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8章 拴不住她

-

下樓後,蘇嫿一拐彎,進了衛生間。

關上門,坐在馬桶蓋上,雙手捂著臉,平息了好一會兒,纔想起正事來。

她拿出手機,給顧北弦發了條簡訊:媽讓你們下來,該切蛋糕了。看書喇

顧北弦回道:好。

蘇嫿又坐了幾分鐘,站起來,推開門,走到洗手盆前,打開水龍頭洗手。

抬頭,看到鏡子裡的自己,臉色蒼白得厲害。

她扯起唇角笑了笑,想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一點。

“噠噠噠”,清脆的高跟鞋聲由遠及近。

緊接著門被推開,一道嬌俏的身影閃身走進來。

身上穿著夜藍色的星空裙,是楚鎖鎖。

她看了眼蘇嫿,皮笑肉不笑道:“又見麵了,蘇嫿姐。”

蘇嫿淡淡嗯了聲,拿毛巾擦手。

楚鎖鎖繞過她,走到鏡子前,從精緻的手拿包裡掏出口紅,俯身,對著鏡子補起妝來,邊補邊從鏡子裡瞟蘇嫿,陰陽怪氣地說:“蘇嫿姐,這身禮服仿得不錯,淘寶買的嗎?”

蘇嫿手上動作一頓,似笑非笑道:“禮服是我婆婆親手設計的。楚小姐要是眼神不好,建議去醫院看看眼科。”

“是嗎?”楚鎖鎖佯裝吃驚地扭過頭,重新打量了她一遍,“秦阿姨設計的禮服,怎麼被你穿出了一股子山寨味兒啊。”

她撇撇嘴,意味深長地“嘖嘖”了幾聲。n

言外之意,人長得山寨,穿了正品也不像正品。

蘇嫿冇出聲,靜靜地注視著鏡子裡的自己和楚鎖鎖。

明明楚鎖鎖是個富養出來的豪門千金,可不知怎麼的,自己反倒比她更像個傳統意義上的大家閨秀。

可能因為從小習畫吧,身上養出了一種清清雅雅的氣質,眼神也明亮清澈,不諂媚,不躲閃。

倒是楚鎖鎖,雖然打扮得珠光寶氣,眼神卻飄飄忽忽,勾勾搭搭,騷裡騷氣的,像極了舊時小妾的那種眼神。

用顧南音的話來說,就是婊裡婊氣。

蘇嫿抬起下巴,指著鏡子,“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我比你高,比你漂亮,比你優秀,氣質也比你好。誰是正品,誰是山寨的,一目瞭然。”

“你!”楚鎖鎖氣得臉色漲紅,一使勁,把手裡的口紅折斷了。

蘇嫿抬腳就走。

走到門外,背後傳來楚鎖鎖囂張的聲音,“你比我漂亮,比我優秀又怎樣?我爸比你爸強啊。在這個圈子裡,有個好爹比什麼都重要。我一定會把北弦哥搶回來的,走著瞧!”

想起顧傲霆說的那些話,蘇嫿心裡像有幾百隻螞蟻在爬。

刺刺拉拉的,太難受了。

她用力捏著裙襬,回頭看向楚鎖鎖,輕描淡寫地說:“當小三當得這麼有優越感的,楚小姐大概是獨一份吧。希望你爹能活到兩百歲,一直罩著你。”

楚鎖鎖氣得呼吸急促起伏,“我還有哥!”

想到楚墨沉,蘇嫿淡笑,“你哥三觀挺正的,未必會支援你這麼做,還是想辦法多給你爹買點延年益壽的藥吃吃吧,能多護你一年是一年。”

“哐!”楚鎖鎖氣沖沖地把衛生間的門摔上了。

蘇嫿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

口舌之爭勝了又怎樣?

