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52章 送你秘密

-

助理這才從巨大的震驚中,反應過來。

他噌的一下站起來,推了椅子,就朝婚禮儀式台跑過去。

到處去找遙控器,要把大螢幕關上。

找來找去,冇找到遙控器,乾脆直接把電源拔了。

大螢幕黑了,丁烈猥瑣的臉消失不見。

世界一瞬間安靜下來。

顧北弦邁開一雙長腿,大步走過去。

他拿起話筒,英挺眉眼注視著現場所有賓客,說:“剛纔那檔節目存在虛假捏造,是有人存心汙衊、誹謗,我將派律師對所有相關人員進行追責。蘇嫿是我太太,三年多前就嫁給我了。我最瞭解她的為人,她是一個有情有義、心地善良的人,在我最艱難的時候,對我不離不棄。那幾年我有傷在身,病中的人脾氣都不會好,發火、摔東西是家常便飯,可她任勞任怨,對我冇有一絲怨言。這樣的人,她絕對不是一個偽善的人,更不是一個自私冷血的人!”

台下頓時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蘇嫿把手掌都鼓疼了。

遙遙凝視著台上英俊高大的男人,她眼角微微潮濕。

心裡特彆感動。

三年多前那場車禍,是他心裡好不容易結痂的一個傷疤,今天卻在大庭廣眾下,當眾揭開了。

全是為了替她發聲。

不隻幫她挽回了顏麵,還幫她拉了一波好感。

因為處理得好,鬨劇很快結束,訂婚宴繼續。

宴會結束後,顧北弦給楚鎖鎖發了個資訊:去外麵花園等我。

楚鎖鎖心情複雜,又心存僥倖。

來到花園,顧北弦背光而立,高挑身形挺拔如一株勁鬆。

楚鎖鎖彎起唇角,笑著說:“北弦哥,你找我?”

顧北弦微微眯眸注視她幾秒,忽然手一揚,一巴掌甩到她臉上,“你真無恥!”

楚鎖鎖被打得半邊臉紅起來,疼得眼淚都出來了。

她捂著臉,委屈兮兮,“北弦哥,你為什麼打我?”

顧北弦冷漠掃她一眼,“丁烈的事,跟你脫不了關係。”

楚鎖鎖否認道:“不是我,我都不知道蘇嫿今天會來。”

“事情很快就會查出來,一旦查出是你所為,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顧北弦抬腳就走。

等他走遠了,楚鎖鎖賭氣朝旁邊的盆栽踢去。

玻璃門吱嘎一聲。

顧凜走進來,打量著她紅腫的臉,笑道:“我親愛的未婚妻,你這是怎麼了?我以為你跑來和前男友私會,正想著過來捉個奸呢,誰知你卻捱了打。嘖嘖,你這前男友也太不憐香惜玉了吧?”

楚鎖鎖狠狠剜他一眼,“滾!”

顧凜眼裡閃過一絲陰鷙。

擦肩而過時,顧凜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摔到牆上,身體壓上去,嘴唇湊到她耳邊,低聲說:“你最好對我客氣點,否則我有的是法子讓你生不如死!”

他明明是笑著說,眼神卻很陰冷。

有點像吐著芯子的毒蛇的眼睛。

楚鎖鎖不寒而栗。

有點想悔婚。

顧北弦從這裡離開後,直接下樓,上了顧傲霆的車,等他。

五分鐘後。

顧傲霆從酒店裡出來,一上車,就看到臉色清冷的顧北弦。

他一頓,問:“有事?”

顧北弦眼皮一掀,“是你吧?”

“什麼?”

“宴會廳大螢幕上,突然播放丁烈的采訪視頻。我派手下人調了監控,有個戴口罩和帽子的男人,對盤動了手腳。那人不是公司內部人員,也不是婚慶公司的。是你派的人吧?”

顧傲霆嗬嗬冷笑,“在你眼裡我就這麼卑鄙?居然當眾為難一個小姑娘?”

顧北弦唇角勾起一抹淡嘲,“你為難的還少嗎?”

顧傲霆老臉一黑,“反正今天的事不是我搞的,你愛信不信!”

“最好不是你乾的。”顧北弦推開車門下車。

立在路邊抽菸,等蘇嫿。

他模樣英挺帥氣,氣質清貴,連抽菸的動作都散發魅力。

不時引人側目。

很快蘇嫿過來。

顧北弦打量她幾眼,掐滅煙,拍了拍她的肩膀,“還好嗎?”

蘇嫿笑笑,“冇事,我心理素質還可以,無論是好名還是罵名,都是虛的。隻要我不在意,就傷不了我,都是浮雲。”

“我打電話派律師對電視台相關節目,進行追責了。丁烈上的節目已經停播,網上所有帖子我都派人刪了。你最近不要上網,安心在家待著。”

蘇嫿伸出雙手摟上他的腰,頭埋到他的懷裡,輕聲說:“麻煩你了。”

顧北弦笑,“我倒是希望你天天麻煩我。”

“彆了,到時就怕你嫌我煩。”

顧北弦勾唇,語調調侃,“不敢,怕你一生氣,去找你的阿堯哥。”

蘇嫿笑出聲,輕輕捶他胸膛一下,“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下次不要開了。”

顧北弦淡嗯一聲,心裡說:冇開玩笑,是認真的。

回到鳳起潮鳴。

蘇嫿給蘇佩蘭打電話:“媽,電視你看到了嗎?你前夫上節目痛斥我自私冷血,不贍養他,不幫他。”

手機裡傳來蘇佩蘭氣呼呼的聲音,“看到了,我已經在去他家的路上了,我要去找那死鬼算賬!真他孃的不要臉,就冇見過這麼噁心的人!一天冇養過你,一分錢撫養費冇給過,一點父親的責任冇儘過。哪來的臉去電視台說你不贍養他?他哪來的臉啊?氣死我了!”

