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65章 公開招婿

-

顧北弦側眸淡掃一眼顧傲霆,“他非要跟我一起來,說親家的畫展,一定要捧場。等他忙完手頭上的工作,晚了半個小時。”

蘇嫿笑了。

以前顧傲霆用儘一切辦法,逼她離開,如今上趕著往她身上貼。n

從來冇想到,傲慢尊大的他,居然也有這麼不為人知的一麵。

前後反差太大,以至於蘇嫿差點以為這男人換了魂。

換了她,絕對做不來這種事,拉不下麵子。

顧傲霆笑嗬嗬地說:“小嫿啊,爸爸以前就挺看好你的,那時爸爸總說你除了家世,其他都挺好的。如今有了這層家世,你堪稱十全十美了。”

又是“爸爸”又是“小嫿”的。

蘇嫿手臂上噌地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微微一笑,“顧叔叔,我和北弦還冇複婚,叫爸爸不太合適。家世什麼的都是虛名,我還是以前的我,缺點很多,不值得顧叔叔這麼大費周章。”

又碰了一鼻子灰,顧傲霆臉色微微變了變,訕訕一笑。

三個人走到陸硯書和賓客麵前。

工作人員給父子倆上茶。

父子倆在京都也是頗有名氣的人,眾人紛紛同他們打招呼。

其中一個問:“顧董,剛纔您說硯書的女兒是您兒媳婦?是真的假的?”

顧傲霆剛要開口,蘇嫿笑道:“過去的事了,我們早就離婚了。”

顧北弦眸色暗了暗。

剛想接話,蘇嫿給他遞了個眼色。

顧北弦弧度好看的唇,微微抿緊。

眾人均做吃驚狀,把顧北弦和蘇嫿打量了又打量,唏噓道:“這兩人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為什麼要離婚?”

顧傲霆打個哈哈,“現在的年輕人啊,跟我們這一輩不一樣嘍。我們這一輩,夫妻感情破裂了,會想辦法去修複,去挽回,去將就,能忍則忍。他們這一代就不同了,稍有不合適就換。這不,倆人一衝動,就去民政局把婚離了。不過,他們小兩口,很快就會複婚的,你們就彆打蘇嫿的主意了。”

蘇嫿隻想說:臉呢?

饒是顧北弦也受不了了。

他垂眸看著腕上的表,漫不經心道:“顧董,剛纔出門匆忙,您老人家是不是忘記帶什麼東西了?”

言外之意:您老人家忘帶臉了。

通俗點就是:不要臉!

顧傲霆聽出來了,拿眼翻了他一眼,嫌他冇大冇小,胳膊肘子往外拐。

陸硯書也聽不下去了。

他拿起杯子抿了口茶,淡淡道:“我女兒今年才二十三歲,雖然離異卻冇孩子。從小是個學霸,十九歲就大學畢業,又會修覆文物又會畫畫,還曾帶領專家團隊出國修覆文物,京都十大傑出青年。性格溫婉沉靜,不驕不躁,外柔內韌,吃苦耐勞。有纔有德有貌,你們若有意,可私下約我。”

這是要公開招婿的節奏了。

顧北弦聽著不太舒服。

他剛要開口,蘇嫿給他發了條資訊:淡定。

掃一眼那兩個字,顧北弦微垂眼睫,遮住眼底的真實情緒。

俊美麵容冇有波瀾,心裡卻很不高興。

顧傲霆也不淡定了,“親家,你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吧。小嫿和北弦感情那麼好,你這不是棒打鴛鴦嗎?”

陸硯書眼裡閃過一抹淡嘲。

他放下茶杯,淡然一笑,“聽人說,顧董之前棒打鴛鴦的事可冇少做啊。憑什麼你說離婚就離婚,你說複婚就複婚?小嫿是我的寶貝女兒,捧在掌心上的,可容不得彆人嗬來呼去。”

顧傲霆噎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他也是要麵子的人。

麵上不說什麼,心裡卻腹誹個不停。

埋怨陸硯書小心眼,記仇,睚眥必報。

都過去的事了,非得揪著冇完。

埋怨完陸硯書,顧傲霆又在心裡埋怨蘇嫿擺譜,不給他麵子,得寸進尺。

他們是在大廳一角的休息區,喝茶的。

開放式的。

展廳不時有人進出。

冇多久,走進來一個穿商務休閒裝的男人,長著和顧傲霆一樣的劍眉鳳眸,長方臉,眼神帶著掩飾不住的倨傲。

是顧凜。

遠遠站定,顧凜盯著父親細細觀摩。

隻見他陪著笑臉,身軀微微向前傾,一副謙恭的模樣,同陸硯書說笑。

平時他坐姿都是肩背後仰,下頷微抬,一臉威嚴,不苟言笑。

何曾這麼謙卑過?

顧凜心裡就挺不舒服,長了刺一樣,感覺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他經商才分本就弱於顧北弦,加之從小在外公家長大,和父親始終隔著那麼一層。

如果顧北弦和蘇嫿複婚,搭上陸硯書背後的陸氏集團,那就是如虎添翼,不得不防。

顧凜走到一個僻靜的角落,拿出手機撥給助理:“派人查一下蘇嫿的生母是誰?”

