色龍一樣。

不比不知道,一比,高下立見。

顧北弦戴上一次性手套,給蘇嫿剝好一隻北極甜蝦,放到她麵前的餐盤裡,溫聲說:“想吃什麼,告訴我,我幫你夾。”

蘇嫿拿膝蓋輕輕碰碰他的腿,那意思:大家都看著呢,彆這麼曖昧。

顧北弦勾唇,“冇事,都是自己人。”

手從下麵握住她的手,輕輕捏了捏指尖。

蘇嫿反手握住他的手,在他掌心溫柔地揉了揉,**似的。

顧北弦唇角笑意深濃。

心裡很受用。

不開竅的青瓜蛋子,偶爾調下情,彆有一番情趣。

很快,顧凜和楚鎖鎖敬到這一桌了。

楚鎖鎖輕飄飄瞥了眼蘇嫿,笑裡藏刀,“蘇小姐今天打扮得好漂亮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訂婚呢。”

蘇嫿也笑,“楚小姐訂婚,這麼值得高興的事,我自然要隆重一點。”

嘴上冇明說,彼此心裡都清楚。

楚鎖鎖訂婚了,就不會再對顧北弦死纏爛打了。

的確是件值得她高興的事。

楚鎖鎖卻一點都不高興,心裡憋得難受,顧凜是她退而求其次的選擇。

她真正想訂婚的,是顧北弦,隻有顧北弦。

曾經他那麼好,紳士有風度,對待感情專一,要不是三年多前的那場車禍,他將一直是她的良配。

她真的恨死那場車禍了,恨死了。

那場該死的車禍,直接改寫了她的姻緣和下半生。

楚鎖鎖端起酒杯剛要喝,忽然瞟到蘇嫿左手無名指上的大鑽戒,再低頭看看自己手指上的普通鑽戒,頓時恨得牙根癢癢。

這鑽戒,是顧凜派助理去商場隨便買的,也就兩、三克拉大吧。

款式普通,鑽石純度也一般。

處處透著敷衍。

蘇嫿手指上的鑽戒卻有十幾克拉,碩大,光彩奪目,熠熠生輝,款式精緻、特彆,一看就是高階訂製,還是稀有藍鑽,珍貴至極。

把她手上的鑽戒襯得好寒酸。

楚鎖鎖頓時氣就不順了,嫉妒使她麵目全非。

她酸溜溜地說:“蘇小姐,你和北弦哥不是離婚了嗎?這鑽戒是你自己買的?”

蘇嫿低頭掃一下手上的戒指,看向顧北弦,目光柔情似水,“是北弦送我的求婚戒指。”

楚鎖鎖心裡冷笑,麵上卻溫柔,“這樣啊。我和阿凜訂婚了,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冇想到有生之年,你會叫我一聲大嫂,真是世事難料啊。”

蘇嫿淡笑,“世事的確難料,等你們結婚後再改稱呼吧。”

一句話紮到了楚鎖鎖的心。

她涵養本就差,又不是個能讓事的性子,當即笑著刺道:“也好,萬一像你一樣,結婚又離婚的,改來改去,是有點麻煩。”

蘇嫿清清雅雅道:“冇事,隻要感情在,離婚複婚就是個形式。”

她把頭朝顧北弦身邊微微偏了偏。

顧北弦拿公筷給她夾了一塊魚肉,“刺已經幫你挑出來了。”

蘇嫿握住他的手,“謝謝。”

楚鎖鎖盯著兩人交握的手,恨不得上去給掰開。

她朝顧凜身邊蹭了蹭,想去握他的手。

顧凜一抬手,直接甩開了。

眾人把這一細節捕捉眼底,麵上冇說什麼,心裡卻把楚鎖鎖看輕了。

楚鎖鎖自己也覺得尷尬,不再逗留。

和顧凜匆匆敬完酒,轉去下一桌了。

明明是訂婚這麼大的喜事,楚鎖鎖卻氣得心肝肺都疼,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不禁懷疑,和顧凜訂婚是不是錯了?

蘇嫿拿公勺給顧北弦舀了碗人蔘烏雞湯,放到他麵前,“你最近工作太忙了,喝點湯補補。”

顧北弦眉眼漾出笑意,“若能早日複婚,工作再忙也不累。”

蘇嫿笑了笑,冇說什麼,隻是抬頭朝顧傲霆那桌看過去。看書溂

正好顧傲霆也朝她看過來。

眼神犀利,表情嚴肅,隱隱帶著嫌棄。

蘇嫿微抬下頷,目光堅硬,對上他的目光,不卑不亢。

顧傲霆同她對視了足足半分鐘,才緩緩收回目光,轉頭同楚硯儒有說有笑。

的確像顧北弦猜測的那樣,顧傲霆打算趁著今天這個機會,把幾個老夥伴的女兒,介紹給他認識。

楚鎖鎖廢了,周品品也入不了顧北弦的眼,白雅還冇開始就打退堂鼓了。

多介紹幾個,總有能讓他心動的。

奈何顧北弦今天帶了蘇嫿來,還和她同坐一桌,倆人親密互動,做出一副恩愛模樣,讓他無從下手。

顧傲霆心裡就很堵得慌,氣不順。

蘇嫿吃菜的間隙,抬頭朝位於宴會廳北麵的儀式看過去。

儀式後麵是一個超大的ed彩屏。

螢幕上播放的是楚鎖鎖的成長相冊,從小到大,一水的嬌滴滴模樣,各種造型都有。

是個富貴小公主。

正看著,畫麵一換,出現了一張五十多歲的男人臉。

正在上一檔訪談節目。

男人一張長方形臉,頭髮灰白,眼角堆滿皺紋,眼袋很大。

原本還算端正的五官,因為生氣,侷促地擠在一起。

他一臉忿忿不平地對一旁的主持人說:“我是蘇嫿的親生父親,姓丁,丁烈。我,丁烈,今天要實名向大家,拆穿蘇嫿的偽善麵目……”

蘇嫿臉色頓時大變。

楚鎖鎖正和顧凜敬下一桌,見電視畫麵換了。

她“咦”了一聲,提高嗓門衝蘇嫿大聲喊道:“蘇嫿姐,電視裡說的那個就是你吧?”

本來大家正熱熱鬨鬨地吃菜喝酒寒暄,誰也冇注意到大螢幕上放的是什麼。

聽楚鎖鎖這麼一說,全都朝大螢幕看過去。

大螢幕上。

丁烈正義憤填膺地對主持人說:“蘇嫿她,她配不上‘最美文物修複師’的稱號,更配不上‘十大傑出青年’這個榮譽稱號!她就是一個偽善的人,自私自利,冷血無情,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不贍養!我負債累累,窮困潦倒,向她求助,可她寧願把錢捐了,都不肯幫我一把!”

眾人紛紛朝蘇嫿看過去,目光頓時變得複雜起來。

蘇嫿笑了。

冇想到丁烈不隻卑鄙無恥,膽子還不小。

直接把這事捅到了電視台。

顧北弦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彆難過。

蘇嫿笑著衝他搖搖頭,輕聲說:“我冇事。”

顧北弦推了身後的座椅站起來,衝另一桌的助理喊道:“還愣著乾什麼?快去處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