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59章 他被打臉

-

半個小時後,顧傲霆來到陸家老宅。

來的路上,他進行了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最終向現實妥協,連帶著把要對蘇嫿說的話,也全想好了。

今時不同往日,大丈夫能屈能伸。

一進陸家客廳,屋裡所有人都齊刷刷地朝他看過來。

顧傲霆笑了笑,抬手鬆鬆領帶,輕咳一聲,用一副自來熟的口吻說:“大家都在啊。”

冇人理他。

顧傲霆就有點尷尬,杵在原地冇動,瞟了眼蘇嫿,又瞟了眼顧北弦和陸硯書。

所有人都麵無表情。

連他自己的親媽,也垂著眼皮,一副對他愛搭不理的模樣。

顧傲霆就挺鬱悶。

合著叫他來,是甩臉色給他看的?

活這麼久,敢這樣給他甩臉色的,還真不多。

有那麼一瞬間,顧傲霆很想扭頭就走。an五

不過久經商場多年,他早就練就了沉穩大氣的性格,也早過了血氣方剛的年齡。

顧傲霆又咳嗽一聲,提高嗓門,笑道:“大家晚上好啊。”

還是冇人應他。

氣氛一時尷尬到了極點。

他悶著一張臉,在那兒站了好一會兒。

最後還是陸老太太看不下去了,朝他招招手,“傲霆,快過來坐吧。”

顧傲霆抬腳走過來,在她旁邊的位置坐下。

尬聊了幾句,陸老太太吩咐傭人開始上菜、佈菜。

等菜擺好後,所有人起身,來到餐廳。

精緻奢華的長桌上,井然有序地擺著各種山珍海味,散發誘人香氣,引人食指大動。

其中有蘇嫿那天在京都大酒店點的清蒸鬆江鱸魚、三絲魚翅和開水白菜。

陸硯書還特意讓傭人擺放在她麵前。

本該是陸老太太和顧老太太兩人坐在上位的。

可是倆老太太非得讓蘇嫿坐在她們中間,就臨時夾了把椅子。

兩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眾星捧月般捧著蘇嫿,時不時地給她夾菜。

陸老太太夾起一塊魚肉,放到她麵前的餐盤裡,“乖孫女,多吃魚,吃魚補腦子。”

蘇嫿剛要開口道謝。

顧老太太緊接著夾起一塊排骨,放到她麵前,“乖孫媳婦,吃塊排骨,補補鈣。”

蘇嫿笑容清甜又帶點兒無奈,“謝謝奶奶們。”

顧傲霆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心裡怪怪的。

說上來什麼感覺。

陸家冇有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

陸老太太喜歡熱鬨,越熱鬨越好。

她拍拍蘇嫿的肩膀,“改天把你大伯和幾個哥哥都叫過來。本來這次就要叫的,你爸說,剛和你相認,人太多,怕你不自在。”

蘇嫿朝陸硯書看過去,心裡泛起一絲微甜。

父愛在她生命中缺席太久了。

父親一滴關愛,落入她生活裡,她都能有很大的觸動。

就像雨打在龜裂的旱土上,發出哧啦一聲響。

顧傲霆和陸硯書並肩坐在一起。

顧傲霆是客,陸硯書是主。

按說陸硯書得熱情招待他這個客人纔對。

可是自打顧傲霆進屋,陸硯書就一直冷著一張臉,彆說熱情招待了,連句話都懶得同他說。

無奈,顧傲霆隻能上趕著開口:“早就覺得蘇嫿這孩子氣質與眾不同,原來是遺傳了你的氣質。”

陸硯書唇角極輕一揚,“顧董可彆這麼說,我們陸家小門小戶的,哪有什麼氣質?”

顧傲霆噎住,訥訥道:“陸家財力不輸顧家,可不是什麼小門小戶。”

陸硯書拿起碗盛了碗燕窩羹,推到蘇嫿麵前,慢條斯理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陸家雖然不輸顧家,但是在皇族和世界首富麵前,也算小門小戶。小門小戶不可怕,就怕有些人,自視甚高,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成天瞧不起這個,瞧不起那個。這自高自大的模樣,和井底之蛙有什麼區彆?”

這話說得毫不留情麵。

就差指著顧傲霆的鼻子,罵他是井底之蛙了。

顧傲霆一向都是被捧得高高在上,哪有敢這樣內涵他?

偏偏他又不好反駁。

一口氣憋在心口,上不去,下不來,憋得他一肚子氣。

顧北弦偏頭朝蘇嫿看過去。

兩人對視一眼,會心一笑,心裡有一個共同的念頭:人不可貌相。

陸硯書看外表儒雅斯文,紳士有風度,冇想到懟起人,這麼鋒利。

專戳人的心窩子捅。

氣氛一時陷入僵硬。

過了好一會兒,顧傲霆端起酒杯,對陸硯書說:“親家,來,今天我們第一次見麵,喝一杯。”

陸硯書眼皮微撩,都不拿正眼看他,“親家?誰是你親家?我記得蘇嫿和你兒子離婚了吧?”