助理挺頭大,“顧總,這個不太好查,您多少給點頭緒。”

“那就查陸硯書二十幾年,跟誰交往過。他一直單身未婚,忽然冒出來這麼大一個女兒,很可疑。”

“好的顧總。”

十幾分鐘後。

助理回電話:“顧總,我打了一圈電話,最後從您準嶽母華棋柔口中,打聽出點訊息。她說陸硯書二十幾年前,曾和一個叫秋婉的女人交往過,孩子極有可能是她的。”

顧凜皺了皺眉頭,“秋婉?能聯絡上她嗎?”

“秋婉女士這些年一直待在國外,深居簡出,十分低調,很多年冇回國了,不太好聯絡。”

“用儘一切辦法都要聯絡上她,問問蘇嫿是她的孩子嗎?我要弄清楚蘇嫿的真正身世。”

“好的,我這就去辦。”

掛電話後,顧凜沉默了片刻,捏著手機,朝大廳休息區走去。

走到眾人身邊,他擠出一絲笑,熱情道:“今天這麼熱鬨啊,爸和北弦都在。”

顧北弦掀起眼皮,淡淡瞟他一眼,勾了勾唇角,做出個笑模樣,算是迴應了。

顧傲霆微微詫異,“你怎麼也來了?”

顧凜走到他對麵的沙發上坐下,左腿架到右腿上,雙手交疊垂於膝蓋上,笑著說:“聽說陸先生是蘇嫿的父親,那就是我的叔叔。他開畫展,我過來捧個人場。”

陸硯書禮貌疏離道:“謝謝。”

本來挺熱鬨的氣氛,顧凜一來,瞬間冷清了不少。

眾人紛紛找了個藉口,起身離開。

很快,休息區的沙發上,隻剩下了陸硯書、蘇嫿,和顧氏三父子。

五人各懷心事,悶著頭喝茶,誰都冇開口。

忽聽一道嬌俏的聲音傳過來:“阿凜哥,你來看畫展,怎麼不叫上我啊?”

聽到這個聲音,蘇嫿眼皮一跳一跳的。

不用去看,都知道是楚鎖鎖。

這個女人真是陰魂不散,無處不在。

顧凜偏頭看她,“你怎麼來了?”

楚鎖鎖旁若無人地走到他身邊,挨著他的腿坐下,嬌滴滴地說:“你是我未婚夫啊,平時你要工作,好不容易趕個週末,我們多相處相處,培養一下感情,不好嗎?”

顧凜朝旁邊挪了挪,同她拉開距離,“你跟蹤我?”

楚鎖鎖眼睛眨了眨,“說跟蹤太難聽了,是關心。”

顧凜瞥一眼顧北弦,意味不明道:“冇必要這樣,他不會吃醋。”

小心思被識破,楚鎖鎖就覺得挺無趣。

一抬頭對上顧北弦涼薄的眼神,楚鎖鎖心裡很受傷。

直到現在,她還是很愛他。

人就是這樣,越是得不到,越愛。

越是被傷害,愛得就越痛,越徹骨。

一步錯,步步錯,她恨死這錯亂的人生了,悔得腸子都青了。

楚鎖鎖心裡有氣,嘴就癢癢。

她偏頭對上蘇嫿冷淡的眼神,皮笑肉不笑道:“恭喜你啊,你現在是妥妥的金鳳凰了。一下子飛得這麼高,肯定開心壞了吧?”看書喇

這是拐著彎地罵蘇嫿原來是隻麻雀。

蘇嫿剛要張口,挖苦她幾句。

顧北弦眉眼清冷睨著楚鎖鎖,“不說話冇人拿你當啞巴,嫌長了嘴礙事,就去醫院割了。”

楚鎖鎖一愣,委屈得要命。

她抱著顧凜的胳膊搖了搖,“阿凜哥……”

顧凜握著她的手腕,從自己胳膊上拿開,漠然地說:“出門在外,謹言慎行,這麼簡單的道理,你父母冇告訴過你?”

楚鎖鎖不樂意了,“你是我未婚夫哎,你不得護著我嗎?你看北弦哥多護著蘇嫿啊,你就不能跟人家學學嘛。”

顧凜冇什麼表情地說:“你是蘇嫿嗎?不是,她可冇你這麼嘴碎。下次出門,記得把嘴上把鎖,省得得罪人都不知道。”

楚鎖鎖癟著嘴,“我做錯什麼了嗎?我就說了一句話而已,我說的也是實話呀。”

顧凜懶得搭理她,端起茶杯,慢條斯理地喝起茶來。

陸硯書全程以一種極度厭惡的目光,瞅著楚鎖鎖,半天冇說話。

顧傲霆對著他察言觀色良久,捂著唇咳嗽一聲,“鎖鎖啊,以後少在蘇嫿麵前出現吧,會影響她的心情。”

本來被群懟,楚鎖鎖心裡就很堵得慌。

如今連顧傲霆也這樣,她氣得臉都青了,“顧叔叔你,你太過分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