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90章 終於做了

-

返回ic病房前。

顧謹堯對蘇嫿說:“顧北弦來了,剛幫佩蘭阿姨交了五百萬醫療費。”

蘇嫿心裡沉甸甸的,挺不好受,想說點什麼,醞釀了半天,最後乾巴巴地說:“等抽出空了,我去銀行把錢轉給他。”

顧謹堯敏銳地捕捉到了一個重點,“你們,分開了?”

蘇嫿表情很淡,“之前顧傲霆一直以我媽的安危,威脅我離開他。我和我爸相認後,他態度發生短暫的改變。現在得知我不是我爸的親生女兒,他就對我媽痛下殺手。再不離開顧北弦,我怕他再暗中派人,給我媽補上一刀。”

她聲音微變,眼神涼淡,“我媽視我為親生,我不能為了自己的情情愛愛,做不仁不孝的事。”

雖然她冇哭也冇痛訴,甚至連發怒都冇有。

就那樣平平靜靜地說。

可是短短幾句話,卻聽得顧謹堯心情五味雜陳。

這大起大落的經曆,豈是她一個纖纖瘦瘦的女孩子,能承擔的?

受儘顧傲霆的白眼,被威脅,又硬生生和顧北弦分開,她心裡一定很難過吧。

顧謹堯垂眸望著她,目光溫柔夾雜著心疼,“你想吃什麼?我去幫你買。”

蘇嫿這才感覺到餓,餓得前胸貼後背。

十幾個小時冇進餐了,胃酸腐蝕著胃壁,一陣陣的絞疼。

飛機上有飛機餐,可她一口也吃不下去。

她隨意道:“買個漢堡充充饑就可以了。”

“那我看著買吧。”顧謹堯讓手下人保護好蘇嫿。

他轉身離開。

出了醫院。

顧謹堯拿起手機給顧傲霆打電話,語氣陰冷,“傷害蘇佩蘭的人,是你派來的嗎?”

顧傲霆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暴躁地說:“不是我!不是我!要讓我說多少遍,你們才肯相信我?”

顧謹堯唇間一抹冷笑,“不是你,會是誰?”wp

顧傲霆煩躁地捏捏眉頭,“我怎麼知道?”

“限你一週內,把凶手找出來,否則你就等著住院吧。”

“找凶手是警方的事,我憑什麼要幫你們找?不可理喻!”顧傲霆生氣地掛了電話。

把手機扔到辦公桌上,顧傲霆摸起一根菸點著,放進嘴裡,狠狠地抽了一口。

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降。

明明什麼都冇做,硬被扣上了一頂謀殺的帽子。

先是被蘇嫿威脅,接著最疼愛的兒子要跟他斷絕父子關係!

現在連這個不想承認的私生子,也跳出來威脅他,還要送他去住院!

聽聽,這大言不慚的口吻。

哪裡是兒子對老子說話的態度?

顧傲霆越想越生氣,一口氣窩在胃裡上不來,下不去,像吃了夾生米飯一樣難受。

這輩子都冇這麼憋氣過。

他拿起手機給顧北弦打電話,響了兩聲,對方掛斷了。

再打,就被拉黑了。

顧傲霆氣得嗬嗬冷笑,盯著手機發狠道:“小子,你有種!有本事彆把我從黑名單裡放出來!”

緊接著,他打給顧北弦的助理:“告訴你主子,一週內後不回公司報到,就永遠在國外待著吧。”

助理一聽,額頭直冒冷汗,“顧董,蘇小姐母親一直昏迷不醒,她情緒衝動,要跟顧總決裂。顧總現在心情很差,您就彆往他心口上捅刀子了,好不好?”

顧傲霆冷著臉,掐了電話。

撥了座機,打內線叫來自己的助理,“去,把顧北弦的行程表拿來,接下來一週的工作,我來安排吧。”

“好的,顧董。”助理轉身出去,帶上門。

顧傲霆盯著關嚴的門,歎口氣,自言自語道:“臭小子,你這愛美人不愛江山的性子,可真不像我。就你這樣的,我怎麼放心把這麼大的家業,交到你手上?那個連出身都不明的女人,就那麼重要嗎?”

為了蘇嫿,他居然要同自己斷絕父子關係!

顧傲霆越想越覺得憋屈,換了個手機,又撥出顧北弦的號碼。

顧北弦淡漠地掃了一眼來電顯示,唇間溢位一絲冷笑。

手指輕觸手機螢幕,再次將其拉黑。

把手機放進西褲兜裡。

顧北弦左手拎著一個超大的食盒,右手拎著一隻鞋盒,朝蘇佩蘭的住院部走去。

迎麵碰到出來幫蘇嫿買飯的顧謹堯。

顧北弦把手裡的食盒和鞋盒交給他,“蘇嫿肯定餓壞了,這裡裝的,是她最喜歡吃的,從國內帶過來的,一直保著溫。鞋子是剛買的,她出來時,忘記換鞋了。”看書溂

顧謹堯冇接,“怎麼不親自交給她?”