顧傲霆陪著笑臉,“離婚也可以複婚啊,一張證的事,容易得很。”

“也對,離婚是挺容易。”陸硯書拿起茶杯抿了口,慢悠悠道:“可是複婚就難嘍。”

顧傲霆捏著酒杯的手一緊,“陸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陸硯書放下茶杯,食指輕敲桌麵,“我們家小嫿,年輕漂亮,氣質高雅,會修覆文物,還畫得一手好畫,十大傑出青年,履曆光鮮,家世也拿得出手。這麼好的條件,全京都的青年才俊,任由她挑。都說好馬不吃回頭草,明明有那麼多新鮮優質的草,她何必再倒回去?”

顧傲霆一時竟無言以對。

來的路上,就知此行不會太順利,萬萬冇想到這麼棘手。

遠超出他的想象。

往常,他往顧北弦身邊塞楚鎖鎖和周品品時,對方父母都鼎力支援,還是頭一次遇到這麼難纏的家長。

顧傲霆一直堆著笑的臉,漸漸冷下來。

他手撐著桌子站起來,壓抑著情緒說:“我想起來了,我還有點事,挺重要的。你們慢慢吃,我先走一步了。”

他推了椅子就要走,背後傳來顧老太太一聲嗬斥:“坐下!”

顧傲霆抬起的右腳,緩緩落下來。

顧老太太繃著臉說:“你以前對嫿兒做了那麼多,親家說你幾句,你聽著就是了。一大把年紀了,說走就走,任性給誰看呢?”

顧傲霆深吸一口氣。

腦子裡開始權衡。

這大半年,他往顧北弦身邊塞了好幾個女人,他都不要,再這樣下去,父子關係隻會越來越僵。

算了,看在親兒子的份上,聽幾句難聽話又怎麼了?n

顧傲霆抬腕看了看錶,轉過身,皮笑肉不笑地說:“我想起來了,那件事我已經安排助理去做了,不用我親自出麵了。”

冇人接他的話。

顧傲霆尷尬地笑笑,自己給自己找了個台階,坐下。

一頓飯,好不容易吃完。

蘇嫿被陸老太太和顧老太太拉著去後花園賞花,顧北弦陪著。

顧傲霆和陸硯書坐在偏廳裡喝茶。

風從視窗徐徐吹進來,上好的普洱茶,香氣四溢。

顧傲霆端起茶杯抿了口,在嘴裡細細品了品,“是老班章嗎?”

他平時喝的都是鐵觀音之類,不愛喝普洱,分辨不太出來。

隻知道普洱茶最好的是老班章。

陸硯書眼神帶點傲慢地瞥了他一眼,漫不經心道:“冰島老寨。”

冰島老寨是普洱茶中的極品,比老班章貴得多。

帶花果香,茶湯強而有力,香氣濃鬱沉穩,七萬塊一公斤。

顧傲霆看著陸硯書修長白皙的手指,捏著紫砂茶杯優雅斯文,有那麼片刻覺得自慚形穢。

他平時高高在上,傲慢慣了,很少有這種感覺。

陸硯書年輕時是搞藝術的,算得上儒商。

顧傲霆和他比,缺了那麼點藝術家的飄逸氣質。

顧傲霆捏著手中小小的紫砂杯,笑道:“你們家公司,一直都是你大哥在經營?”

陸硯書眼皮一抬,“我也有決定權,有事?”

“那正好。”顧傲霆清了清嗓子,“我是個生意人,做事喜歡直接乾脆。大家都是做生意的,都知道,資源互通,互惠互利。聽說你們家最近在做新能源和生物科技那塊,正好我們公司也有這方麵的意向。改天我們找個機會,坐下好好談談。婚姻加生意,親上加親。”

陸硯書手指輕輕摩挲杯壁,眼底飄著淡淡的譏誚。

他自幼學畫,骨子裡有藝術家的清高。

對顧傲霆這種唯利是圖的勢利商人,就挺瞧不起。

他輕輕嗤笑,語氣極淡道:“之前因為小嫿家世單薄,你逼著她離婚。如今知道她是陸家之女,你又上趕著求複婚。生意場上難免大起大落,今日登至峰頂,明日也有可能跌落山穀。倘若他日我們陸家敗落,你是不是又要對小嫿棒打鴛鴦?”

顧傲霆一怔。

過了幾秒,他嗬嗬乾笑,“怎麼會,陸家這些年生意一直做得很穩。生意合作,加複婚,雙喜臨門,多好的事。”

陸硯書聽出了話外音。

他拿起杯子抿了口茶,語氣慵懶疏離道:“再說吧,我們家小嫿還年輕,不急。至於跟你們顧家合作的事,我冇興趣。”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