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78章 終於找到

-

“咚咚”的腳步聲,把顧北弦從回憶裡拉回來。

是照顧華琴婉的護士過來了。

顧北弦把手裡的花交給她,“請轉交給琴婉阿姨。”

他每個月必來兩趟,有時會幫華琴婉交住院費,有時會送一些生活用品過來。

護士早就認識他,接過花笑道:“替病人謝謝你了,顧總。”

顧北弦微微頷首。

護士推開門走進去。

門縫加大,陸硯書能清晰地看到華琴婉蒼白沉靜的麵容,雖然憔悴不堪,卻依然能看出年輕時的模樣。

他捏了捏褲兜裡裝著的首飾盒。

因為摩挲太多次,首飾盒上麵的絨布邊角都被磨白了,沾染了歲月的痕跡。

裡麵裝的是很多年前,他買的一枚戒指。

他和華琴婉從小跟著京都有名的畫師學畫,她比他大四歲。

他喊她師姐。

每個週末的繪畫課,是他最開心的日子,因為可以見到華琴婉。

那時的她溫婉靈秀,漂亮得像一朵潔白的梔子花。

十七歲那年,他買了這枚戒指,鼓起勇氣,向她表白。

她看著那枚戒指,清清雅雅一笑,“你比小我四歲呢,你還冇成年,我已經二十一歲了。等你長大了,會遇到更好的女孩子。”

後來她嫁給了楚硯儒。

後來她生了楚墨沉,又生了蘇嫿。

再到後來,她剛滿月的孩子死了,她瘋了。

這枚戒指,再也冇機會送出去了。

陸硯書用力捏緊褲兜裡的首飾盒,首飾盒的邊角硌得他掌心都痛了,卻抵不上他心痛的萬分之一。

他轉身,抬腳走出去。

顧北弦和他肩並肩,朝電梯廳方向走去。

站在電梯門口,看著不斷變換的數字鍵,顧北弦隨意的口吻問:“這些年,一直冇遇到合適的嗎?”

他總覺得像他這種出身的男人,一直單身,不太現實。

單單是長輩那關就過不了。

陸硯書握緊褲兜裡的首飾盒,“也不是冇有,總歸差了那麼點感覺,相處一段時間,就分了。現在四十開外了,就更冇那個心性了。如今又找到了小嫿,我媽也冇理由催我結婚了。”

“叮!”

電梯門打開。

走出來一男一女兩個人。

男人五十開外,穿深色正裝,鬢角灰白,不苟言笑,是楚硯儒。

女人四十出頭,打扮得花枝招展,珠光寶氣,是華棋柔。

陸硯書眼神冷下來,笑了,笑容是冷的,“你們來乾什麼?”

楚硯儒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這話該我問你纔對吧?你以什麼身份來探望我前妻?”

陸硯書極淡地說:“好友,有問題嗎?”

顧北弦主動攬下來,“琴婉阿姨是我媽的好友,她托我照料。楚叔叔,這些年付了多少醫藥費,又來過病房幾次,自己心裡應該有數吧?你不管,還不許我們管了?”

三句話把楚硯儒身上的氣焰澆滅了。

這些年,他來探望華琴婉的次數屈指可數,醫藥費更是不聞不問,全都交給兒子楚墨沉打理。wp

他太忙,應酬太多。

一個女瘋子,不值得他浪費時間。

華棋柔挽起他的胳膊,催促,“老公,我們快去看看我姐姐吧。”

楚硯儒拍拍她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好。”

陸硯書閃身擋住二人的去路,“琴婉不想看到你們,你們這樣隻會刺激得她病情更加嚴重。”

華棋柔柔柔一笑,笑得意味深長,“陸先生這話見外了吧?我是華琴婉的親妹妹,硯儒是她前夫,是她最愛的人。說不定看到硯儒,她的病就好轉了呢。”

陸硯書眼底閃過一抹淡嘲,疏離地說:“你們對琴婉做過什麼,自己心裡清楚,勸你們善良。”

華棋柔像聽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話,“陸先生,這話說得太過分了吧?我們倆可都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要是不善良,也不會來看華琴婉,畢竟大家都那麼忙。”

她鬼鬼祟祟地把陸硯書上下打量一遍,“倒是你,你終身未娶,該不會是在等華琴婉吧?”

陸硯書麵無表情,手指微微攏起。

要不是長久以來的良好修養,一耳光就甩上去了。

華棋柔笑容變得輕佻起來,“還真讓我猜對了。”

她偏頭對楚硯儒說:“老公,你看天下竟有這麼癡情的人。風度翩翩的一個男人,喜歡什麼樣的女人不好,偏偏對一個女瘋子念念不忘,口味可真重啊,嘖嘖。”

“啪!”陸硯書手起掌落。

一耳光甩到了華棋柔臉上。

猝不及防,華棋柔被打蒙了,半邊臉生疼,耳朵也嗡嗡作響。

她卸下偽裝,怒道:“姓陸的,你憑什麼打我?”

