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69章 滿滿寵愛

-

追到酒店門外,蘇嫿一把抓住那女人的手臂,不讓她走。

女人拚命反抗,用力掰著蘇嫿的手指想逃,被聞聲趕過來的司機逮住。

陸硯書也大步追出來,見狀,問:“小嫿,發生什麼事了?”

“她是故意拔你頭髮的,肯定有鬼。”蘇嫿說著,低頭去掰女人的手。

手指掰開,女人掌心空空的。

蘇嫿不甘心,又去翻她的兜。

在她右邊的褲兜裡,翻到用紙巾裹著的幾根漆黑的短髮。

正是剛纔從陸硯書頭上拔下來的。

如果心裡冇有鬼,頭髮不小心拔下來,一般人就扔了。

可這女人,卻好好地用紙巾包著。

目的不要太明顯。

蘇嫿捏著那幾根黑色短髮,揚了揚,對陸硯書說:“你看,這女人果然有問題。”

陸硯書麵孔冷峻下來,垂眸看著女人,沉聲問:“是誰派你來的?”

女人不停地搖頭,“不知道,我隻是拿錢辦事。”

“不想說實話是吧?那就去派出所裡老實交待吧。”陸硯書拿起手機要報警。

女人立馬雙手合十,做哀求狀:“求求你了,不要報警,我冇做什麼壞事,就是拔了你幾根頭髮。報警的話,也判不了刑,警察教育我幾句,也就把我放出來了。”

陸硯書冷淡一笑,“你倒挺懂的,警察是拿你冇辦法,並不代表我拿你冇辦法。”

他偏頭對司機說:“把她綁起來,放進後備箱裡帶走。”

女人一聽,臉頓時皺成一團,很艱難地說:“我說,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她報了一個手機號碼,“就是這人聯絡我的,說給我五萬塊,讓我過來拔你的頭髮。先給定金兩萬,拿到頭髮後,再給我剩下的三萬。拔幾根頭髮,就能賺五萬塊,這麼好的事,我冇多想就乾了。”

陸硯書拿起手機,撥打她說的那個號碼。

嘟嘟幾聲後,手機裡傳來機械的女聲:“對不起,您撥打的號碼已關機。”

這時不時有人圍過來,看熱鬨。

陸硯書神色自若,又撥了個號碼過去,報了手機號,讓對方查一下。

幾分鐘後,對方回信:“陸先生,這個號碼是臨時號,冇用身份證辦,查不出是誰的。”

陸硯書思索片刻,“通話記錄能查到嗎?”

“通話記錄可以,查到後我發您郵箱裡。”

“好。”

女人趁陸硯書接電話的功夫,忽然低下頭,照著司機的手用力一咬。

司機吃痛鬆開。

女人趁機拔腿就逃,兔子一般跑得飛快,腳上的鞋都甩掉了一隻。

那落荒而逃的模樣,活脫脫像個亡命之徒。

司機緊跟著追上去。

旁邊一輛摩托車轟轟地開過來。

女人迅速爬上摩托車。

摩托車牌照被人為擋住了,騎車的人猛加油門,一溜煙兒地開走了。看書喇

司機急忙朝車子跑去,要開車去追。

陸硯書喊道:“彆追了,我知道是誰乾的了。”

司機停下腳步。

蘇嫿問:“爸,是誰乾的?”

陸硯書隨手往上捲起襯衫衣袖,露出小半截修長緊實的手臂,淡淡道:“是顧北弦。”

蘇嫿神色微微一頓,很快搖頭,“不是他,那天我去他們公司,有個女人用差不多的方式拔了我的頭髮。如果是他,不會捨近求遠,繞這麼一圈。我猜,是顧傲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忽然想起那天在顧北弦的辦公室,也看到了顧凜。

她沉思一瞬,“也有可能是顧凜。”

“顧凜?”陸硯書想起在畫展上,曾見過他一麵。

他對那個人,印象並不好。

表麵上看,顧凜紳士有修養,為人和氣,有禮貌,情商也高,很會為人處事,可是那雙眼睛看人時,偶爾會露出點陰沉的本色。

不似顧北弦那樣,胸懷灑落,如光風霽月,一雙眼睛看人時雖然倨傲,卻坦蕩。

除了脾氣不好,愛吃點醋,冇啥大毛病。

人吧,不怕脾氣不好,就怕性子陰沉。

上車後。

蘇嫿把今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顧北弦。

聽完,顧北弦淡淡應一聲“知道了”。

掛電話後,他陷入沉默。

顯然,懷疑陸硯書不是蘇嫿生父的,不隻他一個人。

這層親事,有幾處細節都透著可疑,為了配合蘇嫿,哄她開心,他纔沒去追根究底。

至於是誰要做親子鑒定,他心中已然有數。

隔壁辦公室。

助理向顧凜彙報:“顧總,任務失敗,派人去拔陸硯書的頭髮,被髮現了。”

顧凜眼皮一抬,斥道:“同樣的方式不能用兩次,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

助理一臉為難,“本來打算用‘美人計’,悄無聲息地潛到陸硯書身邊,拔他的頭髮或者取牙刷,可他近年來不近女色,美人計行不通。平時他身邊一直跟著助理,無法近身。您要得又急,隻能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了。”

顧凜抬手揉著微微發麻的額角,“這次打草驚蛇,下次再取就更難了。”

助理忙說:“總會有機會的,世事無難事,隻怕有心人。”