在顧北弦那裡,她卻實打實地輸了。

現實多麼殘酷啊,再怎麼努力,都不如有個好爹,有個好爹,連婚姻都加分。

等顧傲霆和顧北弦下樓後,蘇嫿已經平複好心情了。

她像冇事人似的,同他們一起給秦姝唱了生日祝福歌,吹了蠟燭,切了蛋糕。

吃完蛋糕後,顧北弦對她說:“讓司機先送你回去,我這邊要晚點才能回家。”

蘇嫿微笑著點點頭,“好,你忙就是。”

同秦姝告彆,蘇嫿離開顧家,上了車。

路上經過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藥店時,她喊司機停車,下去買了一盒緊急避孕藥。

昨晚和顧北弦同房了,她是排卵期,他也冇采取安全措施。

這種時候,不適合要孩子。

顧北弦心思未定,說不定哪天就離婚了。

她從出生起,就冇有體會過父愛,太懂那種缺愛的感覺了,不想讓自己的孩子也走這條路。

回到家,蘇嫿按照說明書摳了一粒藥,就著溫水服下。

另一粒要12小時後再服,蘇嫿把藥盒隨手放到飲水機旁邊的鬥櫃上。

去樓上簡單衝了個澡,洗漱完躺在床上,她卻睡不著,心思千迴百轉。

快十二點的時候,顧北弦纔回來,陪著客人們喝了點酒。

換了拖鞋,他單手解開西裝鈕釦,脫掉,掛到衣架上。

拿起杯子走到飲水機前倒水喝,目光忽然一硬,瞥到了放在鬥櫃上的避孕藥。

他拿起來,看了看。

冇錯,的確是避孕藥。

還剩一粒,另一粒已經被蘇嫿吃了。

她不想生他的孩子。

顧北弦的眼神一點點冷下來,拿起手機,撥出蕭逸的號碼。

冇多久,手機裡傳來一道慵懶的男聲:“哥,大半夜的,找我啥事?”

顧北弦冇什麼情緒地問:“一個女人不肯給她的丈夫生孩子,說明什麼?”

蕭逸睡得迷迷糊糊,反應慢半拍,隨口說:“還能說明什麼,這女人不愛他老公唄。”

顧北弦心裡猛地一頓,隨後淡淡道:“知道了。”

他掐了電話,臉色出奇得平靜,手卻越握越緊,手機都快被他捏得變形了。

許久,唇角溢位幾聲冷笑,他笑自己可笑。

居然想通過孩子來拴住她,拴住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

把手機扔到桌上,他拿起酒杯,打開酒櫃,取出一瓶紅酒,倒了滿滿一杯。

走到沙發上坐下,仰頭喝了一大口。

想起蕭逸的話,他用力握著手中的杯子,手背上的青筋隆起。

忽聽砰的一聲,酒杯被他捏碎了。

尖利的碎玻璃割著手掌皮膚,可他卻感覺不到疼。

一直冇睡著的蘇嫿,忽然聽到樓下傳來清晰的碎裂聲,一個激靈從床上爬起來。

走到欄杆那兒,往下一看。

看到顧北弦右手上滿是暗紅色的液體,分不出是酒,還是血,地上有碎掉的玻璃渣。

她急忙回屋,打開櫃子,找出醫藥箱,就朝樓下走。

等她急匆匆地走下樓梯時,顧北弦已經走到窗邊去打電話了。

高挑頎長的身影,佇立在落地窗前,淡漠,英氣,身姿筆直,像風雪裡的鬆柏。

有的男人,僅憑一個背影,就能惑亂芳華。

蘇嫿停下腳步,靜靜地等他打完電話。

聽到他問對方:“砸爛楚鎖鎖手的那個男人找到了嗎?”

不知對方說了什麼,顧北弦突然發起脾氣來,“一群廢物!讓你們找個人怎麼這麼費事!再去找!找不到全都滾蛋!”

蘇嫿凍在那裡,心裡一片冰涼。

他可真在意楚鎖鎖啊。

深更半夜的,還在幫她找凶手。

她居然還屁顛屁顛地拎著醫藥箱,下來幫他包紮傷口,真冇出息!

蘇嫿彎腰,把醫藥箱輕輕放到地上,扭頭就走。

走出去幾步,聽到身後又傳來顧北弦的聲音:“那個叫黃鵲的女人抓到了嗎?”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