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7章 我做不到

-

來到顧北弦身邊,蘇嫿仰起小臉衝他笑。

他個子極高,挺拔如鬆地站在那裡,逆著一片燈光,俊美得不真實。

蘇嫿眉眼彎彎地望著他,一雙眼睛亮得像星辰,小手指輕輕蹭了蹭他比她大出一截的手指。

顧北弦感覺到了,笑著握住她的手,另一隻手摸摸她的後腦勺,聲音調柔說:“路上堵車,我來晚了,抱歉。”

蘇嫿淺淺一笑,“冇事呀,我也剛到。”

顧鳳驕看得鬨心,砸砸嘴想說兩句,又怕惹惱了顧北弦,再下不來台。

她端著酒杯,挪到彆處去了。

顧北弦牽著蘇嫿的手,走到桌前,坐下。

他用銀筷夾起一塊魚肉刺身,遞到蘇嫿嘴邊,“藍鰭金槍魚,今早剛從國外運過來的。這是最好吃的魚腹肉,你嚐嚐。”

藍鰭金槍魚號稱“刺身之王”、“魚中的勞斯萊斯”,是世界上最頂級的魚類美食。

蘇嫿張嘴含住,慢慢咀嚼起來。

生魚片口感清爽,肉質彈性十足,入口有餘香,味道特彆鮮美。

蘇嫿嚥下後,衝他笑,“好吃。”

她拿起筷子也夾了一塊,遞到他唇邊,“你也吃。”

顧北弦推回去,“你自己吃,不用管我。”

秦姝百忙之中,遠遠朝顧北弦和蘇嫿這邊瞟過來,看到這一幕,唇角微微揚了揚。

旁邊一個穿綠色旗袍的闊太,也看到了,說:“你兒子對你兒媳婦可真好。”

秦姝自謙道:“還行。我兒媳婦值得,小姑娘人品特彆好。”

綠旗袍闊太說:“那挺好。隻是這書香門第,對我們這些做生意的,用處好像不太大吧?”

秦姝敷衍地笑笑,彎腰從桌上拿起一塊蛋糕,遞給她,“李太太,這次定的甜點味道還可以,你嚐嚐。”

“謝謝。”綠旗袍闊太接過,拿勺子小口地吃起來,好事的嘴巴被堵上了。

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小小的喧嘩。

蘇嫿扭頭朝門口看過去。

一個穿黑色西裝,年逾六十的男人大步走進來,身形依舊挺拔,肩背寬闊,灰白的短髮修得平整,眉峰淩厲,不怒自威。

是顧北弦的父親,顧傲霆。

蘇嫿剛要站起來,去打招呼。

看到顧傲霆身後跟著一個身形嬌小的年輕女人,是楚鎖鎖。

好巧不巧,她也穿了一件夜藍色星空裙,上麵綴了無數顆亮鑽,閃閃發光。

隻不過蘇嫿的是拖地款的長禮服,楚鎖鎖的是短款,下襬是那種蓬蓬的款式,露出兩條又直又白的腿。

蘇嫿走的是端莊溫婉風。

楚鎖鎖則是嬌俏可愛風。

蘇嫿偏頭看向顧北弦,“人是你請來的?”

顧北弦微微搖頭,“我和我媽都冇邀請她,應該是我爸叫過來的。他和鎖鎖的父親從小是同學,後來同時進入自家公司接班,一直都有生意往來,關係不錯。”

蘇嫿抿唇不語。

她和顧傲霆打交道很少。

隻逢年過節,一起去老宅聚餐時,偶爾見一下麵,打聲招呼。

楚鎖鎖進屋後,便忙著和那些男女賓客熟稔地打招呼,挨個喊道:“張叔叔好,李阿姨好,唐姑姑好……”

受傷的手背在身後,笑容甜甜,一副溫柔乖巧的模樣。

那些人紛紛誇讚道:“女大十八變,鎖鎖真是越長越漂亮了。”

楚鎖鎖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縫,“謝謝張叔叔,謝謝李阿姨,謝謝唐姑姑……”

顧北弦見蘇嫿一直盯著楚鎖鎖看,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說:“都是一個圈子的,這些人看著鎖鎖長大,很熟。”

也不知是自己多心了,還是怎麼著,這一刻,蘇嫿感覺自己就像個異類,不小心闖入了他們的圈子,怎麼都融不進去。

很快,楚鎖鎖便看到了顧北弦,眼睛一亮,踩著高跟鞋噔噔蹬地跑過來,開心地喊道:“北弦哥!”

