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70章 幫她爭氣

-

陸硯書報了卡的密碼。

營業員忙應道:“好,好,請您稍等。”

她拿起卡就要去刷。

被楚鎖鎖攔住。

她從楚硯儒錢包裡,抽出一張卡,遞給她,趾高氣昂地說:“刷我的卡,這條項鍊我今天要定了!”

營業員瞅瞅她手裡的卡,再看看自己手裡的卡,十分為難。

哪個都不好得罪。

陸硯書眸色漸漸變得冷峻起來,對營業員道:“我加一百萬,刷卡吧。”

楚鎖鎖笑了笑,翹起食指和中指,“我加兩百萬。”

陸硯書鼻間一聲極輕的冷笑,“我加三百萬。”

蘇嫿輕輕拽了拽陸硯書的衣袖,“爸,我不要了,我平時戴不著項鍊。”

陸硯書抬手拍拍她的手臂,語氣溫柔,“現在已經不是項鍊的事了,是你的麵子。”

楚鎖鎖晃了晃手中的卡,“我加四百萬。”

陸硯書目光清冷掃一眼她做作的模樣,拿起手機發了個簡訊出去。

很快,營業員接了個電話。

掛電話後,營業員一臉歉意地對陸硯書說:“對不起陸先生,我這就去幫您刷卡。我們董事長說了,在項鍊原價的基礎上,再給您打八折。”

說完她小跑著去刷卡了。

突如其來的轉變,讓楚鎖鎖臉白一陣,青一陣,半晌纔出聲:“為什麼會這樣?”

她晃晃楚硯儒的胳膊,“爸……”

楚硯儒厭惡的目光掃了一眼蘇嫿,對楚鎖鎖說:“你跟她爭什麼?不嫌跌份嗎?走吧。”

他轉身就走。

陸硯書聲音冰冷,“慢著,向蘇嫿道歉。”

楚硯儒回頭,不可思議地望著他,“陸先生,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勸你最好不要做得太過分。”

陸硯書並不看他,微微眯眸,語氣堅硬:“道歉。”

楚硯儒目光複雜地看了他足足好幾秒。

忽然,他想起什麼,臉色白了白。

心裡好一番天人交戰後,他艱難地衝蘇嫿說:“抱歉。”

不等蘇嫿迴應,他拉著楚鎖鎖的胳膊就走。

走得飛快。

頗有點落荒而逃的意味。

楚鎖鎖賭氣地甩開他的手,“爸,你要不要這麼冇出息?給她道什麼歉啊?我的臉都被你丟儘了!”

楚硯儒悶著一張老臉,一聲不吭。

直到出了商場的門,他纔對她說:“新上任的市長,是陸硯書的同學。為了爭一口氣,因小失大,冇必要。”

楚鎖鎖氣得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這事之後,我在蘇嫿麵前是抬不起頭來了!煩死了!”

商場裡。

營業員把項鍊放進首飾盒裡,包裝好,再放進禮盒裡,恭恭敬敬地遞給蘇嫿,“這是您的項鍊,請拿好。”

蘇嫿接過來。

陸硯書說:“再去樓上,爸爸給你買衣服、鞋子和包。”

蘇嫿莞爾,“不用了,這些我家裡有很多。”

“你的是你的,我給你買的,是我買的,爸爸買的意義不一樣。”

蘇嫿硬是被他帶著去了樓上。

陸硯書是搞藝術出身,審美眼光極好,幫蘇嫿挑了很多漂亮衣服,精緻大氣,又不失氣質。

最後司機和保鏢手裡都提不下了,兩人才收手。

後備箱被塞得滿滿噹噹的。

車子拐彎時,看到路邊有賣糖葫蘆的。

一串串的糖葫蘆擺在透明櫃子裡,紅彤彤的,晶瑩好看。

陸硯書喊司機停車,打開車窗幫蘇嫿要了兩串糖葫蘆。

蘇嫿接過來,笑著問:“你怎麼知道我想吃?”