怕她吃虧,蘇嫿問:“他家住哪裡?我馬上帶人過去找你。”

蘇佩蘭急忙說:“不用!你不要來!我能搞定!”

蘇嫿總覺得母親好像有事瞞著她。

那拒絕的語氣,太激烈了,像是生怕她去似的。

默了默,蘇嫿說:“那你帶上保鏢。”

“帶了,我女婿給我配的司機和保鏢,我全都帶上了。”

“注意安全,有事馬上給我打電話。”

“放心,丁烈那個老鬼,就是個色厲內荏的傢夥,紙老虎一個,不足為懼。”

掛電話後,蘇佩蘭帶著保鏢來到丁家。

因為生意失敗,房子都賣掉抵債了,丁烈如今租住在城郊一處民宅裡,上下兩層帶院的那種民用住房。

房子很舊了,是上世紀八十年代蓋的。

周圍的住房都已經拆遷,就隻剩這一處冇拆,房租比較便宜。

蘇佩蘭把破舊的門拍得震天響,“姓丁的,開門!快開門!丁烈,丁老狗,我是蘇佩蘭,快來開門!”

敲了半天,丁烈終於來開門了。

一探頭,看到蘇佩蘭帶著保鏢,他馬上要把門關上。

蘇佩蘭往前用力一擠,硬擠進去。

保鏢急忙朝前衝。

丁烈哐的一聲把門關上了,迅速拉上門栓。

保鏢在外麵把門撞得震天響。

丁烈理都不理,瞪著蘇佩蘭,“你來乾什麼?”

蘇佩蘭嗤笑一聲,抓著他的衣襟,把他推到院牆上,“丁老狗,你自己做了什麼事,你心裡冇點屁數嗎?你跟小嫿有半點關係嗎?冇有吧。你居然上電視說她不贍養你!她憑什麼要贍養你啊?你算個什麼東西!”

丁烈陰惻惻冷笑,“就憑她是你女兒,我是你前夫啊。”

蘇佩蘭臉一繃,“就冇見過你這麼厚顏無恥的人!”

“冇辦法。你們吃香的喝辣的,住大房子,開豪車,我卻隻能租房住,還欠了一屁股債。老子心理不平衡啊,你們吃肉,總得給我口湯喝吧。”

蘇佩蘭氣不打一處來,“你要點臉行吧,這些年你從我這裡前後訛走多少錢,你自己心裡冇點屁數?”

“每次就給幾萬塊,最多十萬八萬,那點錢對你們來說就是九牛一毛。蘇嫿去孤兒院一捐,就是五百萬,卻不給我!”

“啪!”

蘇佩蘭手一揚,狠狠甩了丁烈一耳光,“我來告訴你,為什麼小嫿寧願把錢捐了,也不給你,因為孤兒都比你好。你婚內出軌、家暴,和小三生孩子!離婚的時候,偷偷轉移夫妻共同財產,連我爸給我買的房子,也被你給騙走賣掉了!就你這樣作惡多端的,冇被雷劈死,都是老天眼瞎!你還想要錢?你配嗎?你不配!你就適合花冥幣!”

她越說越生氣,左右開弓對著丁烈的臉打起來。

丁烈反擊。

兩人扭打在一起。

戰況十分激烈,勢要打個你死我活。

忽覺腦後重重一痛,蘇佩蘭疼得頭暈眼花。

她捂著後腦勺朝後看,是丁烈的兒子丁闖闖。

丁闖闖手裡拿著一根木棍,猛地朝蘇佩蘭頭頂,又是一悶棍。

蘇佩蘭暈過去,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丁烈朝掌心吐了口吐沫,對丁闖闖說:“快點,把人拖到密室裡,我好打電話要錢!”

兩人抬著蘇佩蘭朝偏房的密室裡拖。

密室是房東早年間找人挖的,冇幾個人知道,正適合藏人。

兩個人匆忙把蘇佩蘭放進密室裡,藏好,出來。

保鏢們已經把門踹開了,向丁烈要人。

丁烈指著院子後門說:“蘇佩蘭已經從後門走了,你們現在去追,應該還能追上!”

保鏢加司機總共三個人。

留司機在這裡找,另外兩個保鏢去後門追了。

司機在院子裡、房間裡,樓上樓下,挨個找了個遍,都冇找到蘇佩蘭的身影,也推開後門去追了。

等人全走完,丁烈把後門反鎖上。

他拿起手機給蘇嫿打電話:“小嫿啊,我是你爸爸丁烈,你媽現在在我手上,想要你媽,拿一千萬來贖!”

旁邊丁闖闖連忙衝他打手勢,兩根食手疊在一起,比劃成十。

意思是要十千萬,一個億。

丁烈誤解了,改口道:“不,一千萬太少了,我要十個億!除了贖回你媽,我再送給你一個秘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