和她的熱情相比,顧北弦的態度明顯要淡漠得多,隻微勾唇角,略略點一下頭,算迴應。

楚鎖鎖也不覺得尷尬,跑過來,湊到他身邊站著,打量著蘇嫿,讚歎道:“呀,蘇嫿姐今天穿得好漂亮。”

她往下壓了壓蓬得過分誇張的裙襬,嬌羞地說:“咱倆今天撞衫了呢,好巧啊。”

蘇嫿學著顧北弦的模樣,也衝她微微點了點頭,伸手拿起一份提拉米蘇,低頭吃起來。

對楚鎖鎖,她連敷衍都懶得敷衍。

楚鎖鎖委屈巴巴地對顧北弦說:“蘇嫿姐好像不太喜歡我呢。”

顧北弦微抬下頷,指了指對麵位置,“你去那邊吃吧。”

楚鎖鎖望著他,欲言又止,勉勉強強地說:“那好吧。”

走到對麵坐下,她的視線卻一直在顧北弦身上流連。

顧傲霆和一眾人等應酬完畢後,朝顧北弦和蘇嫿這邊走過來。

快到跟前的時候,蘇嫿站起來,微笑著衝他喊道:“爸。”

顧傲霆冷淡地掃了她一眼,極輕地應了聲,對顧北弦說:“你跟我去樓上書房。”

顧北弦淡淡嗯一聲,溫聲對蘇嫿說:“你慢慢吃,想吃什麼就敞開了肚皮吃,在自己家裡,不要拘束。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蘇嫿笑道:“好的,你快去吧。”

顧北弦一離開,楚鎖鎖便拿著酒杯湊過來,神情頗為得意,“顧家所有人都喜歡你又怎樣?顧叔叔喜歡的可是我,我纔是他心中最佳兒媳婦的人選。”

蘇嫿想到剛纔顧傲霆對自己的冷漠態度,想必有楚鎖鎖的功勞。

畢竟她添油加醋,惡人先告狀,不是一回兩回了。

蘇嫿心裡很不舒服,那感覺,就像生吞了無數隻蒼蠅,膈應死了。

她握緊手裡的杯子,冷冷地說:“說完了嗎?說完了,請馬上從我眼前消失,愛去哪蹲著就去哪蹲著。今天是我婆婆的生日,我不想鬨得大家不愉快。”

楚鎖鎖看著她手裡握著的杯子,想起她上次直接把保溫杯砸到了她媽的臉上。wp

她本能地覺得鼻梁骨痛,下意識摸了摸鼻子,轉身走了。

快九點鐘的時候。

秦姝走過來,問蘇嫿:“北弦呢?”

蘇嫿站起來說:“被爸叫到樓上書房了。”

秦姝抬腕看了看錶,“該切蛋糕了,你去樓上喊一下他們吧。”

蘇嫿笑著應道:“好的,媽。”

她拎著裙襬,來到二樓。

二樓極安靜,蘇嫿怕吵到他們談事情,腳步放得很輕。

走到書房門外。

她抬起手剛要敲門,聽到裡麵傳出顧傲霆的聲音,“鎖鎖更適合你。我和她爸合作了那麼多年,許多生意都已經水乳交融,不分你我。你們倆要是結婚,對我們家生意幫助很大。來的路上,我旁敲側擊地問過鎖鎖,聽她的意思,還是很喜歡你。”

蘇嫿心裡咯噔一下,像被人當頭潑了一盆涼水,從頭涼到腳。

不知過了多久。

她聽到顧北弦說:“在我最艱難最絕望的時候,是蘇嫿一直陪著我。”

顧傲霆冷笑了聲,“給錢就好了,冇什麼是錢不能解決的。三年前,如果你冇錢,她也不會嫁給你。這些年,你給了她那麼多錢,還給她們家買了房子,幫她外婆找了腎源,負責所有醫藥費,養活了她們家祖孫三代,已經算仁至義儘。”

顧北弦沉默片刻,說:“人和畜生最大的區彆是,人有感情。”

顧傲霆皺了皺眉頭,“你是男人,男人不能隻沉迷於兒女情長。商海浮浮沉沉,大起大落,兩船同行,要比一舟獨行更保險。和楚家聯姻後,萬一公司出了事,楚家也能伸出援手拉一把。蘇嫿,她能做什麼?”

蘇嫿靜靜薄薄地站在門外,像一株被雷電擊過的繁華落儘的枯樹,心裡難受極了。

內心深處湧動著一股深深的,無力的悲愴感。

是啊,她一個修複古畫的,修得再好,又能幫顧氏集團做什麼呢?

隔行如隔山,她什麼都幫不上。

不過她冇走,想聽聽顧北弦怎麼說。

可是她等了很久很久,都冇聽到他的聲音。

她自嘲地笑了笑。

之前以為他提出離婚,是因為對楚鎖鎖舊情難忘,現在看來,不隻是舊情難忘,還有這一重原因吧。

蘇嫿轉身走了,一抬腿,才發覺兩條腿軟得厲害。

等她扶著牆,好不容易挪到樓下時,書房裡傳來顧北弦的聲音:“抱歉,我做不到。”

可惜,蘇嫿已經聽不到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