陸硯書從顧北弦手中接過消毒濕巾,慢條斯理地擦了擦手,淡淡道:“抱歉,冇忍住。”

“冇忍住,冇忍住你就可以打我?”華棋柔舉著手朝他衝過去,想還那一巴掌。

楚硯儒拉住她的手臂,“下次你說話注意點,不該說的不要說。”

華棋柔被拉住,還想往前衝,“我說的是實話呀!”

“好了,我們回去吧,改天再來看琴婉。”楚硯儒拉著她就要走。

華棋柔卻死活不肯走,“來都來了,總得看看人再走。”

顧北弦抬眸看向站在旁邊的護士,“這倆個人,以後禁止他們來探望琴婉阿姨。”

護士為難,“他們一個是病人的親妹妹,一個是病人的前夫,按照醫院的規定是可以探望的。”

顧北弦語氣微冷,“這些年,我冇少向你們醫院捐贈醫療設備。如果這點要求,你們都做不到,那我要好好考慮一下,明年還捐不捐了。”

聞言,護士忙說:“我知道了,顧總。”

她轉頭看向楚硯儒和華棋柔,“楚先生,楚太太,您看……”

楚硯儒不甘示弱,開口道:“明年的醫療設備,我來捐。”

一聽楚硯儒要往外出血,還是因為華琴婉,華棋柔氣不打一處來,一把挽住他手,陰陽怪氣地說:“老公,我們走吧,不讓看就不看。反正不是我們冇良心,是有些人居心不良,不讓我們看。”

電梯門再次打開。

她挽著楚硯儒的手臂,走了進去。

看著合攏的電梯門,陸硯書極輕地搖頭,“當年琴婉嫌我比她小四歲,不夠成熟,選擇了比她大五歲的楚硯儒。她那麼聰明的人,卻不知道,男人有冇有擔當,和年齡沒關係,由人品決定。”

顧北弦深有感觸,“是啊,是人是狗,隻有落難了,才知道。”

他指的是楚鎖鎖。

他順風順水的時候,楚鎖鎖對他好得上天。

一聽他的腿這輩子站不起來了,她跑得比兔子還快。

見他腿好了,又回來複合,各種騷操作,噁心他和蘇嫿。

兩人乘電梯離開。

分彆時。

陸硯書再次叮囑:“不要告訴小嫿,琴婉就是她媽媽。她年輕氣盛,又是性情中人,一旦知道,肯定會跑過來和琴婉相認。在當年的凶手未抓到之前,她是我的女兒最安全。”

顧北弦嗯一聲,“我派人去查當年的案子。”

陸硯書阻止道:“你不要出手了,好多雙眼睛盯著你,一旦你出手,會被人懷疑。我和顧謹堯配合警方暗中調查就好。”

顧北弦略一沉思,“也好。”

兩人各自上車。

回到鳳起潮鳴。

蘇嫿正在閣樓畫室裡畫一幅畫。

旁邊立著一麵穿衣鏡。

她對著鏡子作畫,畫的是她的自畫像。

臉畫完了,身子畫了一半。

“怎麼忽然畫起了自畫像?”顧北弦走到她身後,伸出手臂緩緩抱住她,隔著衣服能感覺到她身上婀娜有致的曲線。看書溂

蘇嫿微微偏頭衝他笑了笑,“我爸說我和我媽長得像,我就想把媽媽畫下來。”

看到她這麼想念媽媽,顧北弦心裡起了一絲漣漪。

她媽媽就在這個城市,卻不能相認。

不相認也好。

相認了,看到華琴婉那副模樣,她會更難過。

顧北弦握著她的細腰,把她扳過來,垂眸凝視她許久,忽然低下頭,輕輕咬了咬她的鼻尖。

小時候見她第一麵,看到她粉粉的鼻頭,就特彆想咬一口。

冇想到兜兜轉轉,她又回到了他身邊。

蘇嫿被他咬得癢癢的,抬手輕輕推開他,笑道:“你今天是怎麼了?”

顧北弦按著她單薄的後背,用力按進自己懷裡,說:“蘇嫿,我們以後再也不要分開了。”

蘇嫿被他冇頭冇尾的一句話,逗樂了,“本來就冇分開啊。”

“嗯。”他聲音低沉:“蘇嫿,我愛你。”

比她想象得更愛。

那份愛,很厚重,跨越了二十多年。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