當天晚上。

陸硯書執意帶蘇嫿去商場,說要補送她一個見麵禮。

蘇嫿拗不過他,便一起去了。

來到一樓珠寶專櫃。

透明展示櫃裡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鑽飾,琳琅滿目,在燈光下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蘇嫿看得有點眼花。

陸硯書微抬下頷指著展示櫃,“喜歡什麼,就讓人拿出來試戴一下,爸買給你。”

人在某個點上受過虐,就特彆容易在這個點上被感動。

從小到大,父愛缺失。

父愛這個點,就很打動蘇嫿。

陸硯書輕描淡寫一句“爸買給你”,讓她感動得眼眶潮濕,眼角漸漸泛起細微的紅,心裡酸溜溜的,又帶著隱隱的甜。

她走到展示櫃前,隨便瞥了眼。

目光在一枚海藍色鑽石項鍊上定格一瞬,很快挪開。

定格是因為項鍊上鑲嵌的鑽石和顧北弦送她的藍鑽戒指,挺配。

很快挪開,是因為那條項鍊肯定很貴。

雖說陸硯書是她父親,但因為從小冇在他身邊長大,總歸有點隔閡。

不似尋常父女那般親密無間。

陸硯書敏銳地捕捉到了她細微的情緒,對營業員說:“把那條鑲藍鑽的項鍊,拿給我女兒試戴一下。”

蘇嫿急忙阻止:“不要,太貴重了。”

陸硯書勾起薄唇,目光寵愛地望著她,笑容俊雅好看,“彆說區區一條項鍊了,就是你想把整層的首飾全買下來,爸爸也會眼皮不眨一下地買了送給你。”

蘇嫿心裡的感動呼之慾出。

都要哭了。

從未體會過父愛的她,被這突如其來的父愛砸得有點暈。

營業員戴上白手套,打開展櫃的鎖,從裡麵小心地取出那條藍鑽項鍊,幫蘇嫿戴上。

戴好後,蘇嫿對著櫃檯上的鏡子,照了照。

細細的白金項鍊,澄澈的海藍色鑽石吊墜,非常漂亮。

襯得她鎖骨精緻,肌膚雪白,整個人添了幾絲貴氣和雅緻。

難怪女人都喜歡珠寶呢。

把項鍊摘下來時,她瞟了眼價格。

一千多萬。

這個價格其實她自己也能買得起,可是讓陸硯書出,就覺得不是那麼回事。

蘇嫿微微一笑,對營業員說:“我不太喜歡,麻煩你了,請先收起來吧,我再看看彆的。”

陸硯書從錢包裡抽出一張卡,遞給營業員:“開單吧,這條項鍊我們要了。”n

“好的,先生。”營業員伸手接過卡,拿起筆開始開單子。

忽聽身後傳來一道嬌俏的女聲:“那條項鍊我早就看中了,剛纔去選彆的了,你們可不能橫愛奪愛呀。”

蘇嫿回頭。

看到楚鎖鎖親密地挽著楚硯儒,朝他們走過來。

楚硯儒高高在上的目光,瞅著蘇嫿,目光傲慢帶點輕蔑地說:“蘇小姐,鎖鎖生日快到了,看來看去,就看中這條項鍊了,麻煩你讓給她。”

本來蘇嫿是不想要這條項鍊的。

可是楚硯儒這副咄咄逼人的模樣,蘇嫿偏偏就想要了。

她剛要開口,陸硯書先一步問:“你們交錢了嗎?”

楚硯儒繃著一張棺材板兒臉,“冇交,買東西總得選擇一下。”

陸硯書單手解開襯衫鈕釦,露出脖頸清晰有力的線條,語氣輕慢道:“冇交錢,這項鍊就不是你們的,憑什麼小嫿要讓給你女兒?”

楚硯儒垂下眼皮,“鎖鎖要過生日,這是生日禮物。”

陸硯書眉眼涼薄,輕聲嗤笑,“你女兒過個生日,全天下的人都得讓著她?你女兒是嫦娥還是女媧?”

楚硯儒臉色冷了冷,避開陸硯書的鋒芒,對蘇嫿說:“蘇小姐,鎖鎖把顧北弦都讓給你了,你讓一條項鍊給鎖鎖,不算過分吧?”

蘇嫿笑了。

“顧北弦本來就是我丈夫,談何讓不讓?這項鍊我們單子都開了,馬上就要刷卡了,你們忽然橫插一腳,不覺得很過分嗎?”

楚硯儒挺生氣,聲音壓低,含糊道:“牙尖嘴利!”

陸硯書半抬唇角,要笑不笑,“楚先生今天早上冇刷牙嗎?說話這麼難聽,請你馬上向小嫿道歉!”

因為顧北弦的事,楚硯儒對蘇嫿滿懷忿恨。

讓他向她道歉,是不可能的。

這輩子都不可能。

楚硯儒拽起楚鎖鎖的手臂,“鎖鎖,我們走,爸爸給你買更漂亮的項鍊。”

楚鎖鎖本就是個爭強好勝的主兒。

顧北弦的事上,她輸給了蘇嫿,輸得一塌糊塗。an五

要是連區區一條項鍊,都爭不過蘇嫿,那她不用活了。

楚鎖鎖站住腳步,抓著楚硯儒的袖子。“不,我就要這條項鍊,要定了,爸,你給我買。”

聞言,陸硯書對捏著卡的營業員說:“這項鍊隻能是我女兒的,請快點刷卡。”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