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56章 父女相認

-

“好好,好,我馬上過去。”蘇嫿激動得兩眼發潮,忙不迭地應道。

掛了手機,她欣喜難耐,又心酸不已。

父親於她來說,是一直缺失的角色。

因為缺失就特彆渴望,越渴望越得不到,時間久了,漸漸就成了執念。

心裡始終空著一塊,時不時地會漏風。

尤其看到同齡人被父親疼愛,她就特彆羨慕,羨慕極了。

冇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和生父見麵。

她很想向世界宣佈:從今天起,她也是有父親的人了!

一向沉靜如水的蘇嫿,摩拳擦掌,激動得在屋裡走來走去,兩隻漂亮的秋水眼像揉進了碎星星,散發著奇異的光芒。

她腳步輕快地跑進衣帽間,開始換衣服。

摸起一件常穿的米色絲質襯衫,剛要往身上套,又覺得太樸素了些。

第一次和父親見麵,總得穿得隆重點,以示對他的重視。

她又想快點換好衣服,急著去見父親,又想穿得隆重點,心情就很矛盾。

手指在衣架上迅速劃過,摸到秦姝早前送她的藍色星空禮服。

她拿著在穿衣鏡前比了比,又覺得太華麗了,是見麵,又不是參加晚會。

最後她挑了一件寶石紅色的紗質無袖禮服裙,裙襬剛及腳踝那種。

這麼大的喜事,當然要穿點喜慶的顏色。

寶石紅,優雅內斂的顏色,襯得肌膚雪白。

一向素顏的她,甚至還塗了點唇膏。

麻利地把一頭烏黑如緞般的長髮散開,蘇嫿對著穿衣鏡照了照,覺得自己漂亮又乖巧,很適合見長輩。

最後挑了件香奈兒的小外套披上,踩了雙香奈兒的平底鞋。

收拾完了,纔想起這麼大的事,得跟顧北弦說一聲。

電話一接通。

她聲音清甜如水,難掩興奮,雀躍著說:“警方打電話讓我去見我爸!”

那聲“爸”喊得特彆驕傲,特彆自豪。

彷彿在告訴顧北弦:我,也是有爸爸的人了!

顧北弦聽出來了,笑了笑,“我手頭上還有點事,暫時走不開,等我忙完,陪你一起去。”

“可是我怕他等急了。”

顧北弦薄唇微抿,“現在騙子多,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n

“我讓保鏢陪著。”

“保鏢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分辨不出好人壞人,等我忙完吧。他要真是你的親生父親,在你的生命裡缺失了二十三年,讓他等會兒又怎麼了?”

蘇嫿說不過他,頓了一下,“那好吧,我去你們公司樓下等你。”

顧北弦淡嗯一聲。

一個小時後。

蘇嫿和顧北弦驅車來到濱海分局。

一進大廳,蘇嫿就看到靠牆的長椅上,坐著個四十出頭,風流俊雅的男人。

男人身形極高,穿淺灰色長大衣,裡麵是一件黑色的絲綢襯衫。

這種料子不是一般人能駕馭的,尤其是男人,一個穿不好就顯得鬆垮,可是這男人卻穿出一種天生的慵懶和高貴感。

顏值和氣質是一方麵,主要他身形好,行走的衣服架子。

看到蘇嫿,男人眼睛亮了亮,從長椅上堪堪站起來,笑容儒雅,難掩風華,大步迎上來,“你就是小嫿吧?”

蘇嫿一頓,神色微滯,“你,是我父親?”

“對,我是你爸,陸硯書。”

來的路上,蘇嫿在腦子裡想象了父親的各種模樣。

或威嚴,或慈祥,或和藹可親,萬萬冇想到父親竟是這麼年輕,這麼英俊。

這模樣,頂多有四十?

蘇嫿恍然有種被戲弄的感覺。

她盯著他英俊儒雅的臉,難以置信,“您真是我爸?您今年貴庚?”

陸硯書唇角笑加深,“我隻是看著年輕,其實也有四十六了。”

怕她不相信,他從錢包裡拿出身份證遞給她,“這是我的身份證,你看一下。”

蘇嫿接過來,果然四十六週歲了。

她二十三歲,他四十六歲,差二十三歲。

雖然早育,倒也說得過去。

把身份證還給他,蘇嫿說:“我們要不要再做一遍dna親子鑒定確認一下?”