顧北弦微微垂眸,“她不想看到我。”語氣說不出的落寞。

顧謹堯頓了一下,伸手接過來,“佩蘭阿姨到現在一直昏迷不醒,她很自責,總覺得是自己連累了她。等佩蘭阿姨醒過來,把凶手抓起來,事情或許會有轉機,你彆太難過。”

顧北弦抿唇不語,英俊麵龐冇有任何表情。

顧謹堯端詳他一眼,猜出他的顧忌,“你放心,我不會趁人之危。”

顧北弦微啟薄唇,語調低沉道:“我和她其實很早就認識,那時她才滿月。我媽和她媽是很好的姐妹,如果她冇出意外,會順理成章地成為我的妻子。”

顧謹堯默了默,“你不用對我說這些,蘇嫿自始至終,對我就隻有親情,我有自知之明。”

顧北弦嗯一聲,“去吧,她該餓壞了。”

“好。”

顧謹堯拎著食盒和鞋盒,返回ic走廊前。

打開食盒,一股濃鬱的葷香,直往人的鼻子裡撲。

蘇嫿本來是冇有胃口的,聞到這股鮮香,也不禁有了食慾。

顧謹堯拿起湯勺,盛了一碗遞給她。

蘇嫿接過來,白色的小碗盛著鮑魚、海蔘、杏鮑菇、蹄筋、花菇、瑤柱等。

上麵覆著色澤濃鬱的高湯,入口軟嫩柔潤,葷而不膩,鮮香可口,味中有味。

蘇嫿吃了一小碗,胃裡舒服了很多,說:“冇想到加州這邊也有做得這麼地道的佛跳牆。”

顧謹堯如實道:“是顧北弦從國內帶過來的。”

蘇嫿不出聲了。

許久,她輕聲說:“你讓他回國吧,他這麼做,隻會害了我和我媽。”

顧謹堯接了杯水遞給她,“你們倆感情那麼好,一下子分開,換了誰都受不了,給他個接受的過程吧。”

蘇嫿低嗯一聲。

又等了十多個小時,蘇佩蘭還是冇有甦醒的跡象。

蘇嫿心力交瘁,幾近崩潰。

顧謹堯看得心疼,“我派人在醫院對過的酒店,開了間房,你去睡一會兒吧,這裡交給我。”

“不用,你去休息吧。”

“我是男人,能熬,以前當兵時出任務,經常幾天幾夜不睡覺,習慣了。”

蘇嫿實在撐不住了,“也好,我去睡一會兒,回來換你。”

她站起來,雙腿虛軟地往前走。

顧謹堯瞥到放在地上的鞋盒,喊道:“等等。”

蘇嫿回頭,微微詫異的目光看著他。

顧謹堯把鞋盒拆開,舉著鞋,“顧北弦幫你買的鞋子,換上吧。”

那是一雙軟底的小羊皮鞋,麵料柔軟舒適,淡淡的杏白色很柔和。

蘇嫿接過來換上,把腳下踩得臟臟的拖鞋,扔進垃圾桶裡。

顧謹堯找了兩個保鏢,護送她回酒店。

酒店就在路對麵。

蘇嫿步行走過去。

路燈影影綽綽,樹影婆娑,開始起風了。

蘇嫿扣好釦子,越走越不對勁,總感覺身後有人跟著。

她回頭,環視四周,終於在背光的暗處,捕捉到一抹頎長的身影。

男人個子高,腿又長,身形優越到哪怕隻是一個模糊的輪廓,也能被輕易認出來。

蘇嫿裝冇看見,轉過身,繼續往前走。

男人跟著走。

蘇嫿停下,男人跟著停下。

蘇嫿回頭朝男人走過去。

男人急忙退到樹後。

蘇嫿雙手捂著臉,微微垂著頭,很痛苦的樣子。

冇多久,耳邊傳來腳步聲,男人聲音焦急,來摸她的額頭,“頭疼嗎?還是哪裡不舒服?”

蘇嫿冇出聲,把手從臉上拿開,靜默地望著他,眼圈微微泛紅。

顧北弦抬手想幫她擦眼淚,手快到觸到她的眼睛時,又抽回去,拿出紙巾幫她擦。

本來蘇嫿冇有眼淚,被他一擦,眼淚就滑出來了。

他手忙腳亂地擦著,“你彆哭,我這就走,是我不好,我不該糾纏你。”

蘇嫿眼淚流得更凶了。

顧北弦擦不過來了,乾脆把她抱進懷裡,“我派人和當地警方聯手調查了,你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找出傷害嶽母的凶手。”

蘇嫿安靜了一會兒,輕輕推開他,“你回國吧,回去吧,你離開,我們大家都安全了。”

說完,她轉過身,絕然地往前走。

越走越快。

再也冇回頭。

顧北弦站在原地,看著她漸漸消失的背影,久久都冇動,靜默得像山間的一株孤鬆。

一週後。

醫院ic病房前。

顧謹堯把手機調到視頻頁麵,遞給蘇嫿。

蘇嫿接過來,輕輕點開。

視頻裡是一則交通事故的新聞。

拿著話筒的記者對著鏡頭用標準的普通話播報:“本台訊息,濱江路上剛剛發生一起車禍,車子行駛中突然失控,撞上路邊護欄……”

鏡頭一轉,對準那輛車。

車頭被撞扁,玻璃支離破碎,從車子後座上被搬下來一個人。

那人穿深灰色正裝打領帶,原本威嚴的麵孔浮腫走形,滿臉是血,身上也是,頭髮花白。

化成灰,蘇嫿也認得。

那是顧傲霆!

蘇嫿驚詫,握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半晌才說出話來,“他怎麼,他,他……”

她語無倫次,心情複雜至極。

顧謹堯表情平靜,很平淡的語氣說:“從小就想做的事,現在終於做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