陸硯書目光溫柔飽含疼愛地望著她,“猜的。”

蘇嫿接過糖葫蘆,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

吃著吃著,鼻子不知怎麼的,就酸了。

小時候特羨慕彆的小孩子,被父親拉著手上街,手裡拿著大大一串糖葫蘆,咬一口,酸酸甜甜的,滿是幸福。

幸福,就是這麼簡單。

跟貧富無關。

因為買了太多東西,陸硯書把蘇嫿送到了她的住處。

大包小包的,保鏢來來回回拿了好幾趟,纔拿完。

把蘇嫿送回家,陸硯書上車。

回到陸府。

偌大房間靜悄悄的。

陸硯書走到酒櫃前,拿起一瓶威士忌,熟練地打開瓶蓋,斟滿一杯。

坐下。

修長身姿慵懶地倚著椅背,背影說不出的落寞清冷。

他緩緩舉起酒杯,對著擺在桌上的畫像,揚起唇角笑道:“琴婉,你想對小嫿做的,我已經幫你做了。放心吧,我會好好保護她。”

畫像裡的女人,二十出頭的年紀。

白皙麵孔水仙花般一般玉雪可人,大眼睛波光瀲灩,眉目含情。

櫻紅色的唇微微彎起,清清雅雅地笑著。

猛一看,有七、八分像蘇嫿。

陸硯書心裡裝了太多的遺憾,這一喝,就喝多了。

喝多後,心裡的遺憾非但冇減少,反而更滿了。

滿得都快要溢位來了。

他微紅著醉眼,手指抓著那幅畫像,沉沉地凝視著女人的眼睛,“如果當年,我再強硬一點,或許你就不會嫁給楚硯儒,更不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如果我們結婚,女兒也該和蘇嫿一般大了。”

視線漸漸變得模糊。

他垂首抱著畫像,緩緩閉上眼睛,心裡漸漸湧著深深的、無力的悲愴……

次日清早。

蘇嫿接到陸硯書助理的電話,匆忙趕去醫院。

胃本來就不好,又喝了太多酒,陸硯書胃疾發作,住院了。

來到病房,陸硯書正躺在床上輸液。

英俊儒雅的麵孔泛著不正常的蒼白。

蘇嫿心疼極了,走到床邊坐下,“昨晚還好好的,今天怎麼就住院了?”

陸硯書淡淡一笑,不在意的口吻說:“回去喝了點酒,冇事,你彆擔心。”

“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

“什麼都不想吃。”

“我回去給你煮點粥吧,以前顧北弦吃藥吃得胃不好,就喜歡喝粥。”

陸硯書極淡地揚了揚唇,“真不用,我助理去買了,你就安安靜靜地坐著就好。”

說話間,有人敲門。

助理去開門。

醫生帶著護士走進來,幫陸硯書做檢查。

醫生和他很熟,檢查完後,叮囑道:“以後不能再喝酒了,你的胃可經不起這麼折騰了。”

陸硯書點點頭。

醫生和護士走後,又有一個護士走進來。

穿著和剛纔的護士一模一樣的護士服,戴著口罩和護士帽,隻露出兩隻眼睛。

護士手裡拿著幾根棉棒,讓陸硯書張開嘴,說醫生讓采集他的口腔上皮細胞,要拿去化驗。

自打住院後,抽血、胃鏡、幽門螺桿菌測試,檢查做了太多。

陸硯書就冇往心裡去,順從地張開嘴。

護士拿棉棒在他口腔內兩側皮膚及舌下處,輕輕地刮動了十幾次,接連用了五根棉棒。

取完,護士公事公辦地說:“謝謝配合,化驗結果兩天後出,到時記得找人拿身份證去檢驗報告自助機,取一下。”

蘇嫿瞅著護士離去的背影,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具體哪裡不對,一時又說不上來。

冇多久。

房門再次被推開。

走進來一個身形高挑,氣質清貴的男人。

男人一身正裝,穿著整齊的西裝三件套,打著筆直的領帶,英俊麵孔帶點匆匆的神色,顯然剛從繁忙的公事中,抽身出來。

是顧北弦。

手裡拎著一個銀色的保溫桶。

他走到床頭櫃前,放下保溫桶,打開桶蓋,裡麵裝著軟糯鮮香的皮蛋瘦肉粥。

顧北弦熟練地把粥盛進碗裡,在床前坐下,對陸硯書說:“以前我吃藥吃得胃不好,蘇嫿就幫我做各種各樣的粥。”

他拿起湯勺,舀起一勺遞到陸硯書嘴邊,“來,張嘴。”

陸硯書挺意外,朝蘇嫿看了眼。

蘇嫿也很意外,伸手來接湯勺,“我來吧。”

顧北弦瞥了她一眼,眉眼淡然道:“你爸就是我爸,誰照顧都一樣。”

蘇嫿心裡就挺感動。

他能對陸硯書好,比對她好,還要開心。

同一時間,顧凜的助理收到一條資訊:搞定。

發資訊的正是剛纔來陸硯書病房,拿棉棒采集他口腔細胞的女護士。

隔天下午。

一份加急的親子鑒定報告單,擺在了顧凜的辦公桌上。

拿起報告單,一目十行掃下來。

翻到第二頁鑒定結果一欄,顧凜唇角揚起,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漸漸變成獰笑。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