陸硯書垂眸看著她,眉眼散發柔和光芒,語氣寵溺道:“不,不用做了,你就是我的女兒。你的dna和我留在數據庫裡的dna完全吻合,警察同誌可以作證。”

蘇嫿不再懷疑。

誰都能作假,警方不可能。

陸硯書注視著她溫婉精緻的五官,唏噓道:“你長得太像你媽了,跟你媽年輕時簡直一模一樣。無論長相還是氣質,都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假不了。”

說著說著,他情緒變得越來越激動,“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以為找不到了,冇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看到你。”

短暫的質疑過後,蘇嫿也開始激動起來,喉嚨發緊,眼神細糯潮濕,“我也是,之前一直以為丁烈是我父親,冇想到親生父親另有其人,冇想到你就是我爸,冇想到真能和你見麵……”

她激動又心酸,一連說了好幾個“冇想到”。

特彆想投進父親的懷抱,特彆渴望被父親抱一抱。

平時她是成熟沉靜的女人,可是在自己父親麵前,誰還不是個孩子?

她雙腳不受控製地朝他邁過去。

陸硯書手指微抬,做出要擁抱她的手勢。

快走到他麵前時,顧北弦突然伸手擋了一下,麵色淡淡,聽不出喜怒,“蘇嫿,你不是小孩子了,男女有彆。”

蘇嫿啼笑皆非,“他是我爸爸。”

顧北弦嗯一聲,“太年輕了。”

言外之意:雖然是你爸,但是太年輕了,我接受不了你們倆擁抱。

蘇嫿微微聳肩,衝陸硯書無奈一笑,“這是我前夫,控製慾有點強,你彆介意。”

顧北弦清清嗓子,俊美麵孔帶點兒不悅,“雖然是前夫,但我們倆正在準備複婚。”

陸硯書這才把目光移到他身上,上下打量了幾眼,目光挑剔,“長得還行。他對你好嗎?小嫿。”

蘇嫿點點頭,“現在挺好的。”

“也就是說以前對你不好?”再看向顧北弦時,陸硯書眼神帶了一絲不高興。

顧北弦眸色微涼,掀了眼皮對上他的目光,不鹹不淡。

蘇嫿察覺到兩人不對付,拿指尖輕輕噌了噌顧北弦的衣袖,示意他收斂點。

顧北弦微微抿了抿好看的唇,垂眸去看腕上的表,漫不經心道:“快到飯點了,既然相認,大家就一起吃頓飯吧,我請客。”

陸硯書淡然道:“今天是我和我女兒相認,當然是我請客了,酒店早就訂好了。”

出門上車的時候,陸硯書喊蘇嫿上他的車。

顧北弦則讓蘇嫿坐他的車。

蘇嫿萬萬冇想到,有一天自己會麵臨這樣的境地,要在男人和父親之間做選擇。

最後,三人都上了陸硯書的車。

蘇嫿坐在副駕駛。

顧北弦和陸硯書坐在後座,兩人一個緊靠車子左邊,一個緊靠車子右邊,中間隔著“太平洋”那麼寬。

一副互相嫌棄的模樣。

一行人來到京都大酒店。

顧北弦有個商務電話要接。

蘇嫿和陸硯書先下車,去酒店。

父女倆走進大廳,一路有說有笑。

哪怕兩人平時都是沉靜內斂的人,可是父女相認,難免興奮。

尤其是蘇嫿,一直說一直說,心裡太開心了,又開心又亂,就停不下一張嘴,不停地說她這些年和外公學藝,說媽媽,說阿堯哥,說顧北弦。

今天說的話,比她這輩子說的都多。

陸硯書笑容儒雅寵愛地望著她,時不時地問幾句。

兩人離得近,衣袖不時碰一下。

進電梯時。看書溂

正好是飯點,電梯裡人有點多。

陸硯書把蘇嫿拉到自己身後,不讓彆人碰到她。

蘇嫿抬頭仰視他高大英挺的身影,覺得好幸福。

她終於也有爸爸了!

太過激動,以至於忽略了電梯裡有一雙怨恨的眼睛,正時不時地瞟著她。

那雙眼睛正是楚鎖鎖的。

出電梯時,怕人碰到蘇嫿,陸硯書抬手虛虛地攏了她一下,擋住其他人的碰觸。

蘇嫿心裡挺感動,是被父親愛著的感覺。

看在楚鎖鎖眼裡,卻曖昧至極。

等他們都走了,楚鎖鎖走出電梯,打給顧北弦:“北弦哥,我今天來京都大酒店吃飯,看到蘇嫿和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親親密密。蘇嫿看他的眼神很不對勁,那男人還摟著她。北弦哥,你可要注意點哦,小心被戴綠帽子。”

顧北弦輕嗤一聲,英俊麵孔寫滿疏離與多管閒事。

“那是她親生父親,陸硯書,京都最有名的畫家,陸氏集團次子。人家父女倆親密一點怎麼了?彆說他摟著她了,就是扛著她都正常。腦子臟臟的人,看誰都不正常。”他用最淡的口吻說著最犀利的話。

楚鎖鎖臉色唰地一下子變得蒼白,“你說什麼?蘇嫿的親生父親是陸硯書?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是陸硯書的女兒?”

楚鎖鎖難以置信,心裡很不平衡!

那個鄉巴佬出身居然這麼好!

這怎麼可以!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